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江苏支部

总部提议将上海支部扩大改组成江苏支部。
据《圣灵报》第七卷第九、十期合刊载“江苏支部大会成立纪略”,说“前上海支部原设于宝山路内,嗣因沪变关系(指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事变),会所移设辣菲德路。此次为推广真道,促进会务起见,特联络江苏省各本会,如八巨、徐家滩、盐城等处,扩大改组,称为江苏支部,将原有上海支部之名义取消。当承本会同意,遂定于(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二日,开成立江苏支部大会三天。”
上海支部扩大成为江苏支部应为总部意见。一九三三年三月十九日第四次代议员会上,葛巴米拿报告中就说是由总部提议而成的。见《圣灵报》第八卷第三期。朱恩光在一九三四年第八次临时全体大会(后改称九大)上说:“兄弟在于一九三二年,第七次全体大会(后称八大,一九三二年六月二十四日召开)之后,便当了总部的传道……受江苏支部之请,要联络江苏支部所属的各本会,那时候我来回一个多月……。”见《圣灵报》第九卷第六~七期。
出席代表有盐城真会刘真强、戴占鏊;八巨王灵生、熊美徒;徐家滩王腓力;上海高榔桥许犹士都;阜民路刘荣光;辣菲德路(今淮海路)赵恩光;常熟黄九如;菜坞新村祈祷所王德权、潘子若等十二人;支部负责有史提多、葛巴米拿、李爱真。列席者有上海真会赵靠主等五人,及总部负责谭配得。
大会代表、支部负责报告了各地、各部门的工作状况。制定支部细则三十二条,选举支部负责史提多、戴占鳌、李爱真及代议员葛巴米拿。
史提多执事开幕词,说是“鉴于原上海支部(一九二九年建立)所辖的区域范围太小,未能充分推广圣工,且因此次沪变关系,会所亦荡然无存,故我们感觉必须联络江苏省各本会,扩大改组支部,而收统一办法的实效……虽然南京及汤泉各本会,未能出席与会,实因其地点与皖省本会接近,暂时联属皖会,想不久的将来,定能同趋一轨。如今只是上海及江北各本会所组织而成的江苏支部的。我们求主引导,使此次大会能收美满的效果,以荣归真神云云。”
盐城代表戴占鳌长老致答词说:“江北各本会以缺乏传道人才,只是单独的各自处理会务,从无联络而为有统系的办法……(对于)扩大组织成立江苏支部之提议,各本会闻讯,非常满意,均表同情……。”
支部设在辣菲德路一二九六号,上海真耶稣教会内。
选史提多、戴占鳌、李爱真为支部负责,葛巴米拿为支部代议员。

一九三三年,第四次代议员会时(见《圣灵报》第八卷第三期),葛巴米拿报告江苏支部概况时说,支部属下教会共六处,祈祷所五处。经济上,江北各会多贫寒,只足维持,上海则稍好一些。
《圣灵报》第九卷第六~七期载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后改称九大)记录,江苏支部又增加一处教会,宝山县大场真会。并建堂一处。

第三次支部大会
《圣灵报》第十卷第十期载,江苏支部迁入沪北新会堂(一九三四年)之后一年,会务日见发展,信徒不断发展,为改进会务,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四~二十七日,召开支部大会三天。出席代表有盐城、徐家滩、八巨三处真会代表熊美徒;常熟黄彼得、舒德仁;沪东戴靠主、许犹士都;沪南刘荣光、陈奉主;大场王德权;沪北赵恩光、冯受恩,以及杭州祈祷所夏雪川、普善路祈祷所李长海。十二人。支部负责人史提多、李爱真。列席者有传道、执事等七人。总部指导为朱恩光、蒋约翰;记录为蔡蔚文。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浙江杭州祈祷所当时隶属于江苏支部。
各地代表报告了各地会务进展状况。
大会酌情修改了支部细则。与会各代表讨论改进办法,支部强调了各教会应分担支部经常费之义务。

第四次支部大会
在《圣灵报》十一卷十一期(一九三六年出版)刊登了“江苏支部第二次大会概况”,实为第四次,刊误。全文没有记载召开的时间,只能判断召开于一九三六年。
据称:“本届江苏支部大会前几天,沪地时局突然恶化,居民惶惶不安,纷向租界迁移,形势十分紧张。”当为日寇加紧了对上海的侵占所致。然而各地代表仍然“不惮长途劳顿,不顾时局安危,踊跃与会”。出席代表有沪东许犹士都;沪南施提摩太;沪北冯受恩、罗群羊;大场王德权;常熟顾根福;盐城戴占熬;八巨、徐家滩掌永生;阜宁祈祷所戴占熬;川沙祈祷所严克进。代表共计十人。杭州教会及普善路祈祷所缺席。支部负责人史提多、施仁芳、李爱真出席;总部蒋约翰列席。
各地代表、支部各股负责人报告了各教会及各股工作的情况。
从代表的报告中判断,又出现了鲍家墩、吕庄、四明镇、施恩舍等四个祈祷所。
一年来总况,发展甚速,尤以江北各地。杭州祈祷所建立教会,阜宁祈祷所也已筹备成立教会。
议决设立建筑联合会,以互助建造会堂。讨论了给传道者生活费办法案等;当因专职传道人没有生活来源之故。
一九三四~一九三七年三年中,江苏支部所属教会有八处,受洗总数一千零廿二人,受灵洗者五百余人,建会堂八处。三年中收得捐款七千三百九十三元另八分一厘。
以上为江苏支部的总况,江苏各地真会的概况如下。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