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福建真耶稣教会热烈发展

福建各地真会的零星记载:
东郑区会:最初的创始人林进发“至今仍守主道”,而林柯柯已不守安息,“大概不识真神了”。
虎邱区会:到一九四六年的八月初十,开第四次灵恩大会三天,“除蒙召外拣选灵胞有十二家。现在会友可达一五、六十人,同意捐献什一捐。”文中“一五、六十人”不可解,当为印刷有误。
三山区会:一九四七年度选理事为王书香,财务王鸿锦、庶务王茂霖,监事翁开书。
洋门区会:一九四七年选倪彼得为理事,财务倪叔仔,庶务杨福读。信徒三十八人。
南城头区会:一九四七年有六户、四十余人。
海口区会:一九四六年,买断契房一间为拜神一所。
南湖区会:一九四七年信徒会议,选陈亦伯仔为理事,庶务为陈安,财务为陈亦桃。
后耀区会:近数年来“有不忠心发生,灵工见退,因羊多牧养工人少”。
江厝区会:一九四七年农历二月初二日,举行献堂礼。
厦门:《真圣报》第二卷第二~三期,刊登了厦区处第零零六三号字声明,“声明吴道泽非本会教徒”。意谓吴道泽广东饶平人,何时立为执事不详。八年前在云霄漳浦一带“冒充先知”。曾犯重婚罪、伤害公务员罪,云霄县曾依法分别判有期徒刑及剥夺公民权。后往台湾,要求在教会工作,被拒绝。又往鼓浪屿欺诈得逞,允其在教会工作。欺骗部份信徒,导致教会分裂。到处“传道”、“赶鬼”、充“先知”“天使”。厦门区会特函各会周知,“此后自应严予拒绝,不得糊涂接待”。一些不逞之徒,总是要以欺骗行诈逞其所欲,历代有之,不足为怪。关键在于教会能否自律自清。厦门真会能清除吴道泽,当然是好事。一九四八年六月,鼓浪屿真会“以处于恐惧交战之中,凡事均因分裂受到极大阻力,但全能真神仍不丢弃弱小会众,圣灵至今仍然同在。为表属灵一体微意,特开捐共壹百万元”为建筑捐。”
漳厦区:所属杨美桥区会,一九四八年末,新堂落成,总会派杨约翰前往主持典礼,并开灵恩会六天。
十月二十一日,漳厦区办事处召开第十一届代表大会,地点在赤湖堂。出席的分区会有二十处,代表三十七人。总会杨约翰在场指导。通过议案十八项。
福清:一九四八年七月报道,福清“连年发生旱灾,沿海居民均以海菜作粮,靠山者以野菜充饥”。吁请救灾。到年末,分发总会所发赈款,二十四户,每户三斤白米。
只莆田真耶稣教会的情况,能找到更多的记载。
陈光藻说一九四六年农历正月(时间有误,见下文),在黄石堂成立“莆东北办事处;选龚那翁长老为主任,唐向标执事为副主任,陈光藻为文书。”把所有没参加“莆中办事处”(一九四零年祁志忠、洪载智、黄鉴湖三人以反对支部某些人为名,在江东堂自行组织,实行分裂,见前述)的各个堂所组织在一起。当时的传道人员有唐向标、林亨、朱永奎、林推基古、张朝朗、邹道基、林道明、林瑞、陈信坚、陈启磐。
“莆东北办事处”成立大会,在《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一卷第五期有详细记载,比陈光藻所记要详细;这或许是因为陈光藻乃凭记忆所记载者。
时间在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古历一月初二日(陈光藻在一九四六年正月),公历一月二十三日。文章标题为“真耶稣教会莆东北各分会会务联系会议记录”。开会地点在莆田黄石分会。出席人员:唐向标、董玉如、黄新椿、陈光藻、王锦练、赵少瑜、张朝朗、许点四、朱永奎、林吾球、郑文英。
议决:组织“莆东北区办事处”,“藉收联络统一,集中力量,推进会务之效。”选理事三人:龚那翁为会务、唐向标为庶务、黄新椿为财务;监事为赵少瑜,书记为陈光藻。办事处地点设在涵江分会。专任传道五人:唐向标、张朝朗、林推基古、林道明、林元亨。其他,朱永奎等十二人为义务传道。又议决经常费用的负担及工作人员津贴标准。并议决工作分派、布道队、出席总会全体代表大会代表选派方法,支会房屋修建等等事项。
由费用筹募分摊案可知莆东北区办事处下属分会有哪些:涵江、新浦、塘头、顶厝尾、郊上、城厢、黄石、笏石、下屿、平海、渡边、东山、大蚶山、南日等地。
一九四七年五月,第十一届全体大会之后,总会派遣周安得烈、酆荣光二人到福建视导。周安得烈到福建之前,先到广东视察,在九月福建支部大会召开时到福州。酆荣光则先到福建视察(在福建支部张提门陪同下),之后参加福建支部大会。会后,周安得烈在莆田整理教会,建立莆田县分会,酆荣光当选为莆田县分会常务理事长。
先说明酆荣光在十一次全大之后到福建视察的概况。
