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广东及香港的真耶稣教会

广东的真耶稣教会没有见到省级机构,即支部一级的资料。所见相关资料非常零碎,难窥全貌。主要根据除《卅年专刊》而外,主要还是《圣灵报》。
广东总况其概如下:据《圣灵报》,六次临大(后改称七大,一九三零年召开)上,确定由朱恩光执事到此帮助教会。一九三二年,七次临大(后改称八大)上朱恩光报告广东情况说:“六次大会以后,正假师傅派在广东本会大肆捣乱之时,彼时有一二本会颇受其蒙混,形将被其陷害,故总部派弟前往该处本会帮助。经许多之劝戒警醒,始渐次把受迷惑之弟兄反正过来。而假师傅之工作,终归失败。”即,开革张巴拿巴在广东也引发了轩然大波,分化、迷惑。只是不知道更详细的情况。

广州真会:建于一九二七年。一九三二年时是“早已明了大局,正在兴旺进展中”。吴约生在七次大会上报告说,有信徒一百余人,负责人为“司徒于奉先生”(为什么不称长老或执事,不详)。传道人为张宁法、执事吴约生、财务黄基磐、书记梁耀基、庶务张天佑。每晚聚会约三十余人,安息日约七十余人。会堂是张宁法的屋业,月租收一半,只十二元。已经买妥建筑新堂的地皮。近年来颇有进步,并组织游行布道,向外发展。罗天德(士古)追随张巴拿巴,参加了张巴拿巴在汉口、南京举行的两次全国大会,见前述。抗战期间,夫妇二人还追随到了南洋。张石头誉其为张巴拿巴忠实支持者之一。广州多数没有追随张巴拿巴。
当年九、十月给总部的捐款五十元。但《圣灵报》(第七卷九~十期)记为“广东本会”。当时广东并无支部,或许指的就是“广州本会”所捐?
七大之后,九月间,朱恩光又受总部委派到广东本会工作,巡视广州、汕头、香港等地。在广州四个月,帮助召开灵恩会,受洗的人很多。
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后改称为九大)上,“广东本会代表黄基磐执事报告说:“本会于民国二十二年度(一九三三)受洗的人数三十四名,计共男女灵胞一百三十名。二十三年度,即本年一月至五月止,受洗八百,每晚聚会三四十人,安息日即九十余人。大岗墟祈祷所人数十六人,本年受洗二名。……捐项方面,广州本会,每年所入之捐款三百余元。”其中又述香港之事。此处“广东本会代表”云云,或许就是广东各会推选的代表,故涉及广州,也涉及香港。上述“男女灵胞一百三十名”云云,应为广州真会之概况。
到一九三七年时,广州代表张宁法报告说:“广州本会前此曾经假弟兄之一场扰乱。感谢主恩,仍能站立得主,而渐趋于稳固。至今人数有三百余人。因社会不景气,信徒多旅外谋生。安息日聚会约百余人。附近祈祷所三处,尚见安常。年来广州本会,对于香港、香山、汕头等处本会,亦多所帮助。”总部传道曾前来整理。黄基磐执事常驻管理。
张宁法的报告中所说广州“前此曾经假弟兄之一场扰乱”不知何指,可惜没有找到记载。此处之事应与张巴拿巴之事相关。虽然一九三二年朱恩光在七次临大(后改称八大)上报告时,所说六次临大(后改称七大,一九三零召开)之后“假师傅”的捣乱,已经解决,“终归失败”。然而,张巴拿巴一直在活动,唱对台戏,一九三七年张宁法所说之近年来假师傅捣乱云云,很难不是指的张巴拿巴。

