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湖北各地的真耶稣教会

据《卅年专刊》所载,汉口状况如下:先是关拉结执事从河南迁居于精武路,在一个茅棚中成立了一个聚会所。在这里“听道受感”的叶路得女执事,又引导了郑腓比、张荫黄二位女执事。张荫黄以为此处不便引上流人物入会,遂于民国十九年倡议开办富源里真会。由此,又有刘基甸长老和张以斯帖、邓和平等人提倡开办横堤教会;一九四七年为永宁巷真会。
富源里真会迁到府东二路以后,又分出后来的球场和硚口真会。
但笔者据《圣灵报》所记,这个历史阶段,在汉口的会、所有观音阁长堤街真会、安定巷祈祷所、西满路祈祷所、建设路(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三月十三日建)、精武路真会、硚口教会、斗牛巷教会(一九三三秋建立)、龙家巷教会(一九三四年秋建)、万民街教会、富源里教会、公安街教会、积武路、府西二路教会、楚宝街教会、横堤教会、黄孝河教会、进益村教会、球场教会。其中“积”武路只得一见,见湖北支部第二次大会记录中,笔者疑为“精”武路之误。各会建于何时多不可考,所知者寥寥。
又据《卅年专刊》到民国廿三年(一九三四),周马利亚执事又请湖南的黄曙光、周安得烈、朱恩光等前往汉口开办龙家巷真会,后为楚宝街真会。
汉口概况,一九三二年,七次临大(后改称八大)召开时,官顺全作为汉口代表做了报告(见《圣灵报》一九三二年第七卷第四~七期),说当时汉口真会有信徒百余人,负责人为余保罗(余子芳),另有男女执事各三人。会堂在汉口观音阁长堤街四百卅六号,租用的。民国十九年(一九三零)三次施洗,受洗卅一人。二十年(一九三一)又施洗三次,得卅七人。又在安定巷江明贵家中设一祈祷所。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春季灵恩会前后受洗十八人。
此时,余子芳尚未被开革,官顺全所报告者,应该是当时汉口的总的情况。
在七大,“汉口代表提议(应该是官顺全):本会合一实现,当先以武汉本会为沟通点,应如何进行联合之办法,请决定案。”当时作为武昌代表的魏以撒说:“武汉本会合一联络可由余与汉本会执事共同负责办理。武昌本会蔡展华等应着其引罪罢职,以免败坏本会及阻碍合一之进行,以促成本会整个合一之实现。”
由以上及前一历史阶段的记载可知,武汉真耶稣教会一直是分裂的。紧跟张殿举者汉口有余子芳保罗,武昌有蔡展华。而一九三二年,汉口余子芳尚未发难,武昌蔡展华则已经采取了动作,只是没有找到更具体的记载,不知道更详细的情况。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第一次湖北支部大会上由官顺全提议,议决汉口各分会祈祷所,每逢安息均到观音阁真会聚会。一九三三年三月,据余保罗在第四次代议员会上的报告,汉口长堤街(即观音阁)真会有信徒二百余人、安定巷祈祷所二十余人,西满路祈祷所卅余人。
一九三四年三月开灵恩会四天,“大收效果”。三月七日,余子芳在观音阁非法召集大会,经总部高大龄出面,要武汉市政府下令制止。见前述。六月,八次临大(后改称九大)正式批准开革余子芳。
到一九三七年,汉口横堤教会有百廿余人,球场教会五十余人,黄孝河有二百六十人。
这个阶段的汉口真耶稣教会所知者如上。均见于《圣灵报》。

