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赈灾

总部的工作之一,是发动互相救济。当一位信徒遭难可以由一个地方帮补,此会受困也可以由彼会资助,若是一个省遇灾就不是一或两个省所能救济的了,必须发动大规模的救济力量,才能稍稍有补于事。教会成员的互相帮助、救济,这是真耶稣教会的一大特点。这对于教会中的贫苦百姓,特别是出现灾情的时候,无疑是有很大作用的。
一九三一年,江苏、安徽、湖南、湖北四省发生水灾。
针对各地汇报的情况,总部提交第六十一次审议会讨论,议决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七日,发函中外各个真会,号召“各地本会筹集施济之款,于最短期间内寄来总部,以便转送各地按灾情之轻重施赈”。文曰:“此次国内洪水泛滥,灾区遍及一十六省,而各国亦感景气不佳,经济恐慌,无国蔑有此种状况,均可明证我主耶稣之快来。盼望各地长执灵胞,在此危险之日,当儆醒祈祷,敬虔端正度日,坚守圣经所赐合而为一之心,为真道作善战,持定永生,以待主来……。”面对灾祸,“儆醒祈祷,敬虔度日”,“为真道作善战”,做善事,静候“主来”,企盼经过审判而进入天国。教会采取的赈灾互救,对于渡过人世间的灾难,却是有很大的贡献和作用的。
这一年苏皖湘鄂的水灾,从各地报告的情况看,是相当严重的。湖南支部报告“去年叠罹兵灾,今岁又加水患”,“南县、湘阴、沅江、澧县、益阳、常德、汉寿各县,浩浩数百里,渺无涯矣。”澧县“数百家遭沉沦,数十堤被冲溃”;常德自七月廿五日至廿八日,“腾涨一丈四尺”;黔阳安江“未及两个钟头,全市均被淹没”;湘阴“临资口堤已被水冲溃,收成全无希望”;“南县一带所有堤防,均被冲倒”;“班嘴三仙湖水高过堤二尺有余”;益阳洪水“陡涨数丈”。安徽省,“乌衣镇街心,水深五尺许”。湖北汉口“始自七月半,阴雨连绵,江水日渐增多。至廿七八日,水涨五十余尺,全市已浸没于水中。”江苏盐城报告“江北一带自高邮、邵伯连决堆口十余处,则下河,如兴化、泰州、东台、盐城及阜宁,尽成泽国……灾黎满地,哀鸿遍野”;阜宁报告“江北一带,所遭水灾不下武汉,因运堤被河水激冲,酿成绝大崩,一天之内,溃堤十八处。决口总计达四五百丈,致淮安、宝应、高邮、邵伯、江都、泰州、东台、兴化、盐城、阜宁等县均遭水灾。首当其冲之邵伯全镇,庐墓毁灭,人畜漂溺,哭声震天。据救灾委员会调查,邵伯至高邮运粮河堤上所住居民,共溺死七千余人。堤东一片汪洋,各县均有七八尺,平地高者亦有四五尺水深……。”
各地真会在总会的推动下,纷纷献款赈灾,台湾、广东、湖南、福建漳州石码、莆田、渔溪、江苏南京、常熟、哈尔滨、江西南昌、南洋怡保、山打根、美国檀香山……都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第二年,一九三二年,八月,哈尔滨又突遭大水,“全市浸入水中,本会会堂水深三四尺”。总部又再一次推动各地真会发动赈济。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