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福建各地真耶稣教会概况

下面综合笔者手中的《圣灵报》《卅年专刊》《总部十周年纪念专刊》及陈光藻《真耶稣教会总会及部分省县教会简史》各处记载,分述福建各地真耶稣教会的概况。由于资料残缺,不可能将福建所有的会所都一一说到。比较重要的问题列出根据,一般情况就不列根据了。

一、福州支部所属各会所概况:
大墙根教会建立于一九二四年,信徒有二百余人。一九三二年,负责人为陈道生,长老郭多马;男执事有高路加、郑新民、庄马太、钱亚伯、陈道生等五人;女执事有詹贞、陈马利亚等八人。每晚聚会四五十人,安息日聚会一百三十余人。自建会堂,费洋四千一百多元,一九二七年建成,全木结构。现已成为福州市保护的古建筑之一。(又有最新消息说,已拆去,拟重建会堂。)由于大局的动荡,亦曾受到影响,但“近年来假兄弟之工作,已归消灭。以前受其迷惑的弟兄姐妹多已醒悟,渐次服从统一办法。”大墙根真会,在福州支部中实为最有力的一个教会。据代议员陈马利亚在一九三二年召开之七次临大(后改称为八大)上的报告,福州支部“所属各本会,共有八九处,祈祷所较少……现属于本支部者,有福州大墙根本会、秀山本会、连江丹阳本会、罗源凤板本会、长乐青桥、前塘、潭头、梅花、阜山本会、古田谷口本会等处。其他与本会分化的圣耶稣教会无论矣。尚有上游数处本会对大局态度还不清楚。而将次觉悟者亦有之。”看来开革张巴拿巴这一大局震荡,对福州支部的影响不小。对于所认总部常年捐一百五十元,以及其他捐助,都是由大墙根真会负担的(每年收入可九百余元)。因为其他教会只能维持自己的开销,这方面的捐输极少负担。
一九三三年状况,基本保持一九三二年的水平,新添楼下祈祷所一处。到一九三四年,“凡从老会归回者有之,异邦人加入者更多”,每晚聚会有五六十人,安息日有二百余人。本年新受洗者四十二人,收入各捐一千五百元。一九三四年楼下祈祷所升格为教会。到一九三七年,大墙根陷于满堂风雨,再则“使支部与根会亦抱不合作主义”,已见前述。当年,又革除了犯奸淫的陈群羊。
秀山真会,建立于一九二五年。一九三二年三月献堂,费洋一千四百元。信徒百余人,每晚聚会三四十人,安息日聚会七八十人。到一九三三年增加到二百余人。而一九三四年则有一百余人,且小孩居多。不知道是倒退了,还是记载有误。“安息日聚会人数,如在苜莉淡季时则稍多,晚间聚会只有十余人”,不大景气。以后情况不详。
连江丹阳,一九三三年有五十六人,执事一人,会堂系借用者。晚间聚会仅十余人,安息日也只三十余人。
连江城内。从记载看早已有之,但有关资料不多见。一九三四年,福州支部第十一届大会时,孙耀光执事向大会提出“连江城内教会近已修理就绪,应请支部予以追认”,议决予以追认。其间经历了哪些风波不详。当年在八次临大(后改称为九大)上,福州支部代表陈见信曾提到连江,说是“连江县的教会,因徐耀光执事由南洋回省,重整会务”。重整的结果,大约就是向支部提出请予追认。
长乐:据陈见信在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后改称九大)上的报告,长乐“本会从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起,设立本会四处,即青桥、梅花、潭头、阜山。祈祷所四处,即后笼、前塘、井门、洋下。”
青桥:一九三二年,郭美徒曾到此帮助开会受洗十余人。到一九三三年有五六十人,执事三人,租用会堂。每晚聚会仅十余人,安息日才卅余人,去年受洗者只有三人。一九三四年只剩下十九家信主,信徒六十八人。
梅花:一九三三年有信徒卅六人,长执二人,租用会堂。晚聚会十余人,安息日只二十余人。一九三四年也只四十余人,安息日聚会有三十余人。
潭头:初建时颇为兴旺,每安息日聚会均有一百余人。一九三三年则有信徒四十余人,执事一人。晚聚会二三十人,安息日三四十人。
阜山:一九三三年有信徒九十余人,长执二人。晚聚会二十余人,安息日聚会百余人。一九三四年,安息日聚会者五十余人,晚会三十余人。不知记载是否有误。
后笼:一九三三年由祈祷所建为教会,廿余人。一九三四年,安息日聚会有五十余人,晚聚会亦有三十余人。
前塘祈祷所:一九三三年有信徒卅余人,晚聚会十余人,安息日聚会二十余人。一九三四年信徒也只二十余人。
