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会讨论的一般性内容及相关决议案

先说一句,前面提到的,由张石头介绍的魏以撒建设教会的计划,在大会上没有讨论。
根据各地代表的提案作出了三十一项决议,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㈠关于报刊出版发行方面:从速出版真会重要书籍,应组织编审委员会全权办理之;本会三十周年纪念刊,仍交下届总会常务理监事全权办理之;印传道设会须知案,交编审委员会办理之;重庆真耶稣教会报应停止发刊,移总会统一办理,合并命名《真耶稣教会圣灵报》,以同型字体排印;总会机关报只限定一种;组织真耶稣教会书报社,加强工作;由支、分、区书报社负责者时为推动,以广销路。
涉及到组织教会的编审委员会及报社、教会的机关刊物及三十年周年纪念刊及发行网络等诸方面的问题。
重庆版《真耶稣教会报》,笔者目前尚未找到。
㈡关于教会组织机构及干部方面的决议:各级教会除行文、图记之外,各县分会只须用“真耶稣教会”五个字,可不用“分会”字样。如有特殊情形不在此例。理监长执使用的名片,各地教会应取一致案,交总会研究处理,通告各地遵照。支会于必要时可设办事处,由支会派人主持。由总会制定信徒与职务两种证章,由各支会呈报具领,以资识别证明。其形式由下届总会负责征求选定办理。信徒须有三年之历史方可发给。
以上规定多着眼于真耶稣教会的标志,只有支会办事处涉及组织机构的设置。
在干部方面:
总会常务理事必须专任;支会常务理事也以选能专任者为原则。如情形特殊时得按当地实情酌量办理。为广传福音、整肃教会、统一圣工,应提高传道之素质,改善传道之生活以符真理案,决议办法:
A.已奉献专任圣工者,应适时集中训练以提高其文化;
B.欲奉献担任圣工者应详细审查其资格,必须合于标准方可任用;
C.传道者之生活费用,由差派机关-支会-发给。为免除往返汇寄之麻烦,可在工作地转帐。其数目须充足供应,保障其生活;按地方情形可分为三等:
①大都市专任圣工者每人每月给中等米一百二十市斤,直接眷属不分老少,每人四十市斤。
②在城市者每月九十六市斤,直接眷属每人四十市斤。
③在乡村者每人每月七十二市斤,直接眷属四十市斤。
㈢关于神学教育议案:
组织流动神学团案,交总会神学系酌情办理之。开设中学培养传道子女,以源源供给合用之传道人材,以遵诫命案。决议成立教育委员会,负宣传、计划、募捐、征求人才创立之责;公选董玉林、吴贤真、魏以撒为委员。由总会通函征集可培植之人才,经审查合格后,再由总会指令所属支会,每月增补其补习费。神学院三年,神学校一年,均由总会主办;神学会三个月,由支会主办;神学班一个月,由分会主办。
魏以撒为神学系负责人,又兼管神学人才之挑选与培养,魏以撒在教会里对教义的发展、控制力量,得到了非常重大的加强。
对经常、临时的神学教育,以及神学人才的培养都作了相应的决议。
㈣关于聚会的决议案:
根据《圣经》在举行圣晚餐之外,于必要时可举行擘饼礼,以表纪念主恩。擘饼礼于必要时举行,似乎说明南方关于圣餐的主张还没有完全被否定,“必要时”则意味着不是每年只有一次。然而,只是“擘饼”而不是圣餐,则又说明魏以撒等北方的“圣餐观”占了上风。关于真会诗歌应认真推行以利传扬真道,其办法:①每一安息内有一次诗歌晚会;②每次圣会前应唱诗半小时,以当地有音乐素养者领导之;③尽可能组织唱诗班,相机训练音乐人才;④规定诗歌数首,使全会皆能正确歌颂此种诗歌,须音韵优美、意义普遍的。
关于安息日聚会的秩序:
⑴振铃开会;
⑵领会人宣布奉主耶稣圣名聚会;
⑶唱颂赞诗;
⑷领会人领祷,或诵主祷文;
⑸读经(哈二章二十节,太十八章十九、二十节,来十一章六节)
⑹肃敬静默;
⑺献平安捐;
⑻唱祈纳诗;
⑼证道(由预请之人任之);
⑽唱圣诗(合乎讲题的);
⑾报告,或重要见证;
⑿会众同声跪祷;
⒀唱副歌;
⒁振铃毕会。
㈤关于教会经费来源及教会资产决议案:
经常费、传道费一概不向外募集,但建筑会堂、兴学、救济等可以接受外界捐款,惟须经各地职务会拟定通告之。总会向各分会募捐,应由支会收转。其妥善办法由总会拟定通告之。南京奉献地皮事交下届总会理事全权处理。(详情未见记载。)各分会之产约,应交支会财务派人保管。支会及直属总会之分会之产约,应交总会财务法人保管。海外者若有特别情形时,可由总会准予变通办理。
㈥关于陈见信案:陈见信被革后,既有悔改证据,应重新立为长老。这应该是福建支会已经重立其为长老之后(已见前述),经全体代表批准的议案。
㈦关于对政府的要求案:
首先通过“向蒋主席致敬案”。另有:请立法院从速颁布宗教法案;请国防部发给保护教会之禁示案。以上三案均交总会办理之。还有一个请求:在国民代表中“增加本会代表,以便引起国人注意,而取得合法地位案(湖北代表收回原案)”。这个提案显然是要加入政界、要在政治上发挥作用、取得政治地位的提案。不过,这个记载很不清楚,如何讨论的、结果如何,都无记载。所谓湖北代表收回原案详情也不知晓。
真耶稣教会自建立之日起,历时三十年,和政府的关系应当说是融洽的,除个别地方官员不谙大体,或因腐败而致发生冲突而外。从抗日战争期间总部内迁重庆开始,同政府的关系,非常明显的变化是“热络”了。十一届大会伊始,魏以撒就明确强调“以宗教救国为己任”,其政治态度极其明朗。而《真耶稣教会卅年纪念专刊》发刊时,国民党要人,除蒋介石而外,多有题词祝贺、勉励。应当说,真耶稣教会出现了非同寻常的变化。这种变化,在抗日战争之中就已经明确的确定了的,请参见前述第七编第一章。已经是非常自觉地要为国民党政权服务了。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