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闽南支部

一、就目前所知,最早的支部大会是民国廿一年(一九三二)十二月十三日起至十八日的“闽南支部大会并灵恩会”。在莆田城内仓边巷真会刚刚建成尚未竣工之新会堂召开。《圣灵报》第八卷第二期的《消息》报导中记载了这次大会的概况。“闽南支部之范围,系福清、莆田、仙游三县。”并详细列举了支部所属之教会和祈祷所。具体情况如下:
福清县属各教会及祈祷所
教会有:福清城内、渔溪、南湾、塔山、山斗、薛港、东郑、虎邱、东营、小麦屿、东山、莆头、下楼、桥尾。十四处。
祈祷所有:上迳、东张、路厦、江镜、东壁、炉下、东湖、后耀、下石、张厝、后陈、沙塘、寻头、何厝。也有十四处。
莆田县属教会及祈祷所
教会:莆城仓边巷、江东、黄石、东山、遮浪、后周、西窝、东湾、笏石、冲沁、埭头、刘厝、澄港、髻杯、北高、黄瓜、下屿、后洋、湖尾、涵江、塘头,后郭、郊上。计二十三处。
祈祷所:梧塘、西园、东花、埕头、东窝、张厝寨、前问、梁厝、魏厝、下郑、林宅、下坡、濑宅、石庭、下柯、岭兜、山下、凤迹、东源。十九处。
南日岛教会及祈祷所
教会:官澳城、白沙洋。两处。
祈祷所:西户、东户、霞桥、西臯、后澜、浮注、卒子兜。七处。
仙游县属教会及祈祷所
教会:仙游城内、土寨、钟洋、大坝村、枫亭、后埔、杉尾。七处。
祈祷所:后萧、前山、塔山村。
以上共计教会四十六处,祈祷所四十三处。“尚有厦门、漳州各本会及祈祷所未登记在内。”如果厦门、漳州也隶属于闽南支部,则闽南支部所辖之教会则不仅限于福清、仙游、莆田三处。这次大会制定的闽南支部细则第四条规定:“本支部由福建之福清、莆田、仙游及闽南未设立支部之各县本会组织之”。则与前述所记不一致。据此,闽南未设支部之各县教会均应隶属于闽南支部,而不只福、莆、仙三县。然而,从实际情况看,闽南各县之会所并未完全隶属于闽南支部。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在这次支部并灵恩大会上,出席的代表中,所代表的教会有几处是前面所记名单中没有的。有后园、下保、南湖、惠洋等处真会。
这次大会,郭多马受总部委派也参加了,在大会重点讲述了“支部组织法”,涉及支部组织工作的七个方面:支部大会代表之选举及代表的责任与权限、选择支部负责、支部收支款目、支部会务会议及各地职务会议、支部派遣传道士、灵恩会的改进等等。
郭多马长老的讲话中还提到闽南支部已经建立四年,则闽南支部当建于一九二九年。而福建省分成两个支部最早应在一九二九年。
大会的头两天为议事会,后四天为灵恩会。第一天支部负责欢迎词、郭多马说明支部组织法、选大会议长、议长说明议事规则及议事日程。支部各股及各地代表报告。第二天,支部细则更改、经费预算、增加支部传道士、《圣灵报》征订、会堂完峻计划、检查支部账簿及物产、各地代表提案及临时动议、原支部负责代议员辞职及从新选举。
重新选举的结果:支部会务负责为萧仕提反、庶务负责庄巴米拿、财务负责郭吕底亚;代议员为陈提摩太;按立两名男执事:邹道基、林信真。
从大会的时间安排来看,大会主要内容应该是灵恩大会。即,见证神迹的显现。
这次灵恩会的报告(十五日起至十八日止)内容如下:“每日有四次聚会,最多聚会人数约有一千人左右。四日间讲道全由郭多马长老担任。……于最后一日,计受洗男女三十五人,受灵者亦不少。对神迹奇事的见证多不胜举。兹只将各病得愈者列下:
肚胃痛生风得愈者三人,小儿天花得愈者二人,由死复活三人,鼠疫结核得愈者四人,热病得愈者六人,吐泻得愈者六人,危候肺痨得愈者一人,隔食反胃得愈者一人,头风得愈者一人,噤口痢得愈者一人,大便四十五日不通病重失去知觉得愈者一人,半身不遂得愈者一人,赶出恶鬼者七人,血瘤得愈者一人,难产得平安者一人,痰块得愈者一人,蛇咬发毒得愈者三人,双盲能见者一人,跛者能行一人,遇虎免险一人,火灾祷熄三次,心气痛得愈者二人,烟瘾革断者不能计数,癫狂得愈者八人,大麻疯清洁者七人,三楼坠地无伤害二人,咳嗽烟瘾二人,吐血即愈二人,小儿惊风痰痈得愈者二人,肠热病得愈一人,膨胀得愈二人,虚肿得愈三人,疯软得愈六人,产后病愈三人,瘟疫免死二人,疯狂吐血喉痛得愈一人,五年血漏得愈一人,哑吧说话二人,小儿死后将葬而活一人。”
