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马来半岛的真耶稣教会

星加坡,在这个阶段没有找到具体的记载。

怡保 《卅年专刊》载有《怡保会史》一文,有月日,但无年份。这篇“会史”是当时情况的汇报。而由于未署年月日,是什么时间的汇报也无从判断。从文中内容推断,当在一九三三年吴英福之女吴志清“为义被刺”去世之后,或者就在一九三三年。这篇“会史”称“怡会数载内虽……”云云,既如此,到一九三三年为止,怡保真会应当已经建立好几年了。这是《卅年专刊》“怡保会史”中唯一的一篇“会史”文章,照录于此:
“再者读前期《圣灵报》见证栏‘临难不忘为主’一文,兹缮数语,以补前说。查吴女士被刺之原因,乃为部下服役之吉灵人,惰荒工作,虽经良言劝告,仍怙恶不悛。吴女士乃将此情报于院长。院长调查属实,降他一级,一月后免职。此野蛮之印人得此讯息,心怀仇恨,竟欲报复。竟于一九三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乘机持刀刺杀吴女士。吴女士于气息奄奄间仍高诵灵歌,荣归主名,力劝该院中西人同事当信服救主,及本会同灵努力为主工作,以得永生之赐。但会众以此忠良公义虔敬之执事竟遭此变,于哀痛之余,信心有动摇之势。后得圣经启迪,乃知主召吴执事回家,盖欲免此恶浊尘世之烦扰与管辖。执事身受刀伤流血而死,与约书亚之中箭而亡毫无差异。约书亚者真神心爱者也,吴执事亦如是。追悼约书亚者无数,吾侪执事长眠后四方无不嗟叹。送殡者除本会外,各宗教人士亦皆云集临吊。事后中英各日报,均极为赞美吴执事之为人。此举实荣归主名也。”《卅年专刊》中的这一段记载,实录自《圣灵报》第八卷第九期第十九页《会闻汇报》一栏中吴英富执事的来函,一字不差。
文中之吴女士,据《卅年专刊·真耶稣教会各地已睡(去世)圣徒大事统计表》,当为吴志清无疑。《表》云:性别,女;籍贯,南洋;真会执事,供职于某医院。在真会工作十余年,为义被刺。抱独身主义工作。”前文谓吴女士被刺在一九三三年,此处又说“为主工作十余年”,则吴志清入真会当在一九二三年前事。果然如此,吴志清入真会当在国内而不是在南洋。因据前文,真会传入南洋最早在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或在十五年(一九二六)。
又,《卅年专刊》又刊载了一篇为纪念吴志清的行述,题为《吴志清执事行述》。撰于何年月日、作者为谁、曾发表于何处均无记载,或为《卅年专刊》特地撰写的?其文曰:
“南洋怡保本会吴志清(原稿误为清真)执事,即吴英富执事长女也。供职某医院多年。勤于任务,甚为该院长所器重。不料竟以此被戕,良堪浩叹!查其被刺之原因,乃为该院中之一二吉灵人嫉妒良而发生。吴执事虽身伤数十刀,但尚能言被刺之经过与政府登记事。又能唱灵歌、祈祷、吟诗、讲道,一如平时。力劝该院中西人当信耶稣及怡会同灵兄姊尽力为主工作,以得天国之赏。慰其父母,更当殷勤事主,坚持到底,勿以她肉体之败坏而伤心也。以上皆被刺后一两点钟之情况。嗣后向院中同事及同灵辞别,并大呼主收回灵魂。吴执事遂从此长眠矣。忆吴执事入本会已十年余兹,抱定独身主义为主工作。曾到吉隆坡……等处布道,且极力资助各本会。今虽殒其生,但临死不忘为主之虔诚,实堪为信道者之模范。故记者于感痛之余,犹乐为之作证也。”
吴志清之死,只是《圣灵报》中的《临难不忘为主》一文现在未能找到。据吴英富的来函,应当刊登在《圣灵报》的第八卷第八期。
她死后,宗教各界的悼念,一为她的工作态度,二来也是纪念她“临难不忘为主”。在怡保会史一文中还谈到她罹难之后,一些会众“信心有动摇之势”,后乃知“主召吴执事回家,盖欲免此恶浊尘世之烦扰与管辖”。看破红尘,视一切皆为苦,死亡为上帝召去升天而解脱。至于文中提到的约书亚中箭而亡的比喻,不知所据为何,因为在《圣经》中没有找到。《约书亚记》记摩西的助手约书亚并非中箭而亡。
一九三三年,《圣灵报》第八卷第九期《会闻汇报》一栏,报告了吴英富的来函。函中报告了怡保真耶稣教会的会况,谓:“怡会数载内虽受假兄弟扰乱,查仍照常兴旺。今春以来,每月领洗者接踵而至。最近归于本会者多为精通英文之少年。每安息聚会除为牵累于工作不能分身者外,约有二三百人,晚间研究圣经者多则及百,少亦有四五十人。”
此外,关于怡保,就只知道一九三四年为总部第二期建筑捐、一九三七年为总部分担经常费捐款了。

