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抗日战争前夕的张巴拿巴

这一年,福建张约翰几次发函致张巴拿巴,请求张到福建整理教会。九月十七日,张巴拿巴由上海到达福州。蔡彼得、张约翰、钱亚伯等陪同,巡视上下游各会,“在福州苍前山本会及古田、兴化各本会,都分别举行灵恩大会数日”。可见在福建支持张巴拿巴的不止蔡彼得一个人,也不止一个教会。张石头又记载了福州大墙根真会反对郭多马,欢迎张巴拿巴的情况:“由于福建教会,普遍不满,乃企望张巴拿巴赴闽整顿教会,在福建三个月,大众归心,上海总部,无可如何!”这个说法可信但又不可信。是福建所有的真会都反对郭多马而欢迎张巴拿巴吗?反对郭多马者肯定会有,但从全部情况看,并非所有的信徒、所有的会所。占多大比例呢?如果参照前面的记载,无论如何,欢迎张巴拿巴者还是少数。
十二月十七日,张巴拿巴返回南京。

前述三月廿八日到四月二日,张巴拿巴在南京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大会,看来上海总部没有进行控告、干扰,若有,张石头是不会放过的。那么,张巴拿巴总会在党政当局备案成功了吗?张石头没有说。笔者推测应该没有。因为若有,张石头也是绝不会放过的,肯定要大书而特书的。很可能是,上海总部不再控告,民不举,官不究,党政当局乐得不管。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只不过是分裂出来的人还要组织教会而已,而且已经冠以“中华”二字了。但如果准予注册备案,上海总会必定又不肯罢休,于是上海总部不告,政府也不管,虽未立案,自由活动!

一九三七年初,钱亚伯接受张巴拿巴的邀请,于二月廿六日,到达南京,帮助张巴拿巴工作。南洋怡保刘腓比,同林成就夫妇,“六月十七日抵京,巴拿巴商讨在南京建立总会。”若据张石头的这一句话判断,张巴拿巴在南京一直未能建立总会。然而,他一直在活动,不可能没有进行各种活动的组织中心,只是未能合法立案而已。十九日,林成就夫妇在南京受张巴拿巴施洗,随即返回南洋。不到二十天,七七事变发生,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十一月,日军日益逼近南京。廿六日,张巴拿巴离开南京,二十八日到达汉口。钱亚伯、曹光洁夫妇、张巴拿巴一家人、周承奠及张益寿等人都一同到达。在汉口观音阁召开灵恩大会,河南信阳、江西、湖南不少信徒参加。由于张巴拿巴之妻力主南下,六月十二日到了香港。当时港会负责为刘常正、梁宠爱,九龙则为陈明。在九龙、香港召开数次灵恩大会,“圣灵大降,际此乱世,人多向神,教会都非常兴旺”。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