井门、洋下,未能找到更多资料。
其他,如潮顶,只知一九三三年晚聚会有二十余人,安息日有三十余人,秀山乾顶有廿余人。其它如后山、保福均未找到概况记载。
古田谷口:据说一九三四年信徒只有两家。

二、闽南支部所属会所概况
渔溪:一九三四年,教会情况依旧,但环境较差,影响教会经济。闽南支部第一次神学会在此举办。一九三五年,全邑职务会公决各堂所每年应开灵恩会一次,并组织灵恩布道队两队,在灵恩会之前先行布道。这两队均由渔溪办事处差派工作(建立于一九三五年)。阴历二月初八日办事处特派庄巴米拿执事、何章惠传道,领队先向海口镇布道。
虎邱区会
《卅年专刊》所载虎邱真耶稣教会的历史,是由何永生撰写的。据其文,民国十九年(一九三零)的三月,何章惠因“染烟疚难治,并父母妻子被邪鬼操扰,家业破尽,未得安宁之日。惠风闻耶稣权能”遂求人写了“哈利路亚”四个大字贴在校房,即为祈祷所。后听说魏村有一位真会的女会友,何章惠就把她请来按手,“即受圣神,遂明了圣经道理”。四月间,听说泽歧村薛亦水“犯鬼抱病不治将危,惠引他一家归主,鬼离。”又,平安林翁氏得鼠疫难治,“惠又引他一家入会,代其祈祷。目见恶魔争权,翁氏死去。四点钟,惠祈祷时亲见天使降临,该翁氏由死后活。”五月二十五日施洗,领洗者有四十余人。至此,教会方得设立,“以是圣神大降,权能大显”。《圣灵报》五卷九期又载一九三零年七月虎邱村俞林氏患时行瘟疫死去,由何章惠祈祷而复生。
《卅年专刊》何永生所撰之文接着又说:
“至二十七(一九三八)年七月开灵恩大会,大会灵胞达至四十余户。吾邑分为五镇,海、龙、高三镇暨未有本会。㈠蒙神感动章惠先生往南湖村,藉主医病逐鬼,并传布福音,教会设立;㈡继被东郑林进法等请惠到村医病赶鬼,圣神大显权能,东郑教会亦设立;㈢由余水仙等请惠到芦华村医病布道,芦华教会亦设立;㈣薛港村薛番兵、翁好银等请惠到薛家布道,薛港教会又设立;㈤神恩遍及后耀,教会同是设立;㈥及至二十二年(一九三三)由海口镇阿猴司戒烟感恩,请惠到该村传道,又创立教会。神恩施及笼田、海口、高山三镇。论其历史,唯虎邱本会为母。深知神先爱本会,恩遍全邑。至二十五年(一九三六)惠因家庭经济困难,身任联保主任,教会乏人帮助,致渐渐衰微。惠之所为不悦于神,苦难甚大,教会亦受迫逐……。”
此处所记“至二十七年(一九三八)七月开灵恩大会……”云云,年代显然有误。因为下文所述为二十二年(一九三三)事,此其一。其二,虎邱五镇,海、龙、高三镇尚无真会,而下文又记“吾邑笼田、海口、高山三镇论其历史唯虎邱本会为母,深知神先爱本会,恩遍全邑”,事在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即,遍及全邑时在民国二十二年。故可肯定所谓虎邱灵恩大会不在民国二十七年,疑为民国二十一年之误。其三,以上所记六件真会传播之事中,有五件涉及何章惠。何章惠先后到了南湖村、东郑、芦华村、薛港及海口阿猴司,并都建立了教会。
据《卅年专刊》统计表,东郑区会建在一九三零年、薛港区会在一九三二年、虎邱区会在一九三零年、南湖区会在一九三一年、龙田区会在一九三四年、卢华区会在一九三二年。东郑村隶福清高山镇,薛港亦隶高山镇、虎邱南湖均隶高山;龙田隶福清,卢华村则隶龙田镇。
由这些统计,更可判断前文民国“二十七年”开灵恩大会云云有误。
南湖区会。
在民国十九年(一九三零)八月,南湖(湖,《卅年专刊》记载中时作胡,有时又作湖)村有位乌仔,因吃大烟,把家财吃个精光。听说虎邱村“有耶稣权能,除疾去苦。遂弃邪归正入本会。戒断雅片,蒙恩回乡。”回乡之后,引导患血病的杨亦伯侄之妻、患疯软病的魏惟玉以及也有病的陈亦福等一齐加入真会。随即请何章惠来祈祷,“都得痊愈”。到十月份,组织教会。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李国良又到此布道三天。然后整理教会,选负责人管理教务。
东郑。
“东郑区会之历史”(《卅年专刊》印刷致误,作东“盛”)一文,见《卅年专刊》“福建省本会史略”,不知作者,亦未署年月。文中称东郑真会开始于民国二十九年(一九四零),误。因下文接叙为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事,恐为民国十九年(一九三零)之误。《圣灵报》第七卷第九~十期(一九三七年)第二十页刊总部通告九、十月收入捐款明细表中记,福清东郑真会捐洋五元。更可见东郑真会绝非起始于民国二十九年(一九四零)。
