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 日本的真耶稣教会

一九四七年五月一日第十一届全体大会上,魏以撒报告说,日本有教会一处,传道一人,信徒一百人。
十月二十九日,总会接到了村田长老第一次从日本寄回来的书面报告,用英语报告了自台湾返回后的工作概况。刊登在《真圣报》第一卷第七~八期(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发行)上,主要报告谓:“本年八月于东京轻井泽别庄(此处将似中国之庐山,乃纳凉避暑之胜地),开第四次夏季圣书学校,学员有廿名,听众三十名左右。在这一次当中,主感动我讲了很多的属灵要道!主的圣灵亦在他们心中运行着。结果有十名接受了真道,领受了本会的合法大水洗礼!这就是以实行证实真教会的真实来!这是叫他们认识本会的真理的大好机会。有一位组合教会的牧师的令郎,始终详细考查本会的洗礼、圣餐、洗脚礼的办法,就蒙圣灵感动他认识出真伪来。又有一位东京佛教日耀学校的老师,他来赴会的目的是要学英文,但由二三次的谈道,亦已蒙圣灵感化他领悟本会得救之道,并且说非做真教会信徒不可,因此要等候我到东京为之施洗。
八月九日,被外国人教会邀请到美军陆军大将、东亚从军牧师总长等,以‘你们要纪念主’的题目讲道,多少他们都要受着真道之感化吧!”此外,还谈到一些真耶稣教会在美国的情况。
到一九四八年,大约应在三、四月份吧,村田丰道长老来函报告在日本的布道概况;刊登在《真圣报》第二卷第六期(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五日发行)上。说是接到总会慰问函之后,又再去九州访问教会(前一次去九洲就不详细了),“经过神户之时,晤及黄头先生请他拨一点台支经费,未获结果。然后又到九洲,以福冈为中心,久留米、吉井町、伊方里町、太宰府等地均开过会。此地向来没有传道人驻牧,蒙主特别开恩,听众都如干燥之地受到甘霖的浇灌一样。向山煤矿里有一家由虎尾归来之中岛兄,因他正在苦难中受试炼,非常难过。主感动我引证圣经安慰他,并为之祈祷。由九州工毕返乡后,接得台支郭顶顺长老托吴再恩先生带来台银三万元,总合日币六千元。此真是耶和华以勒,感谢主恩不尽。吴兄原奉长老宗,近来谒慕圣灵恩赐,如大旱之望云霓,愿主成全他所求所愿的。四月(由此推测村田丰道长老的布道活动应在一九四八年的三、四月份,或又早及二月份),在我之乡里附近,坂城町中之条村,开始路旁传道。男女老幼均很踊跃听道,这是可喜的现象。请为散在福冈灵胞祷告。求主在该处拣选工人,牧放他的群羊,阿门!”
综合以上报导,日本究竟有几处教会,没有明确记载。若从上述记载涉及的地点来看,至少应该有两处:东京地区和福冈。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即日本的真耶稣教会同台湾真耶稣教会的密切关系。日本的真会信徒虽然已经返国,台湾也回归中国,然而台湾真会资助日本真会,仍然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九四八年年末,村田繁人长老又给总会发来一封“长达数百字之函,报告渠在日已展开积极工作,联络原有灵胞,各地努力布道,开办神学班,修建本会聚会所,并已为二十多人施洗,灵工日渐兴旺。”
所谓村田长老,应该有二:村田丰道和村田繁人。
一九四九年初,村田繁人又发函总会报告,“略谓日本本会,屡接总会书报及日文信件,十分感奋。我们除在本土尽心竭力工作以外,并盼往欧美去推广本会。另有一位弟兄愿靠主把真道送进皇室去。诸位助祷为盼。”
此后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真道”是否被送入了皇室,当然也不知道了。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