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九次理监事会

在总会发出为闽、台两省救灾的通函之后的第二天,十一月十五日,在上海极司非而路四十三号(梵王渡路,今万航渡路)召开了第九次理监事会。到二十二日会议结束。这次理监事会议,就是以前的代议员会议,会议记录全部载于《卅年专刊》。
出席的人员有:
理事:蒋约翰、张撒迦、吴约翰、魏以撒
干事:姚荐楠、郭子民、董玉林
监事:河南省支会吴贤真
福建省支会郭美徒
湖北省支会李正诚
甘肃省支会廉奇星
陕西省支会邓育英代
江苏省支会史提多。
特别参议有:李子敏、林路加、蔡尉文。
这次会议,实际上是经过八年离乱之后真耶稣教会总会暨各地支会负责人,也就是真耶稣教会主要领导干部的第一次会议。是八年离乱之后各地现状的总结汇报大会,又是第二年,三十周年纪念、十一大的预备会议。因而第九次理监事会是对于真耶稣教会来说是一次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会议。
首先在十五日的上午十时,公推魏以撒致开幕词。
其大意谓自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第八次代议员会到现在已经远隔八年,“会众都在大战争大饥饿当中的岗位上过来,实在应当献上至敬的崇谢。”
又说明这一次理监事会是继承第八次代议员会而来的。名目虽然不同,性质与职权是相同的。
关于缺席监事情况是:台湾黄以利沙、林悟真因飓风过境,损失很大,为节约灵胞的负担而未来;湖南周安得烈因建筑新会堂手续未了,亦缺席。但寄来了提案,并表示对此届议案一概服从。广东梁耀基也因“圣工拦阻不克出席”。此外只有河北、山西两省因交通不便,缺席。
然后公选魏以撒为大会议长,记录为董玉林。
大会主要内容,首先是总会五系及各省监事报告情况。
会务系魏以撒长老报告教会概况为:教会约有一千处左右,受洗信徒约十万余人。
总务系蒋约翰执事报告收入三十九万余元,支出五十九万余元。
报务系张撒迦执事报告报社在困苦中继续发刊。
郭美徒代表学务系郭多马长老报告概况,在福建训练“工人”百余人。
秘书系董玉林执事报告总会内迁之后的文件,共收七六七件,发六四五件。
吴贤真执事报告河南有教会一零五处,健全的有七十八处,信徒有二万多人。
郭美徒监事报告福建的情况:全闽共分莆田、福清、漳厦、福州四区,共有会所一二八处,信徒七千余人。人民困苦,教会工作很受影响。莆田区已于一九四零年由祁志忠等人另组“莆中办事处”实行了分裂。见前述第七编第二章第十五节。
蔡尉文代替史(提多?)监事报告江苏共有会所五十处,信徒五千人左右,专任传道有十余人。
郭子民主任报告四川现有会所十九处,两年来受洗者有千余人,专任传道有十余人。
李正诚报告湖北状况,复员后租房成立支会,鄂西有十一处,簰洲一带二处,武汉有十四处,云梦十一处教会,祈祷所未计。
廉奇星监事报告甘肃情况,因成立最晚,只兰州、平凉、靖远、天水等处。
邓育英带来陕西的报告,八年来已经成立十五处教会,专任传道有三人。一切都在改进当中。
总计应该有二五四处教会。当然,这个统计并不全面,因为还有很多地方都没有统计到。

