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湖南真耶稣教会始终火热

先介绍一下湖南各地真会能够知道的情况。
益阳:前已述及,一九四五年旧历三月初六,会堂被炸,易道恩、江该犹“殉道”。当年秋,召集所属乡镇会所代表集会,为江、易二位追悼,一致决议重建会堂,推曾道全执事主持全局。一九四六年,落成一座有围楼、可容千人左右之会堂。当年在政府备案,得大社字第零零一号许可证一份。
十月二十日,分会实行改选。监选者有总会传道朱恩光、酆荣光二位执事、支会理事黄提多执事,还有县政府的刘、陈二位指导员。选举结果:理事长曾道全;常务理事在自豪、樊明德、周贤道、曹义果;理事刘重灵、刘证光、陈提门、刘亚波罗;常务监事张道成,监事刘信得、张羡光;候补监事文有聪;总联络员为王慧灵。其他忽略不计。
一九四七年九月,益阳已有教会二十四处,另有二、三处正待成立中。
十一月五日,益阳真会召开了秋季灵恩大会暨第三十三次全县代表大会。
省支会派蒋超求到会指导。县代表会议有代表廿七人、理监事十一人、传道十五人。还有各个报纸的记者数位;记者每天都“假报纸赞之”。
灵恩会结果:计领餐四百三十二人,病愈三十六人,灵洗十一人,水洗三十二人,乐捐六百三十二万元。
到一九四八年正月五日,理事长曾道全病重,十日留下遗言,嘱“全体兄弟姊妹永久和衷共济,努力拜神,幸勿闹意气,生嫉妒。凡事秉公处理,经济要绝对公开,各人都做到无可指责之境地就好。”十三日去世,补选樊明德为常务理事,曾道全遗缺由陈提门执事后补。
《真耶稣教会圣灵报》在曾道全去世之前,于第二卷第四期上发表了由王慧灵撰写的“曾执事道全传略”一文,介绍了曾道全的生平。略谓曾道全生于清光绪二年(一八七六)八月初四,世居益阳兰溪乡。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接来陈溪廷提门传道,遂入真耶稣教会。邹尼迦挪执事见其忠心耿耿,授以传道之责。参加六次临大时坚决主张革除张巴拿巴:“此不肖之徒,实属有辱本会会誉”。曾道全在湘省支会工作数年,一九四一年三月返益阳主持益阳分会。一九四五年三月初六,益阳分会被炸。一九四六年主持重建,当年秋当选为益阳分会理事长,“掌理会务,劳怨不辞,经济公开,丝毫不苟”、“忠于教会,不遗余力”。
沅江草尾:一九四七年,由李敬一、郭锦信、涂希泉等负责教会工作。又在福心垸开办祈祷所一处。
塞坡市区会:一九四六年,教会又建宿舍,但据说该市又经战役数次、轰炸二次。这是什么军队所为,不详。
三山湖区会:一九四七年,有数十人聚会,并预备改造会堂。
岳阳:《真圣报》第二卷第一期刊载了刘重生赴湘支大会,和龙柏龄等人的几首留别、送别诗,可知岳阳的一些情况。刘重生的留别诗题为“岳阳理基督教堂信友数百人接受本会道理,即更名合一。余任传道月余,赴湘支大会留别龙柏龄先生诸同道七律一首”。龙柏龄等赋送别诗相和。由刘重生诗题可知,岳阳理基督教堂有数百人加入了真会。但无更多介绍,详情不得而知。时间,只能推测为一九四七年末或一九四八年初,因为这一期《真圣报》出版于一九四八年的一月十五日。
同一期《真圣报》又报道了岳阳分会的成立,时间在“十一月廿六日”,应该在一九四七年。大会主席为省支会刘秘书。回顾真会传播到湖南、岳阳的历史;回顾传到湖南时,用词用语都不够严谨、精确。岳阳分会最早建立在民国卅三年(一九四四年,与《总部十周年纪念号》不同)由任马太、胡马可等创建。今天重开成立大会乃“本分会奉令依法改组,重新成立”。当为国民党政权整理民间社团所致。县政府李文循致词说是“三民主义和耶稣教之圣经”是没有违背的,“在现阶段”“希望大家拿救世救人的精神,来救国家救民族”、“藉神道来挽救人心”。支会、分会理事分别致词、并举行了选举。