由林进发、林而仔、林柯柯三人到福清高山镇南湖村真耶稣教会去戒除大烟,“得主恩典之后归回本地,”会集林阿金、林振枝等设立堂所。早晚及安息日都聚会拜神。虎邱何章惠又来此传道,形势大开。劝化了不少“外邦人归主”,引进许多信友。有病的、犯鬼的、有烟瘾的,“凡一切困苦的人来信耶稣,都蒙主解开他的捆绑。”于是教会逐渐发展,人数月月增加。当年的十二月二日第一次施洗,领洗的男女有六七十人,“得圣灵”的有十余人。到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开传道灵恩大会三天,同时受洗的又有几十人。那时信友大约有四十家左右,安息日聚会时有男女百余人。但后来“因不法的事增多(恶劣搅扰,环境压迫),所以许多人的信心渐渐冷淡了,竟至退步,离道背教”。不过,所谓“不法的事”究竟指何而言,有哪些具体情况,记载中没有说,至为遗憾。“发起人林而仔他因怕恶不除,于民国二十一年二月就死亡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九三七年施洗五十一人。
芦华村区会历史未见记载。
薛港。先是有薛来义由麟,素为道士。行巫念咒,藉以得利。又吃鸦片,用尽一切办法也戒除不掉。后来听人说“东郑村耶稣之权能”,就同翁振昌义文等会议,决心归入真耶稣教会,戒除烟瘾。“蒙主大爱,医治一切疾病。聚会听道,受感怀中。”在东郑呆了几天之后,遂回乡组织教会,请长执培养。“有许多犯鬼的、患病的、吃烟的参加入会救治,均有得胜”。张提门执事、何章惠等常来帮助栽培。郭多马长老来帮助召开灵恩大会,相信并领洗的有百余人。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会堂迁到路下村,不少老会教友和“异邦人”都加入真会。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分设南翁村祈祷所。在聚会中遭到一些人的搅闹,有时扔入石子,甚或投入大粪,无理取闹,但“同灵等同心忍耐,照常聚会。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萧仕提反执事来福清巡视,发现这种情形,遂向高山区政府报告。政府派了一队人马拘捕了几个人,严加责罚,从此搅闹平息,教会始得平安。”一九三七年施洗二十人。
后耀区会。张招来平素行巫念咒,又吃鸦片,无法戒除。听说“东郑有耶稣之能力”,遂于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引佳枝、李昌淦、强佳桐等同赴东郑戒烟。“蒙主施恩,除疾去瘾,身体快乐非常。”夜间聚会时注意听道,大受感动。回到住处集中几个人常常祈祷。李枝金听说以后也加入戒烟,“并治愈血疾”。后来又“有吁头拇之妻,有恶鬼在身,时常缠扰,后亦入会,蒙主拯救,鬼就脱离。”传播到附近。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选会务负责为李昌淦、财务李枝金、庶务张佳枚。同心同德负责教会工作,“灵工”日见发达,“医病赶鬼,很有顺利”。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改选李国良、陈达清、李成团共同负责教务。动工建筑会堂,人数日益增多,教会兴旺。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会堂告成。此时“灵胞”有一百三十余户,人数有一千四百余人;连设祈祷所六处。极一时之盛。
后耀发展盛况,陈见信曾撰文在《圣灵报》上发表。谓民国廿一年(一九三二)阴历十月初二日第一次施洗六十八人;十月十日,“神显恩,医好患病及附鬼者,此次又施洗十五人”。自建会堂。民国廿二年(一九三三)又施洗四十六人。阴历九月十五日为第四次施洗,“信而归主者四十八人,领圣餐者共计一百五十人”。一九三七年施洗一百二十一人。
《卅年专刊》又特地刊载了后耀林圣桂的一篇见证,其文如下:
“我因长子学荣,二十三年(一九三四)九月忽患耳痛,医药无效,求神问卜,束手无策。是年十一月十日,北垞李吐云亲来引导说本会有神权,能治病赶鬼。我听了,信了,亲往后耀教会请李支(枝)金、李国良、李乞妹等同心祷告,并给我手巾一条、水一瓶,将此水抹患处,立见功效。后经各同灵屡次讲道、代祷。桂许愿献猪一口开会用,病得痊愈。廿四年(一九三五)八月十五日开灵恩大会,还愿,由此全家平安,生意顺利、五谷丰收,财政增进。一心忙这世俗,好了病忘了疼。每逢安息、每逢聚会无暇前去。传道劝勉、儆告,并未接受。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十月三十日,祸临老小,发生肺病,并有魔鬼搅扰。学荣请合街中西医为其母医治,无效,十一月七日长逝。我的长子长女又发生肺病,并吐血。抬到医院,仍是无效。二月初三日,我由龙田医院回家,在路上与陈启磐、陈光藻、李国良等相遇,同劝我应为后耀分会协助一切教务,我即心许。我子学荣的病就见功效。现在教会努力协助。感谢主,救他的命。从此不敢再轻慢主。这是我蒙了主恩,以为献一个猪就算还了愿,不知在神前尽力,转向世俗尽心,所获之果也。如此作见证,勉我灵胞,其共勉之。”
海口区会。在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林传炳吃鸦片,无法戒绝。听说瞻阳真会能戒除鸦片,于是加入真会。“蒙主施恩,脱离痛苦”。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林传炳回海口街设立教会,“兴旺福音”。老会教友、“异邦人”入会者有二十余户。
据《圣灵报》第十期第五号(一九三五年)的报导。当年阴历二月初八,渔溪办事处特派庄巴米拿执事、何章惠传道“领队先向海口镇布道。因该地祈祷所虽已开设三年,未得进展,若不速派人帮助,恐难持久。幸得真神眷顾该地选民,得布道队布道四天,灵工大振。圣灵治愈各样病症,惊动合镇之人。内中有四个重症,略记之以荣主名:㈠一位是盲目数年,已看不见东西,祈祷后立时看得清楚。㈡又医一腹痛十余年之病人。㈢数年之疯症。㈣六年之气喘。这些人都是祷告后得治的。他们既然得着医治,全家都受感归主。而各公会听见本会行神迹治病无不惧怕得很。更奇者,那些吸大烟的人,听见本会治病的风声,好象遇着救星似的,纷纷的跑来十余人,诚心救治。果蒙主怜悯,尽都叫他们脱离捆绑,丢掉鸦片生涯了。该地不久当可成立本会,祈各同灵助祷。”
据此,海口祈祷所当成立于一九三三年。何时成立教会不详。一九三七年闽南支部第十二次大会时,仍为祈祷所,当年施洗二十一人。
桥尾教会。一九三三年时新建教堂已经告竣,所负债款也即将还清。到一九三四年,信徒有廿一家,约七八十人。
江镜教会。前记江镜为福清办事处下属之祈祷所。到一九三四年已经升格为教会了,且已成立八年。则其最初之成立当在一九二七年。但在一九三四年已经出现冷淡。陈见信到此召集会众,成立职务会,推举负责人,教会顿见兴起之象。十一月廿九日,施洗四十九人,受圣餐者百余人。
三山区会。三山村,亦隶福清高山镇。有王红红者身患大病,吃药求巫均无效,弥留之际突然听到布道的声音,大受感动。随即抬往港头镇芦华村真耶稣教会。请同灵协助祈祷,“神大展权能,起死回生,全家受洗。”八月,王命祥、王圣谋、王元兴、王瑞草几个人,因吃鸦片,耗尽家产,告贷无门,遂往芦华戒烟。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八月回乡组织教会,选举负责,同心兴旺“福音”。“许多疾病的、犯鬼的、吃烟的一概参加入会。蒙主施恩全治。”于是会众发愿贡献堂所。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开始修造大墙。
龙田区会。福清龙田人王珠妹,五十岁。因患重病以鸦片为药,以后就再也离不开鸦片了。家产耗尽,经济恐慌,毫无办法。在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的五月,到海口真耶稣教会革除鸦片,“蒙恩后遂日夜聚会”。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设立教会,曾先后请孙中霖、郭多马长老前来帮助、指导教会。
