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第三期神学讲习会

一九三六年湖南支部第三期神学讲习会。见载于第十一卷第十一期《圣灵报》
湖南省支部在抗日战争爆发之前确实做了不少的工作。为了适应真会的发展,一而再,再而三地举办神学讲习会,以培养传道、教会工作骨干。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到一九三七年的二月末,又举办了为期三个月的神学讲习会。这是在一九三六年度十二次全省大会上规定下来的。
通函及简章是在九月四日发出的。其公函内容如下:
“奉主耶稣圣名,函达湘属各地本会执事灵胞公鉴:愿天父的慈爱、耶稣基督的恩惠平安时常加给各位,永与同在,阿们。
启者,湘属各会蒙神祝福,灵工发展,教会增加,有月异而岁更不同之盛况。所虚者,庄稼多工人少,无由趁时收割耳。虽已开办两期讲习会,造就多数毕业员,而各会请传道者纷纷,殊难一一应付。加以灵恩布道队得神同工,到处有成立教会之乐观,而因无人前往牧养,布道员不能他适,大有妨碍进行。兹本支部依照今年全湘代表大会议案开办第三期神学讲习会。盼望各地本会皆准备学员入学,造成美好工人,无须向支部敦请传道。但只可选送忠心为主职务人,及老练诚实、素常服务教会忍耐劳苦灵胞,将来可作教会柱石。切不可介绍初次蒙恩、只有暂时热心的信徒,及外藉求学为名内含其他用意的学员,到后来终不能为主真道效力,枉费三个月教授精神,毫无一点益处。请各负责及各传道者对此要特别注意。业经第二十九次长执会议决公推周安得烈执事为主任主持办理。仍是三个月结业,于本年国历十月二十九日起至二十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止。请各同灵届期助祷。另印简章、介绍及志愿书随函寄上,即烦查照为盼。专此,顺颂全体平安。”
从这个公函中可以看到上两届讲习会的学员可能有由于择人不合适,出现过一些作用不大的现象,因而此次举办讲习会的公函中出现了对入学学员选择上的要求。
其简章内容大体上同第二期一样。宗旨虽大体相同,但亦有不同:“为谋造就真道之根基,养成传道人才。教授新旧二约,阐明福音奥秘并灵界的阅历、开创的经验,以资堪负救人之责而图真道普及为宗旨。”强调了造就“真道根基”、新旧二约以及“堪负救人之责而图真道普及”。第二次讲习会则过于侧重“普及全湘,驯至各省”的发展要求。
而科目则与第二次讲习会一样。会址不变,仍在长沙南门外新开铺长坡公屋。
但《圣灵报》上记载此次神学讲习会的起迄时间似乎有误。在公函伊始谓“由十二月二十九日起开办第三期神学讲习会三个月”,而在公函末尾又说“仍定三个月毕业。于本年国历十月二十九日起,至二十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止。”“国历十月二十九日”并非“公历十二月二十九日”,故公函伊始之“十二月二十九日”者,当误。

这一次讲习会,结束之后,《圣灵报》十二卷二~三期刊登了一篇类似总结性的文章,谓:
“民国廿五年十一月廿日为湘支部神学讲习会开学之期,到会学员二十九名。举行开学典礼,列席者总会负责谭配得执事、支部负责盛著全执事、长沙本城四处本会职务人李重生执事等,及各教员,均致词祝祷。学员亦推代表致词答谢。蒙神垂听,大得圣灵帮助。学员在三个月当中皆能虚心受课,努力进修。每日从早五点半钟起床至晚九点半钟就寝,有八点钟功课。每日膳食只备两餐,均是淡薄食物,反使人人身体康健,灵性刚强,没有一个疲乏而且形容消瘦者,转发肥胖。各教员见此,越发高兴教授。除阴历年终放假三天没有一天缺课。安息日除祷告讲道外,即以暇时演习交际方法、婚丧礼节及实地布道一切动作。逐日祈祷声、唱诗声洋洋盈耳。且以课余操作公益事业。本校门前出路坍塌狭小,约有一里之程。教学员亲操畚箕培土补修,成为大路;坟山壕围,栽植树木,观者大受感动。本校司厨陈庆华灵胞既牺牲三个月工价,又供给饭菜二元,作教学员食品。又有厨房帮工王立生灵胞,每天只得工价一角,亦馈送一元食物。加以本城四处本会职务及热心灵胞,共馈送给鱼肉和果品有二十元之多。毕业前一日,学员柬请支部负责及各教员、并四处本会职务人到校设宴致谢。毕业之日,主任及各教员训话毕,先发给支部所赠墨盒及庶务执事所赠圣经,即为之按手,抹油祝福,莫不喜形于色。及至晚上开茶话会,欢叙良久,彼此握手作别。均被圣灵感动,情不自禁,相向而哭。翌日早膳后,教学员一致脱下长衣,收拾一切器具,搬送支部。适值潮宗街本会布道灵恩会,学员帮助办理毕,征求各人意见,均愿请求登记,听凭支部试验作工一年,不受分文开支。感谢主祝福此届神学讲习会,使各学员造就成材,合乎主用,专以传道救人为事,牺牲一切。如此美果,超乎我们所想所求,亦由各地本会助祷有以致之云云。”
第三期神学讲习会结业之后,各个学员都接受支部派遣到各地真会工作,分配地点如下:
