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张巴拿巴在南京举办神学会、回老家山东及在南京召开第二次全国大会

一九三五年二、三月,张巴拿巴在南京开办神学会,为期三个月,各地学员十六人,计有淮阴刘德荣、王振邦、羊同春、曹占亭、张益寿;江浦胡万斌;乌衣王振先、李崇余、周家岗、马老先生;信阳武又新;吉安萧辅杰;上海卢惠良、陈志新;南京刘永亚、庄思严。毕业之后,各回本地“兴旺福音”。
五月廿日,张巴拿巴往山东。见其老父张洪信(时已年届九十),见到了乡亲邻里,张灵生,及郭长恺、梁明道。在《角声报》十月刊上,巴拿巴致中外各会报告,在潍县呆了两个多月,开大会四次,办了一个多月的神学学习班。后转往济南,租房建会,求道者络绎不绝,四个月中归入教会者一百余人。又派遣郭司提反长恺、孙学志往河北、山西一带,“寻找亡羊,为主作证”。十一月廿五日返回南京。济南教会由殷纪见、侯长江、严先生牧养。
一九三六年(民国廿五年)三月廿八日至四月二日,张巴拿巴在南京召开第二次全国大会,代表廿三人。计:汉口余保罗;河南信阳张慕道;安徽定远张俊臣、周路加;乌衣周道一、王振光、李崇余;汤泉吴明道、胡万斌;湖南曾瑞春;下湖村高成圣、胡金海、冯金城;香港刘常正、梁宠爱;广州罗士古;汕头张成勋;开封宋约翰;上海苏提门、张兴发、陈志新;南京曹光洁、高定坤。这个名单同笔者得到的第三卷第三期《角声报》所载基本一样,只是王振“光”作王振“先”。张石头引用有误。
张石头还介绍了廿三个代表或签名、或画押、或盖章都表示赞成的“中华真耶稣教会明盟规章”。规章共四十二条,在第三章“组织”第七条款说:“元首有一切独裁权力,以及教职任免和种种方案之施行,概由元首一人决定。无论任何教职灵胞都须绝对服从,证明是本会永久统领者。”张石头认为“巴拿巴为元首”这一规章“实陷巴拿巴于不义,巴拿巴既不拒绝而予承受,更启真神的愤怒。在其晚年,神乃毁了他的形象。”“自称基督立国,代神为王,主不再来,并摒弃真耶稣教会”。应当说,张石头敢于把这一条规章公佈出来,并对其父的作法有所批判,是有相当的勇气的,应当给予肯定。不过,张石头的认识仍然有其局限性,他没有深刻认识到其父的真正的世界观和道德品质。因为并不是规章陷张巴拿巴于不义,而是由于张巴拿巴自己的不义,才制定出来这样不义的规章。前面我们已经说过,张巴拿巴之所以反对四大(后改称为五大)规章,就是因为他要独裁而受到了遏制。晚年办什么净光山基督国,自立为王就是这种独裁品质发展到极端的结果,并不是神毁了他的形象,而是他自己毁掉了他自己。
此外,笔者得到的民国二十五年(公历一九三六)出版的第三卷第三期《角声报》“会务”一栏中载有各地教会来函目录,虽然不是全部所属教会,但也可以得窥一斑:有南洋怡保本会、湖南宝庆本会、台湾(原误“湾台”)本会、山西运城本会、河北通县张云卿;郭司提反、孙学志;河北吕新亭、开封本会、伊川鸣皋小元东村本会、信阳北关大马路本会、河南葛尼流、鄢陵本会、太康雁仓本会、信阳本会、河南周口刘汝梅、桐柏本会、山东济南侯长江、汉口刘家庙祈祷所、福建谷口本会、福建尤邑十七都本会、南洋李塞特、广东四会本会、金礄本会。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