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湖南各地概况

下面根据各处记载分述湖南各地真会发展的概况。当然,这仍然要以能找到的资料为前提。现综合各处记载叙述于下。
长沙。在这个阶段中关于长沙几乎没有什么涉及全局性的记载,看不到长沙真会的全貌。
长沙县政府在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八月重新为真会备案,“准予再行通饬,照案保护,各在案”。这是因为在民国十九年(一九三零)七月时,省会长沙“惨遭变故,省县档案多被焚毁,本会原案付炬难稽”。所以在第二年的八月,湖南支部请求重新立案给予保护。
长沙:一九三二年间,本城有三处真会:东门外、潮宗街及南门外。东门外真会,于一九三一年九月改造会堂,建造了八个门面。二月并开灵恩会三天。潮宗街真会,似为长沙城内三会之中心,受洗时是三处都在潮宗街,安息日聚会也一并在此,平日潮宗街聚会有三百人左右,安息日则有六百余人。自一九三一年二月至一九三二年六月止,三处受洗共二百九十六人,受圣灵者过半;其中多系“外邦人因病得治归主”。南门外有信徒一百余人,一九三七年四月买得堂业一所,经修茸,五月十八日献堂。
一九三三年,东门真会于一月廿九日至卅一日开灵恩会三天,南门于二月一日起、潮宗街于二月五日起,亦分别开灵恩会三天。据称“蒙神祝福,已收圆满效果”云云。
长沙河西望坡祈祷所于七月十九日起,开灵恩会四天。这当为长沙城外之祈祷所。南门真会于十月二十二日开职务会议,又开灵恩布道大会六天。
又据长沙城内三处真会代表于一九三四年在八次临大(后改称为九大)上的报告可知,长沙城内三处真会又进一步加强了统一行动。每晚各自聚会,安息日则统一在潮宗街,人数已达七八百人之多。春季灵恩会各开一次,在潮宗街则开全湘灵恩大会一次。受洗则都在潮宗街。自一九三三年五月大会之后,到一九三四年五月,计受洗二百五十二名,在灵恩会受圣灵者九十一人,治愈疾病者八十九人。三处又联合成立职务会,凡有兴革事宜,三处职务人集中于潮宗街开会讨论。三处教务,凡治理与财政均归统一。
一九三四年,长沙城内除三处教会外,还有祈祷所一处。城外河西有教会一处,祈祷所两处。
当年,长沙杨季塅购买会堂。
一九三四年,长沙东门外真会,因政府要扩建马路,教会有两处在指定拆让之中。遂将原会堂全行拆除改造,楼上为会所,可容五百人。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七日起,开新堂献主灵恩会四天。
十月,长沙石塘铺祈祷所开灵恩会三天,会前布道两天。

益阳:益阳真会建立于民国八年(一九一九)。一九三一年建筑了会堂,可坐四五百人。到一九三二年第七次临大(后改称八大)时,信徒有二百七十六人,会务负责人邹尼迦。每晚聚会六十余人,安息日聚会三百余人。新建会堂可以坐六百余人。益阳县又有小河口、笔架山、汤家屯、贺家仑四处真会,及大桥镇、徐家洲、西流湾、黄滕树四处祈祷所。
十月十一日至十五日召开第二次全县大会(第一次在一九三一年)。出席代表十一人,但到会信徒三百人。湘支部周安得烈执事及廖西拉传道到会帮助。
一九三三年大桥镇升格为教会。九月十九日,又召开全县代表大会及灵恩会四天,又增信徒卅九人。
一九三四年,据《圣灵报》所载,又新增段子堤、宁县曾家垇、谈公塘、黄酋仑、软桥、黄苏后六个祈祷所。
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十一月廿九日,益阳真会自办了第一期神学讲习会,学员二十九人,为期三个月,教授为湖南支部的周安得烈(与湖南支部第三期神学讲习会十一月廿日开学基本同步,所以支部神学会周安得烈未能参加)。科目有开创、建设、栽培、牧养等科。关于这一期神学讲习会所知资料甚少,只有如上一些。
此外,《圣灵报》七卷四至七期又刊载民国十九年(一九三零)十一月有壹七十三岁之吉氏女,头痛疯急性发作,由曹道全祈祷而愈。

