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支部迁漯河车站

真会传到漯河,据《卅年专刊》所载,首先是王灵泉教士所作之工。王灵泉于一九三五年“蒙恩”而立志传道,被立为教士。初到漯河时,只有陈得恩女执事接待。“圣灵动工,就感动河南内地会第一流牧师周多礼加入本会,信义会教师甯广厚与甯宝山先生先后更正了。
当时魏以撒正在河南,听见这个消息就带领一大队人到漯河去,趁机开创建立起来。借了两间矮得不能伸腰的避难之草屋聚会。但“圣灵大降,每日作工”,受水灵洗的计三十六人。施洗的时候正是三九天,北风吹的山响,旁观的人如山似海不可胜数。这感动了一位大善士,名张安良。
次日,他托人请魏以撒等人吃饭。在吃饭的时候他说,你们看这位长老头上有两道五尺高的金光。于是又述说请他们吃饭的动机,就是因为昨天他儿子在施洗的河边看见这位长老在河里头上冒有丈多高的白光,知道是一位不平常的得道之人。因此,我们爷俩商议,愿把我的一所大宅子贱卖给你们,好不好?魏以撒说,我们是开灵恩会来的,没有预备这项款。张先生说,我特别贱点儿。从前田老太给过四千元没卖给他,现在只算二千元,我看见周(复礼)牧师等的面子,再捐上三百元,才一千七百元还不行吗?魏以撒说不行,因为买房产是要现款的,本会力量不够,必须筹备再说。张先生说,不怕,你们写了契约以后只许你们送,不许我来要行不行?魏以撒说,那还说甚么呢?这再也不能推辞您的好意了。那末明天就请勘丈员来量吧!张先生立时欢迎承诺了。当时在坐的人当然是兴高采烈了!
第二天花了三元钱办了一桌宴席,请勘丈员量地。那块地在漯河车站寨内,戏楼西街,坐东向西的大车门,计二亩多,约一百七十方,周围都是房屋,中腰有五间大客厅,分成了一亩的两大院落。在丈完了地,坐席的时候张安良说:“我昨晚为慎重起见特去扶乩。先有吕祖降乩,我问说魏以撒是个怎样的人,在沙盘上写出是当今之活菩萨也。又得耶稣降乩,写道第一真门徒也。于是我更决心把这片房子捐卖给你们了。”
其实,张安良另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自建房到卖给真会,已经十五年了,而这十五年中都作了兵营。此去彼来,缺门少窗屋漏,还得要他无条件的修理、添置;等临去时又拆了门窗烧火。再来还得添置。卖没人敢要;租,没人敢进。真会搬进去以后,军队也去过多少次。王雅各长老曾被拘送下监很久,牛西拉长老还被击数枪,一弹从小腹直穿过,医治好久才好。假若不是真会买的话,他根本无法租卖,也无法住用。
当时魏以撒把家送的五十元路费捐上了,先付了一点房价。张安良先生也没有要,完全送给穷人院里去了。
《卅年专刊》说“这是一件父神彰显的非常神迹,直到今日本会与内地会、安息日的省会机构并列一地,统属四围各分区会所,完全是圣灵亲自动工,没有人的一点力量,阿们!”
这个记载反映了不少方面的问题。首先,可以看到国民党军队的霸道扰民,这不用多说。真耶稣教会为维护自己的利益作了相当坚决的斗争。从记载看,非常激烈,到了军队不惜开枪伤人的地步。只是不知道最后是如何取胜的。从记载看,真会似乎也联合了其他教会。当然,这是从真会、内地会、安息日会的省会机构“并列”而作的推测。
王灵泉创立漯河分会在一九三六年,支部迁此也应在这个时间。
据《圣灵报》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四日起召开“豫省第五次支部大会三天”。但未能找到详细记载。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