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上蔡“神迹”及抗战前夕河南省概况

一九三六年,在上蔡东边的杨集,《卅年专刊》记载了一件神迹奇事,说是“天使剖腹生男孩”。大意说是,有一位妇女,结婚十九年,没有生育,经常受其丈夫的气。一九三六年,“有一位长老”(很可能就是魏以撒,《卅年专刊》在有关河南的记载中,多用这个口吻记述魏以撒,见前证)在河南上蔡县东边的杨集召集了一个规模较大的灵恩会。在计划要闭会的前一天,“圣灵启示要提早施洗散会,因为大雨快下了,多日不晴。许多人住在一起不方便,施了洗就散会了。”魏以撒、王路加还有一位弟兄就动身回上蔡。途中遇见一位妇女,一见就问:“不是明天才闭会么?我是为受洗而来的,又赶不上吗?”一行人告诉他为什么要早散会,就一齐上她家去。正行进中,忽然风雨交加,布伞也坏了,雨水如注,在低洼之处水深没腰,魏以撒一见就说:“现在可给你施洗了,也免得换衣服了。”于是给她起名“路得”,意思是在路上得的这个姊妹。她信主是很热心的。有一次,她病了,其夫不但不服事她,还讥诮他说:“(这回)可用着你的主给你治了,我是不管你的”。过了几天,她的丈夫也病了。由于她们住村外,邻里都不知道。
“有一天下午,路得忽然看见两个穿白衣的女人--象是天使--进来,手中还提个箱子。其中一位说:‘她的病太重了,非开膛不可’。”于是另外一个就按住头脚,把她肚子开了膛,“取出来一大块病”。开膛时,路得自己都听见响声了。“天使临走时说:‘还得开一次膛就除根了’。路得把这白天所见的异象告诉给她的丈夫,她丈夫不信。”又过了两天,路得见那两位天使又来了。“又开膛,又取出一大块病来,把肚子缝好了。天使说:‘这回就可以生小孩儿了’。”路得又告诉她丈夫,她丈夫当然还是不信。过了一年,路得已经四十多岁,果然生了一个男孩。
后来,一九四二年,魏以撒又到河南作工时,路得就用独轮车推着小孩儿,带着干粮到处作见证,这是“天使开刀医好的胖大灵孩儿”,“许多人增加了千万倍的信心,知道昔在今在不改变的主,直到今天还是在我们中间呢,仍在大声应许着说:‘你们寻找就必寻见,祈求就给你们成就,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全’,‘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阿们,哈利路亚!”
到一九三七年,据吴贤真在第十次全体代表大会(见《圣灵报》上的报告。当时河南支部所属教会有四十五处。近三年中,新设四处教会、七处祈祷所。全省受水洗者二千左右、受灵洗约一千五六百人、治病一千二三百人。捐款收支在一千元以上。按立长老三人、停职三人。执事停职五人。
在这个历史阶段,河南省新建的支、分、区会教会机构据《卅年专刊》统计表有:一九三六年十月,王灵泉创漯河分会。一九二七年,臧国贤创代庄区会。一九三二年正月,姬义方创姬堂区会。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张撒拉创顾庙区会。一九三六年五月,张云鹏创阎楼区会。一九三七年五月,叶惠仁创北舞渡区会。一九三六年二月王建成创周家口区会。一九三六年三月,徐拉结创蔡庄区会。一九三五年九月,扈伯荣创刘宅区会。一九三一年十月,孙忠厚创开封分会。一九三四年七月,寇伯基拉创潘岗区会。一九三二年二月,熊昆山创熊桥区会。一九三二年九月,吴贤真创格子李区会。一九三六年八月,吴贤真创李庄砦区会。一九三二年十月,王路加创蔡兴寨区会。一九三三年十月,李清仁创岳庄区会。一九三六年十月,吴贤真创宋庄区会。一九三五年九月,万拉结创汝南分会。一九三三年三月,张约伯创大张庄区会。一九三一年二月,吴贤真创杨集区会。一九三二年十月,林会友创毛楼区会。一九三六年十月,张瑞典创鸽子楼区会。一九三七年二月,萧瑞田创萧庄区会。一九三三年十月,高盘根创薛楼区会。一九三二年十一月,梁孙民创聂堆区会。
祈祷所则有一九三二年三月张安得烈创杨河祈祷所。一九三五年五月,张约伯创陈楼祈祷所。
就北方而言,河南仍然是发展最为迅速的一个省份。而魏以撒的主要活动、影响最多最大的地点,就是河南。
以上,在这个历史阶段,河南真耶稣教会的发展可以说是非常迅猛的。由于笔者手中的《真耶稣教会总十周年纪念专刊》残缺不全,缺页。只找到开封和信阳两个祈祷所:开封,一九三四年创建,在开封南门外,一九三七年负责人孙太太。信阳,一九三五年创建,一九三七年负责人孙忠厚,在河南信阳大马路。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