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河南真耶稣教会概况

《卅年专刊》河南真会史略中说一九四七年的概况时说,“已有分区会一百多处了,大约受洗的人在一万多人。”“现在共产党又在四下作乱,人心慌慌不定。行动不便,言论不能自由,农不能作,商不能经,这不但伤害了信徒与本会的经济,更无法推动也是事实。”这个记载的作者如何看待当时的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是当时的历史条件、作者本人政治立场局限性使然。然而这个记载说明了当时河南社会动荡不安的状况。
十一大召开,河南代表吴贤真的发言中丝毫也未涉及当时河南真会的现状,而是回顾河南真会发展的历史,在回顾中则一再地强调、推崇了魏以撒在河南的作用。
然而,从《卅年专刊》的统计表来看,在这个历史阶段还是建立了不少的会所;这个统计当为截止于一九四七年的统计。
一九四五年八月,宋道林创建王店区会,在舞阳尚武镇王店寨;十一月,秦西拉在西平县八里下坡于村创建下坡于区会;同月,郑约翰在光山西北四十五里郑小湾创建郑小湾区会。一九四六年三月,陈国民在西平县东南二十里重渠桥,创建重渠桥区会;元月,权化襄在方城西十里梨园村创建梨园区会。一九四七年二月,吴贤真在西平县观音寺创建观音寺区会;同月,裴午初在光山南门外西草店创建光山分会;三月,李马利亚在汝南东南三十里创建马林区会。
建立的祈祷所有:
一九四六年正月,叶友尼基在西平县东十八里盆喜;一九四七年二月,吴贤真在上蔡东四十五里雷音乡构皮庄;五月,吴贤真又在郾城县东南十五里人和乡邓店分别建立了三个祈祷所。
而一九四七年,魏以撒在十一次全大上报告河南全省的概况时说,河南有教会一百一十处、传道二十人、信徒一万一千人。
此处,值得注意的是光山教会的变化。《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一卷第五期的《佳音》栏中记“光山本会兄姊前为撒但从中作梗,中了人的诡计,受了迷惑,附从了张殿举。近已蒙神引导投在主的怀抱里,共有三个本会,计一百六十九人。”光山真会的公函谓:“启者光山本会受了魔鬼破坏,群羊多被赶散击伤。今蒙监督雅爱(指魏长老讲的)重新扶持……复兴光山各本会,领导小羊出黑暗入光明……。”看来,张巴拿巴的影响已经大势已去。
另外,消息较多的是开封真会。一九四八年三、四月份时,周围因战事不靖,“城市大不平安,幸赖主恩,未生变故”。六、七月间,由于当局将沿城一百米的房屋一概拆除。当与战事发展相关。孙长老作为会所的房屋也被殃及,完全拆光。孙太太就将拆下来的材料完全奉献,在美国医院附近另行建筑会堂。八、九月份开封附近大战,说是“全市虽遭重大损害,本会又处在危险之区”,但“安全无损。至战事最紧张时,逃至教会避难之人甚多,几无立足之地”。到年末,“在初期炮火中,不但全会灵胞大蒙恩佑,即外邦人亦纷纷逃入得了保护”。战事相当紧张。
一九四八年六月,郑州建立教会。魏以撒还赶到了郑州。冯青山把自己在南一马路的住房献作会所。而当时骑兵一旅旅长陈陶夫妇二人则负担开办费。龙矶法、廉锡专夫妇被选为全权负责人管理教会。廿二日,举行教会成立典礼。
信阳,一九四八年五月,要求总会立即发下教会许可证书及传道服务证。
上蔡,一九四八年四、五月间,王天义报告说,在河南是灾祸接二连三,除兵灾饥荒外,又发了大水,“真是民不聊生,在水深火热之中生活着。主若不帮助的话,那就无法生存。”
洛阳,一九四八年四、五月,由于乡间“时常混乱”,正在将教会迁入城内。
河南支会状况
一九四八年四月间,支会所在地漯河教会,遭炮火击中。五月十五日出版的《真圣报》又报告说是“正在安息下午,由偃城发出大炮,将支会前院东门窗上,中了一弹”。但无人受伤。六月十五日《真圣报》报告说:“目下豫省情形,颠箥艰苦,不可言状。支会为军队占满,扰乱不安。”又报告刘屯张集开了两次灵恩会,受水洗一二零余人,灵洗三十余人。年末又报告说“全豫本会情况甚好,外面虽无逼迫,但内中掀起不安。正为总会募捐及办理总会所拨赈款中云。”“内中”之不安为何?不详!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