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江苏支部江北的几个真耶稣教会

盐城。据《卅年专刊》,盐城真耶稣教会宣告成立在民国十九年(一九三零)。当时人数不多。后经戴占熬、李学儒、田鸿恩三位长老及李铸东先生的热心提倡,“加以上海总部、支部及邻近的本会栽培浇灌,人数日渐增加。”
一九三二年江苏支部成立时人数约五六十人,会所附设在祷东医院内。正在筹集捐款建堂。一九三三年,江苏支部派遣张亚光到盐会工作将近一年。到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时,负责人有李学儒、戴占鳌、李马利亚等。早晚聚会约三十人,安息日聚会约百余人。乡间有三处祈祷所,每处约三十人左右。正在筹备买地,准备建堂。一九三五年秋建宽大会堂三间,江苏支部三次大会期间尚未竣工。在格头股立祈祷所一处,信徒共计一百多人。
在江北诸会中,盐城、徐家滩、八巨三处真会,离得较近,相互关系密切。一九三五年江苏支部第二次大会时,因经济拮据,三处共派一名代表熊美徒赴会。因而将这三处真会置于一处叙述。

徐家滩。
《卅年专刊》“徐家滩真会略史”,署名为八巨钱道生撰稿。其文如下:
“徐家滩本会,在(八)巨会正南,距离卅余里。由去冬徐靠主被选为执事以来,在该所服务,颇着热忱。现在男女灵胞很多。予(当为著者钱道生)于本年阳历六月十七日,蒙圣灵感动与王灵生灵胞同往七层乡戴家滩一带传播真道。蒙真神施恩,灵工大振。廿一日早晨到徐家滩本会,正值安息圣日,男女灵胞非常热心。当日聚集灵胞五十余名,慕道者十数人。大家聚会完了开议事会讨论,本会因人数增多,理当成立本会。因徐滩离巨会太远,教会有事,甚感不便,应将祈祷所改为本会,事事可得方便,并直接能与总会联络,消息自然敏捷。按会章已有成其教会之可能。于是互选徐靠主、吕司提反二君为该会负责,照管神家。还有徐雅各、杜爱主、汪得生灵胞都是热心事主者,均愿同心协力帮助一切。大众赞成此举,遂恳予代笔具函请总会承认。兹依本会规章第六条及卅五条规定,理合具函报告云云。”
从内容判断,实际上是钱道生具函报告总部,要求将徐家滩祈祷所改为教会的申请报告。说明了理由及申报条件、标准。但在哪一年没有记载。《卅年专刊》的统计表中,徐家滩区会始创年月亦无记载。因而这一段历史的时间实难考定。文中唯一的时间线索是:“去冬徐靠主被选为执事以来,在该所服务”一语。而查徐靠主,《卅年专刊》有传,其文曰:
“靠主执事乃长老会之信徒也,闻本会真道后立即弃假归真。并且主拣选了他为徐家滩本会的柱石,勤于主工,到处奔走。对于徐家滩之圣堂,煞费苦心,并且因公成疾,蒙主医治才健康如恒。滩会从八巨联席会为之成立本会之后,人数渐增。每逢春秋灵会均有三四百人之谱,又分设了五处区会:鲍家墩孟工、北坍、吕家庄、横沟、蝦舍。教会日复一日扩大。
徐执事为人性情和蔼,处事亦有步骤。因此该会同灵都与徐执事同灵合作。教会之进展,实有主耶稣之鸿恩与靠主同在有以致之。特为之志,以荣主名,阿们!”
这个《志》也没有署明年月,文中所及之事亦无年月。文中所涉及到的,在徐家滩区会建立之后的五处区会,在统计表中为孟工、蝦舍、鲍墩、北坍、吕庄、横沟六处区会;孟工不隶鲍家墩,而是阜宁八滩孟工。而且,均无建会的时间。
再查徐靠主,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后改称九大)及一九三七年十大江苏代表中均有徐靠主。钱道生文中提到的王灵生也是九大及十大的江苏支部代表。徐靠主被选为执事之后,并负责徐家滩区会,并呈报总会将徐家滩祈祷所改为区会,必在徐靠主成为八次临大(后改称为九大)、十大江苏支部代表之前。因而上述钱道生所撰有关徐家滩区会建立之事,只能置于这一历史阶段。
由上可见,《卅年专刊》作为真耶稣教会的历史,它保存了大量的原始资料,然而,却很难查清历史发展的脉络。
从笔者找到的有限的《圣灵报》上可以弄清一些线索。
一九三四年六月,八次临大召开时,徐靠主作为徐家滩的代表,在大会上报告徐家滩的情况,其中涉及到一些历史渊源:“本会自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春,在兄弟(徐靠主)家中设立祈祷所,人数不过十余人,是由八巨本会分来的。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六月二十日成立本会,人数已达五六十名。当时选择负责五名,办理教务。”
则徐家滩真会历史的开端发源应入上一个历史阶段。但《卅年专刊》所记太笼统,无时间界限,实际上有些内容可能还涉及下一历史阶段,例如北坍、横沟、蝦舍祈祷所的建立。但大多情况应在这一个历史阶段,因而将《卅年专刊》所记放在这里述说为好。
在这个历史阶段目前所知者如下:
据《圣灵报》,一九三二年江苏支部成立大会时,徐家滩真会仍租设于徐靠主家中,有屋三间,每逢安息座为之满。负责人为徐靠主。民国二十三年,在八巨灵恩大会之后,于元月初十日(一九三四年二月二十三日)起开灵恩大会三天。总部负责蒋约翰执事、八巨真会王灵生、赵路加二执事、盐城真会熊美徒都来帮助开会且讲道。第一日,毛永生“灵胞”讲“魂与灵得救的秘诀”,蒋约翰继续阐发;熊美徒则讲“求圣灵要道”;第二日,因人太多,蒋约翰在露天之下讲“信主与水洗之关系”;会堂内则由王灵生、熊美徒讲水洗之要道。赵路加则为信徒施洗,计男女十六名。回堂则行洗脚礼。然后分两处讲“受洗之后不能再犯罪的道,如何保守,如感要求圣灵,如何要从圣灵之引导等等开关系生命的道理。”晚间由熊美徒“讲些分灵要道,特请蒋执事为会众祝福分灵,当晚很多蒙圣灵感动。”第三日,仍旧分两班讲道,并开圣餐。盛况空前,据称:“与会者三百余人、受水洗者男女十六名、受圣灵者廿四名、加恩者卅八名、说灵言者十名、初受感者九名、病得愈者四名、为总部开建筑捐得认洋十元、恶魔脱离者七名、牙愈者一名、腹球消散者一名、目愈者一名、十八年心痛全愈者一名、热退肚响愈者一名”。
徐家滩,在江苏阜宁蔡桥乡。
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后改称为九大)召开时,已有三百余名信徒,两处祈祷所:吕家庄,人数约计百余名,暂在吕司提反执事堂屋中聚会;鲍家墩,在刘长俊家中聚会,约二三十人。
一九三五年,新堂告竣,特开“新堂献主暨灵恩大会”。惜乎没有月日的记载。但在当年江苏支部第三次大会时,盐、滩、巨代表熊美徒报告徐家滩真会状况时说:“在外表上看,今年新造会堂五间,自购地皮,又设立了二处祈祷所,象是很好。但实际上,简直似一盘散沙,缺少一致的精神。本来一切事情都赖徐靠主执事一人,而现在徐执事又患起病来,以致滩会更加不堪了。”