郴县。真会在郴县的传道,主要是因为在哈尔滨接受真会之后返回故里的黄李侠女执事。据其女黄华清的记载,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回到郴县。“鉴于当地缺乏真耶稣教会乃许愿开办。节衣缩食,倍受艰辛。开始仅一二亲友听道,后教友渐增。每逢教友有疾,即流行甚速之霍乱,吾母必亲往祷告或接至会堂祷告,不畏传染。遇有癫疯精神病,亦接来会祷告,不惧麻烦。每日热心祈祷,长住教会,虽子女接归奉养,伊不愿回,深恐不能兼顾教会,不能安心祈祷。更奔走四方募款兴建会堂。初为本县长老会等所误解,群起反抗新教之设立。经吾母多方解释,卒不为动。不得已,诉之法院。经法院判决准予设立。越年会堂落成,吾母躬主其事。风声所播,遐迩景从,信徒日愈增多。”真会郴县分会作见证时还说为传道建堂“竟至欠债累累,亦无怨言。”后因操劳过度,于一九四三年冬去世,享年七十四岁,“殁时全会为之哀哭,至死不肯离开圣殿。”
《卅年专刊》刊有署名为神光所撰《郴县分会简史》一文,简略太甚,与上述情况多不能互相印证。其文称“郴县本会成立于民国廿五年(一九三六)。先是女信徒黄李侠蒙恩于哈尔滨,并已立执(职?)回郴县宣传真理。医病赶鬼,大有权能,信者日众。陈天民、酆荣光等先后来郴牧养中,经陈耶利米一再捣乱,几至停办,幸主恩浩荡,一(?疑衍)得胜仇敌,重建教会。”文中称郴县本会建立于一九三六年,或许是黄李侠建成会堂之时?与黄华清的记载如何印证且统一,实有困难。

澧县。前面述及一九二七年春,农民协会大起“致阻教会达三月”之久。之后,教会移至玉林街一带,“计租三处,共历时十七载,信者增至百廿余人,灵工初伏而终起”。这一阶段(十七年)中没有记载别的什么具体情况,只记载了到此的传道人物及叁件神迹奇事,直到一九四四年。“此一阶段所经传道有曾执事圣辉、何使者行光、梁执事得全、韦执事雅各、曾执事恩膏、彭使者彼得、朱使者自得、田执事受膏、赵使者嘉训、汪使者拉撒路、蒋使者荣光、王使者秩成、张使者鸿志、杨使者玉林、刘使者种玉(仲玉?)、周使者路加、季使者天觉等。以上所经传道均称艰苦,过程惟以韦执事雅各、杨使者玉林生活尤为痛苦。简直是冬无御寒之衣,饥无充腹之粮。欣乐神恩丰富,权能大张,如高吕底亚(中年妇)患腹饱症达十四五年之谱,蒙恩后即旬余日之久,消饱告痊。又田玉真(少女)生来背驼,能伸如恒,仅三安息内将腰伸直,视为常人。又易继恩(中年妇女)患血漏症十余年,经中西医药施之罔效,得道后即被圣灵充满,随止告愈。”
十七年的发展,只一笔带过,欲知其详,已不可得。

