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江苏省真耶稣教会

先介绍一下江苏各地的情况。由于战局的发展,当时长江以北同江南情况不一样;江北未受战争影响者、或受战争影响之前,还在发展。而受到战争影响的地区则显然得不到发展。
一九四七年十一届全大上,魏以撒报告江苏的情况说,有教会四十五处、传道二十人、信徒四千五百人。
各地概况所知者如下:
盐城分会:一九四七年春,盐城中山街教会,经李学儒长老、潘月波执事等商量,敦请戴占熬(鳌)长老到盐城主持教务。后经王亚该古等商量,决定联络盐城全县教会、祈祷所,组织盐城县真耶稣教会协进团以推进教务。
宿迁:一九四八年初,宿迁晓店张庄派人到南京总会申请成立教会,得到批准;信徒人数有三四十人。
徐州:一九四八年九月,已有一定基础,总会派吴贤真前往帮助,已经受洗者有二十一人。
浦口:《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二卷第六期(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五日出版)报道“灵工大振”。说是浦口有一位保长程仁发,夫妇二人在南京受洗,立志在浦口“为主发光”,捐自己住房两间为会堂。总会又派人帮助,四十天之内,召开了教会成立大会,水洗七十七人、灵洗六十七人,见“异象”者多人。在第七期《真圣报》上又有更详细、更准确的报道。记于六月十六日开灵恩大会三天,受洗两次,计七十八人,受灵洗七十多人。又记载了许多神迹奇事:有人看见圣堂、天梯,及治愈病人、赶鬼之类。
之后,又把刚从云南回来的牛西拉(前述吉林牛子音之子)长老全家接到浦口牧养教会。年末,牛西拉又外出传道。一九四九年元月,时局紧迫,教会迁到南京,在太古山归云堂英国大使馆旁边租房(一幢精致洋房)设立聚会所。元月十五日又按立程达太、李秀英为执事。
阜宁:由于战局影响,教会情况非常不妙。《真圣报》第二卷二~三期(一九四八年三月十五日出版)刊登苏北戴占鳌长老的来函,说是“江北十年来都在大难中生活着,惟有阜宁所遭的患难更加严重!近来变本加厉,日日都有死亡的。老百姓死了不计其数,而我会与老会之传福音的亦不能例外。”阜宁原有会所卅余处,大半都封闭了。“日下已无人敢说是信耶稣的。近来,只有两处离阜宁城较近的祈祷所还在聚会。”
但《真圣报》第二卷十~十二期(已是一九四八年年末)又报道苏北情况说,“由该地传道人熊美徒至沪报告……原有四十四处本会中已恢复三十八处了,祂(指神)使反对的信仰,使软弱的刚强,使有西洋极深色彩的教牧、会堂、信徒纷纷更正,哈利路亚!”熊美徒报告的苏北包括多大范围不详,因为前述光阜宁一处就有三十余会所。
再说一下长江南岸的情况。
南京:这是总会所在地。一九四七年元月,景贤里因公建筑用地,于是又迁到鸡鹅巷聚会。有希腊教(东正教)康全夫传道士、康杰父女二人请林路加执事到家祈祷治病,于是“热心事主”。曹光洁遗孀曹英华禁食三十九天,结果是“魔鬼工作无形消灭”。这大约是指最终摆脱了张巴拿巴的影响。这一年的九月六日,九十一岁的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孙庆云,在南京水西门外受了合法大水洗。一九四八年春季灵恩会,与会者二九零人,受洗五十二人,领杯二八零人。一九四九年春,北、西、南三处分头聚会,又结队执旗持喇叭沿街布道。据说“因各会(指各个老会)布道者均已为战火吓走,本会更为市民注意。每安息日聚会人数不亚先前。灵胞之同心合意较前进步,撒但之攻击已经成过去。虽然灵胞们之经济皆处于濒危绝境,但依靠主之心越发增强云。”
常熟:一九四七年,史提多在常熟西乡王庄建虞西区会。一九四八年上半年(惜不知具体时间),改选新理监,由朱福祺为常理兼会务,张西拉为理事兼财务,陆德媚为理事兼庶务,监事为陈龚仁霖;候补职不录。由王亚该古抹油祝福。
虞山:一九四八年春,王亚该古来此相助,春雨时节,道路泥泞,开会三日,每日聚会亦有六七十人;为难胞流离失所,城会,东、西、北三区会都开捐。