“苏醒复 长沙东门本会牧养;颜加正 江华县开荒;朱自得 安化本会牧养;常行全 常德县会牧养;唐修成 帮助益阳全县各本会灵恩会;刘复生 会毕另差他处工作;杨其荣 回醴陵若口冲帮助教会;钟顺服 回南县帮助教会;文云青 回南县帮助教会;高求道 回南县三仙湖帮助教会;王弗平 长沙潆湾市、营盘岭、望城坡三处本会轮流浇灌;朱复生 衡阳县本会牧养;周恩普 同朱复生;朱耀明 醴陵本会牧养;李振藩 帮助湘谭各本会布道灵恩会;徐有光 结业后就地牧养;康约珥 回浏阳帮助各本会灵恩会毕牧养洞阳市本会;李道成 回安化治理滔溪教会;彭先智 回津市余家台本会听候调遣;庞彼得 回津市帮助沔泗洼本会。
以下女学员
胡靠主 长沙东门本会联络女界;胡荣主 帮助浏阳各本会女界联络;冯爱真、袁爱真 回湘潭帮助本会女界联络;常路得 回临澧帮助教会女界联络;宋亚拿 帮助湘潭各本会布道灵恩会;宋咏兰 作本地联络工夫;朱淑惠 回衡阳作证;黄全真 回长沙潆湾市帮助教会联络。”
这些人员分到各地真会之后的工作情况,没有专门的总结报告,绝大多数还仅仅见于此处,别处未见记载。可知者有:
苏醒复,一九三二年被选为澧县津市真会负责人之一。
朱自得,一九二一年,朱自得夫妇在澧县津市加入真会“归主”,一九三二年随津市联会之何行光到临澧帮助成立祈祷所。亦曾到澧县传道。
文云青。《卅年专刊》非常神迹奇事调查表中曾两次入表,一作男,一作女。其一为男姓者,三十五岁,常德人,失明两年,迷信医药。民国二十三(一九三四)年二月由“信主者”祷而“全好”。所载出处为《圣灵报》十八卷三期。另一为女,湖南人,双目失明数年,无法医治,民国二十三(一九三四)年二月由“全会”祷而重见光明。愈后“入神学献身传道”。未载出处。都在民国二十三年的二月,均为湖南(一为常德),均为失明,因疑重出。一为载《圣灵报》十八卷三期者,另一或为《卅年专刊》撰写之时重新统计上报者,而编者未能详细校对,以致重出。但文云青曾自撰《见证》一篇,有更为详细的记载:“我于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二月,因双目失明依靠虚假医治无效,后蒙主恩医治,眼目日见光明。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加入湖南支会神学讲习会,受训三个月。后即在华容、沙口、南县、中鱼口、班咀、上柴市、武靠宫等处传道十年。神恩浩大,灾难尽述。荣耀归主名,阿们! 文云清见证。”
从第三期神学讲习会之后所列派往各地传道牧养名单看,文云清当为男性而非女性。《卅年专刊》撰写之时粗疏太过。
康约珥。《卅年专刊》载崔恒一撰《澧县津市分会历史》时曾提到康约珥乃由支会派遣而来,且历时甚久,但无具体年月日的记载。一九四七年康约珥曾自撰见证一篇,题为《致死大病竟得长寿》,其中提到了在湖南支部第三期神学讲习会之后的“圣工”。康约珥在二十岁时染患自遗症,历时二十余年。医药无效,半死半生,奄奄一息之际,一女灵胞送他两份《圣灵报》、一本《圣经》,并嘱其到洞阳市真耶稣教会查考。他第一次前去,病就好了;又到学校默祷,身体逐渐康复。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五月去长沙石塘铺,“先受圣灵,后受水洗”。之后,长期跟随周司提反执事往信徒家作证。民国二十五年冬(一九三六)入湖南支会神学三个月。次年,正式传道于浏阳六处教会,传道五年。
以上文云青、康约珥两人是湖南支部第三次神学讲习会之后派往各地工作的学员中仅有的记载;苏醒复、朱自得虽有些许记载却又与此无关;其他人则“仅见于此,别无记载”了。
对比第一次及第三次的相关记载,在神学讲习会之后湖南支部曾派毕业学员前往的地点计有:长沙、江华、安化、常德、益阳、醴陵、南县、衡阳、湘潭、浏阳、津市、临澧、桃源、汉寿、石塘、洞阳、白马市、临泚(资)口、草尾、澧津、樟树亭、徐家洲、黄藤树、贺家仑、汉口、刘家田。另外,非学员刘正光派往大桥镇真会。二十九个地点,其中第一次神学讲习会之后前往地点以小地方为多,如樟树亭、徐家洲之类。而其中以长沙、益阳两地派人最多。长沙前后有十二人。益阳前后则有九人;第一次讲习会后派八人,第三次之后派一人。当然,这些学员实际上所影响到的地方恐怕要超出这二十九个地方。如文云清就不限于南县。
综上所述,可见在张巴拿巴被清除之后,真会在湖南得到了相当的发展的。在一九三六年《湖南省年鉴》中说“最近调查,教徒已达五千九百七十人”。这应当就是前述盛著全提供的统计数字。
到一九三七年,据向保全在总部十次大会(第九次,因追认一大,改为十大)上的报告,全湘会所已有一百三十处。三年来受水洗总数五千人,受灵洗三千一百人。新设会所五十余处。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