《圣灵报》七卷十期又登载了在福清发生的一椿奇事:一男魏喜妈,五十岁,两腿疼痛,卧床十三年之久,经何章惠祷告而愈。因不知发生在福清何处,姑附于此。
洋门区会。《卅年专刊》有倪彼得所撰“洋门区会史”一文,但统计表中不见“洋门区会”,只见“洋门祈祷所”;洋门村在福清渔溪镇。教会于一九二六年由倪彼得所创建;一九四七年统计时仅只十二人。
据倪彼得所记,洋门真会立于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教会立起来以后,洋门村倪立福圣名彼得立为执事,负责教务,已如前述。后因教会财产纠纷,“有不良份子在其中阻碍人的信仰,以致渐渐消散,教会退步,无法收拾。”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倪彼得同九户“灵胞”,由路下村迁到洋门村,“倪叔仔愿将租厝永献为会堂,至二六年(一九三七)中,人同心兴工建楼,教会方告复兴云。”
莆田县所属会所,据前述莆田有东关、北关两个办事处,可见其所属会所数量是相当多的,略述几处如下。
莆田城内仓边巷真会,闽南支部的所在地。以上所知支部大会,均在此召开。一九三四年,晚会约有二十余人,安息日聚会约有百余人。到一九三五年,人数已发展到三四百人,安息日以外,早会有二十余人,晚会有四五十人。尤以女界更为热心。年内施洗三次,受洗者三十余人。一九三七年,早会二十余人,晚会三十余,安息日因附郭各祷所齐集于此,多至三百余人。当年新设祈祷所三处:畅山、石顶、瓦窑三乡。
江东真会:一九三四年经邹道基、吴达太的帮助,比较昔日,倍见增长,安息日约有一百七八十人,会堂狭小。一九三五年,聚会人数约有四五十人,安息日则集东华、林墩、镇前各祈祷所,共二百余人。
黄石真会:一九三四年,安息日虽有百余人,皆由外乡而来,如林墩、清江、洋城等地,本地则只有五六家。一九三五年传道唐金标常住黄石,管理戒烟,收效甚大。莆东区办事处亦迁于此。
涵江堂:一九三三年安息日聚会约有百余人,一九三四年大体相当,新受洗者二十余人。莆田北区办事处即设于此。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阴历正月在涵江召开过一次禧年会,并在此召开莆北区代表会,重新成立办事处。
后郭堂:建立于一九二五年。一九三三年每逢安息日有六七十人聚会。一九三四年建成新堂,行献堂礼。一九三五年,早晚聚会不多,安息日约百余人。
哆头堂:一九三四年有一、二家自涵江、后郭受恩入会,但未能成立祈祷所。“日来(一九三六年)想是恩期已至,故蒙上主恩慈,眷顾其选民。因而在乡中如革绝烟毒、医愈奇疾、神迹奇事,极乎照著。故于春初奉函莆北办事处,请派员前来布道。遂赁屋为聚会之地,而宣告成立祈祷所焉”。自此而后“主恩益更明显,信而归主者,日见增多。聚会自数十人,直达至百余人之谱。至安息日则往涵江、后郭,距离地点有五六里或十余里。近来为求聚会拜神及讲道之方便起见,即经信徒会议,欲行成立教会。”于是定于阴历六月四、五、六三日开成立灵恩大会。支部萧仕提反、郭吕底亚、陈爱灵等;办事处李路加、黄鉴湖、宋亚波罗、林推基古等;莆东区办事处、桥尾、郊上、后郭、岭兜、下柯、塘须、松板、涵江、新浦、镇前、南江及莆城各堂所均有“长执灵胞”与会,济济一堂,极形盛况。会堂狭小,遂在门外支大帐棚聚会,观者如堵。第一天上午讲“传天国福音,医治各样的病症”;下午讲“道路真理生命”。听者会内二百余,会外约数百。第二天则为灵恩见证,有哑而能言、跛而能走,及噎嗝、肠热、肺痨、惊风、痢血、足疾、胃病等,“皆遍中西之医药,尽迷信之方法而无效者,蒙神医愈。他如烟毒、啡毒之戒断,则尤司空见惯之事。当时人人皆现身说法,已信者闻之而弥见其习,未信者闻之亦大奇其事。”第三日上午施洗,男十六、女十六人。下午举行洗脚及晚餐礼。第三日恰遇天雨,与会之人比前两日更多,会内者即达五百余人。
会毕乃召开职务会议,陈爱灵说明教会组织法。之后选举会务负责李福耀、庶务苏澄波、财务林秋、书记何明亮。
真会教会成立之礼仪过程,哆头堂的建立记载较详,故录于此。
