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河南支部举办第二次神学讲习会及支部第二次大会

河南支会举办的第二次神学讲习会。按《卅年专刊》的记载,河南共举行过三次由支部举办的神学会。第一次在一九二九年冬,名为“天国学院”;当时无支部之名,在河南总会时期。第二次、第三次都已是在“河南支部”的时期了;南北合一之后总会改称支部,已如前述。关于第二次的年代,《卅年专刊》的记载有两个不同的时间,一为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一为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卅年专刊》又刊载了一期标为民国二十二年七月二日开学的神学讲习班的公函及报告。地点设在上蔡县西大街。
关于第二次,《卅年专刊》在关于河南省神学“史略”中的记载如下:
“第二次是在民国二十四年,也在冬季。是征集现在工作人员受训的神学,不足三十人。功课与天国学院的高级课相同。时间为两个月。名称是神学讲习会。他们的膳费都是由自己担任,或是个人的工作地供给。”这一段记载,据前考以及下文看,有三点值得注意:不在民国二十四年,应为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不在冬季,应在夏天;不是两个月,而只是一个月。
再看看有关这次神学训练的公函及报告,其中还有一些地方与《卅年专刊·河南省本会史略》不同。
河南支部神学讲习班公函:
“哈利路亚奉
主耶稣大名函达各本会长执灵胞们公鉴,启者末期已至,大灾渐来。拯救世界必需真道。但要明白真道,自当受番训练。支部有见及此,乃商妥魏以撒长老开神学讲习班一个月。凡有志传道者,不论长执灵胞均可加入,勿失良机是祷,愿
父神特别祝福,哈利路亚!阿们!
真耶稣教会河南支部启
支部主任王宜真
附 神学讲习班简章
一、学址 上蔡县西大街。二、报名 自六月二十日起到开学止。三、开课 七月一日至八月一日。四、资格 ①立志传道;②粗通文字;③性别不限。五、费用 ①饭费自备;②住室由支部预备。六、限制 入学学员必须遵守本班一切规则,不得任意退学,其规则另定之。
河南支部谨订
支部主任王宜真”

以上标点符号为原文所无,笔者所加;简章标点有所改动。讲习班结束后又有一个报告,是对讲习班做的总结。
“河南支部神学讲习班报告”。这个报告又见于《圣灵报》一九三三年第八卷第九期的报导。报告由吴芳声所作。下据《圣灵报》所载介绍:
“一、缘起 河南灵工浩大而开创与建设之人才过少,故经支部负责议决开设神学讲习班;
二、开学 七月二日;
三、讲员 魏以撒长老、吴贤真长老;
四、功课:
①灵恩要道;②讲解创世纪、但以理二全本;③开创与建设教会之要道;④讲解规章细则及本会组织系统图表。
五、课程并讲员之分配(从略)。
六、学员姓名列左
张慕道 杨道全 尹维新 叶稣民 吴得时 李润声 张安得烈 吴元坤 王路加 于达太 吴米利暗 王雅各 牛唯侠 田昔芳 薛底坡拉 张书堂 扈伯荣 王提多 张马大 韩再生 吴腓力 高家修 夏德恒 路天梯 李玉洁
旁听员
吴贤真 吴芳声 陈明真 臧国贤 高子昂 肖锡元 张爱贞
七、经济:捐助之款除开销外,尚亏二十余元,由支部补给之。
八、毕学 于八月二日上午十时行闭课典礼。一一请求抹油祝福,都被圣灵充满。众学员多立美志报答神恩。魏以撒长老给最末后之功课一页讲专爱教会,就完全了神的爱,哈利路亚!”
《卅年专刊》又有:
“九、学员之志愿书:
长期,自国历年月日至年月日止志愿书
立志愿书者,因主耶稣的爱激动了我,乃祈祷立志学道传道,期作救灵之工人,听河南支部的差遣,速速完成救世之本分,阿们!哈利路亚!立志者、介绍者。中华民国廿二年月日。短期,自国历年月日起至年月日止。”
《卅年专刊》所载,显然要比《圣灵报》的内容丰富。多了前面的“河南支部神学讲习班公函”和后面的“学员志愿书”。疑所据为魏以撒自己保存的资料。
与“史略”之异同:人员不是三十人,只有二十五人;所开课程“史略”说同天国学院的高级课程,而天国学院高级功课有聚会学、讲道学、牧会学、组织学及圣经各卷大意、预言、预表、神迹与灵学。而据“报告”所说虽有相同部分,如“开创与建设教会之要道”,其它则颇有出入。