同期《真圣报》还刊登了“湘岳阳分会所属区会秋灵会结果表”。这也应该是一九四七年的秋季灵恩会。表中列有岳阳分会所属区会如下:姚家冲所、排阵畈(?原文不清)会、□泥坡会、火家岭所、麻塘会、汤家牌所、黄秀□所、十步硚会、沙壁所、沙河会、落马硚会、黄土坡会、下沙堤会、姜家湾会、茶埠头会、王福三硚会、岳阳县会。
郴县:一九四七年已有信徒一百八十余人。会务负责为酆鹤奄。塘下祈祷所负责人为刘信主;汤溪冲所为谢荣秀。
九月二日,开会四天,会众二百人。水洗四十二人,病愈二十九人,领杯一百一十六人,乐献一百一十八万元。汤溪所、塘下所都参加了大会,受洗、捐献都不少。
津县:一九四七年,教会第四次改组。公举崔恒一、田受膏、袁忍耐、胡浦泉为负责,遵政府法令改为理事。先后开训练班两次,培养男女学员四十余人。不少人“献身为主”。
津市增甲滩区会:日本投降之后,田路得奉支会之令调至增甲滩工作。一九四七年,水洗二十六人,灵洗七人,医治十二人,领杯者一百七十八人。
澧县:于一九四七年十一月六日举行卅周年纪念大会,开第三次理监会议。廿七日,动员六百多“灵胞”全县游行,声势不小。又缴纳了什一捐。
九澧所属各会所,于一九四八年正月到三月末分别召开了“秋灵会”(“秋”灵会,误,当为“春”季灵恩会)。九澧所属会所有:津市会、临澧会、临澧凉水井所、沔泗窪会、增甲滩会、澧县会、羌家口会、焦圻会、安乡会、新安所、安乡鱼口、青鱼脑所、仙阳坪所。
新安:《真圣报》第二卷第六期(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五日出版)报道新安已成立区会。谓一九三九年由江圣辉、董洁白开创。一九四四年为日寇践踏,“灵胞”避居乡间。一九四五年,又买地建堂于新安中正街后。又发展到距新安七里许的常家铺,建祈祷所一处。现已有二百余人,已经成立区会。
九澧:《真圣报》第二卷第十~十二期,又报道了九澧所属分区会十一处灵恩大会的消息。前次一九四八年秋灵会有十三处会所,此处又记为十一处,不知有何变化。
常德分会:一九四八年一月十七日改选,以刘绍周为常理,严约书亚、周汉章、萧约翰、刘文远为理事;刘德胜、姚路加为候补理事;成立分会。下属十一会。
桃源分会:下属十二区会,七月十五日改选,结果圆满。县政府发图记一颗。
邵阳县分会、同县洪江区会、安江区会均有会务、灵恩会报道。
《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一卷第五期(民国卅六年,一九四七年,九月十五日出版),又载“常桃联席会报告春季会状况”。下属教会有:常德、陈家嘴、十美堂、长岭岗、石板滩、兴隆桥、官堰头、冯家桥、新桥、三十里铺、桃源县、向家桥、漆家河、黄甲铺、持溪桥、新应驿、语溪河、三议港、陬市镇、三阳港、仓莆、沙坪。
常桃联系会,何时创建、负责人等一概不知,只此一见。
第一卷第七、八期又载,是年九月二日,郴县开会四天,与会者二百人,水洗四十二人。汤溪所于七月十七日、塘下洞所于八月廿四日亦分别聚会四天。
第三卷第一~二期又报去年(一九四八)常桃办事处秋季灵恩“效果甚佳”,有二十四处会所举行。赴会者有一千三百余人,灵洗七十三人,水洗九十四人。捐金圆券一千一百六十三元,米四十一石。
以上只是一些零星记载。在十一次全大上,湖南支会代表周安得烈又有一个全面的统计报告。只是其时间跨度为一九三七~一九四七年,与本书时间阶段划分不同,只得一仍其旧,照录于下:
“⒈新建会堂二十九处:
湖南省支会长沙潮宗街、兴汉门、南门何家巷、东门天心路。宁乡淡家岭、大成桥、道林。益阳汽车码头、新市、长江冲、武潭、黄花崙、华香崙、兰溪、小河桥。岳阳沙河、麻塘、落马桥、摆阵桥、十步桥。邵阳县会。湘阴南大膳、东港。沅江阳罗州、塞市安化小淹、江南。醴陵南岸坝、若口冲。
⒉购屋改造会堂八处:
醴陵寺冲、黎家桥、西塘坪、北正街。湘潭易宿河。湘阴夏家桥。澧县玉林街。宁县西冲山。
⒊新设教会三十七处:
南县麻河口。安乡东外街。沅江杨(?阳)罗洲。湘乡野鸭塘。醴陵北正街。攸县田星桥。宁乡道林、岳阳麻塘、落马桥、摆阵畈、沙河、十步桥。