东源:萧仕提反曾专门撰文报告了东源祷所成立之经过,发表在《圣灵报》第九卷第一期(一九三四年)上。说是先有姚五哥头晕之症受真会洗立愈,本想请传道到东源,惜未能成事。一九三三年,东源又有姚焕德“被扰于魔,夜夜不能睡,手足无力,请祷于本会,立即能睡,手足亦强壮”。于是特请萧仕提反、李路加及各长执常住东源传道,“信而归主者有六十余人,俱是异邦人得主救恩。内有姚阿招患肺痨已至第三期,得主医愈。伊妻以脱胎血崩,祈祷立愈。伊女中风不语祈祷救愈。……奇病获愈者不可胜数。略述数语,使知东源祈祷所成立之经过,及蒙主恩洪厚之处,以荣主名。”到九月闽南支部第十次大会时,已经打算购地建堂了。何时升格为教会不详,似在一九三四年下半年一九三五年初。
南日岛真会:一九三四年闽南支部第十次大会上南日代表杨尤尼亚报告说“本会灵恩,口不胜述,惜未善于栽培,故信而受洗者固多,而退步者亦复不少”。当年灵恩大会之后,支部派员帮助,大收效果,人数增加。一九三五年四月施洗四十人。惟经常费征收极难。一九三六年,陈爱灵传道曾到此帮助一个月。一九三七年,闽南支部十二次大会,杨尤尼亚在大会上报告说:“本会从前的信徒人数非常多,可惜以僻在海隅,多属不识字的,对于道理未能了解,故易生退步之心。日下聚会,只有三四百余。现在预备开一回灵恩大会,盼望多造就信徒。”
仙游:民国廿一年(一九三二)十二月十三~十八日的闽南支部大会并灵恩会上,陈提摩太报告说:“仙游县属设有本会七处,祈祷所三处。数年来为被假兄弟混乱,故未见如何进展,然至今大家能站立得住,明了大局,服从统一办法,实赖主恩的引导。……仙游城内本会,亦无甚进步,都因乏人传道的缘故。”民国廿三年(一九三四)闽南支部第十次全体大会时,郑永生报告说,他奉派往仙游时,“适值匪乱甚剧,人多劝阻休行。弟为主工作,何避汤火,故冒险而往,幸蒙主佑平安抵仙。到处见各堂长执同灵等皆热心欲沸,努力为主。故弟惟稍效棉薄,共相帮衬各堂,俱蒙主恩得以进步。其神迹奇事,亦口不胜述矣。”到一九三五年,仙游城内实际上聚会人数并不多,安息日则多由乡村而来,约有二百余人。但乏人照顾,散漫无统,经费则更为困难。到一九三七年,安息日聚会约七八十人,多时百余。
仙游所属之枫亭堂:一九三四年,因受华亭教会成立的激励,又蒙郑永生、宁法两执事努力工作,更有进步。一九三五年总数约有四五百人,但“初进教的人,灵性未免幼稚”。经费方面则入不敷出。
华亭堂:建立时间不详,据枫亭堂有关记载,或在一九三四年?但因乏人照顾,一九三五年已退步甚多。到一九三七年,缺少工人,进步甚少,晚会只廿余人,安息日七十余人。

三、漳厦区及漳泉厦联席会,所知者如下:
厦门堂:成立于一九二六年。一九三二年有信徒百余人,负责人吴赞生长老、执事吴亚居拉、女执事吴陈伯基拉、吴魏哈拿。晚聚会三十余人,安息日八十余人。近年来颇为兴旺,大非昔年可比。只就革断鸦片者,已有一千多人。最近一年新成立教会两处、祈祷所八处。一九三四年,总部派酆荣光到厦门“牧养各会”。十一月开灵恩三天,得闽南支部萧仕提反、陈提摩太、吴达太等人及泉州陈马可的帮助,每日讲演三次;第三日施洗男女九人,“多从各教会出来的,在社会上颇有相当地位”。
佛昙,隶属于漳浦县白水营。在《卅年专刊》关于福建各地真会概况的统计表中,大约有二十八个分会、区会没有创建的时间、创建人等有关记载。只有其中的佛昙区会从“杨灵新执事记略”中可以判断,大约应当建立于民国廿年或廿一年,即应在一九三一到一九三二年间。
杨灵新,为漳浦县人。生于民国前三十九年,当在一八七三年。族里乡绅,服务于社会十几年,德高望重,殊为闾里所钦佩。但因事务繁冗,劳神过度,时常染疾在身。听信了别人的劝告,一有病就吃鸦片,时间一长,成了烟瘾。总想戒除而不得如愿。到民国廿年(一九三一)十二月初四,其外甥陈约书亚长老就劝他“信主耶稣,且告以真神医病救人种种之神迹奇事。执事(杨灵新,后为教会执事)大受感动。”于是同陈约书亚一起到厦门真会听讲,“竭诚领受真理,蒙主耶稣垂怜,夙症旧疾,不药而愈,精神奕奕。深感主恩,并立志为主作工,传扬真道。”于是在佛昙镇捐献地基,建筑了一座可以容纳二百人的会堂。杨灵新尽心尽意地为教会工作,“其一生为主工作之努力与成绩真可与撒该争光矣(路加十九章一~十节)。终致积劳成疾,蒙神召选,安然归天”。享年六十七岁,当死于一九四零年。