香港:一九三零年六次临大(后改称七大)之后,朱恩光曾与吴约生同往香港帮助教会,“该处人数虽不多,尚属明了大局。在港约一月,教会天天兴旺。只以房子太小,遂有曾执事献了一个房子作为会堂之用。”这些情况,是朱恩光在七次临大上报告的。这个有关香港的报告,寥寥数语,然而意义重大。前面已经论说过,当一九三零年总部要开革处理张巴拿巴时,张巴拿巴得到消息就立即跑来香港另立总部。而香港真会不为所动,服从了大局。不过是否绝对的全部信徒都是如此,那也很难说,只是不知更多详情。朱恩光在一九三四年召开的八次临大上报告说,香港也有不少人因张殿举捣乱而冷漠了。香港真会创始人邱马利亚忠心耿耿地追随张巴拿巴。但从后来的情况看,邱马利亚还是离开了张巴拿巴,只是如何离开的,找不到资料。
一九三二年尚见兴旺,人数日见增加,会堂亦在筹备建筑中。
一九三四年立陈永固、黄虔真两位女执事。香港土瓜湾真会有信徒约四十名,施洗数十人。
一九三五年,香港九龙真会自广州黄基磐执事由广州来此工作之后,“藉圣灵引导之力,会务颇有蓬勃发展之望。人数不多,但最近亦有五六人申请施洗。会堂因曾执事个人经济关系,恐将迁移。”于一九三六年迁往“九龙城龙岗道十八号地下”。
一九三七年,在十次全大上,香港代表古撒母耳报告说:“港会过去三年中,是渡着最危险的过程,乃因当职者之糊涂行事,而陷港会于几乎关门之地步。当时有上海本会吴女执事回粤,转述总部对港会之关念。此时黄基磐执事亦来港,拟协力复兴港会,重新组织于本会规章之上,不为任何个人所把持,教会逐渐有复兴之象,各灵胞之灵性亦现活跃。”古撒母耳的报告意味深长,可惜语焉不详。所谓“过去三年最危险的过程”指何而言?笔者推测当为张巴拿巴之所为。港会的“复兴”,当即张巴拿巴在香港另立总部之倒台。
香港真会穷人很多,但是最愿意出钱帮助教会的却也是穷人。在总部第四期神学会(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三月廿九日起始,为期四个月)前后,受洗者有六十余人(当时古撒母耳正赴总部神学会学习)。十大之前,总部又派唐灵光到港会帮助,又施洗两次。人数已有八十余人。“六七年来辗转于病弱线上之港会,今已渐得健旺,足见教会极应有严密之组织,与合理之教牧,方能健全发展,是亦可为办理教会者之借镜矣!”

沙头角真耶稣教会。
《卅年专刊》上这段历史是谁记载的不详。从内容看丘马利亚姐弟两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真神拣选丘马利亚执事,蒙主赐他智慧和医病赶鬼的能力。牺牲自己,到中外各地宣传主名不懈”。在一九三二年八月,“蒙圣灵引导”回国(这可能是邱马利亚离开张巴拿巴的开始)。丘马利亚带领子女及其弟矶法回到香港。一九三四年,到沙头角圩宣传真道。“藉神的能力,医好很多奇怪的病、死人复活、把鬼赶出。”丘马利亚的记载更具体一些,为“有一少妇因生产死了三小时,请我去奉主名叫他复活,他就好了。”丘马利亚本来就是以“西法接生为业”的。据张石头的记载,邱马利亚大约在一九三零年的十一月,在南洋槟城学的接生。《卅年专刊》下文又说“又一手生疮的、又十数年心气病的、又几个小孩惊疯症,均奉主名治好了。”一九三五年五月十二日成立祈祷所。当时还有陈西番雅长老协助。过了一个安息日,陈西番雅又往樟坑径去了。“本祈祷所日见兴旺。医好无数奇怪的病症。受大水洗礼加入本所日益增加。”丘矶法的见证说是“一九三五年五月十二日,同我姐创办沙头角真教会祈祷所。当时有陈西番雅长老由南洋回来,立我为的执事。是时有一得狂朦症及各种奇怪之病,得主恩治愈,教会兴旺。”一九三八年一月十二日,正式成立沙头角真耶稣教会。
关于沙头角教会,丘马利亚的弟弟丘矶法,写过一篇自证(见《卅年专刊》),题为“丘矶法见证”,对于了解沙头角真会之创建不无益处,其文曰:
“我于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经我姐丘马利亚用真理劝我,又见许多重病得好,我就受了圣灵的感动,在一九三二年受洗,同年八月十四日受了圣灵。是月廿八日,同子女等十人回香港,恢复我家跌打专科的营业。一九三五年五月十二日同我姐创办沙头角祈祷所。当时有陈西番雅长老由南洋回来立我为执事。是时有一得狂朦症及各种奇怪之病,得主恩治愈,教会兴旺。一九三八年一月十二日成立沙头角教会。一九三五年九月一日与我姐创办大埔祈祷所。这祈祷所是一个同灵丘安因病愈感恩设立的。”
一九四七年沙头角教会设在九龙沙头角圩大王街二号。

