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与总部关系冷淡的江西真耶稣教会

《卅年专刊》正文所叙述的江西真耶稣教会历史,完全没有与这一个阶段相关的记载。第十五集 各地本会概况统计表及第十四集卷末所附之非常神迹奇事统计表中,也完全没有江西省的情况。在《总部十周年纪念专刊》的统计表中记有吉安教会,但无创建时间,亦无负责人的记载。
在《圣灵报》中,找到了一些记载。
一九三二年,第七卷第四~七期(一九三二年七月出版)载一九三二年六月廿四日七次全大,江西代表为汪挪弗。在大会上,汪挪弗以南昌代表的身份报告了南昌教会的情况:“南昌本会成立于民国十四年,信徒一百二十余人。负责汪挪弗执事,又女执事二人:周马大、许撒拉。每晚聚会无定额,安息日聚会六七十人。会堂是买平屋一所改造的。捐款全年收入约二百二十余元,不敷支出。自去年合一会议以后,受洗三次,共三十三人。神迹奇事甚多,难以细述,圣灵报上略有登载矣。”会上南昌代表允诺为总部预算开捐。年末,《圣灵报》又报道了同意担任《圣灵报》撰述员的名单,汪挪弗为南昌本会的撰述员。
一九三三年,第八卷第三期(一九三三年三月出版),记一九三三年三月十九日第四次代议员会议,没有江西代表。
一九三四年,第九卷第六~七期载(一九三四年七月出版),一九三四年六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第五次代议员会,没有江西代表参加。六月廿二日至廿七日,第八次临时全体大会,江西没有代表参加。会务系负责张撒迦的各地会务报告中,也没有江西的情况。但在各地立职情况中有,江西南昌教会立执事徐见信一人。报务系郭多马报告各地订阅《圣灵报》情况时提到,江西订阅十三份。总部建筑特别会计张撒迦报告各地总部建筑捐时,也提到南昌教会捐款之数。
一九三六年,第十一卷第十二期(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出版)载总部第四期神学会概况时,各地学员中,没有江西学员。
一九三七年,第十二卷第一期载(一九三七年一月卅一日出版)一则消息,谓:“南昌本会开会,预请代祷”。说是“近接南昌本会印刷公函:奉主耶稣圣名函达各地本会长执灵胞公鉴,本会蒙圣灵引导,定于本年三月廿四日起,开灵恩大会三日。用特函达贵处。敬祈助祷,求我主多多祝福,大降灵恩。俾南昌本会早见发达,得以普及全赣云。”一九三七年四月二十日起,在上海总部举行第十次全体代表大会,江西没有代表参加。但《圣灵报》第十二卷第四~五期(一九三七年五月出版)载十大概况时,在“当场各代表承认分担经常费款如下”赫然又有南昌本会认捐之记载。难道南昌教会有代表参加,而又不是正式代表?或为来函认捐?
以上情况,若同其他各省的记载相比,显然是,江西真会同总部的关系似乎不很密切,颇有相当冷淡的感觉。上面提到的情况,如果在别的支部,多的是,根本轮不到选入本书。为什么如此?或与汪挪弗父子有关?由开革张巴拿巴的全过程可知,汪挪弗父子是拥戴张巴拿巴,非常反对魏以撒的。请参阅相关部份。

这个历史阶段江西建立了那些会所,《卅年专刊》统计表完全没有记载。非但如此,《卅》统计表根本就没有江西的统计。《十》统计表也只记载了一个祈祷所:山下渡祈祷所,一九三六年创建,在江西山下渡文记书局。一九三七年负责人王求真。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