从一九三二年十月起,郭多马巡视福州、闽南两支部所属会所七个多月。
一九三四年,闽南、福州两支部分别函达福清县政府要求保护。
二、民国廿三年(一九三四,十月九日至十三日)闽南支部又召开了一次全体大会,《圣灵报》第九卷十一期,以“闽南支部第十次全体大会记”为题作了报导。前述一九三二年召开的支部并灵恩大会,《圣灵报》报导时并未说明是第几届。这一次为什么要说是第十届。如果在一九三四年是第十届,一年一届,则第一届当在一九二五年。福州支部是将一九三三年的支部大会标为第十届的,当始于一九二四年,已如前述。福州支部始建于何时未找到记载,但闽南支部据前述郭多马所说,当始建于一九二九年。为什么要列此年支部大会为第十届呢?不详。
这次大会,福清因筹备神学会,出席者少,代议员陈提摩太在厦门、林仲杰在漳浦,未能出席。支部负责萧仕提反、庄巴米拿、郭吕底业,代理庶务陈迦犹及各地会所代表出席。总部郭多马、谭配得;福州支部代表黄资旦、陈马利亚、林秉乾、陈流芳列席。
各地代表甚多,不抄录。但从有关这次大会的记载中,又发现几处会所,有新埔、顶港、茅头、下坂、龙高、江涣、林墩、华亭、萧家祷所、清江、洋城、永泰等,是以前记录中所没有的。
支部三负责及与会各地代表报告了工作概况。讨论了总部建筑捐、支部建筑捐、支部细则更改、聘请支部书记及传道者等事宜,并做出相应决议。
支部改选结果:会务为萧仕提反、财务郭吕底亚、庶务陈迦犹;代议员为萧仕提反。
三、闽南支部第一期神学会
《卅年专刊》各地神学统计表中记“闽南支部神学讲习会”,开始举办于民国廿三年(一九三四)九月十三日,教授为郭多马,学员七十人,为期一个月;为第一期;教授课目为灵修、教义、建设、教牧、比喻、传道各课。
《卅年专刊》第七集“本会福建省神学第一期神学讲习会记略”的具体记载为“日期 九月十三日起一个月”,但无年份记载。但既为福建省第一期,也在九月十三日开办、学员同为七十人,讲授也有郭多马,则两处所记应为同一次神学讲习会无疑。据《圣灵报》第九卷十一期的记载,就是“闽南支部第一期神学讲习会”。
最初议定在福清举办,后因道路难行改在渔溪,最后还是在莆田举行的。
其具体情况如下:
地点在莆田。主任为萧仕提反,由郭多马任讲员,郭子严任编辑,陈爱灵为书记,张俊卿为会计。
学员中莆田有男四十六人,女九人。男有:陈光荣、陈祥信、康光腾、陈爱灵、杨尤尼亚、郭世治、欧阳钳、陈文德、李路加、龚拿翁、林宝珍、林 亨、张朝郎、林信真、林凤鸣、唐金标、陈 提、张朝卿、邹金龙、祁志远、祁志忠、萧仕提反、陈 国、陈金螽、陈文玉、徐来庭、陈启磐、陈文彬、梁玉清、梁占春、林推基古、朱瓊枝、朱 忠、张天注、张 孔、刘金瑞、宋亚波罗、张 塍、陈金生、卓犹士都、李忠实、吴达太、林天恩、李 阳、吴祝庭、刘普春。女有:郭吕底亚、唐澄玉、郑陀才、郑玉柔、徐如莲、桃冲沁、邹二十婶、宋苍玉、萧西庇亚。
仙游有男六人:林道生、林螽斯、陈迦犹、柯展福、杨培灵、严宁法。女二人:陈文姐、薛秀英。
福州,男一人:郭子严。
永泰男一人:余 增。
福清男一人:庄巴米拿。
古田男一人:郑永生;女一人:郑循都基。
漳平男一人:陈仕提反。
石码男一人:林学金。
以上永泰是否有真会会所不详,只此一见。
授课内容有:灵修要课、本会教义纲要、本会建设概论、教牧学概论、神迹奇事合论、预言浅释、传道原理、四福音比喻略解、灵界辨正、教会制度及组织法、真道举要、讲道规范。补充科目有:教会略史、诸教常识、圣经答难。
