第一节 判定真耶稣教会创始人的标准

要解决现存真耶稣教会创始人究竟是谁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判定创始人的标准是什么,否则,只能是各说各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从笔者所了解到的情况看,现在在广大真会信徒中,普遍存在的标准是,谁最早使用“真耶稣教会”这五个字的“会名”,谁就是创始人。而由于历史资料记载的纷乱、庞杂,各个信徒又得不到更多的资料,更无可能进行全面分析,再加上感情上的原因,很简单地就趋向于认定某人为创始人,或魏,或张。于是,南南北北各地的信徒们,就各执一说,莫衷一是。如果判定不了,或者,厌烦魏张之争,就既不拥张,也不拥魏,成为第三派。
为此,必须首先解决评定现存真耶稣教会创始人的标准是什么。
从真耶稣教会产生的历史背景看,可以知道,在那个时代想要摆脱外国差会控制,从而使本教会(派)独立的人,绝非仅仅是几个人。从目前一般研究中国基督教历史的著作来看,目光都集中在原外国差会中一些著名人物的独立倾向及其表现(如前已述),而对于中国民间(如魏保罗、张灵生之流)的创立独立教派的活动则很少注意,大多不甚了了。而这种民间人物大约也不应是少数,只是成功者,即创教成功并流传继续者寥寥。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经济侵入中国,在中国必然就会出现信仰的自由化。又由于民族矛盾的影响,宗教的独立倾向必然出现。
而凡独创教派者,又都必然认为只有自己所创教派才是真的,别人都是假的,否则,又何必创建什么新的教派?又如何能够创建新的教派?因而必须自我标榜只有自己才是真的。其实,任何教派都认为只有自己才是真的,别的教派都是假的,无论是新建还是原有的。如果是从原基督教系列脱胎而出,必然也就会认为只有自己才是“真耶稣教会”,因而使用这个“会名”的也就必然不止魏保罗一个人,还会有别的什么人,或比他早,或比他晚。魏保罗要“更正”万国之耶稣教,其根本点就是认为只有自己才是“真”的。
据记载,张灵生在宣统三年(一九一一)曾自办“耶稣真教会”,实际上也是认为只有自己独真,虽然把“真”字放在了五字会名的中间。如果只拘泥于这个“真”的位置,就断定张灵生所办不以为自己才是“真”的耶稣教会,不是太可笑了吗?这个“真”字当头也好,处于中间也好,有什么区别呢?只有顺序之差而已。
可见,凡使用“真耶稣教会”会名者,并不一定就是现存真耶稣教会的创始人。单从谁最早使用这个会名来判断,是不能说明问题的。如果,还有更早的人也使用过“真耶稣教会”这个“会名”,但他所创教会夭折了,难道也是今天现存真耶稣教会的创始人吗?
总会在清查历史时,断定张巴拿巴冒充真耶稣教会发起人的论证方法,就是以谁为最先使用这个会名为标准的。《卅年专刊》、《十周年专刊》的记载也都是如此。张巴拿巴之子张石头,为其父鸣不平,力辨其父之冤,也是从真耶稣教会“会名”谁最先使用入手进行论证的。也就是说谁先使用这个‘会名’,谁就是这个教会的创始人。
由于判断的标准、论证方法不对,致使这个问题,一直困扰、分裂着真耶稣教会,以至今日。现在的真耶稣教会中仍然还有许多人士这样思考,而争论双方也都有不少“证人”和资料,于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笔者以为,不应该从谁“最先”使用这个“会名”来判断,而应该从这个教会组织机构的发展脉络,特别要从教义上判断。要从哪一个教会组织服从了哪一个教会组织的教义及领导地位来判断。如果,你原有的教会组织,接受了另外一派教会组织的教义和领导,那末,想当然,你就处于从属地位,而不是创始人。而与你原先的教会组织的“会名”无关,也与处于创始地位的教会组织会名的“变化”无关。当然,如果你原来根本就没有教会组织,也就没有什么“会名”、什么“创始人”可争了。
张石头力证其父张巴拿巴是最早使用的“真耶稣教会”会名,所以其父才是现在真耶稣教会的创始人。
