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张巴拿巴《宗教反正》一书

前面,我们详细论述了真耶稣教会实为魏保罗所创,而非张巴拿巴,最重要的根据是,张巴拿巴实行的是魏保罗创建的教义;资料依据主要是最早的《万国更正教报》。现在再看一看张巴拿巴被开革之时的著作《宗教反正》一书,进一步弄清楚张巴拿巴的教义思想。
搞清楚这个问题,对搞清楚真耶稣教会的历史症结,是很重要的。结合前面对《万国更正教报》的研究,可以断定真耶稣教会的创始人究竟是谁;结合后面关于教义争论的探讨,可以弄清楚真耶稣教会内部的教义争端究竟是谁挑起的,是如何发生的,又是如何延续至今的。
张巴拿巴《宗教反正》一书出版于一九三一年二月一日,总发行处是香港真耶稣教会总部;当在张巴拿巴刚刚被开革、在香港另建总部不久。书中另有李惕如四篇文章,李日心两篇,其他均为张巴拿巴所撰。
首先要介绍的是,张巴拿巴关于女人蒙头、圣餐、洗脚礼的说法。因为,这是后来真耶稣教会内部喋喋不休地争论的三个大问题。
关于“女人蒙头”,前已论述,魏保罗《圣灵真见证书》中从未提到过蒙头两个字;但在三十六条中有“女子祈祷不蒙头错矣”一条;在山东推行时曾遇阻力,但还是有人接受了;魏保罗去世以后,“女人蒙头”的做法停止了;此时魏以撒的著述中也没有蒙头。张巴拿巴也不主张蒙头。这里需要再提的问题是,魏保罗《圣灵真见证书》的第三册(应该有关于一九一九年魏保罗传教的详细记载)没有付印,给解决这个问题,造成了困难。
关于圣餐,书中题目为“吃圣餐当念主死”。张巴拿巴说:“吃圣餐,究竟是什么意义呢?就是记(纪)念主的死。将自己的血肉除掉,把耶稣的血肉长在自己身上的意思。你不记得耶稣将被卖,吃逾越节的筵席么?门徒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喝这个,这是我的血,就是新约的血,为你们流出来的。’(《太》二十六章二十六节至二十八节)现在我们记(纪)念他,就应当效法他。他既是用手擘开,我们若用刀切,那就不为效法他。所以吃圣餐,要体耶稣的至爱,遵行耶稣的遗言。吃的时候,当作耶稣的真肉,喝的时候,当作耶稣的真血,感恩悲戚,自己省察。因为我们不分辨是主的圣体,不按着理去吃喝,就是吃自己的罪了。(《林前》十一章二十九节)你们各会举行这圣礼,不免离经习讹,辜负耶稣的救恩,吃喝自己的罪孽,无怪不能自洁身体,使他渐渐变为灵宫啊!阿利路亚阿们!”
张巴拿巴只讲了圣餐的意义:纪念主死、吃喝耶稣的肉和血、将耶稣的肉血长在自己的身上、除自己的肉和血、效法耶稣的吃喝,不按理吃喝,就是吃喝自己的罪孽。完全没有提到吃圣餐的次数和日期限定。
第三,关于洗脚礼,书中题目为“洗脚圣礼”。张巴拿巴说:“洗脚圣礼,是耶稣亲自行过的,也是他亲自吩咐的。他明白叫门徒要效法他的榜样,照着去行,就有福了。(《翰》十三章四至十七节。‘十七’之‘十’后原衍一‘会’字。)这实在显明耶稣爱门徒爱到底的。(《翰》十三章一节)这实在显明真圣徒不仅要洁身,而且要圣洁到底的。尤其要知道,教会和基督与信徒原为一体。基督是头,教会是身,信徒好比是脚。我们既是受水洗,若不行洗脚圣礼,那就可算没有洗过了。但是,有人说,犹太人因为不穿袜,所以要勤洗脚。耶稣是犹太人,洗脚是常事,他为门徒洗脚,见得什么爱呢?殊不知耶稣的言行单是为门徒作榜样么?记述圣经,单是为犹太人作典则么?(《太》二十八章二十节)况且,逾越节到了晚间,耶稣明知时候只在顷刻了,乃特特为门徒洗脚,又特特的(地)吩咐,要他们效法,这还不足表亲爱呀!这还不足以见郑重呀!耶稣是师傅,乃特为门徒服役,正表示人要为首,就必作人的仆人。(《太》二十章二十七节)所以洗脚的圣礼,就是谦卑的明证。(《腓》二章七至八节)也是听命的明证。(《母》上十五章二十二节)也是爱人的明证。(《路》七章四十四至五十节)凡我真基督徒是必当实行的。(《提前》五章十节)我们不是犹太人,洗脚更不是常事。们(门)徒若能彼此洗脚,那就更足以表亲爱,切不可误认洗脚礼为犹太人的常事,拿圣经当作犹大(太)人的典则哪!阿利路亚阿门!”
张巴拿巴没有说在什么情况下洗脚,只说了洗脚的意义:受洗之后必洗脚,要圣洁到底,否则,等于没有受洗;洗脚礼是谦卑、听命、爱人的明证。完全没有实行冼脚礼次数、时间等等规定,请参见后述魏以撒的相关教义。
除了这三个问题之外,张巴拿巴还有三十九篇论述。其中一些篇章只作简单介绍如下:

“施洗应奉耶稣基督的名”。
从篇名看,主张与魏保罗相同。张巴拿巴认为《太》二八章十九节虽然有“奉父子圣灵的名施洗”的说法,但“父就是子的本来,子就是父的化身”,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所以后来(门徒们)就不奉父子圣灵去施洗了”。还说“你们(指外来差会)奉父子圣灵施洗的,也曾得着圣灵么呢。如果是不合(指如果奉耶稣基督的名施洗不合的话),使徒为何到处灵应神奇呢?”即,奉父子圣灵施洗不能得圣灵,而单奉耶稣基督的名施洗可以得圣灵。

“圣灵的洗”。
这是魏保罗极力强调的。张巴拿巴认为:“现世传耶稣的各公会,第一个大缺点,就是没有耶稣所应许圣灵的洗,不能为耶稣作见证和指示未来的事。”“圣灵是印证,是得基业的凭据(《翰》三章三十三节,又《弗》一章十三至十四节)。人若没有圣灵,断不能得救(《翰》三章三至八节,又《多》三章五至六节,又《示》九章四节、又二十一章二十七节)。凡不受基督的印记,就必受兽的印记(《示》十三章十六节、又二十章四节)。”各公会的灵是“七灵(《示》四章、又五章六节)”,是“作服役的灵,却不能作为印证(《希》一章十四节)。惟有基督的灵,才算为印证和得救的凭据(《罗》八章九节、四章六至七节)”。
受圣灵洗的证明是什么?是:“圣灵的恩赐(《林前》十二章八至十一节)”;“圣灵的果子(《加》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能辨别万事(《林前》二章十五节,又《翰》十六章十二节)”;“心里对凡事有一位教导(《约一[壹]》二章二十七节)”;“心里有一位保守你不犯罪的(《翰壹》三章八至九节、又五章十八节)”。“若没有这一切的大恩赐,就证明你没有受此圣灵的洗”。
“初受圣灵洗的时候,并且有种种的表现”:“或跳舞(《诗》一百四十九篇),或拍掌(《诗》四十七篇一节),或唱灵歌(《弗》五章十九节,《西》三章十六节),或仆倒在地(《行》九章三至四节),或哭或笑不等(《路》六章二十一节,《诗》十六篇九节)。这是圣灵初到人里面,或受了圣灵的激刺,或因圣灵的喜乐与圣灵的责备所致(《加》五章二十二,《翰》十六章八节)。”
“基督(原误‘督基’)的灵,就是春雨秋雨,也是早雨晚雨(《珥》二章二十三节)现在本会同工的灵,正是叫秋雨的圣灵,极为完全,至可称颂,就是那末日当赐的圣灵(《亚》十章一节,《珥》二章二十八节)。”
关于“方言”。张巴拿巴说:“是初受圣灵的凭据。(《林前》十四章二十二节,《行》十章四十四节至四十六节)是证明人在此时受的圣灵。说方言,是造就自己。(《林前》十四章四节)不能造就自己,怎能造就别人。说方言,是在心灵里讲说一切的奥秘,也是对神说的。(《林前》十四章二节)那属世的人不懂得,主叫谁懂得,谁可懂得。(《林前》十二章十节末,原文如此)阿利路亚。”

“无圣灵不能结美果”。
凡受耶稣按手的人就必蒙福。“使徒既受圣灵,传扬福音,神迹异能也和耶稣一样。信徒真心求圣灵,只要使徒按手在他们头上,他们也就受了圣灵。(《行》八章十七节、又九章十六节)也能医病赶鬼,效法使徒。信徒若是不受圣灵,怎能结美好的果子呢。我们既受主的托咐,若是不结好果子,将来怎样见主呢?(《加》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结论是:“我们想要受圣灵的洗,也须请受过圣灵的人按手。这是圣灵所指示的,并且要虚心领受,因为真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血洗的宝贵”。
张巴拿巴说:“救主耶稣基督钉在十字架上,受了血洗。(《翰》十九章三十四节)他说……凡不能背着十字架跟从我的,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十四章二十七节)”举《圣经》上的施洗约翰、雅各、司提反、彼得等使徒都受到了血洗;保罗则愿意受血洗。他们都为耶稣基督献出自己的生命,或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要知道为神效忠贞的事,没有比血洗更美好的,这是最有价值的荣耀。我们若没有为主为兄弟舍命的心,这就不能算是真基督徒。(《翰壹》三章十六节)”
还有一些篇章,光看题目,就可以知道,是当初魏保罗都说过的,也许有的没有专门论述过,如:“禁食的大能”;“点水洗的错误”;“称上帝不是圣经上的原文”;“三位一体是臆造的说法”;“聚集要同声祷告”;“时常提捐拦阻救恩”;“各会失去圣灵的权柄”。“传道使应绝财势和世智”;“牧人和雇工”;“ 守安息日是守诫命”;“藉势力传教的羞耻”;“造就要完全靠神”;“信徒忍受苦难有福”;“论守复活日 ”;“抗拒福音者即是敌真神”。
其他还有:“蒙主拣选”;“主命创设本会”;“信徒应献身心作活祭”;“阿利路亚的奥秘”; “圣灵引导能辨别诸灵”;“有悔改和信心就要给人施洗”;“新妇人的正解”;“首领要由神选”;“神子和鬼子的分说”;“春雨秋雨的指证”;“纳箴言和判断人所结的果子”;“赴天国的筵席”;“解释戒食物”;“论祝耶稣圣诞”;“假基督假先知之所指”;“教会千余年的混乱”;“论自由结婚”;“论男女平权”;“世界败坏的证据”;“救主复临的预期”;“世上万邦不信主都必灭亡”等。这些就不一一介绍了。

这里再作一次饶舌:张巴拿巴的《宗教反正》一书,如果是出版在一九一七年魏保罗创建真耶稣教会之前,而不是一九三一年的话,今天要想判明真耶稣教会的真正创始人,还真就不好办了。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