这次神学会后,又从莆田移到福清,续开一个月。《卅年专刊》又将这两次神学统称为“闽南支部所办神学讲习会”。在福清续开的神学会结束后,福清渔溪真耶稣教会曾写过一篇信函(寄给谁没有记载)述说了经过:“此次敝邑神学讲习会,蒙神的恩典,大收美满效果。废历九月十四日开课,男女学员二十八人,傍听者十余人。各学员都专心学习。又蒙总部差派郭多马长老前来专任教授。各学员一天六堂,领受郭多马长老丰盛的道理。又蒙省支部黄资旦长老专任教授赞美诗,无不心满意足,大增灵智。至十月十四日会毕,在堂内皆不忍分离,抱头大哭。但为神的教会之牧养及四出救人起见,终于不得不割爱。在十五日,各学员即挥泪而别,感谢主恩。此次有男女学员四位献身为道奔跑,祈常助祷,使他们蒙神赐权能,作美好善工,荣耀耶稣圣名,阿们!”
四、闽南支部第十一次大会
《圣灵报》第十卷第十二期载,于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一、十二日召开于莆田城内仓边巷真耶稣教会。有三十八处会所代表出席。从出席代表中查对,在以前的记载中没有见到的有:沙溪教会,以及林埔、看头、镇前、西江、东角、汕头、前江等祈祷所。
与会人员有支部负责人萧仕提反等及支部传道人郑永生、吴达太等。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有福清、莆田东关、北关三个办事处的职员与会。即在支部与会所之间又多了一层机构。这显然是因为支部所辖会所过多之故。这一层机构完全有充足理由说明在闽南地区真耶稣教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列席者除福州支部、长乐代表外,还有厦门代表吴亚居拉、方金寿二人。厦门代表列席的现象很重要,因为它说明厦门真会没有隶属于闽南支部。即,前述闽南支部细则所说闽南没有支部者均隶闽南支部之说,未能实现。
会务负责萧仕提反报告了三个办事处成立的由来及经过。原来是在去年大会修改支部细则时,有“支部范围太广,管理不周,特分区设立办事处”一条。于是设立了三处办事处。仙游各会因愿直属支部而没有设立区级办事处。南日岛则因为没有必要故未设立。
福清区概况:一九三四年,福清全县有堂所二十七处,信徒人数一千六百余人。其中近三四年来新增加者教会六处、祷所五处。在大会上由办事处丁约珥执事报告。谓选定长期传道人庄巴米拿、何章惠等四人。全区又分划为四段,即龙田、高小、江阴、渔溪。当下最发达者为后耀教会。龙田与高小不见于前面福清区的记载。灵恩布道队分途向各段布道。江镜、芦下、虎邱、龙田、江阴等段都有发展。
莆田东关区概况:有传道四人,在区内周而复始循环牧养。黄石、江东、东华、林墩、镇前、笏石、霞屿、北高、冲沁、澳尾、刘厝、西闵、西江、汕头、濑宅、张厝塞等会所,情况均甚良好。其中镇前所、澳尾、西江、汕东都是以前的记载中所没有的。
莆田北关区:教会共有五六处,本无设立办事处的必要,只是按细则要求而建立的。办事处设在涵江真会。新浦祈祷所、塘头教会、后郭、桥尾、郊上、东源会务都颇起色。新浦所及桥尾教会是以前统计中未曾提到的。
莆城、南日、仙游城内教会都不错。
这次大会主要解决的是总部及支部的经费问题,各代表的提案及临时动议未见于记载。
一九三五年,据《圣灵报》第十卷第五期,渔溪地区还有一个海口祈祷所,是前面的记载中所没有的。
五、闽南支部第十二次代表大会
《圣灵报》第十一卷第十二期载,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十月四、五日,在莆田城内仓边巷真会召开。
与会人员有支部职员萧仕提反等四人、各区办事处职员四人、各区传道十二人。各地会所五十二处四十九人。还有总部负责郭多马,以及福州支部来宾五人:林友利亚、陈约翰、宋约珥、陈哥尼流、孙耀光。林友利亚即林犹利亚,大墙根真会负责人。