澧县津市。据一九四七年六月三日崔恒一撰《澧县津市分会历史》(见《卅年专刊》)所言,一九三二年夏,田受膏引导崔恒一夫妇同时“归主”。“主乃藉着异象及种种特恩,大大感动恒一之妇赵多加(证《圣灵报》八卷一期)。是年腊月,崔乃建议买地建堂,成立主的根基。灵众莫不欢欣鼓舞,罄囊相助,遂邀主恩成全。于此年(?应为一九三三年)四月十四日新堂告成,召集大会行献堂之礼,并敦请向保全执事莅临指导。全体男女会众计七百余人。圣灵亲自作工,声音如雷,同时显见异象,为外邦人所目睹旁观。被圣灵激动不觉自行跪下者男女卅余人,诚极一时之盛也。主恩大哉,亦奇矣哉。自此曾、刘、田、崔同心协力更谋教会向外发展。组设九澧联席会,公推田受膏为主任。十余年来先后成立教会者十有五处:临澧张家河、佘家台、相子台、沔泗洼、焦圻、安乡、鱼口、羡口、石门、青鱼脑、仙阳坪、新安、凉水井、增家滩及本市关庙街祈祷所。廿四年(一九三五)五月,崔恒一始立为执事,被选为支会财务负责。出席上海总会第六届、第八次临时全体代表大会。是年(?)曾圣辉离世,教会经一次改组,公举崔恒一、田受济(?膏)、刘多马、刘迦得、苏醒复为负责。”
文中谓十余年来先后成立教会十有五处云云者,当然也就包括了抗日战争时期在内,但又未言明各处建会之具体时间,只得姑附于此。其中有可考时间者,如增家滩之类,待届时再行叙述。
从现在能找到的《圣灵报》所载,可知者如下:一九三二年,津市真会负责人为曾圣辉执事。有信徒一百八十六人,当年三月又有受洗者五十三人,每晚聚会一百十余人,安息日聚会二百二十余人。
《卅年专刊》提到的“佘”家台,《圣灵报》作“余”家台,在一九三四年十次全湘大会批准设立教会。
澧县所属焦圻布道所于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二月十日起布道三天,十四号起开灵恩会四天。安息日受水洗男女三十三人。推选了负责人。拟在九澧各真会灵恩会之后再开灵恩会,正式成立祈祷所。则焦圻祈祷所最早建于一九三五年。据载“神在焦圻大施怜悯,医治各种杂症,笔难罄书……。”
当年秋,九澧各真会及祈祷所,各开灵恩会三天。张家河、临澧、余家台教会,津市关庙街祈祷所、津市教会均有多人受洗。
凉水井。是从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经“彭爱友真(据下文,友字疑衍,应为彭爱真)配合郑安民、蒋归真等宣布真道福音。果然神召选十余人齐集在爱真家,成立祈祷所。并函达临澧教会请求派传道牧养。经薛恒心等推选仲玉使者每逢安息四日讲道,不过数月。刘仲玉前往柏校之开荒时,叶恒心经支部向保全执事选为临澧教会会务,谁料全体反对。逼迫已极,忍无可忍,痛苦万状,又兼凉水本会安息,至廿七年(一九三八)恒心寿终,刘万全接替牧养。”
《卅年专刊·凉水井教会历史》一文作者为谁不详。文中末尾语意不完全,不可解。向保全选叶恒心为教会会务也许违背了民主原则,而“逼迫已极,忍无可忍,痛苦万状”指何而言不详;至于“又兼凉水本会安息”一语则更是不知所云了。

