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北京长子会

  北京,是真耶稣教会的肇始之地,然而,曾几何时,在魏保罗去世之后不久,当真会在南方迅速传播的时候,北京真会衰败了。
  《卅年专刊》在《从我们中间出去的各派统计表》中统计,民国九年(一九二零),在北平由彭寿山及赵得理倡议成立了长子会,带出去三百余人。长子会对于北平真会的危害是很大的。《卅年专刊》有详细记载。
  说是在第一届全体大会之后,“圣灵在北京大大作工,得救的人天天加给教会,并启示用圣经预言各人日常之事,无不应验。”这实际上已经把《圣经》当作占卜的卦书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圣经》娴熟,必定招致尊敬和崇拜。当大家都在“以经解经常至数十处”时,在北平出现一个“讲经的人,不看《圣经》其应如响,因此就有人把得这样恩赐的看高了,以为又是基督来了”。当北京的韩文光、贾文成(这是两个参加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北京真会代表)一祈祷时,就到这个“得恩赐”的人对面下跪祈祷。这个人一见就转过身去,他们二人就起身还到这个人的对面跪下祈祷。这个人禁止他们这样做,他们不听,还说什么“我们不是向你下拜,乃是向那住在你心里基督之灵下拜。”
  这个时候,高大龄和魏刘马利亚还在山东(为唐家庄之事被派去的,见前),这个人无法,就只好偷偷地离开了北京,“免得被他们给敬倒了”。第二天,韩、贾二人前来聚会,听说那个人走了,就一齐追赶,一直追到离北平七十里的地方。两人就用《圣经》进行占卜。第一次是《列王纪上》十九章八节,记以利亚逃到何烈山时,两个天使要他吃喝以后继续走,走了四十昼夜到了上帝的山,就是何烈山。韩、贾二人解释说是那个人平安得力的去了。又翻开《圣经》,这次是《希伯来书》十二章二十三节,是说“锡安山,永生上帝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有审判众人的上帝……。”韩文光说:“这是神要指示我们立长子会呀!”二人于是一直回到北平,迷惑了许多人。
  他们离开恩信永,另租了一个地方,人数日渐增加;赵得理也受了迷惑,还成了他们的主谋。《卅年专刊》说他“《圣经》很熟,好象一个妓女拿着美丽的琴,巧弹多唱的弄着许多的歪曲邪调,迷惑也更大了。”还写了一本书,叫《末世福音》,三十二开,二十多页,说“长子会才是完全的教会,是面对面的教会,方言是应该停止了的。”
  赵得理的小册子发出去以后,湖北黄陂张家店的彭寿山一见,就卖了家产做为路费到了北京,在长子会聚会二十余日,一无所得,几次要回湖北。有那么一天,韩文光祈祷完了,说:“我看见三只白鸽,一只降在彭寿山头上,一只降到贾文成头上,一只落在我身上。”“于是会众欢声雷动”。韩文光马上坐到上位说:“我就是圣父耶和华,彭寿山是爱子基督。赶快过来,我为你祝福,我把一切审判的权柄都赐给你,你坐在我的右边。又对贾文成说:“你就是圣灵保惠师,快坐在我左边。”
“象演戏似的这样成了”。那时赵得理是大天使长、范新亭是二天使长。他们在北京天天开大审判,渐渐地把人都审判散了,北京真会陷入瓦解。
  北京既然没有人了,他们就跑到山西、河北、河南各地,专门找真会下手。
  到河南以后遭到河南真会的抵制,销声匿迹了。他们在河南的情况,放到河南真会发展中去说。
  长子会从民国九年起到十一年(一九二零到一九二二年),只不过两年的时间。韩文光、贾文成相继死去,“彭寿山一变又跑到汉口。现在(当在一九四七年)传的道仍不纯正,但他自己的眼已双目失明了。”
  关于彭寿山,《卅年专刊》未能反映他的全貌,有些记载令人不解。
  彭寿山最早接受真会应在山东张巴拿巴三人布道团南下布道路过黄陂张家店的时候,当时应当已经建立真耶稣教会。因为,当魏保罗去世以后,张巴拿巴、郭司提反、梁巴比伦三人,还有彭寿山、张宏道以湖北黄陂张家店真耶稣教会的名义给当时还在北京的梁钦明、魏以撒曾发去了一封信。信中提到了魏保罗去世、元氏县四十余处真会、湖南李晓峰,及要求寄给见证书籍、传单等等。
  张巴拿巴回山东以后,再次出山,是彭寿山接济的。然后在民国九年十二月十三日(公历一九二一年二月二日),由张家店到了长沙。张巴拿巴在湖南,从他写的《见证主快来》一文可知,彭寿山也到了长沙。张巴拿巴的这篇文章未署年、月、日。但一九二二年在武昌召开的二大,张殿举(巴拿巴)、彭寿山是都参加了的。二大以后,高大龄、张巴拿巴、魏以撒到上海参加全国基督教大会。则张巴拿巴在湖南长沙写的《见证主快来》时应在一九二一年。彭寿山亦应在湖南。彭寿山后来一直追随张巴拿巴,见后述。
  彭寿山什么时间卖家产到北京入长子会不详。民国十二年五月初九(公历一九二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已经同张巴拿巴一路的湖南谭配得,给武昌万恩全执事关于召开第三次全大的信函中,谭配得认为“萍乡、太原,及彭寿山、魏长老、元氏县耶可心(梁钦明)等……他们用许多的似是而非、圣经以外的道理,叫你我真信主的人心里难过,他们的错误都有确据的。”即,谭配得在一九二三年十月之时,彭寿山、魏以撒都是他的批判、反对的对象。
又,《卅年专刊》在《从我们中间出去的各派统计表》中,长子会的两个主要负责人之一是彭寿山。而从前述记载看,最为主要的负责人应当是韩文光、贾文成、赵得理等,彭寿山还是后去的。
北京的真会,经长子会一折腾,凋零了。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