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全湘第十一次代表大会

一九三五年五月十九日又召开了第十一次全湘代表大会。《大会志》本应登在第十卷第七期《圣灵报》,由于邮寄的关系,未能及时刊载,补在第十一卷第四期上。
总部负责谭配得参加了大会,汉口还来了两位女执事。支部负责向保全、盛著全、崔恒一;代议员周安得烈;支部传道有唐佩久、罗群羊等二十三人。
派遣代表参加大会的会所有:长沙潮宗街、南门、东门、兴汉路、石塘铺、杨季塅、樟树亭、潆湾市、营盘岭、望城坡等十一处。南县县会、班嘴、三仙湖、柴码头共四处。益阳有县会、大桥镇、汤家村、小河口、黄花仑、西林港、塅子堤、软桥、淡公塘共九处。安化有唐家观、小淹、东坪三处。湘阴有临泚口、白马市、县会、南大膳、陆赛港、东港、涝溪桥等七处。宁乡县会一处。澧县津市、县会二处。临澧柏家橘一处。醴陵大樟、枫林、寺冲、北街、南冲、县会等六处。攸县皇图岭一处。岳阳县会一处。湘潭有县会、古市、青山桥三处。汉寿县会及丁窖两处。沅江草尾一处。常德有县会、官堰、长岭岗三处。浏阳洞阳市、普迹、雷公园三处。桃源县会一处。衡山县会、雷市、新桥三处。
会务股向保全报告这一年中新成立祈祷所九处、教会一处。水洗一千六百六十二人,灵洗一千二百零二人。灵恩会时,有病得医治的共五百七十四人,戒断鸦片者三十七人。
新设祈祷所:益阳西林、舒塘;会同洪江;醴陵北正街、北冲;湘阴县城;澧县鱼圻;浏阳拱北街;安化滔溪。
新立教会:宁乡北正街。
由教会改祈祷所者:长沙河西潆湾市及刘家田二处。
又由庶务股盛著全的报告,可以看到国民党的一些基层政权对真耶稣教会进行过一些逼迫。一九三五年的七月,益阳六区泉交镇布道所,遭区公所逼迫,有三处传道人被拘押。支部遂派曾道全、张笃生奉函到益阳县署交涉,被拘传道人方得开释。到八月,县署又复事逼迫,曾道全遂携带各县政府保护真会的布告及省政府的通令,致县长请予保护,益阳布道所乃安然无事。又为攸县、华容沙口、醴陵、浏阳各地真会呈请政府保护事,同县府、省府都进行过交涉。
也有地方报纸,如《岳阳民报》刊登教外人士对真会的批评,谓“是宣传迷信,和驱取钱财,及种种不合事情”。支部遂去函解释。该报社遂即全函登录,并给支部寄报一份存查。所谓教外人士者,当为不信神的人士无疑。
代议员周安得烈报告了他到总部参加代议员会、八次临大(后改称九大)之后,到汉口及岳阳、益阳、醴陵、湘潭、湘阴……各地帮助教会事宜。回长沙后,阅省政府年鉴宗教编,关于真耶稣教会仅只些许记载。遂将湖南各地真会进行详细统计,汇为总表,结果如下:全部会所九十四处,信徒四千六百二十二名,会堂自建二十三处,购买一十九处,典管二处,租用二十九处,献用与借用一十九处。并将此表交省政府编辑处。
议决:增加预算十分之二;布道队只补足人员,不再增加;开办第三期神学讲习会,培养工人,交由明年大会解决;支部应设法购房;审定一九三五年度经费预算。
大会第三天,支部各部门负责人及代议员因产生于八次大会,已历时三载,“本届大会为卸责之期,爰当代表面前卸任退席”。公推临时议长,经讨论,“自各执事负责支部以来,任怨任劳,成绩卓著,代表感戴之至。今任期已满,虽当辞职,兹经代表等全体议决,按本会规章二十一条,一致挽留……。”完成了换届选举。
大会立男女执事十四人,按手抹油者十四人。然后分派传道者到各地工作。
《圣灵报》还刊登了这次大会期间“灵恩布道盛况”,其概如下。
在会前曾组织男布道员四队、女布道员三队,分途宣讲。又印各种警告单张分送各公会及各界人士。由于这些工作,大会到会人数比往年更多。代表计有八十二人,此处远近信徒、本城信徒还有很多。本城信徒不寄餐,每餐均开四十四席之多。若以每席十人计,则当在四百四十人之数。得“圣灵”者七十一人,疾病得医治者六十四人。安息日,实行大水洗,受洗男女一百三十一人,而一同前往者计一千二百余人。洗毕回堂实行洗脚、圣餐二礼。立男女执事十四人、按手抹油者亦十四人。
这一年,《卅年专刊》只记田路得受支部差遣到华容、潭清、山桥,开创了洋楼铺、湘乡、东山冲、野鸭塘会所四处。田路得,女,自幼随父在安息会,及笄,适田,更名路得。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因父去世忽得双目失明。医药罔效,瘫痪不起。到民国十九(一九三零)年,“蒙主慈悲”,藉胡子民女传道的帮助,“主赐圣灵,双目复明,病即痊愈”。遂脱离安息日会,“领受本会之合法大水洗礼。”民国廿四年(一九三五),受支会差遣到华容等地创会。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