临澧
《卅年专刊》“临澧真耶稣教会史”说,临澧真耶稣教会的起源是由津市真会的“女灵胞”杨马大、江腓比两人忍苦而劳、四乡奔走的结果。“蒙主开恩祝福,感动多人。民国廿一年(一九三二)五月发函到津市联会,请求派人指示各节”。联会得信后由职务会中差派彭彼得前来工作。当时在热心接待、极力赞助的裴彼得住宅,建为临时祷告之所。“此时羡慕灵恩继续而来者络绎不绝,求圣灵得医治有效者亦复不少。灵工澎涨,日甚一日。彭使者即函告联会,请加派数人举行施洗牧养。时有何使者行光自愿前来观察工作,同来者有朱自德。即于五月廿一日成立祈祷所,并存案县政府请求出示保护。男女受洗者有四十余人,得圣灵者男女三十余人,每晚聚会有四十余人。神之大爱已达极点。甫半月,津会催何使者返津,继续牧养者系刘迦得执事。本会灵胞与何使者分别之时,势不忍舍,痛苦失教。何既立(离?)后,灵工稍小,聚会人数步步减少,会中时常发生损扰,灵胞间有骄傲。刘执事心伤迫切,禁食祈求,愿神开恩,感动众人,收美好效果。刘住临会将及一月,津会派田受膏接替。受膏见会址不良,团结不力,与刘磋商召开会议,议决另租房屋。多方联结,唤醒灵胞,虽艰难困苦,儿女病患,概不顾理,专以神工为急务。被圣灵感动,日渐进步。又蒙神成全于九月中旬租佃张宅。函请支部转总部核准立案。教会进步,稍有可观。受膏住临会一月,津会函催返津赴湘支部代表大会。此时津会无人差派,临会羊群如婴孩失掉乳母。幸喜神显奇恩,感动蒋安得烈到津,要求派人牧养。只得磋商曾圣辉执事前来整理教会,牧养羊群,虽千辛万苦一所不辞。不过月余,已达到完善目的,足称美观。经职务会议定本年十月十日开成立灵恩大会三天,并亟请支部派人帮助。已蒙支部派曾恩膏使者同向保全执事来指导一切。蒙主祝福灵恩大降,此次受水洗者男女有十三人,受圣灵者男女十二。贡献乐捐光洋拾贰元。俟晚聚会后,由向执事发明开整理会议,举彭到光、蒋安得烈、叶得恩、裴彼得四人为本会负责人。凡属会内一切职务分别负担,各尽其能,各守其职。同时又选曾执事为负责人,兼牧养教导之职。我等同人均踊跃欢呼,一心一意,崇拜真神,期必达到救世救人救己之目的,同走永生道路而后止。爰执笔记载,作日后纪念不忘云。”
以上虽然题为“临澧真耶稣教会史”,实则仅止一九三二年一年之盛况而已。
临澧教会,据《圣灵报》记载,是在一九三三年第四次代议员会上正式批准设立的。四月五日,唐灵光、蔡必得来此助开灵恩大会。一九三四年,临澧上胜街新建会堂落成。
关于临澧,在这个阶段中再能找到的稍为详细一点的资料,是关于叶得恩的记载。他死于一九三六年,《卅年专刊》为其撰一小传。
叶得恩,原名德谦。在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六月初九“蒙主戒除嗜好,精神强健,命圣名得恩”。当时教会尚未立牢根基,东迁西移。与梁得全执事商量购买地基“建筑圣殿”。当时经济困难,没有钱,“很受外界之逼迫”,但决心不退。终于在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圣殿告成,种种神迹奇事,莫不欢喜快乐,人数加添”。当年叶得恩被选为教会负责,代表临澧教会出席九联大会。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春,出席湖南支部(大会)。回乡以后,偶得病。扶杖到教会把经手账目一一交代清楚。“五月,灵魂归主,凡本会灵胞均含泪致哀,开会追悼,电告津会,派员协助。九联派员代表致祭。于发丧时男女灵胞二百余人,沿街诗颂,赞美真神。生前为主劳苦,归主之日主仍藉他得荣耀。各灵胞因主赐荣耀,加添信心,仅将其一生为主作工留作纪念,以志不忘,荣耀归真神,阿们!”
有关临澧者还有一条记载,《卅年专刊》神迹奇事的记载中记“湖南杨爱全”“杂病全释”,只知为“湖南”而不知湖南何地。但文中记杨爱全因叶得恩而“得福音”,叶得恩除临时参加湖南支部大会外,一直在临澧,故知杨爱全之事亦临澧教会事。杨爱全“因杂病缠身多年,痛苦难堪,医药罔效,吃斋念佛,也是无益。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叶得恩宣传真道,医病赶鬼,甚有奇效。我听了信了,病就痊愈了。二十三年春季灵恩大会,受水灵二洗,自此为主工作,建筑圣殿。二十八年,负财务责任。愿尽力荣耀真神,阿们!”
综合叶得恩、杨爱全的记载可知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春季”,临澧曾召开灵恩大会。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圣殿告成”;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叶得恩去世;二十八年(一九三九)杨爱全负责临澧分会之财务。可补临澧真会发展史之不足。