大埔墟真耶稣教会。
大埔墟的创始也是丘马利亚姐弟二人工作的结果:“真神爱人是无所不至,所以藉着我们信主的人,随处随地宣传末世救恩。今蒙救主耶稣基督的灵拣选丘马利亚、矶法二位执事,蒙主赐圣灵同在、充满智能、医病赶鬼的权柄,真神的恩惠。二位执事全凭着救主的博爱有益于我们信主的人。所以常把末世的福音到各地宣传。他在南洋蒙圣灵引导回港。”一九三五年的五月十二日,在沙头角创办真耶稣教会(见前述沙头角真会略史),“尽力尽心,一本勇敢为着神家的圣工不懈,靠着圣灵的万能医病赶鬼,感动水陆愚智的人都痛改悔罪,弃假为真,崇拜救主的名。而救主的名声又传扬到大埔圩。当时有丘安,圣名彼得,身患离奇的鬼病(丘马利亚记载为“患儿病”),经中西医生用药不少,未见功效,医生证明此病无法医治。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五月二十九到沙头角教会求医。马利亚执事就奉主耶稣圣名给他赶鬼医病,日见平安。六月一日受洗礼,就平安回来大埔,尽力为主作见证,亲朋各方之人尽受感动。是年九月一日,请丘马利亚执事和(丘)矶法执事二位到来大埔创办真耶稣教会。祈祷灵工大作,医好很多重轻病魔,从此教会日见兴旺,受洗人数日见增加。”为教会的建立奠定了雄厚基础。丘矶法说是与其姐创办大埔祈祷所。
一九四七年大埔区会,设在九龙大埔圩靖远街五十七号二楼。
《卅年专刊》关于广东省真耶稣教会历史的记载,有张宁法专门撰文介绍,涉及地点有广州、香港、新陂、中山、沙头角、大埔墟。其内容对于抗日战争时期有片言只语的涉及,主要的是抗日战争结束之后的状况,以前则没有加以叙述。但中山、沙头角、樟木头等地又另有专门记述,以及丘马利亚及丘矶法的两篇见证,涉及到这个历史阶段。

中山真会。《卅年专刊》载有欧汉琛撰写的略历。其开创,是在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香港真会陈永周女执事回中山在西梗乡做见证,说明耶稣的真理和神迹。首先“蒙恩”的是洪宏芳几个人。于是前往香港九龙真会“受洗归主,由此播下灵种”。同年,陈永周女执事发函广州真会差派传道人员前来帮助开垦。广州真会就派遣吴约生先生来中山工作。当时西桠乡受洗者大约有七八人,于是成立祈祷所。《圣灵报》第十卷第七期载《中山县灵工近讯》说“七月廿一日,接吴约生灵胞函称:小弟前蒙主引导,奉差遣到中山县工作,迄今有已(?已有)年余矣。近闻东区西桠乡已蒙主引导有位热诚兄弟李光华先生,实行献堂,永为本会会所。”
欧汉琛又说,到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鉴于求主指示向城市发展”,一月分在石岐太平路一家商店的三楼找了一处临时处所。“圣灵施恩,慕道者有各老会二三十人”,石岐于是就建立了祈祷所,早晚都有聚会。“灵工大振,颇有机会”。不过,可惜的是吴约生因为私事要返回广州,以“致牧养无人,而初入会之兄弟多根基未固,曾被魔鬼进攻,致呈冷落。”其间,广州虽然曾派(黄)基磐执事前来帮助,但不能长期坚持。一九三五年事,上述《中山近讯》则说:此间我们在在石岐工作……现蒙主反拣选十有余人。现在迁址于民安街四十八号……设立祈祷所。”欧汉琛则又说最后终于因为经费没有着落,在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春天迁到欧佐钦先生的楼上暂作祈祷所所址。这时,田腓力执事也在此逗留了两个月之久,作“牧养工作”。
到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夏,广州再派梁耀基先生到中山来工作,“自此才与陈永固女执事复奔走于石岐、西桠、沙溪为主作工。”五月,在石岐召开第二次灵恩大会,正式成立教会。安息日聚会时约有三十余人。梁耀基任传道、欧佐钦先生任财务、欧汉琛则理文书。
石岐区会,创办于一九三八年七月,创始人为吴约生,在中山石岐孙文西路;据前述中山石岐正式成立教会在一九三八年的五月。据前,中山有四处真会:石岐、沙溪圩祈祷所、石门祈祷所、西桠祈祷所。
日军侵及中山是在民国二十八年(一九三九)年的事。