第九次理监事会议的决议案:
1、定于一九四七年召开第十一届全体代表大会;从三月一日起,开会两安息;会址定在南京。
2、总会会址设在“国府所在地”,即南京。
3、立即筹措捐款以建筑总会办公处所。
4、应当发行本会三十周年纪念刊,由总会全权处理。
5、联合修函向郭多马长老致慰问,待总会略具规模时,请郭长老来京主持。
6、调整总会组织以增强工作效率。
a.追认吴约翰为总会常务理事。
b.追认总会在渝各系之组织及各系主任。
c.新旧组织在实际上合并于五系,由总会各常理兼理之。
7、成立修改会章细则起草委员会,进行修改工作,设十七人委员会。
8、发行两种刊物:《圣灵报》对内,《真耶稣教会报》对外;分别在沪渝两地发行;由张撒迦理事、郭子民主任主持。
9、各地本会出版的刊物以不违背本会教义,并登载本省消息见证为范围。
10、对国外传道决议:
a.征求本会精通外文、信道多年、明瞭本会教义者,稍加训练派赴美国“开发新工”;
b.组织马来西亚支会,加强南洋工作,作为向英国发展的前进基地;
c.派员到日本各本会慰问、视察教务,加强联系;
d.向美国支加哥及印度灵胞通讯联络;
e.以上工作统由总会推动执行。
11、关于预算:
a.通过预算,至大会为止,共计一千六百万元(大大超过了二月份的预算);
b.筹措办法:各处支会、分会及祈祷所,除建筑、救济两捐外,其他各项捐款均应交纳十分之一于总会。
12、健全教会的组织机构:
a.总部、支部改为总会、支会;
b.举行分会、祈祷所、长执、传道总登记,分别发给许可证、服务证及传道证;
c.各级本会应依法向社会处、科备案。
13、赞美诗应增订统一付印。
14、由郭多马长老拟定本会专心献身工作人员之奖进、训练、工作待遇、抚恤、退休等草案,交十一届大会审定。
15、应筹设救济机构。
16、在行文中于必要时,上对下可用令,下对上可用呈。其署名可按组织法之名义行之。平时口头之称呼,应称为长老、执事、弟兄、姊妹。
17、关于财务:
a.可以向外募捐,兴办建设性事业;
b.倡导纯十分之一捐;
c.发动感恩捐;
d.财务绝对公开,厉行预算及决算,并采取会计制度,管理各项帐目。
18、定于每月第一安息日上下午举行祈求灵力祷告会,并应将祈祷确实效果逐级报告总会。
19、登载《圣灵报》的内容,精选有合本会之真理稿件才可登载,不可浪费纸面。交总常理办理之。
20、凡要召集会议之时应将提案明示。
21、教义、教理问题重大,应成立研究会员会专司其事,其人选由总会遴选之;总会常理为常务委员,经票选魏、郭两长老为主任委员。
22、每个支会参加全大之代表名额及质素:
A.名额:每支会以两名为基数,有分会五十处者得增推代表一人,一百处者得增推二名,依此类推。
B.质素:
a.确受灵洗品行端正者;
b.道理纯正熟练,常识丰富者;
c.尽量推举在本会年资较深者;
d.心性和平,态度大方者。
23、关于纯十分之一意义:因今日已有国家之组织,人民有缴纳捐税之义务,人民收益中之一部已被国家征用。故经多次考虑后,决定自农产收获、畜牧孳生、经商利得及服务薪酬中抽取二十分之一,交教会作为向神之奉献,名为纯什分之一捐。

第九次理监事会,关于教义的讨论,有:
1、受洗者之标准:认罪、悔改、信经;
2、施洗方式:应效法主在十架上之状;
3、受洗后宝血之关系;永不失效;
4、儿童可否受洗:父母归主者方可施洗;
5、灵洗以说灵言为标准;
6、洗脚方法:受洗后由主要负责人在会内洗脚;彼此得罪应彼此洗脚;临终时请教牧洗脚,以求终赦;
7、祈祷方式:遇必要时,聚会第一次祈祷可以站立,或由一人用明言代祷。但第二次必须用灵祷;
8、抹油按手:分别为一人、为多人、一手双手、左右手,及按手按患处之分别;
9、调整本会圣职制度,留大会解决;
10、聚会方式:可分为查经会、歌颂会、祷告会、灵交会、证道会、读经会,以丰富聚会之内容。
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时摄影闭幕。