南县三仙湖区会。据《卅年专刊》“湖南南县三山湖区会经历”(三‘山’误,当为三‘仙’湖)一文,民国十九年(一九三零)春二月,“主藉郭文茂、周兴盛、金学义等开办祈祷所”,设在郭文茂的家中。“蒙神大施洪恩,引导得救的子民,日渐增多。八月,置买茅房三间作‘圣会之处’。灵工颇大,感动全体热心爱主。二十二年(一九三三)改造会堂。主亲自作工,不日新堂告成。真教会在九年当中,主恩浩大,神迹奇事不记其数。”不料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十月十七日,仙市遭大火灾,教会同被影响,焚毁一空。欲建会堂,怎奈基地原是疏河局的,该局有令掘堤,故此设法另买基地一块,计二十余方,合价谷六十石正,继续兴工建筑。一九四三年正月告竣。这一年四月,日军侵犯三仙。
三仙湖真会初建的几个人均仅见于此,别无记载。一九三六年,湖南支部第三期神学讲习会结业后,曾派高求道“回南县三仙湖帮助教会。”文云清回南县帮助教会,不知是否到过三仙。
南县班嘴教会。班嘴教会无专门记载,综合各处所见,一九二四年,谭配得曾到此巡视教会。一九三一年,沅江草尾真会是班嘴的张瑞全、杨成功来此传道的结果。文云清在一九三六年参加湖南支部第三期神学讲习会之后,也曾到班嘴传过道。
南县真会,据《圣灵报》五卷五期记载,南县有一十八岁女性段二英,两眼瞎半年之久,“蒙恩治愈”。九卷五期又记,一九三四年阴历三月七日起,开灵恩会三天。组织了布道队,印传单一千份。向保全曾到此指导。领洗者四十八人,得圣灵者二十九人。
南县柴码头,于一九三三年建立了教会。
一九三四年,第五次代议员会批准南县柴码头、三仙湖、班嘴教会各立执事一人。当年柴码头因会堂狭小重建新堂。
沅江草尾。《卅年专刊》“沅江草尾教会史”说,在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春,由南县班嘴真会的张瑞全、杨成功来此布道。先在厚安垸址。当时有老会信徒曹笃信接受,遂在他家中聚会。几个月之间“灵工大展,神迹奇事,彰显异能,信者日益增多”。惹起地方上当事人的反对,种种威胁,受尽许多艰难困苦。但曹笃信等更加勇敢,移到草尾街上买了一栋民房。省支会派曾恩膏执事“前来牧养”,又继续建造会堂。二十一年(一九三二),曹笃信立为执事,教会开始逐渐地向外发展,开办了湘阴、南大膳、阳罗洲、塞坡嘴等教会。
到一九三三年,已开第五次灵恩会,支部还派曾恩膏来帮助。一九三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又开灵恩会,水洗二十一人,灵洗十八人,加恩赐者七八十人,领圣餐者百零七人,医病十八人。“有一龚姓女子被鬼附着,每天死二三次,念余日未进粒米……只得用轿抬至本会。经同灵代为切祷,归家即食饭两碗,立刻痊愈。”