八巨。最初设立于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九月初六。《卅年专刊》说,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之后,人数已达七八百名。但据《圣灵报》,在一九三二年十月江苏支部成立之时,八巨真会“现有六百多人”;负责人为钱道生、赵路加、钱月波等。另有两处祈祷所:孟工乡及七层乡祈祷所。当年两次灵恩大会,受洗一百零一人。到一九三四年,信徒人数才达到八百余人,安息日聚会时五六百人。已建会堂九间房大。祈祷所又增加一处:二分乡。九月十一日至十五日开灵恩大会五天,每日聚会都有六七百名。一九三五年,江苏支部第三次大会时,孙道基没有参加大会,但写了一封信函给大会,说:“于九月三日抵巨,灵恩会期已迫,而巨会诸事散紊,毫无所备。甚至会堂许外邦人住宿,不象拜神的圣殿……”云云。
盐、滩、巨三处代表熊美徒说八巨信徒已有九百多,自购地基自建会堂,祈祷所已有四处。孙道基在此帮助,略见起色,但孙道基返沪之后又复原状。希望支部再加整理。据《卅年专刊》,一九三七年八·一三之前,教会和祈祷所已经分布有十余处之多,人数则增加到二千余人。最大的祈祷所有二、三百人,最小的亦有数十人。“神迹奇事,百般恩赐,可算是应有尽有。”但找不到其他的记载以资佐证。
阜宁。阜宁在盐城以北,而徐家滩、八巨均隶于阜宁县。阜宁也设立了祈祷所,只是不知设于哪一年。到一九三五年江苏支部第三次大会时已“设立数载”,“这两年稍有发展,已受水灵洗的有二十余人,每安息日聚会约三十余人。”

四明镇。《卅年专刊》在江苏史略中有一篇《四明镇本会略史》,既无作者署名,文中事件亦不署年月,此文撰于何时亦未说明;但从文内“近来”云云推测此文当撰于一九四七年为《卅年专刊》编撰之际。《四明镇本会略史》中叙述了两个主要人物:一为掌永生,一为张义夫。谓掌永生在上海得闻真道并接受之后,返四明开办教会。而据《圣灵报》,一九三四年召开九大时,掌永生为江苏支部之代表,则掌永生“得道”必在一九三四年之前。真耶稣教会在四明的发展必在一九三四年以前,姑将四明的略史置于此一历史阶段。
掌永生阜宁四明镇人,在沪滨其侄处“得听福音之道”。颇为热心,在沪东教会襄助“圣工”。“后来为道所趋使,返北开办教会。”先在自己家中聚会,人数日益增加。“他被圣灵感动”把自己的三亩地奉“献于主”。用绝契的手续卖给了教会,作为永久的产业。“灵众”受到教舞,也大发热心,纷纷集资购办材料,盖起了三间正式“圣屋”“奉献于主”。此后,教会大大兴盛。
在《四明镇本会略史》中又记载了一项神迹奇事。说是张义夫的儿子患了鬼病痴癫之症,日甚一日。用锁链也锁不住。有一次走失,两天没有回家,家人都以为在什么地方淹死了;因为附近就是射阳河。不想有人报告说他儿子在坟莹中又跳又叫。家人遂前去将其捆回家中。正束手无策之际,听说真耶稣教会能为人医病赶鬼,又不取分文。张义夫欢喜莫名。遂将其子捆至四明镇教会。传道人叫他们松绑,张义夫不敢。“后经解释,只要真信耶稣必能使鬼顺服。果然,力大无穷的鬼,到了真教会亦彬彬有礼地听话了。解开绳索逐去恶魔,立时清醒。”张义夫遂从此“弃假归真”。张义夫后为执事,为四明教会贡献不小。一九四七年时为四明镇教会负责人。
一九三三年,江北和州一带迭次发函要求真会派人前去布道。十月十八日始派酆荣光、程惠真两位执事,偕同几位“灵胞”前往。下文如何,惜未能找到记载。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