武昌
据《卅年专刊》,所知者如下:
武昌二马路、文昌门、塘角街、保安门也相继成立教会,“并且都有很大的神迹。更可宝贵的是他们的同心爱人与顺服。”没有具体时间,但列在一九三二年之前。
笔者据《圣灵报》,将能找到的资料整理如下:
一九三二年,在七次全体大会(后改称八大)上,当时河南、武昌的代表魏以撒,说是有教会连祈祷所共有六处,受洗信徒有一千余人,长老三人,男女执事六七人,每次聚会一百二十余人,安息日四百余人,会堂自建。“过去灵工状况很冷淡,近一年来大形振兴,人数突增百余人之多。”
一九三三年,魏以撒在代议员会议闭幕后,由总部差往南京,然后又到了武昌;周安得烈、吴贤真也由南京到了武昌。四月十二日到十五日开灵恩大会。每天四次聚会,到会者约五百余人。当时武昌城内有五处教会。
一九三四年,一月至六月二日止,武昌五处教会,总共领洗二百一十人。
在这个阶段,隶属于武昌的会所,记载所见有:黄土坡教会、文昌门教会、烈士街教会、四马路教会。武胜门教会、恺字营教会。
一九三三年第四次代议员会时,湖北代议员余保罗报告,黄土坡有四百余人、文昌门二十余人、烈士街四十余人、武胜门外壹百余人,恺字营又记为祈祷所,四十余人。云梦县黄渡沟二十人、孝感北门外祈祷所九人、汉口长堤街二百余人、安定巷祈祷所二十余人、黄陂县乡上古寺祈祷所十七人、东篁店四十余人;广水,无人数;黄冈淋山河祈祷所十人、汉口西洒路祈祷所卅余人。
关于恺字营,十月,湖北支部二大时,恺字营又是教会,而不是祈祷所。在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上,“恺字营本会代表陈迦犹”报告说:“本会于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十一月初二日成立。到现在,新旧信徒共有一百二十一人”,负责人王世德。据此,一九三二年就应为教会,而非祈祷所。余保罗在四次代议员会上所报有误?
一九三四年八次临大(后改称九大)时,黄土坡、文昌门、烈士街、四马路四处教会,总人数约有三百名;安息日都在黄土坡教会聚会;领会者,四处轮流。
烈士街真会后迁望山门,一九三五年,聚会时有三四十人。
一九三七年,黄土坡教会,在三年之中受水洗者三百四十余人,望山门有百余人。
四马路教会,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五日,召开湖北支部第四次大会时,四马路教会代表胡歌尼流报告说:“本会已开办三年”云云,则四马路教会当建立于一九三二年。

值得注意的还有,在这个阶段真耶稣教会又传到了宜昌一带。据《卅年专刊》所记,宜昌是川楚咽喉,鄂西重镇。平时为货物转运中心,战时则为粮草接济之枢纽。人烟稠密,物阜民殷。据张恭枝的回忆,在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国民党政府尚未开始禁烟之前,特税为宜昌重要收入,设有特税处。当时的负责人为真会周马利亚的丈夫武彝先生。他驻节宜昌,总“感属灵生活之切要,同时见宜昌被黑暗捆绑之人民痛苦太深,毅然负起拯救之使命。”遂发函邀请湖南灵恩布道队到宜昌来创办教会。“其经旅各费悉由其负担。记得在一个大伞高张的日子,黄队长曙光率领了四个天将似的队员,浩荡的来了宜昌。三天布道的号角,唤醒了迷失路途的羔羊。路得会的教友如潮水般的涌入了临时会堂。环城南路接受了真道,大有山阴道上应接不暇之感。”当时由于房屋狭小,而不得不分批轮流听道。“圣灵大降,如火如荼”。随着岁月一天天过去,“蒙召”的人也一天一天的增加。外国牧师也接二连三地来纠缠、辩道、论道,“但每次总是战胜有余的”。而当时最为紧迫的问题是房子不够。于是在宜昌的云集路鸠工建造了西式会堂一座,历时仅仅四个月。当“新堂献主”时,加入的“灵胞”已经有一千人左右了。其中戒掉鸦片的大约有四分之一强,治病的约四分之一,其余的都慕道而来。“这末日的警告轰动了宜昌每一个角落”。由此,宜都、沙市、郝穴、茅坪、三乡等地都先后设立了真会。宜昌的隆中路也设立了分会。更进而推展到四川的重庆、广安。“正如雨后春笋一般,真道兴旺大有一日千里之势!”
到一九三七年十次全大召开之时,宜昌已经开办分会五所,祈祷所三处;并由此而传入四川。信徒大约有大人三百三十八人,小孩九十三人,每晚聚会百余人,安息日三百余人。从一九三三年建会到一九三七年共施洗十六次。