此外,在这个阶段当中,涉及湖南的记载还有,《圣灵报》七卷九期、十期记,一九三一年的七月,常德一小男孩瞿德红,自屋顶跌下,却安然无恙。《圣灵报》五卷七期记,一九三零年发生在雷市的四件奇事:一为何得恩,筋骨疼痛十余年,经其外甥祷告而愈;二为五十八岁女王李氏,心气痛病五十年,经常头痛,受洗后病失;三为四十岁一男,王秋初,腰痛淋病十七年,“蒙恩”痛不再发;四为三十五岁男,王季初,哮喘三十五年,又患疟疾,“蒙恩”断根。《圣灵报》七卷四期至七期载,安化六十岁女刘芝兰,乳痈三年,溃烂,亦“蒙恩”而愈。《圣灵报》八卷四期载,芷江杨有炳之妻,死而复活。
以上涉及常德、雷市、安化、芷江四处。

常德,没有找到有关的专门介绍。但知一九二六年八月,三次全大(后改称四大)时,已有常德真会代表朱寿堂,及一九三六年湖南支部第三期神学讲习班结业后,常行全派往常德县会牧养;前面提到过的文云清也是常德的。《圣灵报》八卷十期载,四十三岁之朱氏女,目疾严重,经唐恩慈祷,完全复明。又知常德自一九三三年到一九四零年间,在官堰头、石板滩、长岭岗、兴隆桥、新桥、冯家桥、南站、十美堂、陈家嘴、卅里铺建立了十个祈祷所。
常德真会只知一九三四年三月曾开灵恩会。长岭岗新设教会一处。一九三五年开秋季灵恩会。

关于雷市,只知一九三二年,湖南支部第一次神学讲习会之后,派刘罗得到衡山和雷市牧养。《圣灵报》七卷九、十期又载,一九三二年,壹五十岁之刘老妈筋骨疼痛三十余年,不能行走,经唐恩慈祷告后,行动如常。至于有无真会机构,不详。

关于安化。一九三二年,湖南支部第一期神学讲习会之后,申荣光派往安化东坪、汪马利亚到“安化各处”牧养;安化应该有真会机构,且不只一处。一九三三年,有关于安化思贤溪三月开灵恩会的记载。一九三四年安化小淹建成教会。一九三六第三期神学会后,朱自得又派往安化真会牧养。李道成回安化治理滔溪教会。《圣灵报》七卷十一期、(十)二期载,一九三二年,一男黄是荣,黄肿病七八年,居不安、食不胖、睡不成眠,“蒙恩”而健康如常人。《圣灵报》十七卷一期载一九四零年一男覃福亭二十五岁,脚肿一年,经朱来章祷而愈。

芷江真会,一九三二年立职孙腓力等四位执事。一九三三年十月开灵恩会,受圣灵十一人,受水洗男女七人。似乎不是很昌盛。一九三五年十月,又开灵恩会三天,每日聚会也只六十余人。关于神迹奇事,《圣灵报》八卷四期记一九三二年芷江原湾一女陈桂恩气闭,“蒙恩”死而复活;二十卷第三期记一九三三年三月一男唐士儒,流鼻血,“蒙恩”而愈。芷江有分会,由李天恩等于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二月创建。地址在中心镇环城路西段。一九三七到一九四零年,芷江在罗平乡狗拉岩、六令乡土桥、便水乡深江坪建三处祈祷所。

此外,还能找到记载的有:
桃源真会:一九三二年七大承认正式建立。一九三三年十月灵恩大会四天,受水洗只五人,受圣灵者只有三人。一九三七年黄甲铺祈祷所到漆家河开办教会,也创办了祈祷所。

岳阳,一九三四年建棚厂街教会。宁乡,一九三五年,由于支部灵恩布道队的工作,建立了教会。华容沙口,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建立祈祷所,一九三三年七月成立教会。

湘阴:一九三三年见于记载者,有白马市教会、南大膳祈祷所、临泚口教会。一九三四年,又新建西林港祈祷所。东乡及西乡都有教会,但县城教会阙如。一九三零年曾开垦一次,未得效果。一九三四年十二月,支部传道人曾恩膏与临泚口各会派传道人袁光耀前往合作。于二月二十四日开灵恩会三天,会前扩大布道十天。结果水洗三十二人,灵洗二十一人,遂正式建立祈祷所。一九三五年秋季灵恩会,见于记载者有神山坡祈祷所、白马市、临泚口教会。