先说一句,张巴拿巴是否是最先使用“真耶稣教会”会名,实在地说,证据不足。因为,这是张巴拿巴他自己说的。没有他那个时代的直接佐证。这还不如当时张灵生自办“耶稣真教会”可以证实。因为据说有张灵生一九一二年编的“耶稣真教会诗歌”留传下来;这个“诗歌”集,张石头说,现存台湾总部。而张巴拿巴没有这样的佐证。唯一的见证人,是后来总部调查真会历史发源时,问到张灵生头上,张灵生说:“所问首先发起,何人设立,请将此事归于巴拿巴”。然而此时已在分裂之后,张灵生之言,有无偏袒,无法证明,不得不将其定为并非确证。也就不敢以其作为根据而作出定论。而可以肯定地是,张灵生与张巴拿巴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关系,如果考虑及此,就更不能以其为确定无疑的根据。而张石头引用的最为重要的文字资料,是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三月廿四日单张《圣灵报》第一号:“真耶稣教会历史记略”张灵生的证言,再就是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出版的《儆醒报》《神恩报》。而这些资料的记载,全都已经是在张巴拿巴实行分裂、长沙三大(原称二大)召开之后的事情了,显然是不可靠的。其中的证据全都是二张自己说的,自说自话而已。用他自己分裂、冒充创始人的行动来证明他自己是创始人,不是很可笑吗 ?还要说的第二点是,如果张巴拿巴本人确实是自认为真耶稣教会的创始人,且证据凿凿,那为什么在一九三零年六次临大召开之时,不能面对全体代表的质询,而在此之前跑到香港另立总部?这只能使当时人以及今人产生疑惑。
再说一遍,判断真耶稣教会创始人,不能仅仅根据这个“会名”首先由谁使用。判断的唯一标准,应该是目前这个由前人传下来的真耶稣教会,其教义、组织机构最初听从于谁;特别是教义。因为作为教会,其教义听从于谁,其组织机构才会服从于谁。由这个标准判断,即使张巴拿巴最先使用了“真耶稣教会”这个“会名”,那还要看现存真耶稣教会的教义是源自于张巴拿巴还是魏保罗,还要看魏保罗、张巴拿巴二人同时都在世之时,是谁处于教会中的领导地位。而且,这个创始人的地位,与其所创教会原先的“会名”及其变化无关。
要说明这一点,必须深入研究最早的六期《万国更正教报》并以其作为最根本的根据。因为这是在分裂之前出版的公开刊物,是在没有产生任何嫌隙的情况下、还在“共同奋斗”时出版的刊物。也应该是张巴拿巴所说自创的“真耶稣教会”同魏保罗的“万国更正教”“联合”的历史时期的重要资料。张巴拿巴在这个时期还没有实行分裂,还没有撒谎进行欺骗,因为张巴拿巴还没有发现有撒谎的必要。其中记载的历史真象,是张巴拿巴想要否认也否认不掉的。因而,这六期《万国更正教报》是判明真耶稣教会真正创始人的关键资料。
此外,张巴拿巴父子说是张巴拿巴所办真耶稣教会同魏保罗所办万国更正教教义差不多,所以联合。然而,张巴拿巴有类似魏保罗那样的《圣灵真见证书》和《万国更正教报》吗?或者像张灵生那样,有什么诗歌集之类的东西可以证明他确实创建过“耶稣真教会”并存放于台湾总部吗?总之,有什么实实在在的可以证明是他创建真耶稣教会的资料吗?

张石头当然也非常重视《万国更正教报》,并作为重要根据,这是很自然的。然而,笔者对《万国更正教报》的研究结果却得出与张石头完全不同的结论。张石头除利用这最早的六期《万国更正教报》而外,还大量使用了分裂之后的资料。而分裂之后的证明材料之类,是很难令人信服的。因为很难保证,为了达到个人目的,而没有经过改造,或者,制造。此外,还有一些后来加入教会的人的说法,完全不足以凭信。因为他们是后来加入真耶稣教会的。关于发源,他们只能是听前人说道,人云亦云而已。如郭多马、黄以利沙等人在清查历史之前的说法就是如此。张石头指责他们自食其言,是毫无道理的。他们原来所知道的真会发源恰是张巴拿巴灌输的,难道要他们用受蒙骗的说法来证明历史的真实吗?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