这次理监事会议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
它总结了八年抗战之后真耶稣教会在全国各地的状况,也发现了总会机关组织机构在八年抗战中不仅未能削弱,反而更加健全、壮大。特别是总部五系的健全。在抗战期间,总部迁渝时,已有圣学系、秘书系、圣计系、圣职系、圣款系、圣事系六系。而第九次理监事会上正式出现的五系为:会务、总务、报务、学务、秘书。从两处记载推测,总部各系机构及其名称的改革当从实际工作需要出现的,而且是总部自行作的分工和设置,然后出现在第十届职员略历表上,以及第九次理监事会上。并非由代议员会议或代表大会的决议而产生的。在第九次理监事会议上只是追认常务理事、各系组织及各系主任,并确定将总部迁渝时的六系和五系的工作完全合并。由此推测总部五系的建立时间应为总部迁渝期间,地点当然在重庆。
另外,“总部”自迁渝以后改为“总会”,未通过代表大会,也未通过代议员会议定,看来也是总部的几个负责人自行商定的。第九次理监事会议确定“总部支部改为总会支会”,是重新认定,合法化。而总负责是魏以撒。

而关于教义的讨论,南北双方的力量之对比,此消彼长已经清晰可见。
首先要回忆一下合一之后关于教义讨论之后的决议内容,这很有必要。一九三七年,第十次代表大会关于教义的决议是:
“⒈统一圣餐举行案:
议决 本会圣晚餐之无酵饼及葡萄汁,乃主耶稣之血与肉,应举行之以纪念主死。每年于耶稣受难之日举行全体纪念一次。并得于施洗后,或开灵恩会以及其他特别聚会时举行之。但应省察领受,以联属于主之生命为要。通过。
⒉统一洗脚礼案:
议决 照本会细则所规定办理。通过。
⒊解决蒙头问题案:
议决 本会信徒于祈祷或讲道时,男人必须脱帽,女人不必脱帽。通过。”
如果将这个决议同一九三二年第七次全体大会(后改称为八大)关于教义的决议相对比,可以看到南方的代表们对于北方代表的“顽强争论”作出了相当的让步,但并未放弃自己最初所接受的真道。已如前述。一九三四的八大(后改称为九大)则未讨论教义。

而这次理监事会关于教义的决议,值得注意的是:
“受洗者之标准:认罪、悔改、信经”是第一次出现的。施洗要效法“主在十架上之状”也是第一次出现的。洗脚礼的临终洗脚“以求终赦”,则是仍然坚持北方代表的意见。抹油按手的方式及聚会方式也是第一次出现在总部的决议中的。
这些变化,很可能与魏以撒有关。而第九次理监事会之所以能得出上述决议,又和出席会议的代表多为受魏以撒影响者有关。从记载名单中可以肯定的有:河南吴贤真、甘肃廉奇星、陕西邓育英。福建郭美徒则肯定同郭多马一样。而江苏史提多态度不详。湖北李正诚此时是什么态度也不详;据笔者所知,后来李正诚对魏以撒是有很大意见的,但始于何时以及具体内容都不详。
由上可知,由于抗日战争的契机,魏以撒在总部职事人员当中的影响力,以及在教义方面,都使北方的人马和意见占了上风。
这次理监事会的重要性,还在于设立会章细则修改委员会,以及有关教义的讨论,为十一次全体代表大会的召开,准备并奠定了基础。
至于其他方面为十一大的召开做的准备就不必细说了。
总之,这次理监事会是对八年抗战中真耶稣教会的总结,同时也是为十一次全大的召开做的准备,也是总部中南北力量此消彼长的关键之一。
它给人的总印象是,八年抗战,真耶稣教会虽然在一些地区遭到了摧残、损失,但却在战火中更形发展。战争灾难,无疑是信徒增加的温床。其教会组织机构更为壮大、完善、成熟,蒸蒸日上。
但是,抗日民族战争是结束了,而真耶稣教会内部教义的分歧,又要重开战端。开始了新一轮的壮大发展而又进一步分裂的历史进程。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