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真理圣灵学校》

  到一九二三年,元氏县一带的真会日趋败坏,《卅年专刊》说是首先是领袖们,其次是大多数信徒。《卅年专刊》究其原因,说“是他们过分看重了神迹奇事,轻忽了《圣经》真道的知识”。于是魏以撒于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的正月间,在天津开办了“真理圣灵学校”。“意思说,不但要注重灵恩,还要注意真理。因为圣灵就是真理。但真理的集中亦就是圣经。”授课及学习方法是:“分类讲授,通本略解,提要指示。更把本会更正各公会之要道,编为问答,分课学习。对于圣经中预言的年代加以讲述。”
  学员约有三十余人,每天四堂课,历时三个月。在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五月一日举行毕业典礼。《卅年专刊》以为“华北本会的兴起与根基从此稳定。”
这个真理圣灵学校的概况,应当是一九四六、一九四七年追记的,作者为谁不详。其中关于元氏县衰落原因的总结,值得注意。“不但要注意灵恩”“还要注意真理”。而㈠圣灵就是真理;㈡真理的集中就是《圣经》。但所谓“灵恩”也都见于《圣经》。魏以撒后来撰“十二标准要道”,第十一条就是“十一样灵恩”,而十一样灵恩完全本于《圣经》的《哥林多前书》十二章的九样恩赐及十四章的两样。这些灵恩概括起来其实就是“神迹奇事”。即在正常条件下不可能出现而由于神的能力方才显现出来的事。从《卅年专刊》记载下来的种种神迹奇事来看,绝大部分的内容都是“医病赶鬼”,再就是“得圣灵”;得圣灵的表现有:全身震动、说方言、翻方言、唱灵歌、跳灵舞,见异象,如看见救主、使徒、现钉痕,甚至还有小儿飞翔等等。按魏以撒的说法:“本会是按照父神的旨意产生的真教会,他就用圣灵的恩赐同我们作见证,作为振兴本会的动力。”其他的教会“就没有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随着”,而真耶稣教会是有的。那些信神,而又极力追求神迹奇事的人,也就纷纷加入真会,因而真会能得以迅速发展。
  这个真理圣灵学校没有留下什么原始文件,只留下一份毕业证书的影印件(见《卅年专刊》),校长是耶稣,魏以撒为转授。
  
在总会迁到天津,于天津出版发行《万国更正教报》、举办真理圣灵学校的情况下,天津的真耶稣教会却遭到了接二连三的破坏。
  首先是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有一位假犹太人王约瑟到了天津,由于他的影响弄坏了天津真会,还扳倒了河北元氏县一带的真会。
  王约瑟,山东人,七岁时被一犹太人抚养,到过俄国、土耳其、犹太、美国、日本。会讲好几国的话。到天主教他就充神父,在犹太人中冒充祭司,到回教里就充阿訇,入福音堂就说是牧师。听说他家里有三十多个不同国籍的太太。一九二二年,在上海召开全国基督教大会时曾与真会代表高大龄、魏以撒、张巴拿巴见过面。到了天津,也算是真会的“同道”了!
  王约瑟主张把“真耶稣教会”的“真”字拿掉,改成“主耶稣教会”,以为这样更能得人。这样一来,“戴大同就上了他的大当,”成立了“主耶稣教会”。当然,天津真会受到影响的,不可能只是戴大同一个人,还有别的人也受了迷惑。
  王约瑟又混入政治舞台作了张作霖的高等顾问。于是向督军褚玉璞把天津河北大王庙要了去,作主耶稣教会的会址,还立了一个主耶稣教会的纲要。可是大王庙的房舍太多,偶象也太大,无力修理,褚玉璞又下了台,王约瑟只好离开天津,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从记载来看,戴大同离开真会究竟造成多大影响不详。“上天之路”的天津,热闹了一阵子,冷谈下来,又兴盛起来,兴盛之中又露出了忧患。一九二四年还只是开头,以后,到一九二八年,天津出现了接二连三的危机。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