在这个历史阶段,据《卅年专刊》统计表在马来亚新建的分、区会有:一九三一年建锡米山区会和半山吧分会。一九三二年建六条半石区会。

在马来半岛上目前所知真会还有槟城真会,但只知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后改称九大)上批准立洪多马为长老。同时还有马乃奕祈祷所的邝彼得立为执事。但马乃奕祈祷所是否在马来半岛,不详。

吉隆坡真会:一九三三年,第四次代议员会上,会务系张撒迦报告吉隆坡新增加了六条半石真会,并立范开生为执事。
《圣灵报》六卷十期记吉隆坡有男子一人,魏观明,男,二十七岁,患“危毒”症,不思饮食,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八日,经黄陈田祷告,“蒙恩”而愈,完全好了。

实非远真会(实吊远?),只知在一九三七年曾为总会捐款。

煤炭山真会:据《圣灵报》第八卷第三期,一九三二年年末,曾开灵恩会三天,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到会人约七十余人,每日早午晚三次聚会。廿五日早会,由黄以利亚长老讲各公会都要到真会来求圣灵,午会由陈西番雅长老讲圣灵为得救的凭据,晚会由陈彼得执事讲饥渴慕义者可得饱足之道。廿六日,早会由林提多执事讲信心要道;午会由陈马太讲末日情况;晚会由陈雅比斯长老讲真神设立真会“救赎我们使住自己地方”。廿七日,早会由范腓利门执事讲真会满有圣灵恩赐;午会由严恩明讲真神的爱;晚会由张约翰讲儆醒祷告切求圣灵。三天中,新受灵感者八人。其中有一位老妇人,五年前就已入会,但“爱慕世界太过”,很少来聚会。今年十月,忽患烂脚,百药罔医,只得悔过求医。到大会时还有少许创疮。“按手时,只说哈利路亚感谢耶稣,忽然圣灵感动他大笑起来,甚至每逢聚会必大笑。霎时创疮乾小,有力健行。”又有一从新街场来的七十三岁老妇,“来时背驼又痛,回去则背直自如”。
一九三四年献堂。

半山吧真会:据《圣灵报》新街场七条半石祈祷所,一九三二年曾为总部捐款五元七角九。第八卷第八期载《半山巴本会传道记》,一九三三年黄以利亚、陈西番雅两位长老到各处巡视,六月十三日到了新街场蒲种地方,为叶国英治已患十年的麻疯症。二长老一看“乃知久癣成疯。二长老对他说耶稣无所不能,天地万物人类是由他造的,只要信不药可愈。我奉耶稣名吩咐你丢去菩萨,可愿意否?”国英愿意,奉名而行。十七日受洗。受洗按手后,“伤处痛止,伸缩自如”。二十四日,一个安息日的晚上,梦见一棵生命树,天上来人说此树结十二种果,每月都有,树叶医治万病。摘叶与果查看,“登时觉得屈指直伸不痛。面上麻疯好了,十分欢喜,感谢耶稣,就醒了。果然手指直伸,面上好多了。风声所播,三十号又施洗七人。……蒲种共有七家,大小共二十一人了。有请设立祈祷所者……。”

锡米的真会:一九三二年七次临大(后改称八大)确认立张约翰为执事。当年为总部捐洋二十一元七角五分七。第八卷第八期《圣灵报》载,一九三三年二月,锡米的真会长执会议,请半山吧真会派人帮助传道。结果由陈西番雅长老及严必通二人前来。宣传三日没有什么效果。但“谁知真神使一位女灵胞丘门张娇姐亦在离本会三英里之吉粦环老港地方作见证,引导一家五人来归主”。于是请传道人前去讲道,惜乎下文不详。
九月六日,总部接到陈西番雅长老的信函,报告锡米山真会晚聚会有三四十人,安息日五六十人,每逢圣餐聚会则有六七十人。议决明年正月初四至初六开会三天。

万挠埠祈祷所:《圣灵报》第八卷第九期载,总部接到九月六日陈西番雅来函,说是已有四五十人聚会,安息日五六十人。议决自建会堂。议定本月卅日起至初三午开三天灵恩会。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