宜都,据《圣灵报》,一九三七年在十次全大上黄以利亚的报告,宜都真会建立于民国廿二年(一九三三)十二月“主之救恩临到宜都而成立者”。先是由女信徒叶周氏到宜都亲戚戈章甫处见证“神恩”,戈大受感动,遂商请布道队到宜都来。布道队遂派蔡必得、胡立斋前往,赁屋为布道所,经月余之久,才有“神迹奇事引人信主”。到次年(一九三四)正月开灵恩会,受洗者八十余人。由戈马太主理,负责教会。一九三五年,建会堂,谭配得亦曾来指导,“但不知何故,为神不悦,将未成功之屋为巨风吹倒,落得半途而废”。当然,这应该是自然灾害。只得还在原地聚会。

郝穴真会,则建立于民国廿四年(一九三五)四月。正值大水为灾,居民颠沛流离,影响教会甚巨,但传道及教会职务人员努力挣扎,耐苦维持。到十月秋季灵恩会时,仍然冷落惨淡异常,几将倒闭。布道队乃派秦明光来郝穴帮助,坚苦工作,始见起色,“此时神用能力使死人复活者二起,并有其他神迹奇事,从此教会蹶然振兴”,教会又迁居宽屋。一九三七年时,每晚聚会有五十余人,安息日则较多。

沙市:
真会传到沙市,是在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秋季。由宜昌布道队传来。王永生执事等人在沙市辛苦工作几个月,但男女合计不过十人。也租了间房子作祈祷所,由刘恒希执事负责。次年春,黄真光执事由四川返宜昌时,到沙市视察。奋力工作,“蒙主领导布道后”,男女人数逐渐增加到不下数十人,在克成路租房成立教会;派王永生执事牧养。

此外,见于记载的还有:
云梦黄渡沟真会。一九三一年建会,一九三三年,聚会人数约二十人。到一九三四年受洗信徒有五十二人。三月,建云梦县真会,两次施洗,信徒四十一人。
孝感县,只知于一九三三年三月以前已有一祈祷所,在北门外胡家墩。
另外,见于记载的还有黄陂县乡上古寺祈祷所、广水镇有两处教会、应山县东篁店有一处教会、黄冈淋山河祈祷所、信阳州教会、台子畈教会、粳口教会等等。惜资料不多,不知其详。
簰洲一带,首先是由王发光女执事接蔡马可、张乐意、许圣真等前去开办。自当地名绅王真光全家接受以后,更加兴旺。具体时间,据《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一卷七~八期,在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
在这个阶段中,前面曾经提到过的张荫黄女执事于民国二十五年冬(一九三六)去世,时年三十六岁。
还有一位女执事值得一提。曾在武汉传道八年之久,抗战期间又到陕西各地传道。
此女执事,姓杨,圣名真道,而其俗名却已无人知晓。湖北孝感人。“幼而失养,及妍而嫁,未久即寡”。年青守寡,为其婆母送终,邻人见机欲辱之,遂跳楼自杀,幸不死。名播遐迩。县长颁节孝楼一座,以示崇敬。老会中之西人闻其名,多次邀荐,遂入协和医院学护士。由于她有学问根底,做事又认真负责,毕业后在汉口协和医院服务多年而不能它去。
一日,其弟偶染重疾,百医罔效,乃请真会祈祷,“立竿见影,父神大得蒙耀。此其加入本会之始也。”
又一日,有一病人到武昌真会。恰巧当时教会无人,只有杨真道。她就为其按手,不曾想病人大声叫道:“你的手有火吗?怎么会全身都热呢?”病人立即痊愈。杨女士遂从此改名为“真道”,并不再从事以医药救人的职业而专门以祈祷传道为事。
在这个历史阶段中,据《卅年专刊》统计表,在湖北新建的分、区会有:一九三二年六月,蔡福应等创积玉桥区会。一九三五年七月,周马利亚创楚宝街分会、刘基甸等创永宁巷区会。一九三七年二月,魏以撒等创黄孝河区会。一九三六年八月,张贤廷创球场区会。一九三二年八月,范品高创汉水街区会。一九三四年五月,王义挺创枣阳分会。一九三二年十一月,贺会基等创云梦分会。一九三五年二月,王发光等创簰洲区会。一九三六年三月,灵恩布道队创沙市分会。一九三五年二月,戴义民等创郝穴区会。一九三二年九月,黄曙光等创宜昌分会。一九三四年七月,戈马太创宜都分会。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