附设祈祷所:
益阳杉木冲、寡婆矶、松木塘、长江冲。沅江十美堂。南县孙家码头。桃源老官坪、新店驿。攸县泉坝桥。平江沙塅。石门青鱼脑。岳阳黄沙街、沙璧、姚家冲、火炉岭、汤家牌楼。华容北景港。淑浦落阳桥。宁乡三角塘。衡山马家堰。益阳恩慈村。攸县洋洲上。湘阴东塘坪。”
“⒎立长执十人
长老:刘约拿;执事:李应田、陈庆华、李和生、曹得光、田受膏、黄光庆、张路加;女执事:伍马利亚、万路得、危加恩。
⒏长老离世二十四人
长老:刘道范;男执事:谭配得、曹日新、李重生、韦雅各、陈天民、萧必生、袁光耀、曹笃信、王惠光、刘九如、彭巴米拿、贺拿但业、彭成义、唐恩慈、秦荣亭;女执事:韦西缅、刘亚拿、何永真、张马利亚、王爱主、万路得、李天恩、彭粉真。
⒐传道离世九人
朱得福、杨华清、罗保罗、杨少琳、解弥迦、李宜恩、蒋荣光、唐求真、罗以斯帖。
⒑革职除名传道四人
李在爵、蔡必得、李振藩、王弗平。”
周安得烈的报告应当说是相当地全面、准确、有系统的。相比之下,《卅年专刊》的统计表几乎可以说是残阙不全的了。只是它包含的内容应自一九三七年起,到一九四七年止。要将其中哪些是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之后的划分出来是办不到的了。

《真圣报》第一卷第五期、第六期,又记载了湖南省第二十三次全省代表暨灵恩大会,其概如下:
一九四七年六月八日至十日,在长沙潮宗街湖南支会所在地举行。
支会出席人员:理事长盛著全;常务理事向保全、周安得烈、黄提多、蒋超求;理事田受膏、陈庆华、王者香;常务监事罗群羊;监事曾道全、曾恩膏;书记刘钧安。
出席代表为下列地点之代表,计:益阳,津市,鱼口,阳罗洲,东安垸,增甲滩、湘阴、临泚口、白马市、大成桥、小河桥、草尾、沅江、东塘坪、郴县、长沙南门、石嘴头、洞阳市、西冲山、福星垸、张家塞、庸市、湘潭、易俗河、古市桥、黎家桥、南冲、樟树亭子、寺冲、南岸、栗山镇、三仙湖、新桥、常桃、长沙东门、潮宗街、兴汉门、岳阳、落马桥、姚家冲、沙河、沙壁、段泥坡、澧县、汪家垅、杨季塅、朱河、茶埠头、望城坡、三桥、羌口、麻塘、金井、羊角庄、黄沙街、宁乡、姜家湾、黄土坡、中渔口、东港、塞波嘴、新市渡、栗山、杉木冲、阳溪冲、新桥、西林港、古塘乡。
其中还有一些地名由于复印件不清楚,无法登录;即便是已登录者,也难免由于同样的原因或印刷校对不足而失误。然而这不算是太大的问题,虽然最好是百分之百的准确。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许多地名几乎是在真会资料中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者。这种现象说明真耶稣教会在湖南的发展,几乎已经深入到穷乡僻壤了。
列席者还有支会的传道十八人。
会务主任为向保全。
周安得烈报告了十一次全大的“盛况”:“虽为教义与各种重要案件争辩甚剧,但蒙主引导均已圆满结果”、“将哥林多前书正意及民国八年二月七日两期万国更正教报所载蒙头一节通过。”十一次全大关于教义的讨论及“蒙头”一节究竟是如何通过的,见前述十一次全大概况介绍。周安得烈的表现,已经是完全和魏以撒一鼻孔出气了。不过,湖南的广大真会信徒并不买他的账。因为,湖南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实行蒙头。
支会各股报告工作情况,值得重视的是会务股向保全的报告,他介绍了湖南真耶稣教会发展的全面情况:“㈠灵恩效果:自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五月大会至本届大会,湘属各会灵恩会效果,计灵洗六百八十八人、水洗九百八十七人、乐捐国币四千六百五十万零九千三百元……。㈡新堂献主:湘支会、岳阳麻塘、岳阳十步桥、邵阳县、长沙兴汉门、南县荷花嘴六处。㈢新设区会:岳阳黄沙街、火家岭、沙壁、汤家牌楼、湘阴东安垸、龙门仙阳坪、杨柳池、临澧常家铺、南星福星垸、荷花嘴十处。又,新立圣职二人,去世执事二人。