建会时间,参之以《圣灵报》可得准确时间。《圣灵报》第七卷第四~七期(一九三二年)载七次临大(后改称为八大)的资料中,漳浦代表林耀程报告了佛昙教会的情况。谓“漳浦佛昙本会成立仅八个月,信徒百余人,执事一人林提多,每晚聚会六十余人,安息日百余人。会堂系借用杨明(当为杨灵新)灵胞屋。”七次临大召开于“民国二十一年六月廿四日”,若为阴历,当在公历七月二十七日,则佛昙教会当建于公历一九三一年的十二月。陈约书亚于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十二月初四劝杨灵新,当在公历一九三二年一月十一日,到十二月建会,差不多用了一年时间,甚为恰当。
一九三三年,立杨灵光、杨灵新二男执事,又立林灵矶、兰灵珍二女执事。
漳浦:教会情况所知甚少。《圣灵报》十二卷第一期(一九三七)有两篇见证,可以管窥这些信神者的一些观念及思维方法;今择其一如下:
蔡遗民的《梦示归真》。蔡为漳浦县人。时年已逾五十。二十二岁入长老会,任传道十五年。久之,自以为有耶稣门徒之名却无其实,没有医病赶鬼手按病者即愈之神迹,其它牧师传道也没有。“其所有之特权,即养尊处优,席丰履厚,性重谮谄面谀世利,世智竟长,互相标榜。余……深叹天道之陵夷也。”遂于一九二六年辞退传道。十年来一直想改革教会界之腐败,却又无计可施。当知本邑南木屐街长生医院有真耶稣教会时,遂进入考查圣经。在虽有略解,却尚未下定决心之时,一夜,临睡时默求神指示,梦中与传道人下乡讲道。刚回到自己搭的竹棚,“有位传道踉跄而至,急告余曰:‘快来,我与真耶稣教人辩驳败北’。问曰:‘何为败北’。答曰:‘十字架以田字改’。突然觉醒,想此梦莫非耶稣的旨意示余必归之道。遂决然归入真耶稣教会。”
在这个阶段中,福建建立了不少真耶稣教会的教会组织。从上面可知的历史资料中,几乎全都是因为医病、戒烟而起。即,真耶稣教会在一些缺医少药的人民群众当中曾起过相当的作用,在当时医疗条件解决不了的情况下也发挥过一些作用。

据《卅年专刊》的记载,在福建省真耶稣教会中有一个人叫李国良,非常活跃,足迹遍及福建许多地方的真耶稣教会,并在《卅年专刊》上撰述了一篇自证。现综合各处的记载及自证的资料,将这个阶段的李国良综述如下。
李国良民国二十一(一九三二)年八月初一以来,胃病甚剧,医药无效。求神佛、行巫术,也是无效。堪堪待毙之际,其父忽觉悟真耶稣教会“有医病赶鬼之权”,连夜入会,向真主恳求。李昌淦劝李国良为教会服务,当代为祷告。并给了他一条手巾、半瓶水,教给他祈祷的方法。“神圣大能,救了两命”。随即不再经商,专事“为主作工”。
到一九三四年的八月十五日,李国良之子三天不进饮食,经陈见信、何章惠二人帮助加入神学讲习会,方得平安。就在这一年,李国良被选为后耀区会的负责人之一。十一月在后耀教会为林圣桂之子耳痛病祷告。一九三五年,李国良开始在全福清帮助传道。一九三七年,在江阴整理教务。李国良的活动范围超出后耀,始于一九三六年。以后,则在各处活动,其事迹,属于下一阶段者,放在后面叙述。

在这个历史阶段中,福建省新建的分、区会,据《卅年专刊》及《总部十周年纪念专刊》统计表所记如下:
度边区会,《卅》作一九三四年五月由蔡金珍创建。在莆田东门外北高镇度边村。
下坂区会,《卅》作一九三零年由刘耀创建。在莆田埭头大蛤山下坂村。
新浦区会,《卅》一九三三年由刘朱司创建。在莆田涵江三江口新浦村。
顶厝尾区会,《卅》作一九三三年由陈信坚创建。在莆田梧桐顶厝尾村。
霞屿区会,《卅》作一九三零年由林崇创建。在莆田笏石霞屿村。《十》无时间,其他同。
平海区会,《卅》作一九三七年由郑久信创建。在莆田平海。
黄瓜屿,《卅》无。《十》作一九三二年创建。在莆田平海黄瓜屿。负责人为林永。
华亭,《卅》无。《十》作一九三三年创建。在莆田华亭。负责人为张阿塍。
东源,《卅》无。《十》作一九三六年创建 。在莆田江口东源。负责人为姚五哥。
清江区会,《卅》作一九三四年二月由郑华创建。在莆田黄石镇清江村。 《十》作一九三五年创建。在莆田清江乡。负责人为郑华。
畅山区会,《卅》作一九三五年八月由胡藩创建。在莆田城厢镇畅山 村。
镇江区会,《卅》作一九三四年十一月由吴达太创建。在莆田涵江镇镇前村。
哆头区会,《卅》作一九三六年四月由方撒该创建。在莆田涵江镇望江乡哆头村。《十》同。一九三七年负责人为郑福耀。但前述正文,当在是年的公历七月二十一日。
福清城内,《卅》无。《十》作一九三一年创建。在福清城内南门兜。负责人为陈瑞阿。
嘉儒区会,《卅》作一九三三年由俞云午创建。在福清高山嘉儒海头村。
后耀区会,《卅》作一九三二年由李枝金创建。在福清高山镇后耀村。《十》同,一三七年负责人为陈亦海。
