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元氏县一带真会的兴衰

张灵生、梁钦明、李晓峰于九月初六日(公历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早七点(一说七点半)从北京乘火车起程,晚五点半到了窦妪车站下车。西郝村真耶稣教会许多人带了一辆轿车、一辆大车在火车站等候。晚八点钟到了西郝真耶稣教会。张灵生、李晓峰、耀金三人用饭毕,大家聚会。此时,约有数十人禁食祷告已经十八天,个个精神百倍、快乐非常。第二天,初七,北褚村真耶稣教会来两辆车相接,还来了不少人欢迎。自初八到十一日这四天,在北褚、西郝、齐范、马岭、沙滩五处施面向下大洗、洗脚,男女约近三百人。十二日(公历十一月四日),李晓峰、耀金乘火车回湖南去了。当日午后五时,接到北京真耶稣教会来函,得悉魏保罗已于九月初六离世。以上为梁钦明所记。张灵生传记中则记为在北京住二十余日以后,偕梁、李同去元氏县巡视,施洗数百人之多,成立真会五处。
  李晓峰去湖南以后,张灵生与梁钦明因北京总会乏人,遂又返回北京,立魏以撒为长老,续编《万国更正教报》第三期的第二张。随后,张灵生返山东牧养潍县真会。
  《卅年专刊》河北省真会史略则记“总监督更派张灵生、李晓峰(未提及梁钦明)前往施洗,不数月成立本会四十余处,神迹奇事老少多能。”而实际上,在前述梁钦明于一九一九年八月二十日到北京之前,张之瑞给魏马利亚的信中就说元氏一带已有真会四十余处。有关张之瑞传略的记载中则说“民国八年秋受合法(洗)者五百余人之多”。
  《卅年专刊》在河北省神学一栏中又介绍说:“民国八年(一九一九)使徒魏保罗长睡以后,圣灵在河北省元氏县一带作工,感动他们热心聚会,发动百日禁食永生学校。或禁食三天吃一天,或禁食两天吃一餐,如此凑足百日为卒业。那时在北褚村一带聚集了六百多来去禁食的人们,成了有动力的大会。有半年之久,就都得到医病、赶鬼的神权。恰遇到空前的河北省大饥荒,因此得的人也很多。他们昼夜聚会不住见证。”
  这个禁食永生学校,对真会在元氏一带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这个禁食永生学校,在《万国更正教报》的第四、第五、第六期上都有记载。第四期第三面耶基法天杰所撰《真耶稣教会信徒泣告五洲各国各教会同胞书》中就提到“元氏县耶可心亚们等男女约有六百余人,通蒙神恩都入‘永生神医男女大学校’,昼夜不吃不饿,百日之内屡次禁食,兼有七十昼夜不进食物,其余禁食有十几天、七八天的,实在是笔难尽述了。”据说这些人没有饿死,“反倒力量更大,并且得了医病赶鬼的能力”。第五期的第一面《主示耶可心亚门达中华各省众灵胞书》中报告说当时元氏一带有许多“神迹奇事随着,能医病除鬼,能治疗各样症侯,能靠神的大能屡次禁食”。提到有禁食四十、三十九、十、二十天的,还有七八天的。又说“如今更有高邑、临城、赞皇、元氏、柏乡、赵州、宁邑、钜鹿、藁城、内邱、井陉、无极等县,真神特在那里显现,大神迹大奇事实在是笔难尽书。现在真神的大能大力在高临赞元等县内……亲设‘永生神医男女大学校’数十处。所召第一期男女大学生约有六百余人。”其中也提到了“兼有七十昼夜不食不饿”,也提到了这些“学生”四外布道,大有能力之类。第六期第一面发表了耶以撒文祥的文章:《永生神医大学校之真理述》。这篇文章没有记这个学校的实行概况,而是专门论述禁食与重生的“真理”。大意如下:受洗只是洗掉罪,不能入“永生”;受圣灵洗的才入了“永生”。“永生”就是永生不死。属世的人为的是肉眼可见能摸的一切金银衣物居处等有形物质,不能去掉有形质的,所以不能“得无形的永生”。“得救不是灵魂得救,而是现在就得救”。这些学生“丢弃世上肉眼可以见的食物,都能永远不食不饿。这样的力量和信心是从圣灵来的。若永远不吃食物还有可怕可爱的么,还有不能的么?”“人因罪而死,且无力将罪去净,惟靠圣神禁食的人一定无罪。但禁食也必吃无形粮,就是不住的唱阿利路亚,赞美耶稣,皆能作到。耶稣说人活着非单靠食物,乃靠神说一切话。若如此作,就见了永生,如此行,就得了永生的真理了,也就入了永生神医大学校了。”
