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晋南支部

《圣灵报》载一九三六年五月十三日召集了“选举会议”,选举结果为:李俊华长老为会务负责、郭永生长老为财务负责、李生文长老为庶务负责。马撒母耳为代议员。
支部又将所属四十四处教会并祈祷所,划为八个区,各区选一负责人办理区内各教会事务,以减支部之纷繁:东北区负责苗玉山先生、东南区藉名功执事、正西区郭秀声先生、西南区负责郭相林先生、西北区负责张吉林先生、正南区负责刘振江执事、正北区负责郭清瑞执事、正中区负责张旆旌长老。这八个负责人中有几位是“先生”,大约没有教会职务,不是长老,也不是执事,选的是一般信徒。又,一九三一年创建运城分会的曹福全,追随了张巴拿巴,已见前述。但什么时间开始的、对山西造成什么影响,不详。
当时,正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前夕,中国共产党在晋南农村的革命活动日益火爆,《圣灵报》称“近因共党窜扰晋南各县,秩序混乱,教会亦受影响”。支部遂选派八人,分作四队,下乡看望各个教会。“又因四乡听闻本会有耶稣之权能,圣灵之恩赐,能医病赶鬼,要求按手祷告者为数不少。为此又选八人,以便派往各乡工作。”
《卅年专刊》又记载了第二次晋南支部大会。召开于四月,但没有记载是在哪一年。据《圣灵报》十二期六号,在一九三七年。据《圣灵报》所载如下:
“晋南支部近讯
甲,第二次大会议事录
1,地点:山西赵城本会支部
2,日期:四月六日起
3,出席代表:好义村张兴隆 南石明刘宗明 候村申洪杰 后间村杨保子 北石明杨林标 东梁村王有娃 耿璧村苗玉山 互岭平武振邦 赵城藉明功 崔家庄崔永禄 石止村王海云 楼村史兴瑞 孙堡村李天俊 东义村焦洪如 高池村高竹林 北裕里杨泉 仇池村朱丙文 三教村杨正汉 韩候村李天命 曹家庄徐大成 漫地村宋长林 李村王希征 许村任洪雄 申村郭文海 社树垣张吉林 永乐村薛重生 登临刘振江 小河村范钟英 师庄村范作楫 稽村赵山城 杨高堡张学仁 安定村贾玉森。
4,出席支部负责:会务李俊花 庶务李生文 财务郭永生 代议员张旆旌;
5,列席者:总部传道朱恩光 太原本会刘知章 议长:郭永生 书记张旆旌。
6,议案:
一、总部支部经费案
总部经常费全年三十元,支部经常费全年一百二十元。两案合计一百伍拾元。由支部所属各本会承认缴纳。其支配分派方法,由石止村代表提议:按本会人数分配,耿璧村代表副议,经全体赞成通过。
二、支部建筑捐案
先将前次捐册上所欠之捐款催缴,再由各本会灵胞竭力捐助。议决通过。
三、支部财产物品保管登记案
本支部以(?已)置买房产,其朱契上无支部名义者容易发生纠葛,此后宜备支部财产登记簿,将支部物品登记后,各代表署名盖章,以便保存案。通过。
7,临时提案:
⑴财务股提议:各本会男女灵胞应于每年秋夏两季努力捐款,使本会会务进行无阻案;
⑵会务股提议:支部开办神学讲习会,造就传道人才案;
⑶晋南支部呈请总部转呈中央政府备案及保护本会信徒不受当地村长胁迫迷信捐案;
⑷晋省各本会,对于外来之传道人,除持有总部、支部并各教会之介绍公函外,其余概不准接待案;
⑸凡各本会聚会时,无本会正式公函请参加之男女信徒,概不接待案。
以上五案经全体议决通过。
8,改选代议员案:
代议员马撒母耳出外,不能履职,由全体代表公选张旆旌长老为本支部代议员。
乙,新立执事报告:
新立男执事:稽村本会 刘宪章、刘选望;社树垣祈祷所 张吉麟;康家坡村本会 武如德;耿璧村本会 苗玉山;好义村本会 张俊、张典;枣密村本会 刘五乙。
新立女执事:稽村本会 刘亚拿;韩保村本会 郭梅子;孙堡村本会 李慕道;师庄村本会 范月英。
丙,灵恩会志盛
敝支部于四月六日起开第二次支部大会及灵恩大会六天,蒙主祝福,又蒙总部差遣朱恩光执事先期驾临,偕同太原本会刘知章长老帮助一切,详细指导。故此次灵恩会秩序极为完善。大会中各种议案均蒙圣灵感动各代表,同心合意完满解决,至感主恩。至于灵恩大会第一、二天到会灵胞不下六七百人。第三天开洗礼恩门,聚会人数增至八九百人,而受洗者竟有二百九十人之谱。受灵洗者亦有二百余人,蒙医治者数十人。如此盛会,皆赖我主大恩,收圆满效果。赞美耶稣,荣耀主名。”
《卅年专刊》所载,本抄自《圣灵报》,但错误甚多。
关于这一次晋南支部大会还有几点值得注意的。一是国民党政府虽有约法规定宗教信仰自由,但基层一些不信神的官员们却随心所欲收取什么迷信捐。地方教会不得不通过总部向政府申请保护。类似这种受地方官或地方势力胁迫个案,在真耶稣教会存在的几十年中曾发生过几起,但最后差不多都能得以正当处理。如前面已经说过的,一九二二年发生在湖北武汉的事件。其他还有,涉及到时,再行叙述。
再,这次支部大会名为晋南支部大会,从参加的代表人选来看,差不多都是最基层的教会组织的代表,这些村庄今天叫什么,手边没有资料,不可考。现在出版的地图上及邮政编码册上也都找不到。是否都是晋南的村庄,不好断言,只能说,应该是。还有一处非常重要的是,晋南重镇的运城真会代表没有参加大会。或许,在曹福全的影响下,追随了张巴拿巴?然而从下面的叙述来看,运城仍有会所追随上海总部。
第三,从临时提案的第四第五提案来看,当时真会会众数量必定相当的庞大以致于对外来之传道人、聚会时之外来信徒要加以严格限制。这种限制除说明当时人数之多而外,也说明这些信徒们到处联络之风甚炽,造成相当的负担,以致不得不对此进行限制。同时,当然也可以防止一些不逞之徒利用真会进行其他活动。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