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一九三三年以前河南总况

前述一九二九年河南成立了省总会,监督为吴贤真。一九三一年,南北合一之后,一九三二年九月,河南总会名义取消,改为支部,会址仍然设在上蔡。负责人有王天义、吴贤真、王路加、吴廷俊、张安得烈、马西康等长老。当时各地真会都在迅猛发展。
一九三二年,魏以撒作为河南武昌的代表,在“第七次全体大会”(后改称八大)上的报告说(见《圣灵报》第七卷四~七期“第七次全体大会记录”),河南全省十三个县有教会三十五处,祈祷所二十八处,全省信徒总计七千人以上。经常聚会者约五千余人。长老二十五人,执事一百另八人。“神迹奇事应有尽有、如‘预言应验’、‘升天书掌回来’、‘瘫子行走’、‘哑吧说话’等等”。“近年来河南全省受洗者八百余人,现尚有数十人预备受洗的。河南本会有十年历史,首先乃王天义长老请魏保罗长老前往传道,那一年共开办三十九处本会,现存只二十八处。其余的教会及祈祷所,乃是近年所设立。”
魏以撒的报告,说明了一九三二年河南全省真耶稣教会的总况,当然很重要。然而,魏以撒关于河南真会历史的回顾却令人费解。魏以撒讲话时间在一九三二年,“十年历史”,当从一九二二年算起。而魏保罗已于一九一九年阴历九月初六去世,不可能在一九二二年前往河南。这一点,魏以撒不可能不知道。而一九二二年到河南的是魏以撒自己。何以要特地作如此说法?或为借机强调真耶稣教会乃魏保罗所创?
一九三三年,在第四次代议员会上,河南支部代议员吴贤真长老报告说(见《圣灵报》第八卷第三期),从前河南有十七个县设立的教会,共有三四十处。从去年九月河南支部成立到现在,对各教会进行整理。但目前只整理了十一个县,计教会二十三处、祈祷所十处。其余象方城、叶兴、舞阳、密兴、泌阳未能前往巡视。一因工人太少,二因这五个县在民国十五、十六(一九二六、一九二七)年之前常有信件来往。到十六七(一九二七、一九二八)年“党奉军战后”音讯隔绝,去信也无回音。拟今年派人前往视察。
新设教会有信阳、开封两县。
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后改称九大)上,魏以撒的报告中(见《圣灵报》第九卷第六、七期),又涉及到一九三三年六月杪之后的河南真会。魏到了西华、太康两个县。见太康县王庄新筑会堂及住宅被土匪烧毁了七十余间,使“信徒软弱大半”,虽有姚聚贤长老全家信心很大,愿作“第二约伯”,然而土匪横行,成效很少。七月一日,在上蔡支部开神学讲习班一个月,入学者二十七人。八月一日,助开豫支部大会。切实提倡总部建筑开捐之办法,得四百余元。
在“第八次临时全体大会记录”中(见《圣灵报》),还有“河南支部代表吴贤真长老报告”。说是“土匪猖獗,,水旱为祟,经济感觉困难&……自去年八月支部大会至今,新受洗人数,男女五百多人,连信阳、洛阳各本会,共计有七百一十人。”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