这三期《万国更正教报》上的相关记载,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四、五期提到了禁食七十天,而魏以撒又进一步发展,只要吃无形的圣粮,只要有圣灵,就可以永远不食不饿。把禁食作了极端发展。后来《卅年专刊》重新记载这“百日禁食永生学校”(《万报》原作“永生神医男女大学校”)时,把禁食七十昼夜的记载删掉了,当然也没有“永远不吃,永远不饿”了。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是,魏以撒还说到了“惟靠圣神禁食的人一定无罪”,“现今我们所行的一切神迹皆因此(禁食)得的”。后来,魏以撒又进一步发展了这种思想,扩展了禁食的功能。
  一大结束之后,湖南代表陈溪廷、梁耀金同张之瑞等人到了元氏县,游历七个教会,然后回湖南。此事也见于《万报》第六期。《卅年专刊》张之瑞的传记中又记这一年的春天,张之瑞请魏以撒到元氏县帮助,“于是神迹大显,不可以数记,真道广传至十三县之远,聚会所约三百余处。”而《卅年专刊》真会“山西史略”中又记高大龄同魏以撒到元氏县一带“浇灌教会”,是在高大龄于一大之后到山东一行以后的事。不知道张之瑞请魏以撒去元氏,与魏以撒同高大龄去元氏是不是一回事。又张之瑞同陈溪廷到元氏,和张之瑞请魏以撒前去是不是一回事,记载纷乱且分散,又无准确月日记载,难以查清。总之,这几个人,在一大之后,都到过元氏,或游历,或浇灌,或两者兼而有之。《万报》第六期第二面又记梁钦明在一大之后也游历了元氏七个教会,综考各处记载,是在到山东之后。这一年的秋天,魏以撒又再次到过高邑。
  这时的元氏县,《万报》第六期第一面记是十二县约有百处教会。前述十三县三百余处则是在《卅年专刊》张之瑞传记资料中的记载。而在《卅年专刊》河北省神学一栏中记推动到十三县之多是在“民国九年十年之间”,即在一九二零、一九二一年间。
  在一九二零年,“主耶稣在河北省元氏县胡村地方行了一件很大的奇事”:死人复活,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有一位不信神的胡杜氏妇女,三十多岁,“得急病死了”。因在夏天,家人就将其急速装殓。她的一位有信心的姊姊,当她初病之时即到教会偷偷请人祷告。闻听噩耗就连忙前来,可是当他到时人已入棺。这位姊姊是位寡妇,带着十二岁的姑娘,这位姑娘正在禁食的第八天上。她俩一见晚了,这位“灵姐”大哭一场转身要走。可是她的女儿说:“主耶稣当年不是在拿因城叫一个死人从棺材里出来了么?”这一句话提醒了她的母亲,于是同心祈祷,上前把棺盖打开,大声说:“奉主耶稣的名叫你起来”。那位胡杜氏果然复活,睁眼一看自己在棺材里,一下子明白了一切,也应声赞美主。看的人越传越多,一时成了大会。这一下使得“全村归了主”!
  到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以后,关于姓耶的主张已经消极了。到一九二三年,元氏一带由于梁钦明走回老路,离开真会,带动元氏一带三百余处会所使之遭到极大破坏。《卅年专刊》关于冀南北真会之兴衰说是元氏一带“灵工过于兴旺了,但许多领导的人又缺乏灵智经验,这是很容易遭受撒但攻击的。再加上一些领袖们,旧酵没有除净,道洗领受的不足,自高的心渐渐萌芽,标新立异越过基督的教训,以致把极可爱兴旺的教会,弄到极端不振的地步。”而关于耶可心亚门传略的文章说“他因为大罪,以致元氏一带的本会大加混乱,好人张之瑞退去。肖善文等到官府控告了他,以致二十多座山场房屋,都被充公。梁本人又下到监里。押了一年零六个月。到民国十三年,有李星白持王约瑟办的公事,到赞皇县才把他保救出来。从此耶可心就入了王约瑟的主耶稣教会,他那一些不明是非的人也跟随了他。元氏等处三百余处大小分会不分散的就受了迷惑,所存甚稀。”
  王约瑟在天津呆不下去,就又跑到元氏,同梁钦明发起“救世新教”。信奉六大天尊:耶稣、孔子、老子、释迦、莫德(穆罕默德)、摩西;梁钦明任耶教之主。教在那一国就把那国的圣人放在当中。比如在中国,就把孔子放在中间。入教时,要向六大天尊叩头三百个。烧香点烛上供,“迷信深重。于是耶可心(梁钦明)又领导元氏一带信徒入了救世新教,他们印书立说,也哄动一时。”
  但“王约瑟的假犹太人之黑幕一被揭破,他的一切野教也随着他的野心退位了,根本、枝条一无存留。”
  而张之瑞,到一九二四年,病殁了。
  到一九四七年,元氏一带仍挂真会的招牌,但已无昔日之盛况了。
  河北省真耶稣教会,《卅年专刊》的统计表中,一九一七到一九一九年建立者只记有一处,即魏保罗在一九一七年十月创建的天津分会,地址在天津东门里赵家大门五号;已经不是范家胡同了。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