讨论了支会工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并作出相应决议。

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六~十八日在长沙潮宗街真会又召开了湖南省第二十四届全省代表大会,当然,又同时召开了灵恩大会。见《真圣报》第二卷第七期。
出席省代大会的有下列分、区会代表:长沙分会、长岭岗会、益阳分会、常德分会、安乡分会、黎家桥会、澧县分会、南岸垅会、增甲滩区会、寺冲区会、新安区会、南冲区会、津市区会、若口冲会、阳罗洲区会、醴陵县会、南门区会、姚家坝会、宁乡县会、兴汉门区会、岳阳分会、潮宗街分会、排阵畈会、安乡分会、落马桥会、新河口会、朱河所、南县分会、王福三桥会、平江分会、鱼口区会、下沙堤区会、东门区会、茶埠头会、沙河区会、全井区会、姚家冲会、蒲塘区会、草尾区会、杨季塅会、望城会、湘阴分会、中鱼口会、临泚口会、湘潭分会、黄秀桥会、罗家洲会、石塘铺会、郭家河会、攸县会、洞阳市会、古塘桥会、石咀头会、衡山分会、南市区会、湘乡会、石塘铺会、田星桥会、三仙湖会、汤家牌会。共有五十六处会所;其中石塘铺会有两处:一见于湘潭,一见于湘乡。是否包括了全省所有会所,大约没有。因为祈祷所代表只有一处。而全省祈祷所决非只有一处。代表有七十余人。传道二十六人。
支会负责人理事长盛著全,又有常务理事、理事、常务监事、监事、文牍共十人;总会李常务监事、周常务理事和省社会处的葛股长。还有列席一人:韩行健。
大会主席为周安得烈、罗群羊、田受膏。
值得注意的是会务股的报告,这个报告可以看到一年来湖南全省真会的发展状况。全年水洗一七七五人,灵洗一二一四人,病愈二六六零人,领杯一七八四二人。这个领杯的人数是一万七千多人。从这个数字可以判断湖南真会的圣餐不是限定每人每年只得一次。因为这个数字是当年水洗人数的十倍还要多一点。即便是去年水洗人员全未领受圣餐,加上今年的一千七百多人,也达不到一万七千多人。
新成立的区会有:临澧常家铺、沅江罗家洲、常德灌溪市、桃源三阳港、岳阳下沙堤、黄土坡、姜家湾、黄秀桥九处。这九处区会有的有代表参加这次省代大会,如罗家洲,也有没派代表参加,如三阳港。新成立的祈祷所有:益阳萧家冲、铁家塘、桃源黄市、岳阳文家脑、郭家河、监利朱河、王福三桥、茶埠头、常家湖九处。又成立布道所两处:澧合口、安化县城。
讨论议决神学会于十月十五日开学,到一九四九年正月十五日结束、传道人不足用自由献工补足、开捐一次、会堂管理、识字岭地皮一半办学、一半办理生产及灵修事业、一九四九年经费摊派等。组织本省编审委员会。
又议决为蒋介石、李宗仁当选为正、副总统发电致贺。
以上,是现在能找到的一九四九年之前湖南最后一次支代大会的记载。
从以上情况看,当时的国内战争还没有影响到湖南,不象东北、山西、河北、江苏、山东。《真耶稣教会圣灵报》创办时就明确规定,稿件一概不得涉及当时的时事。而湖南的刘钧安,为时局特撰小诗一首,发出了感叹:题为“时局观感”,诗文曰:
“这灾来息那灾来,满目疮痍不尽哀,到此危亡无法救,皇天能为恤怜哉?
天罗地网布全球,试问苍黎怎自由,既是人间同地狱,生来不若死来休!
茫茫苦海渺无边,多少沉沦最可怜,我幸蒙恩能得救,逍遥世外更欣然!
同胞不必发冤声,各自回头作主兵,趁此风波偏恶劣,实行博爱挽苍生!”
刘钧安面对现实的变化,发出了一片哀叹。他不知道前途如何,不知道未来的命运如何,唯一的办法只有一条,即“作主兵”“挽苍生”!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