汉寿:一九三一年,罗群羊曾到过汉寿,何时建会不详。一九三三年建百禄桥祈祷所。一九三四年三月,汉寿真会开灵恩大会,受水洗十六人,受灵洗十八人。厂窖新建祈祷所。

以上为张巴拿巴倒台后湖南省的概况,当然是不全面的。虽然如此,我们仍然可以说,在这个阶段中,真会是“灵工大盛”!以相当快的速度在湖南发展。

在这个历史阶段,湖南省新建的分、区会,据《卅年专刊》统计表有:一九三一年四月,李重生等创建长沙南门区会,地址在长沙何家巷十号。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吴腓力创羊季塅区会,在长沙东乡羊季塅(井勘上)。一九三六年秋,王聘贤等创金井区会,地点在长沙金井赵家洲金井。一九三四年创西林港区会,地点在益阳八字哨西林港,创始人不详。一九二六年,徐荣光等创汤家村区会,地点在益阳泉河乡侍郎桥。一九三六年六月,雷安得烈创邵阳县分会,地点在邵阳九井湾一巷一号。一九三二年,王惠光创洪江区会,地点在会同洪江假土桥坑。一九三七年,陈天民等创黔阳分会,地点在黔阳中正门外中正路八号。一九三三年,刘诺创新桥区会,地点在衡山岳后新桥。
在这个历史阶段新创的祈祷所为数也不少。一九三七年,创土地塘祈祷所,地点在黔阳安江土地塘。同年,还有东山冲祈祷所,地点在湘乡街埠头东山冲。牌头铺祈祷所,地点在湘乡牌头铺汤塘湾。杨溪桥祈祷所,地点在桃源杨溪桥。漆家河祈祷所,地点在桃源漆家河。
以上,创始人均不详。
一九三五年创陬市祈祷所,地点在桃源陬市。一九三三年创官堰头祈祷所,地点在常德官堰头。一九三四年所创者有:石板滩祈祷所、长岭岗祈祷所、兴隆桥祈祷所、新桥祈祷所、冯家桥祈祷所。一九三七年所创有陈家嘴祈祷所。以上均在常德,创始人除陈家嘴知为刘西拉而外,其他均不详。一九三四年,在汉寿又创有厂窑祈祷所,地点在厂窑北街。
《真耶稣教会总部十周年纪念刊》也有一个统计表,应该是在一九三七年统计的。先将其中创建于这个历史阶段的会所与《卅年专刊》统计表不同者列述于下。只对比创建时间,附带说明当时(一九三七年)的负责人。
教会:
长沙南门区会,作创建于一九二三年,负责人为李重生,则不应创建于这个历史阶段,孰是孰非?不详。羊季塅区会,作“扬”季塅区会,负责人吴腓力。金井区会,无。
益阳西林港区会,《十周年纪念专刊》作祈祷所,负责人郭正堂。汤家一村区会,《十周年纪念专刊》有汤家冲教会,地址在益阳泉交镇汤家冲,负责人刘太山。
邵阳县分会,同,负责人为雷安得烈;地址不同,在邵阳中西直街。
会同洪江区会:作一九三四年创,不在一九三二年,负责人王惠光。地址作洪江候家菜园。又有会同洪江土桥冲祈祷所,一九三六年建。
黔阳分会,《十周年纪念专刊》作创建于一九二七年,不属本历史阶段。负责人为段挪亚。地址作安江新大街。
衡山新桥区会,《十周年纪念专刊》作衡山岳后新桥祈祷所,不是教会,一九三三年建,负责人张荣光。
祈祷所:
黔阳安江土地塘祈祷所,《十周年纪念专刊》无。
湘乡亍埠头东山冲、牌头铺;桃源杨溪桥、漆家河祈祷所,《十周年纪念专刊》均无。
桃源陬市祈祷所,《十周年纪念专刊》作陬市教会,一九三三年创,负责人为罗复生。
常德,官堰头祈祷所,《十周年纪念专刊》作教会,一九三三年创,负责人赵大卫。长岭岗祈祷所,亦作教会,一九三四年创立,负责人吴贵恩。兴隆桥祈祷所,一九三三年创立,滕彼得负责。石板滩、新桥、冯家桥、陈家嘴祈祷所,《十周年纪念专刊》均无。
汉寿厂窑祈祷所,《十周年纪念专刊》作厂“窖”祈祷所,一九三四年创,负责人叶晋荣。
下面是《卅年专刊》统计表中没有,而《十周年纪念专刊》上有的:
长沙:北门兴汉路教会,《十》作一九三四年建。请参见第三编第五章第八节。
益阳:沙头河口教会,一九三一年建,负责人蔡信义。大桥镇教会,一九三二年建,负责人文光明。
澧县:张家河教会,一九三三年建,负责人张道范。余家台教会,一九三四年建,负责人彭开树。污(?沔)泗洼教会,一九三六年建。
南县:柴码头教会,一九三二年建,负责人罗马利亚。中鱼口教会,一九三六年建,负责人金学易。
安化:东坪教会,一九三一年建,王证光负责。江南坪教会,一九三一年建,谌颂仁负责。小淹教会,一九三三年,李志成负责。
湘阴白马市教会,一九三零年建,负责人胡天柱。
南大膳,表中无创建时间,只记负责人李天爵。据前述正文,一九三二年建立祈祷所。可能后又发展为教会。
湘潭古市教会,一九三零年建,胡爱主负责。
醴陵教会,一九三五年建,刘家福负责。
华容教会,一九三六年建,秦纲负责。
沅江草尾教会,一九三一年建,曹笃信负责。
岳阳教会,一九三三年建,傅宗坤负责。(《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二卷第一期“岳阳分会成立记”文中载,大会主席支会刘秘书说,岳阳分会是由任马太、胡马可等所创。)
临澧教会,一九三二年建,负责人叶得恩。
桃源教会,一九三二年建,许巴撒巴负责。
宁乡教会,一九三四年建,周文桢负责。
郴县教会,一九三六年建,黄李侠负责。