常州:一九四八年末,有治病两则见证的报道。
苏州:一九四七年,黄彼得在苏州东中市虹桥西一九三号建苏州分会。
丹阳:一九四六年,严继光在丹阳北乡毛家村建丹阳区会。
上海:《真圣报》第二卷第六期(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五日出版)报道,沪东区会,“灵工日益发展”,周得恩独资在自己家中设祈祷所一处。沪南区,人数众多,“甬籍(宁波人)同灵最多,差不多占全数百分之八十强。”拟觅地另建圣堂。沪西区会,沪北建堂时,分去信徒大半,然而沪西人数仍然不断增加,“闸北虽然不来沪西聚会,而主安排一班苏北同胞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人数渐增,会堂仍然满座”。这其实也是战局发展的结果。因为当时有不少苏北人为避战祸跑到上海谋生。新加坡路一带同灵日益增多,拟在该处设立祈祷所。沪北区会圣堂建成。首由许发吉执事提倡,上海三会协助开捐。建成之后负债六七千万元之谱。但在新堂奉献之三日灵恩会中全部清偿了旧债。
上海各会又召开了全沪联合灵恩会,在沪东举行,四天,每日聚会有一、二百人之谱。
而一九四八年六月三日,上海真耶稣教会的重要人物李爱真去世,是上海真会重大损失。《真圣报》第二卷第七期(一九四八年七月十五日出版)刊载了蒋约翰撰“李爱真执事与教会之关系”一文,为其作传。谓李爱真广东宝安人,“在巴会归主”,在中华基督教会聚会。一九二八年归入真耶稣教会。克已爱人,爱教会如爱家,无不竭力奉献。总会开展印刷事业时,“将自己积余之资奉献,购办印机”。在闸北被立为教会执事。变卖房产为旅资,远涉重洋到擅香山传道,使“檀岛因爱真足迹得着永生的灵种,不久就开花结果,生生不已”。回国之后,又与江苏支部二三同灵到杭州传道开办教会。经过千辛万苦,“幸有主老早拣选一位夏腓力执事,他接受了福音真道的种子,保存直到今日,亦已开花结果,近来正在方兴未艾呢!”
后在闸北被选为江苏支会负责。支会第四期神学会时,苏北学员很多,而且贫穷者占了多数,李爱真经常解囊相助,鼓励学员。
蒋约翰评其为“生得其时,死得其所”。六月四日在上海胶州路万国殡仪馆大敛,开追悼会。
到一九四八年,上海川沙县,在施提摩太倡议下,成立禁食灵修会,以建圣堂。九月建成,可容数百人,耗资百四十余亿。献堂之日,由蒋约翰常理前去主持大会。与会者二百余人。

支会工作概况
《真会报》第一卷第三期载,一九四七年五月二十~二十三日,江苏支会召开了第六次支会代表会议。会议地点在沪东区会,出席各分区会代表二十人,连支会列席者约三十人。
议决通过的提案有:振兴各处教会之办法、组织灵恩布道队开发各县工作、筹办第二期神学会、每年举行一次同工灵修会。又修改旧细则十余项。
改选结果:史提多、施提摩太、蔡蔚文、张光普、林路加、瞿哥尼流、王亚该古、李爱真、施彼得九人为理事;徐吕底亚、徐甘霖、朱福祺三人为监事;常务理事为史提多、施提摩太、蔡蔚文三人;常务监事为徐吕底亚;候补理事为朱福祺;候补监事为熊美徒;理事长为史提多。
又选蔡蔚文为总会书报编审委员会之委员,及下届全大(当为十二届)代表及候补代表。
一九四八年元月,支会在上海三个教会开捐救灾区灵胞,捐出一千万元。按月缴纳经常费、什一捐。
五月二十五、二十六日,召开江苏支会第七届大会,地点在沪东圣堂。派代表出席的会所有:沪东、沪南、沪西、沪北四区会,常熟分会,无锡、虞北、川沙、跳桥、乌镇、常州、虞西区会,高庄分会。代表计十三人。支会常理史提多、蔡蔚文;理事王亚该古、施彼得、张光普,传道王亚该古等六人。总会蒋约翰、吴贤真列席。
讨论议决《会闻》季刊经费;选立长老史提多、施彼得二人,由蒋约翰、吴贤真、蔡蔚文“共同奉主耶稣名按立之”。又讨论了布道队工作如何推进、选补理事。健全捐源案,应以实物为本位;当与战局发展,物价飞涨相关。并应推行十一届全体大会之决议什一捐。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