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神的教会”毕道生

毕道生在天津真耶稣教会曾经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见前述。《卅年专刊》说他有响亮的歌喉,朝气蓬勃,凡事都注重规矩、整齐的仪式。参加过南北合一的代表大会,也参加过第七次(后改称八大)全国代表大会。雄才善辩,很能代表北方的意见。在真会是很有名声的。但却离开了真耶稣教会,去办什么“神的教会”。为什么如此,《卅年专刊》说有五大原因:
“他本人的个性太强。他曾要求把在天津怀庆里总会的名义搬到他的家中,没得到那位传道人的同意,心中不满,此其一。
死于字句之下。他生了错误的念头,以为本会会名没有明文一贯的字句,他查出有数处圣经都是‘神的教会’,此其二。
不善与人同。别人的善他不能随同,他自以为的善别人也不愿苟同,以至在领袖中间彼此发生了磨擦。他为要便于专行独断,乃毅然改了‘神的教会’,以克服他所认为的困难。此其三。
他不能居于人下。他想别人可以易如反掌似的开办教会,自己又有经济能力,岂不更容易了么?他就印发宣言自称总会以便号召。此其四。
他挡不住撒旦的引诱。当牛长老按立他长老的时候,他才受洗没一个月,可算是初入教的了。这就是第五大原因。”
他受洗时年约四十岁,只有一个儿子。全家受洗之后,“大蒙生养众多的福”,八年没有生育的长夫人李玉梅到四十五岁时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没有生育过的刘乃宣(二夫人)也生了一个儿子、一位女儿。“并且如同俄别以东的家一样,大蒙福佑,凡事顺利。”他在真会前后共七年,脱离真会以后对真会的教义和信徒并不反对。在他的口中从不轻易提到别人的短处。只是改变会名,自立己养。随他而去的大约有百余人。当初为他施洗的那位传道人,曾多次流泪劝他,但他仍然固执己见,一直到死。
《卅年专刊》评论的第四条是很重要的:“他想别人可以易如反掌似的开办教会”,自己当然也可以办。这一条原因并非只适用于毕道生。在整个真耶稣教会的历史上“别人可以自办教会,我当然也可以自办教会”的现象层出不穷。这些人,当然是一些领袖欲极强的人。而一些人想要独立自办教会,必然导致真耶稣教会的内部纷争,又从而导致分裂。于是就形成了真耶稣教会历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各地情况,所知者如下:
据《圣灵报》第九卷六~七期,一九三四年三月初十,在赵县城内新道街成立真教会,当天受洗者廿九人,“求得圣灵”者廿人。
当年,六月廿九日,天津真会报告,怀庆里真会迁至东北城甬常关后门对过。因“自前年市变(当指前年日寇炮击天津华界事)以来,所有附近信徒多迁移,至教会聚会至感远离不便。长此以往,有碍教会发展。”六月廿九日是报告时间,但报告未能说明迁移的时间。
《圣灵报》第十卷第五期(民国二十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出版)载,一九三五年四月十四日至二十日,又于天津东门内真会河北省支部召开了河北省第一次灵恩大会。每天四次聚会,平均每次约百余人。“圣灵大降,受水洗者三十二位,并都受了灵洗。大病蒙医治的,计七位之多……”。为二十一日河北支部大会做了准备:改选张约书亚长老为代议员,李以利、程介三、张雅各为负责;夏言冰女士为书记。又为了加强团结,“决议天津市本会,今后每逢安息日聚会合一,及经济会合一,行政合一,以收团结之效。”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