酆荣光在莆田巡视了涵江、莆城、青垞、江东、新浦、沙头、塘头、畅山八处教会。受漳厦函邀,于是南下到了泉州。在泉州布道两天,又到了厦门,“各公会来归者不少”。七月初五,又应石码教会之邀,“证道数天”。本想到漳厦之漳浦、海澄等地去,但因福建支会代表大会即将到期,遂在厦门召开了临时全区代表大会两天。会后赴福州。
支会之前,《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一卷七~八期上刊登了一篇“教务系报告闽省工作概况”,无作者署名。推测应为总会传道人酆荣光。谓因福清挽留,因此要求支会推迟十五天,在福清帮助九个真会开灵恩会,得圣灵的男女计二百二十三人。酆荣光、郭美徒二位施洗五十一人。“最奇者,在开餐的晚上,留有三杯圣餐,补那未有领受的。揭开布已变为鲜红的血。六十多灵胞见之,皆为称奇”。酆荣光到了十六个教会,开捐二千零二十万元。
莆田真会的继续发展
周安得烈、酆荣光参加福建支部大会之后,酆荣光到漳厦各地巡视,周安得烈则到莆田搞教会合一的工作,建立“莆田县分会”,取消“莆东北”和“莆中”两个办事处。此事在《真圣报》第二卷第一期有一篇郑彼得的特写报道。之所以要建立莆田县分会,郑彼得如是说:“真耶稣教会,是依据人民团体组织法的四级组织,在中央有总会,在省有支会,在县设立分会,各乡镇设立区会。莆田县的真耶稣教会,自民国十三年开设后,教务非常发达。现有会堂三十个,聚会所二十个,男女会员‘未成年者在外’约三千人。因为过去福建省支会设在莆田县城,所以这里教会的指导事宜有了支会来负责,县分会的设立,当然不关紧要。抗战胜利后,支会即迁往省会福州的建议,直到今年(卅六年)五月间才实现。由是莆田教会就需要一个总指挥的机构。那么县分会的设立遂成为迫不及待的形势。南京总会有鉴及此,特地于本年十月间派了常务理事兼教务主任周安得烈莅莆视导,把原有的莆田办事处正式改组成立为县分会,以收指挥合一之效,而臻组织于健全。福建省支会为此,也派了常务理事张提门前来协助指导,成立县分会。”将这个报道同陈光藻的叙述对比,各自注意的侧重点显然不同。陈光藻则侧重于分裂的莆田要合一,郑彼得则侧重于支会迁走福州,加强莆田的指挥。主要原因是什么?如果仅仅是因为支会迁走,则莆田分会的建立,仅由支会就可解决,更无必要将酆荣光选作理事长。主要原因大约还是因为莆田真会的长期分裂。
而总会又为什么要派周安得烈、酆荣光到福建去呢?周安得烈后来撰写的“华南巡视记”也有它的说法。见于《真圣报》第二卷第五期(一九四八年五月十五日出版)。小标题是“总会关心华南工作”:“闽省本会,在初创时灵工大有一日千里之势,蓬勃气象实令人闻之感动。不幸中间有假兄弟捣乱,又因教牧太少,进到二百处教会以上的地位,受着各种摧残,圣工日渐消沉,手屈一指反而降低了。其中也因抗战,多少人受着生活之压迫,无暇顾及教会之圣工,因此一落千(丈)。总会对于闽会之圣工素极重视,而闽会又当开全省大会于福州;江东又开教牧训练班,专函来聘,总会将开理事会商决,先差派酆荣光执事首途赴闽,作为循环慰问,并委烈作粤港之行,巡视各处本会。”周安得烈说了很多,其实最为重要的关键,只有一句话:“假兄弟捣乱”。这才是周、酆二人赴闽要针对的根本问题。周安得烈作为新当选的总会理事,又是总会委派的人选之一,对其赴闽之根本原因,不可能理解有误。建立莆田县分会,其目的就是陈光藻所说要解决分裂,实行合一,健全教会组织。
一九四七年农历十月廿九日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地点在县城会堂。据记载,“极一时之盛”。与会代表五十人。选举结果:酆荣光、宋亚波罗、龚那翁、邹道基、张朝朗、林推基古、林道明、郑彼得、祁志忠当选为理事;候补四人;张天柱、徐春霖、方撒该为监事,候补一人。又召开理监事联席会,选酆荣光、宋亚波罗、龚那翁为常务理事,张天柱为常务监事;酆荣光任理事长。商讨了开展“圣工”的相关议案。
十二月十日,组织巡回布道队,到一九四八年一月廿四日结束。酆荣光报道说“印象极佳”。郑彼得亦有专文报道。一九四八年六月份的报道说“莆田教会、灵工大振……此间福音旺,会所林立”。但“去年海水淹禾,继又大风,五谷缺收。两餐之家,十居其七……有一小半教会,哀苦之状,目不忍睹……。”九月,《真圣报》上有综合报道,谓:“总会酆荣光执事在该地工作,成绩良好:①为莆会办理立案手续;②巡回四十六天,经过二十六堂、十八所之多;③聘请五区传道人;④举行八堂之新年布道;⑤成立书报分会社;⑥指导各堂普遍之灵恩大会;⑦函聘翁孟、翁天文为专任传道士。工作甚为紧张云。”
