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激烈战局中的东北真耶稣教会

《卅年专刊》的有关历史记载中毫无这个历史阶段的记载,只在卷末的统计表中有关于辽宁的新建会所的记载。有一九四六年五月,郑保罗在锦县阎家村秃老婆店创建县区会;九月,丁天民在盘山县羊圈村腰杨屯创建区会。十月,在北宁路锦县石山村寒家街八八号创石山站祈祷所,创建人不详,一九四七年负责人为曹根升。
在一九四七年五月十一届全体大会上,魏以撒报告东北真会情况上说东北有教会二十处、传道十人、信徒有两千人。
辽宁支会执事王得恩报告辽宁会所概况为:辽宁支会、铁岭县宋荒地分会、锦县秃老店分会、彰武县土城子分会、盘山县么杨屯(腰杨屯)分会、本溪湖祈祷所、铁岭县祈祷所、承德县祈祷所。共有信徒九七九人。
同时,又有一份“真耶稣教会东北未收复区分会报告表”;所谓“未收复区”当指已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控制的地区。其概如下:哈尔滨分会、双城分会、双城李二屯、龙江达架子分会、榆林县分会、延吉分会、明月沟分会、和龙分会、吉林祈祷所。
到一九四八年的五月,辽宁支会报告情况说:“辽支与沈分为救济落难同灵,特开捐共得七万二千流通券。沈分存总会十分之一捐三万三千元,共合为十万五千元,日内汇来。对于总会建筑正在进行中。沈阳之景况,受时局之影响,物资维艰,人民生活一日千里,涨风澎涨,无法言及。一般人民都以豆饼白水充饥,柴煤亦甚缺乏,演(?)如何程度,难以卜及。弟等仰赖主恩,向前博斗中。辽支所属各会皆因时局之影响,已不能交通矣。辽属各会,向未健全。弟自光复后,苦心奔劳,始于近数月,主才为我开了恩门,信者日有增多,而且多属老会传道一流之人物,是沈阳向未有之工作。为此工作,弟稍得安慰。按此情形,似有舍己抱大无畏之决心,向着未来之时局与工作,必争战到底。东北战局,快(?)沈阳,其未来之境遇,尤难预料(包括高举主名及个人存亡)。弟为此正祷告中,恳请协助代祷,能于应付当前之工作,荣耀父神云云。”这个报告登载于《真圣报》第二卷第五期(一九四八年五月十五日出版)上。作者为谁不详,或为辽支负责人?在当时艰难困苦的情况下,还在为总会开捐,其信心之热切,可见一斑。当时人民生活之困难在所难免,而对于前途难以逆料,惶惶然之情跃然纸上。
到六月份,辽宁支部又报告说,只铁岭(距沈阳只有一百多里)还可交通,其他已不能联络;“粮价已涨二万左右”。但仍在集中总会的建筑捐,计七二万五千元,一并汇上。宋荒地分会报告收到“捐启”三份,“共捐流通券四七万三五千,已交沈并汇矣”。
九月,《真圣报》又报道说:“受兵灾最严重的莫如东北。因乡村已无法聚会,城市无法生产。三日不得一餐者,比比皆是。传道大受阻碍。最近阎彼得长老(铁岭宋荒地分会负责人)来函备述苦情,盼各地祈祷时不忘为要。”
十一月二日,沈阳解放之前,“阎彼得来最后一函,详细报告该地本会之情况。在三天大雪中开灵恩大会,第一天到有五十多人,第三天九十二人。因冰天雪地无法施洗。按立陈司提反为执事,并为建筑开捐,可盖三间会堂而有余。第四天由郎廷栋长老擘饼,留作分散纪念。请各地灵胞不断为东北本会祈祷,阿们!”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