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 云南真耶稣教会的初建及发展

《卅年专刊》牛西拉(广洋)记云南真会史谓,一九四四年高光普、田腓力二人在狱中成为真会信徒(此句或许有误,原件复印不清),出狱后复遇真会胡腓力长老之公子胡志圣,乃相约于昆明饮甘巷二号胡志圣家中聚会,影响多人参加。一九四六年四月二十八日第一次施洗十九人。信者日众,乃于同年十月二十九日借昆明盲哑学校召开第一次秋季灵恩大会三天,到会者四十余人。
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五日,借省党部大礼堂开成立大会(《卅年专刊》统计表将昆明分会建立时间定在一九四七年的二月,误)。会后,借民众教育馆礼堂开春季圣恩大会三天。到会者百余人,水洗四十余人。同年五月一日租得拓东路一一零号为会址。函请总会派员来昆明牧养。八月三日,牛西拉(广洋)长老到昆明。又有陈致新长老因军官转业也到了昆明。九月八日召开秋季灵恩大会四天,水洗三次共五十一人,灵洗数十人,总计灵胞已有二百人。
一九四七年五月一日,魏以撒报告说云南只有一处真会,传道一人,信徒八十人。这里的信徒数与牛广洋不同。但魏之统计要早于牛西拉,当时还不足二百人。牛广洋之报告已在当年九月秋季灵恩会之后了。
以后的发展则完全见于《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一卷第五期(一九四七年九月十五日发行)的报导说,“近又在运动场那边设立区会……每晚参加集会有八十余人,安息圣日有一百余人。”这个情况,牛西拉的报告没有提及,也许应在九月秋季灵恩会之后创建的。这一期《真圣报》还报告昆明分会为总会已经抽来什一捐。第六期,又报导了昆明分会的灵恩会,说是“聚会百人,水洗二十一人,灵洗二十人,病愈四人,登报三天,捐款六万元”。同期《真圣报》又刊登了开革王提多圣职的报导,谓:“查王离经背道,吸毒偷窃,又有麻雀嗜好;经管教会没有法定账册,任意胡闹;公有圣物,不愿交到;总会命令,也不遵照;教内教外许多控告;审核属实,将他革掉;以一警百,主得荣耀!”
《真圣报》第一卷第七~八期(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发行)在“会闻”栏中刊登了一篇题为“追认高光普长老圣职”的短文。乍一看,以为高光普已经逝去,为追加功勋而追认为长老。其实不然,当时高光普依然健在。其文关于昆明分会创建发展的历史,有一些细节上的补充,照录于下,谓:“昆明分会之创立,由田腓力、高光普发起,胡志圣兄之协助,始在胡宅聚会。后迁登华街成立祈祷所,高长老之名亦已传开。高长老是革命元老,有功于国,故一般有识之士时相往来,常常宣传主道。初借聋哑学校,继借民教礼堂,开两次灵恩大会。再借省党部开成立大会。领带唇枪舌战,更正旧教,引为八大公会仇敌。后因调赴下关,重托自友寻租现在会堂。昨由下关回昆,惦念主工,不是出于勉强,乃是由于甘心。言语行为毫无指责,因此呈报,希为追认高长老之圣职云。”这应该是报导昆明分会要求总会批准按立高光普为长老的消息。为什么要用“追认”二字,或许是要求总会承认高光普一开始工作时的身份就是长老之故,而不是才行按立的。
《真圣报》第二卷第五期(一九四八年五月十五日发行)报导说,昆明分会运动区会为总会开建筑捐二十一万余元,昆明分会什一捐三十六万余元。此外,还有一条陈致新的报告:“……此次出外,督学两月,仅到四十余校。但无形有形之中,已将主道传开,差堪告慰。返舍后首先工作,取消天地,推翻偶像,声闻遐迩,圣灵同工,有求必应。故病人来求医者,络绎于途,圣工远到数十里。于廿一日安圣灵同工开洗礼恩门,计受浸归主者男女老幼八十三人,先受圣灵者六十余人;尚有十人因事受阻,未能受洗。不过灵胞是有了,教会尚未有定夺。大喜消息传至昆明,有胡监事志圣和陈国瑞医师各捐百万元协助建堂,希多代祷云云。”陈致新的这个报导问题多多,首先,最为重要的是在什么地方,即地点,在什么地方大开了洗礼恩门?其次在哪个月份呢也不清楚。其他,陈致新或许是个“督学”,借巡视之机传道?“取消天地,推翻偶像”在什么地方呢?取消之“天地”何指?这个报导疏漏太多。
《真圣报》同年第六期(六月十五日发行)又报告说昆明分会三月下旬开灵恩会四天,事先登报公告,并张贴标语。廿五日受洗廿八人,会后又施洗十九人。四月廿日,牛西拉到宜良县属之可保村,布道五天。这里原是五旬节会的势力范围。“廿五日是他们之太阳日,有英国女教士,名叫博教士,来领礼拜。主帮助予(牛西拉)大大战败了她。同时弟兄姊妹也都火热,认出她们是假的来”。结果,当地五旬节会“全会更正,计水洗廿六人,灵洗四人”。“再者,请将国防部的告示(禁驻军骚扰教会者)发了四张:计状元楼、运动场、可保村、宣威。”如果国防部告示只张贴在教会所在地(也应该只贴在教会所在地)的话,在昆明分会之下所属教会已有四处。为总会建堂开捐计二八零万元。
同年《真圣报》第七期(七月十五日发行)又报导说昆明“挽留牛西拉长老继续工作”,显然是因为牛西拉要离开云南,当地一些人希望他留下,故而挽留。什么原因,原报导中说他“因过于认真,仇敌就要忌妒,想藉着人败坏他的工作,闹出许多笑话。我们四会有会友三百余名都挽留牛长老住牧云。”从这个报导看,前述云南已有四个教会的判断不误。而牛西拉虽然有那么多人挽留他,他还是没有留在云南,而是到了江苏南京北岸的浦口,可参见前述江苏部份。但究竟有那些隐情,已不得而知了。
同年《真圣报》第八~九期(九月十五日发行)又报导说,昆明分会的胡志圣、杨旭、陈马利亚等来函对牛西拉“备极赞扬”,但“现已依照诺言用飞机送反南京矣,但会务至今不衰云”。牛西拉到云南传道时,是只身而去,老母、妻儿都未同行,离开云南当然是不会有太多的困难的。
又有关于宣威教会的报导:“该地距昆明数百里,陈长老致新返梓后靠主极力推动,圣灵也与他同工。该县县长赠以‘爱无差等’大字匾额。现正准备建堂中。前后已施洗百二十余人。病愈蒙恩、克(刻)苦禁食的甚多,兹已在城乡两处聚会,诸请代祷云。”那么,前述陈致新的报导,应该是宣威。
一九四八年年末报导说昆明灵会收效甚佳,水洗十六人,会况日渐兴旺。宣威陈致新报导“近来本地大开布道之门,曾禁食七日夜努力工作,一次记名者百人。而创会二十余载之循道会反无一人。不久受法洗者可有三十余人,开宣威福音未有之风云。”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