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安徽真耶稣教会

从现有资料看,在这个历史阶段中,唯一报道全省情况的是魏以撒在十一届全体大会上的报告。说一九四七年时安徽有会所六处,传道四人,信徒六百人。有关资料只能找到几个地方的记载。
铜城闸区会:《卅年专刊》统计表说是在一九四七年十月建立的区会。在正文中则说铜城闸区会会友遍布于百余里之内。那姆桥街租好了老教会的圣堂,“不久正式聚会了(这大约是为《卅年专刊》撰稿时的情况)。和州城内亦有热心会友,将来和州亦可成立本会。还有黄山寺、兴隆集、白渡桥、于河室、北王寺、沈家巷、高沟各镇各乡,均有本会之会友,可见主恩扩展非常之快……和县与含山本会,并合肥正为进行中,各会都要发展起来了。”而王选民在十一届全大上说百(白)渡桥已经设立了祈祷所。《真圣报》于一九四七年年末报告说,总会派蒋约翰到铜城闸区会协助灵恩会,“获益匪浅。共捐献百余万元。特抽十万元与蒋执事带京奉献”。王选民在十一次全大上也提到这次灵恩会,谓“受洗三一名之多。近又置坟山地,盖东房,六十石稻,近有教会三处、祈祷所二处。”则以上资料均应为一九四七年五月一日之前的情况,因为十一次全大是在五月一日召开的。
高庄:《卅年专刊》说高庄与铜城闸是当时(一九四七年)真会最为发达的地方,但对高庄没有具体记载。王选民在十一次全大上的报告,是先回忆高庄真会的历史,而对于当时,即一九四七年的情况,则说:“今也新四军北撤,又建筑,目下有会所十间。近来又受水洗一百余人,在十六年三瞎子看见。”最后一句话,语意不完全,不好理解。“在十六年”或许应该理解为“在十六年‘中’”吧!“十”或为“四”之误?
一九四八年正月廿六日,姥桥街成立区会,正式聚会,选定了职务人员,组织健全,会务负责为陈荣金。
店埠(肥东)
王保罗在十一次全大上说:“合肥(肥东隶合肥)有教会和祈祷所三处,惜无工人。目下安徽教会不合作,自分南北,故南二代表出席。”当时出席十一次全大的安徽代表王选民、王保罗应当是安徽南部教会的代表。五月,店埠分会致函总会,谓“本会虽是穷乡僻壤”,但也要为救济、总会办公处修建开捐,“立即汇寄不误”。“并悉国防部禁止(国防部白崇禧颁发之禁止军队滋扰教会的告示)亦已颁下,希发下三张,分贴各区会。因为敝地乃皖省通衢要道,又是本省门户,往往军队过境,强占圣堂使用,本地无法交涉云云。”六月,店埠捐献总会建筑捐四十万元。年末,又报告说:“该会近于合肥,于十月开会,原拟成立支会。乃请各界参加。会、财、庶分头报告。赵彼得报告财务共收到十一亿二千五百二十万元,王保罗报告收函三百四十五件,会务报告临近之桑店老人仓及鲁大桥各区会现在情况特殊,无法推进,诸祈代祷,下次派人前来为盼。”支会成立与否,没有说,文中所说为“原拟成立支会”,那末虽然召开了会议,但支会未能成立。因为总会未派人前来?“情况特殊”的两个地方,应与当时战局有关。
芜湖:《真圣报》第二卷第二~三期(一九四八年三月十五日出版)《佳音》栏刊载了刘顺灵的报道。说是有在四川加入真会的刘强夫妇,于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中旬起开始展开传道工作,“每安息日聚会三次,每次到会有廿人左右,情绪相当热烈!目前得灵感的已有二人,大概要求合法水洗的有二三人,并有人很希望长执们来芜工作,敬听宝训!目前开会每次均由顺灵领会,讲道亦由顺灵主讲。”五月,又报告说,高庄分会的韩保罗偕姜爱光到芜湖开会,听道者卅余人。常来者大多是老教会的“兄姊,均是一班诚实求道者,很愿接受‘真道’。可是因肉身上等等的关系,一时不能离开乳母的老会。”到年末,“芜湖市灵工大振,于十二月二十日,总会差李常监正诚长老前往,轰动一时。每天聚会者四十余人,灵恩大降,水洗四十人;内多老会柱石,现已正式成立分会,正觅会址中。”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