新陂区会,设在惠州博罗新陂,一九三六年十二月由田腓力等创办。实际上新陂教会的建立同南洋北婆罗洲支部灵恩布道队的活动有关。《圣灵报》十二卷第一期载,民国廿六年(一九三七)一月十六日,布道队在新陂“又开洗礼恩门,男女共十九名,现本会在此已经成立……各教会的假冒已被揭破,教友们除一般趋炎附势之辈,其余热心事主,盼望得救者,都受感动,多数弃假归真……仍继续向魔鬼的营垒进攻,以期多救出主的子民。现拟另向古竹方面工作”云云。

汕头:一九三零年六次临大(后改称七大)之后,朱恩光受总部之命到汕头帮助教会。一九三二年,在七次临大(后改称八大)上报告说,“信徒约有一二百人,会堂共分四处,假师傅的会所也有一处。该四处本会均表服从总部,不与魔鬼为伍。但其中很是混乱,因缺少传道人之故。”
七次临大之后,朱恩光正式成为总部传道人。一九三二年九月到了广东。一九三四年,在八次临大(后改称九大)上报告说,在广州呆了四个月。本想再到香港,突然接到总部来函,命先往汕头,因张殿举在汕头扰乱。“汕头本会原有灵胞二百多名,一经殿举骚扰,就混乱了,也因没有牧人的缘故。我在那里四个月,蒙神祝福,也劝勉多人出来,另设教会。我等到教会复兴之后,再到香港。因香港不多人,亦因殿举捣乱,便多冷淡了。……汕头本会成立之后,都靠神恩,得以保守。”
此处朱恩光的介绍不算很详细。前面已经说过,汕头原有四处真会,假师傅亦有一处。经张殿举骚扰之后,经拯救又有几处?没有说。似乎只有一处,因为朱恩光报告说“也劝勉多人出来,另设教会”,那么,大概只有一处?
一九三五年,《圣灵报》第十卷第十期报载“汕头灵工近有进步”一文,吴道泽报告说,九月廿二日“主开洗礼恩门……”。惜资料残缺,进一步详情不得而知。
一九三七年十大召开,汕头代表吴道泽报告汕头情况说“汕本会三年来新近受洗者约六十余人,合原有灵胞有一百二三十人。安息日聚会有七八十人。一切房租什费,每月约需十六七元。不敷之额,由弟设法负担。管理及传道方面弟与二三弟兄担任。过去亦曾得总部朱恩光执事及广州张宁法执事等之帮助,由冷落而振兴。然就目下情形,汕本会仍是非常困弱,亟需振刷。”大约已经又回复到原来水平。

东莞樟坑径乡,一九三二年,《圣灵报》第七卷第九~十期载消息说:“接广东东莞陈煌达等函称:九月六日田腓力执事由(香)港抵敝乡,宣传真道,蒙神同工,不数日,竟有二十六人领洗归入本会。中有两家前系巴色会,余均异邦人。”第八卷第四期则载广州吴约生撰“东莞樟坑径布道纪述”一文,谓:“去岁十二月廿一日,香港本会来函报告东莞樟坑径乡……受洗男女已有廿二人(同前述报导相比,少了四人)。其中多由巴色会出来的。
此工作系前次田腓力执事由沪过港时,曾到那里撒下灵种。”不多日,田回了南洋。港会函请粤会(当指广州真会)派人前往帮助。随即派张约生、张天佑到香港,会同邱马利亚及柯信坚一齐前往。晚上到陈煌达家书房芝兰轩集会。附近乡民闻声而至,可容百余人之轩,竟无插足之地。一连聚会四晚。一晚,有一个巴色会的教书先生,还做过传道,专门来此进行了一场辩论,问他“父子圣灵”的名是谁,还又答不上来。“当晚受灵洗者二人,受灵感的也不少,并有六人愿弃假归真,欣然领洗。在受洗时,有一妇人见水变血……。”

在这个历史阶段当中,据《卅年专刊》统计表,广东省新建的分、区会有:一九三五年五月,丘马利亚创沙头角区会。同年,丘马利亚又创大埔区会。一九三六年十二月,田腓力等创新陂区会,和上述整理者一样。但统计表中还有祈祷所如下:一九三四年,陈永固创西桠、一九三二年建樟坑径、一九三六年建黄竹坑等祈祷所;后两者创始人不详。
《总部十周年纪念专刊》统计表则仅记广东有两个祈祷所:一九三二年建樟坑径祈祷所,在东莞樟坑径,无负责人。沙头角祈祷所,一九三五年由邱马利亚创建,在广九路深圳沙头角。又记香港九龙新界,于一九三五年创建了大埔祈祷所,一九三七年负责人为邱矶法。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