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张巴拿巴二赴南洋

前面已经说到,张巴拿巴到香港办《晚雨报》、神学会,另立总部,实行了分裂。香港政府还打算给他们一块地皮以便发展。
张巴拿巴二赴南洋,上海总部说是因为“香港总部倒坏”,张石头则没有涉及这一点。如何“倒坏”,不详。
在二赴南洋之前,曾先到汕头布道。张石头说,张巴拿巴在第一次下南洋(一九二七年)之前曾到汕头“留下灵种”。
一九三零年,张巴拿巴同陈明执事曾先到汕头设一教会,然而“所设教会为上海总部派人接管”。这一次,
一九三一年二月八日由香港到汕头,在三纲路赁屋布道,整理“被上海总部接管之教会”。一月之间受洗百余人,“神迹奇事随行,教会大大兴旺”。之后,到“十二月廿七日止,共施洗十五次,与主立约者二百卅一人”。
张巴拿巴在汕头只呆了大约一个月,
一九三二年上海一·二八之役,张巴拿巴家人避难香港。三月间由香港赴新加坡。三月十二日到怡保。然后,在南洋呆了一年多。
这一年多的情况,张石头是用李塞特发给“各地本会”的公函说明的。
说是张巴拿巴到怡保之后,即“刊发角声报,以唤醒迷羊……谁知沪伪部之可拉党,恐黑幕揭破,肚腹无靠,竟于八月十日发出傀儡公函,迫得我们于九月一日再刊《角声报》,以辨明是非之曲直。不竟隶属伪部之怡会首领,以该报警惕之言辞过重,竟聘请西人律师,将该报呈上政府……控告我们……”;这是九、十月间事。当时张巴拿巴已经打算回国,遇见此事,只得住下,“印行救世大纲”“重事偏定”教会的婚丧礼节。而控告之事“不特无法控告,反受了社会之讥评”。张巴拿巴,遂于次年(一九三三)二月,完成《礼节全集》之后返港回国。
李塞特之公函,实质性内容不多,大多为攻击、谩骂之词。从其中透露的重要消息是,怡保真会并未全部支持、拥护张巴拿巴,而是分裂成两部份了。
关于怡保真会的分裂,张石头说是在张巴拿巴到怡保之前,怡保真耶稣教会已经分裂。原因是李塞特、刘腓比同吴英富“私见不合”“实与巴拿巴本人无关”。张巴拿巴几次发函给吴英富,都不见回音。二次抵达怡保后,仍然还是拒不见面。此前,一九三零年八月间(在五月一日六次临大,后改称七大,张巴拿巴被开革之后),吴英富已由张巴拿巴立为怡保真会的监督。是张巴拿巴的拥护者。为什么会因为同李塞特、刘腓比不合而与张巴拿巴决绝如此?张石头说是李日心“劝和,因措辞欠当”,致双方裂痕,日益扩大,以致怡保教会分裂。是否果如张石头所言,不详。因为这个说法不合情理。吴英富若不对张巴拿巴有所意见,又何必反对他。吴英富后来转向了上海总部。从笔者拥有的《圣灵报》看,最迟应在一九三三年九月之前。因为一九三三年《圣灵报》第八卷第九期发表了上海总部于当年九月五日,接到了吴英富从怡保发出的怡保真耶稣教会会况的报告,见后述第六编第十七章第一节。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