年末,《真圣报》报道,“为另立大区会管小区会之事,发生赞成否认的大扰乱。现在双方皆信请总会派人前往指导中。但愿他们都能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平风静浪的铲除世界纷争结党之习惯。”这可能是因为会所太多,管理体制需要变化而引发的“扰乱”。
马上就要到一九四九年了。
福建支会概况
九月十六、十七日,在福州大根路真会召开了福建支会第十一届代表大会。
出席代表有福州区十三人、福清区三十三人、莆田区七人、漳厦区一人;传道士有陈见信、陈启磐、李国良;支会理监事:张提门、陈迦犹、郭美徒;监事龚那翁因路远体弱未克出席;列席总会理事周安得烈、传道酆荣光。
大会主席郭美徒,记录詹得善。
议决各分会可以设立神学,但应先期报请支会核准。支会地点移设省会所在地福州;县分会所在地则应设于县所在地或教会之中心区。又采取许多措施加强组织机构。议决来年的经费预算。
改选支会理事、监事。结果选郭美徒、张提门、陈见信、陈光藻、唐向标、黄宋荣、陈霭如等七人为理事。陈启磐、陈马利亚为候补理事。再互推郭美徒、张提门、唐向标为常务理事,郭美徒为理事长;林作□为常务监事。
选举时由省政府社会处派视导员李传佛监选。总会周安得烈列席指导。
周安得烈在大墙分会开灵恩会三天中的最后一晚,遵照总会十一届大会决议案“奉主名抹油按立陈见信为长老”。
大墙根真会开灵恩会三天,水洗二十五人,领杯三百十二人,乐捐四百余万元。
周安得烈到达福建之后,就产生了将福建支会从莆田迁往福州的想法,以为“从前教会不统一是支会没有一定地点,好象每年开支大会,四区处轮流开会,此境正如当年真神领导以色列人从这帐幕到那帐幕,致使真神不得安居,教会不蒙祝福。真神明明对大卫说:‘自从我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过殿宇。常在这会幕(指自建的会堂)和帐幕行走(指租用的会堂)’。轮流开支大会即行走之意(《母下》七章二节),这是不合宜的。主耶稣亦曾说过:‘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太》廿五章四三节)所谓客旅’即预表神的教会(支会)飘流摇动,宛如作客旅情形一样。现在主的教会,流动这些年月,并无一定住处,正如经上所说:‘此后我要回来,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把那破坏的重新修造建立起来’(《徒》十五章十六节)。”怎样“回来”呢,就是把支会迁到福州。“因福建省支会是该省各本会总枢纽,首先接受主的恩典是在福州本会”。迁支会于福州,其实是周安得烈对当时福建教会组织情势判断后的结果,政府也要求将省级机构设在省府所在地。
在支部大会前及会议期间,与多人探讨,提出议案,“一致赞成通过”。又有黄资恩为其母因三叉神经痛求医而愈,又为纪念其父黄提多为道热诚、远涉重洋,到南洋传播“真道”,捐献园地一块,有四十余方丈,内栽香蕉七十余株,每年可有数百万元收入,可充支会用度;基地亦可作扩充会务之用。于是支会迁址之事圆满解决。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郭多马去世。酆荣光主持追悼会。
一九四九年二月,《真圣报》刊登福建支部的报道说:“去年杨约翰理事来闽数月,各本会获益良多,敢请再派杨执事前来工作为盼。入春(郭)美徒长老与酆执事拟出发莆田,张提门执事出发福清,陈见信长老及李国良灵兄出发长乐连江”,大约是巡视教会。又说:“近来时局紧张,未知总会自身有无应变措置计划,实为系念云”。
总会有无应变计划呢?笔者未能找到任何记载。
十一大之后的福建真会教义上有无变化呢?特别是关于妇女蒙头的问题。因为总会派到福建的周安得烈,在十一届全体大会上公开表态(作为湖南代表)要牺牲小我,顾全大我,实行总会的教规决议:妇女蒙头。见前述。周安得烈在福建推行了吗?未见于记载。此外,又有郭子严在《真圣报》第二卷第一期(一九四八年一月十五日发行)上发表了“研求真道应有的态度”一文,其中表示女人祷告蒙头与否是关乎“得救”宏旨的,也赞成了妇女蒙头教规。郭子严乃郭多马之子,郭多马影响所及除总会而外,尤以闽、台为最。那么,郭子严在闽、台地区推广了吗?而从今日现实来看,闽、台地区仍然还是不蒙头的。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