支部负责萧仕提反的欢迎词中有一句话颇令人玩味,曰:“今天这支部十二次代表大会开幕之际……更蒙总部负责及省支部的大墙根、长乐、连江各本会的长执同灵惠临指导”,难道尊福州支部为“省支部”?但萧仕提反在会务报告中又说在参加江阴、桥尾、山斗先后召开的灵恩大会之“后往省,与福州支部商洽些教会事而返”,福州支部仍为福州支部。或,福州为福建省会所在地,故曰往“省”,福州支部又成为“省支部”?然而,这个说法毕竟不确,令人生疑。然而,萧仕提反的报告中,在提到于莆东区办事处不几日之后又有“即因省支部大会的期间已到……会后即赴省支部的大会”云云。这个“省支部”究为何指?是福州支部还是福建全省的支部?似乎只能是福州支部。因为到一九三七年才有各地代表要求成立福建支部的声请。
支部三股、传道人、各地代表都报告了各自的概况。
福清区内,长期传道男五女三,区内划分四段,传道轮流工作。去年诸传道曾组织布道队。今年经济有些困难。
莆东区,区属教会十八处,祈祷所亦为十八。去年大会以后(何时不详)也分为四段。办事处四传道按段轮流牧养,二个月一换。本年施洗十一次,约计二百余人。
莆北区:范围较小,各堂情形基本正常。
这次大会讨论了会堂(教会)与祈祷所的区别。之所以提出是因为“从前工作之幼稚,一经开荒,便尔成为教会。适过不多时,或冷淡不成样子,此后应如何予以分别。”对此,郭多马说:“堂与所处自应有分别,但现行规章尚未有明文的规定,想明年大会必有一番讨论,再增完备之改订也。”议决待明年八次临大(后改称为九次全大)讨论后,然后再照章分别。
提出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其用意大约在不算完备者称为“祈祷所”,待完备巩固者再升格为“堂”,称为教会。
大会决定如何预选出席明年八次临大的代表、如何拟定大会提案。派陈爱灵赴总部第四期神学会。议决举办第二期支部神学讲习会,制定了举办章程。
莆田东区办事处提出应当整理传道的言论案,议决“如传道者有不合理的言论,应先派人劝正,如属不听,则应有证告于大会。至于传说异端、破坏统一办法,则依细则第六十六条处分之。”东区这个提案涉及到真会发展的致命环节。传道人的布道,无论其对内还是对外,都会影响到真耶稣教会自身教义的纯真及统一,也就必然影响大局的统一及团结。而传道人往往都要深入阐发《圣经》的道理,及自己与神沟通的心得,或神对于自己的启示。在真会发展的几十年中,不断分离出一些其它教派,内部的不统一,都与传道者有关。
江东教会,因张巴拿巴、蔡彼得到莆田活动,提出了如何对待的议案。议决:“先发传单,使各本会明白,不予接待。如其来时,支部另派员警备,使不得混撒稗种。”
从《圣灵报》第十一卷第十二期关于这次大会的记载中看,如出席各地堂所代表、发言的代表、承担预算经费的堂所中统计,有如下堂所是以前的记载中所没有的:程口所、畼山所、埭须堂、朱墩所、项港堂、坎头所、石顶所、霞坂所等;另有两处有地名,但不知是堂还是所:刘下厝及离莆田十里的瓦窑乡。
这次年会,显然是一次比较重要的支部大会。
一九三六年,莆田哆头于阴历六月四日(公历七月 二十一日)召开了教会成立大会。
六、一九三七年,十次全大(原定九大,因追认一大,故改为十大)召开时,萧仕提反报告闽南支部概况时说“闽南支部所属教会五十三,祈祷所四十七。三年来新设教会二处,即清江与哆头,新设祈祷所五处。”支部之下又分福清、莆东、莆北三处办事处。东关职员三人,传道五人,经费三百余元,区内教会十八;福清职员二人,传道五人,经费四百余元,区内教会二十;莆田北关,职员二人,传道二人,经费二百余元,教会八处。仙游与南日则未属于何区。“受洗约有一千余人,新加入者多由戒除鸦烟而来。”又,本年已经决定再开第二期神学讲习会,以造就传道人才,并训练教牧人员。
以上为目前所知福州、闽南两支部之概况。
这两个支部,未能囊括福建省内的全部真耶稣教会的会所。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