祈祷所:
长沙:河西营磐岭、麓山镇望城坡、东乡石塘铺、河西潆湾市祈祷所,均建于一九三三年。
益阳:护城镇段子堤、黄花仑,大桥镇淡公塘、软桥祈祷所,均建于一九三三年;桃江镇舒塘祈祷所,一九三四年建;牛奈港所、克让冲均建于一九三六年;
澧县:津市关庙街祈祷所,建于一九三六年。
安化:思贤溪所,建于一九三一年;老屋湾所建于一九三三年;滔溪所建于一九三四年。
湘阴:东港、涝溪桥祈祷所,均建于一九三三年。
湘潭:十总青山桥、郭家湾所均建于一九三三年。
攸县:阳升观所,建于一九三三年;八合冲所,建于一九三四年。
醴陵南冲祈祷所,一九三三年建。
衡山北望桥所,建于一九三一年,黄双桥所建于一九三二年。
华容新河口所,一九三四年建。
芷江园湾所,一九三三年建。
宁乡曾家坳祈祷所,一九三四年建。曙升湾及月塘湾所,均建于一九三六年。
宜章青莲第所建于一九三六年。
平江下西街所,一九三六年建。
沅江芷汉罗州衡山石塅所,一九三六年建。
岳阳:坳泥坡、邓家桥所均建于一九三六年。
桃源:黄甲铺所,一九三六年建。
另有常德局北街、石板滩两所,均建于一九三六年。醴陵黎家桥祈祷所,一九三六年建。
表中又列有一些祈祷所,没有创健时间。计有:益阳余家湾、宁乡曾家坳。澧县津市焦圻。湘阴县城。醴陵北冲、姚家坝。芷江便水、头坪。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