薛港区会,《卅》作一九三二年由翁振昌等创建。在福清高山镇薛港南翁。《十》同。一九三七年负责人为薛由章。
芦下,《卅》无。《十》作一九三二年创建。在福清化北里芦下村。负责人为余水仙。
虎邱区会,《卅》作一九三零年由何章惠创建。在福清高山镇虎邱陈库村。《十》作一九三二年创建。在福清南关外虎邱乡。负责人为何章惠。
南湖区会,《卅》作一九三一年由蒋竹友创建。在福清高山镇南湖。《十》同,一九三七年负责人为随弈福。
龙田区会,《卅》统计表中只作王珠妹创建,无时间。在福清龙田街。据《卅》正文“龙田区会史”,开办于一九三四年。《十》统计表亦作一九三四年创建,一九三七年负责人为林奇却。
卢华区会,《卅》作一九三二年由余水仙创建。在福清龙田镇卢华村。
港头区会,《卅》作一九三六年七月由王正宝创建。在福清龙田镇港头街。
乾湖埔区会,《卅》作一九三七年由游金阿创建。在平潭县乾湖埔。
大福区会,《卅》作一九三二年由林木成创建。在平潭防美大福村。
下桥区会,《卅》作一九三六年由俞云牛创建。在福清下桥村。
沙溪,《卅》无。《十》作一九三四年创建。在仙游沙溪杨塞。负责人为蔡景明。
《十》统计表中还有隶属闽南支部的莆田北高,负责人卓犹士都。无创建时间。
《十》统计表又记福建直辖于总部的教会有:
漳浦,表作一九三六年创建,负责人为林提多。在漳浦城内盐仓巷。这个时间或许有误。由前述正文可知,一九三二年七次临大召开之时,漳浦立会已经八个月了。
佛昙,表作一九三二年创建,负责人为杨化臣。在漳浦佛昙。这个时间也不对。由前述正文可知,立会在一九三一年的十二月。
赤湖,表作一九三三年创建,负责人为陈灵恩。由前述正文可知,总部正式批准在一九三四年八月召开的八大。
以下几个教会只见于统计表,创建情况不详。
山美,一九三六年创建,负责人为陈更新。在漳浦山美。
码坪,一九三一年创建,负责人为陈照馨。在漳浦码坪。
海澄,一九三六年创建,负责人为萧道成。在海澄竹仔街。
《十》统计表又记隶属于福州支部的几个教会,无创建时间 :鸽子楼、汝南、岳庄、姬堂、格子李、高徐。
新建的祈祷所有:
一九三零年建:《卅》记有北垞、南湖、冲沁、岺下等祈祷所。
一九三一年建:《卅》记有前江、坎头、下柯、东角等祈祷所。《十》记有张厝塞、岭兜、下柯。
一九三二年建:《卅》记有南埕、岭兜等祈祷所。《十》记有林墩、程口、前江、新浦、山兜、草湖。
一九三三年建:《卅》记有前沁、珠江、林墩、埕口、后王等祈祷所。《十》记有东角。
一九三四年建:《十》记有松板。
一九三五年建:《卅》记有摇台、南江等祈祷所。《十》记有畅山、镇前、石顶、前沁、后井。
一九三六年建:《卅》记有竹庄祈祷所。《十》记有朱墩、瓦窑。
一九三七年建:刘厝、山顶、城头祈祷所。刘厝也见于《十》,但无时间。
由上可知,《卅》与《十》统计表,关于祈祷所的记载,差别甚大:一是不尽相同;二是创建时间多有出入:
林墩,《卅》在一九三三年,《十》在一九三二年;
岭兜,《卅》在一九三二年,《十》在一九三一年;
前江,《卅》在一九三一年,《十》在一九三二年;
东角,《卅》在一九三一年,《十》在一九三三年;
程口,“程”疑为“埕”之误,“埕”指广东、福建一带养殖蛏类的田地,当以“埕”为·宜。《卅》在一九三三年,《十》在一九三二年。
前沁,《卅》在一九三三年,《十》在一九三五年。
《十》统计表中又记直属于总部的祈祷所有:
寮仔,一九三二年创建。在漳浦寮仔。
一九三七年统计时,上报迟了的有:
三山 ,一九三四年创建,负责人王书香。在福清高山镇三山。
加儒,一九三三年创建,负责人俞云午。也在福清高山。
江头,一九三一 年创建,负责人王鸿榕。也在高山。
下垞,一九三四年创建,负责人黄水发。在福清江荫下垞。
海口街,一九三三年创建,负责人林西猴。在福清东门外海口街。
福清,一九三一 年创建,负责人董考宜。在福清城内。
玉桂,一九三五年创建,负责人郭日贵。在福清龙田玉桂。
还有几个隶属于闽南支部的祈祷所,未能注明时间:莆田笏石的梁厝、魏厝;平海崁头、前问;莆田北高濑宅;福清东湖、张厝、东张、东壁、后陈、下石、沙塘、寻头、何厝、下桥、山带。
以及直接隶属于总部的祈祷所,也无创建时间:漳浦的林前、新圩、笼架、石牛尾、竹屿、岱高、赤水圩。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