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家传宗教信仰一斑

廖西拉于一九三六年冬去世,《卅年专刊》为其刊传记一篇,作者不详。廖西拉原名迪贤,(其女廖明华亦为其父写了一篇传记,称廖西拉名先焕,号迪贤),西拉为其圣号,长沙人(其女明华谓,衡山县白果乡人)。幼而攻书,壮而经商,“殷勤本会,和悦可亲。守口如瓶,持身若玉。凡与接近者,皆乐道之。”
先入长老会大约十余年,后闻真会之道而加入真会。“因见神显之各种神迹奇事而立志传道。入湖南支部第一期神学讲习会,卒业后即到处工作,至死不变。”
“廖执事生二女,一名明华,一名兰华。自得女后从无盼子之言。在乡风闭塞之际,皆给以高等教育。其佳婿陈陶君,现任骑兵旅长。为廖执事人格之感召,亦取名侃华,以子位自识也。三人于抗战前曾同心创办迪贤小学于南京。”廖又曾在南京传道,“殷勤看顾会众,善于教导,恒心忍耐。灵胞有争执时,彼一往即皆冰释矣。”在抗战前去世,“父神大爱未令其遭遇战乱流亡之苦,在南京先期召返天家,享年六十有三岁。藏于复活之山,父神既从彼得荣,将来彼亦必与主一同得荣,可无疑之人也,阿们!”
其女廖明华撰《先父廖西拉执事传略》则更为详尽、具体,对于廖西拉的信仰观变化的介绍是很有意思的。其文曰:
“先父名先焕,号迪贤,圣名西拉。公元一八七五年生于湘省衡山县白果乡。祖父早丧。祖母谭氏,为衡山河西望族谭庆公之次女。幼即熟谙经史,常于女工之余课父读经。余六岁,亦课余吟诗作对。惜其迷信特深,每年必登衡山最高峰进香,求卜于南岳诸神。父因奉母至孝,必去随侍左右。年仅十七即学佛道之打坐法,及玄门炼丹术。当时经营商业以维生计。到处访名师、求仙术,想能肉身登天,超祖七代。常于深夜冒雨雪徒步数十里追求和尚道士学道。又最崇敬总理,信服三民主义。一九一二年,余四岁,病几离世。父因爱女心切,不惜化钱,求神问卜,祭鬼扶乩,均不见效。偶睹一医书上有药方正合余症,食之果然痊愈。从此对医学极感兴趣,渐疏佛道。有时亦至长老会基督教堂慕道。因对街有书店,于医理哲理之书籍博览无遗。行医十有三年,名闻乡里。凡一切险症时瘟莫不妙手回春,皆得医治,且不取病者分文。有时将有病之乞丐留住家中,为之治好后始遣之去。乡人三节或馈以土产米肉等,必尽赏穷人而后已。遇有穷人婚丧,事必暗送钱米于窗处,或门后,使受者不知钱米从何而来。余十岁时(一九一八)祖母已离世三年矣,父常延文武塾师来家教练,望余文能自立,武以自卫。并常令余当小先生,自购书籍课本邀乡里年长失学之男女读书。教完千字并给奖品,以扫除文盲为乐事。不意民十六年(一九二七),家遭匪害,身为病缠,复历火灾,余正毕业湘女中,任教某小学,生活至苦。但恐父母忧急,常承菽水之欢使得安慰。然父终感不快,谓其志在教女成材,将来解放妇女之种种束缚,提倡教育,兴办实业,为国家社会,尽一份职责。不幸因家累辍学,前途堪虞。余高歌应之曰:‘有志事竟成,请父勿为前途忧虑。’旋任教二年,除负责家庭生活费外,尽量储蓄。后至沪考入美专求学。越二年转新华艺大毕业。因同学均有志留学海外,余亦签名加入日本留学团。暑假返湘告父,满以为父必大喜,谁知父已大变。他云:世界学问不必求,走天路要紧。以前所研之佛学、医道,及长老会之教均不可靠,只有潮宗街真耶稣教会所传之道才是真理真道,有神迹奇事、能禁食祈祷,可得圣灵,须受灵洗,求永生之福。声言他已由湖南支部第一期神学讲习会毕业,(从)此立志传真道,不再讲求世俗矣。汝为孝女,随余后,否则,各行己志,好自为之。余因觉浇受冷水一盆,愤而大加反抗。