这些学员毕业之后都服从支部调遣,填写了志愿书。但他们自此之后的去向、工作、状况,均无专门记载。稍为知道一点情况的有如下数人:
张慕道。只知活动在信阳。说是张巴拿巴的“余根”,在一九四七年时还略有活动,不过已经大势已去,渐渐枯干,“只有张慕道三五人尚在挣扎中”,似乎是张巴拿巴在信阳最后的“余根”。张石头《真会史》说他参加过张巴拿巴于一九三四年在汉口及一九三六年在南京举行的两次全国大会。被誉为与张巴拿巴“同艰共苦,矢志不移的众长执”之一。
张安得烈。是河南总会改支部之后的支部负责,一九四二年创杨河祈祷所。
吴元坤,后为无量寺区会负责人。
王路加,河南支会负责人之一,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后改称为九大),河南代表之一,一九四二年创蔡兴寨区会。
吴米利暗,一九四七年十一大河南代表。
王雅各。一九四二年创冯亮庄区会,一九四四年创魏堂区会。
牛唯侠。即牛美灵,牛子音之女,魏以撒之妻。抗战期间,武汉真会迁宝鸡时,任小学校长。总会迁重庆,曾任总会书记。
扈伯荣。一九三五年创刘宅区会。
旁听员中,吴贤真为河南总会之监督、支部负责人。在河南真会发展过程中曾起过很大作用。但无专门介绍文章。一九二九年,曾撰《使徒魏保罗传》;所据资料大约应为魏以撒所提供者。
臧国贤。一九二七年曾创代庄区会。
从以上所知情况看,除张慕道而外,都是真会之骨干分子。
王灵泉教士。这是一个在一九三五年才加入真会的人士,但很快成为真会的骨干分子。一九四六年死于车祸。《卅年专刊》为其撰传记一篇。因其主要事迹在这个阶段,故附于此。
河南上蔡县北二十五里扁担王村人。务农,“公正廉明,为一方所器重。”数任地方保甲长,“天性聪明,善于歌唱,且有讲道之恩赐,四围之卫星会皆争请之,教士之名由是传闻远近焉。圣俗不能并立,忠孝岂易两全,彼之肉体已为公务所缠,但内心复为圣工着急,更以家贫担重,以至不能作所欲作者,灵肉大起战争,乃得重病焉。出天花转入伤寒,三十余日之久,医既罔效,祷亦不灵,奄奄一息,家人只得为其预备寿衣棺木矣。
王教士气断以后,家人为其捶胸,教会为其痛祷之时,忽然赵哈拿姊妹被圣灵充满,将室内诸人驱而出之,闭户关门,如以利沙复活婺妇之子然。口对口,手对手,伏在死人尸上,嘘气祈祷。不十分钟,果然身热目开。赵哈拿下地开门时灵泉已会坐起,活活交于其家人。
赵哈拿乃王文升之妻,若非圣灵启示谁肯行此,药力又焉能有如此其速乎。此大神迹乃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事也。在其家人感恩、教会赞美之下,王教士乃立志辞脱一切俗务,专心以传道为职志,被立为教士之圣职,在河南支会中实为有数工人之一也。
教士心性和平,从不与人争执口角,善于教导,尤有诲人不倦之作风,故所牧之会无不兴旺者,老幼皆愿与之交往也。
熟于圣经,更长于辩道之口才,神迹跟随,大有开创教会之能力。
周复礼牧师乃河南内地会中全省第一名被选之牧师也。甯广厚乃圣公会(一说信义会)三次神学毕业之名教士也,一经与灵泉教士辩道皆得诚悦而心服,今日河南支会之所在地漯河本会即其开发之成绩也(一九三六)。方城一带乃自立会云集之所,教士一到风行草偃,如刈秋禾,纷纷归真。
教士在豫支会虽有如此辉煌之果实而毫无自矜骄傲之心行,甘受支会之调遣,尤为难能而可贵者。”

河南支部第二次大会
上述神学讲习班结束于八月二日上午,据《圣灵报》第八卷第十一~十二期“河南支部第二次大会简报”,当日就召开了河南支部第二次大会,到八月五日结束,历时三天。宗旨为进行会务。每日聚会四次,议长为吴贤真,议决案十六件。议案另行印刷,惜未找到报告之印刷品。前任三负责恳切辞职,乃改选吴贤真、吴得时、吴芳声等担任各项各务。
这次代表大会,魏以撒在八次临大(后改称九大)上的报告中也曾提到。说是在“八月一日(一日当误,应为二日),助开豫支部大会”。没有提到大会内容,而是强调了在“大会末一天,切实地提倡总部建筑开捐之办法……尽力认捐,计约四百余元”。一九三四年四月五日,又到河南,“分派豫支部长老,分为五区五路,催促总部建筑捐款”。当时土匪横行、累年饥荒的河南,不知是否能够负担。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