有时强遵父命至长沙潮宗街本会聆道,归必言会堂臭不可闻,凳子肮脏不可坐。或云乞丐工人讲的尽属糊涂道,表示下次不愿再去。又言禁食为违天命之举,特杀鸡宰鸭为父解禁。父亦愤而数日不归。后立圣职被派至各处传道,出门余为之备路费,坚不接受。谓父女各行各道,决不受供奉,必等你归真为止。后余母妹有病,因至本会领洗而得医治。父至湖南益阳、汉寿、桃源、河西等处开办祈祷所,牧养教会有十数处。每日食不求饱,衣不保暖,苦干数年之久,回家满身虱虮,骨瘦如柴,然精神倍加快乐。民二十二年春,外子陈陶在骑校训,因踢球足筋被折断,不能行走。遍至京门各大医院电疗、接骨均不见效。竟无计可施,似成残废。余拟至京看候,父不以为然,谓非本会信徒决不允许结婚。旋寄信介绍至南京本会求医治,适遇本会和霭可亲之程女执事惠真,劝其领洗入会。陶于领洗之当夜,一觉醒来,忽然想到受洗求医治之事,立即起身,在床上试用双足并力一比(原文如此-笔者),叭哒一响果然筋骨复原矣。次日即行走如常人,仍得继续受训。余是年夏抵京,任教三民中学暨首都女中。一面筹备结婚,趁酆荣光执事回湘之便接父母来京。斯时酆执事有台湾之行,南京本会无人牧养,余父即代其职,牧养教会,看顾会众。终日奔忙讲道,口干唇枯,衣食仍极省俭。无暇举火便吃冷食,破鞋敝服不以为意。每日本会给以二十元之生活费,除三元伙食外,尽数津贴同灵。余与陈君二十三年春结婚,至九月间,父爱女之火又炽,谓父下地狱,汝应跟入地狱;父上天堂,汝更应跟上天堂,嘱至本会领洗,以了心愿。余因不愿过分逆命,乃勉强受洗,但父如得无上安慰焉。廿四年秋(一九三五),余妹兰华已由湖南周南高中毕业,在安徽任教一年归来。二人筹办迪贤小学于京市成贤街后,父更表示欣慰。但仍以不忘奔天路相勖。至廿五年冬(一九三六),终以劳瘁成疾,荣归天国,享年六十三。在此人寿大减之年,可谓高龄而逝也。然则人已作古荣之何益?此无它,乃为世人留一可鉴之善镜,为后辈遗一基督化之家风,以崇扬父神之大德已矣!”

以上介绍了参加湖南支部第一次神学讲习会的人员派往各地工作者中廖西拉的传道情况及廖的个人情况。其他可知的派到益阳联络的黄真道,在益阳如何联络没有记载。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三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二次第三版记她为益阳本会的女执事,在汉口曾住堂布道,但在一九三二年湖南支部第一次神学讲习会之前好多年了。其他,能找到资料的还有几位,放到下面适当地方补充介绍。
一九三三年三月,在第四次代议员会(见第八卷第三期《圣灵报》)上批准湖南新成立的教会有益阳大桥镇真会、南县柴码头真会、临澧真会,并将宝庆五里牌真会执事曾安得烈革除。曾安得烈即曾瑞春,见前述第五编第七章。因追随张巴拿巴而被革除。
在这次代议员会上,周安得烈报告湖南情况谓,自一九三二年七次大会(后改称为八大)以后,从七月起到一九三二年二月底止,新设立教会三处(大约就是此次代议员会新批准成立之三处),祈祷所六处,购买会堂二处,新受水洗百八十二人,受圣灵者四百三十九人,立男女执事六位,退职一人,停职一人,革职一人(大约就是曾安得烈瑞春)。开神学讲习会三个月,造就男女学员四十一人。值得注意的是,周安得烈说,神学讲习会以后曾派二人到贵州传道,这是在前述有关湘支第一次神学讲习会的记载中没有提到的。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