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真耶稣教会由锦县而双城,又哈尔滨的传播

关于辽宁及黑龙江,耶可心亚门、耶以撒文祥在魏保罗去世以后同署的《达各省将要联合的真耶稣教会众圣徒书》中还提到了“奉天省众圣徒谌厚慈等”和“黑龙江省众圣徒刘文卿等”。但后来辽宁、黑龙江真会的建立都见不到他们的记载。
一九二四年十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五次第四版上有一篇题为《为主灵工作证》的文章,介绍一位由天津特别派往锦县的传道人如何在锦县传道的。文中均以第一人称、以传道人本人的口气叙述,但却未署名,乃至不能肯定这个传道人究竟是谁。其文如下:
  “奉圣灵的遣派,于阳历八月十八日,在天津真耶稣教会蒙众灵胞开欢送会,又有男女十二位代表送至车站泪别后,至十九日到奉天锦县。先见李云亭先生,颇蒙同情。二十日往南行,往返四十多里,布真道。二十一日上午至长老会传真道,不虚心接受,大辩了半天,可惜他不本乎圣经。下午与佟先生到了女儿河,二十二日晚八点到虹螺蚬镇(距锦六十七里)。二十三日安息日,独往旷野祈祷求主开传道的门。回来找老信徒王老吉先生,很佩服真道。会毕到西大岭真耶稣教会,靠主浇灌毕。二十四日早五点,同梁国太先生回虹螺蚬镇(十五里)王老西(吉?)先生家中(八里)。他们是长老会的执事,很佩服真道。梁先生回锦州,我同王先生回虹螺蚬镇。晚间在王先生家聚会,约十余人,都愿受洗,立真教会。二十五日我与佟先生到了高桥(三十里),至长老会与高牧师讲真道,他也不信。辩论后,佟先生往山海关,我自己回到锦县。二十七日受水洗者五人,内有安息日会大传道士李云亭先生也受了洗,甘心辞了二十八元的工假(价)传不得一文钱的更正教。现已辞工,专传主的真道。他本是在奉天传万国更正教真耶稣教会真道的第一位,是由山东真耶稣教会张灵生长老介绍的,哈利路亚!从此各会的人日日来听真道,连他们的牧师长老执事、男女的教友、学生皆来。然而也有真心求道的,也有故意试探的。最可惜李假牧师到这里很谦卑但说话句句带着毒关。又教我给他祷告鼻子、为他父亲祷告腿。主使我看出他的假冒就劝他不可试探。他临走在大街上大声用污秽的言语骂我,还说有权柄把我下在监里。我感谢主,配为主受假牧师们的辱骂。又为他哭,因他作首领的没有重生的样子,何况教友呢!求主早日救他,阿们!二十八日赵文成先生受洗,他在长老会作工多年,自见天津真耶稣教会的报,大受感动。现在亦将有钱的工辞退,专传真耶稣教会的真道,日日忙碌,哈利路亚!蒙主立他为教会的长老,立梁殿臣为长老,阿们!二十九日,新民屯李太太有病,他儿子来请我。圣灵许我去,遂同梁殿臣长老、赵长老同去。李太太正躺着不能起来。他吃一付药(四元正)未见好,求主为他祷告就好了,哈利路亚!荣归主名。我们回去,他亲身送出门外,次日又受了洗,阿们!三十日,受洗者七位。九月一日,在老会作工的唐先生受洗。二日有三人受洗的,四日有二人受洗的,哈利路亚!众灵胞为教会的房子祷告的时候,圣灵明说晚上必有房子,所以找了一天也未找到。晚上,聚会无望的时候,热心信徒李世英君到了,说他有四间房子,正在大街。但前边两间是租的,一年一百三十元,叫教会后边拿,是他自己用四百多元盖的,情愿减半捐入教会,哈利路亚!从此主的‘真’光发现在锦州了。十四日,同赵长老到了城西北小马家口子长老会(距城二十五里),晚间聚会约四十来人,欢喜受‘真’道。十五日受洗者三十七人,遂为成立真耶稣教会,哈利路亚,荣归主名。这是一个月的圣工。盼望全国灵胞代祷,使主的‘真’光普现。现在还有许多处受洗立会的。后来详情再为报告,哈利路亚!”
  以上内容既然刊登在一九二四年十月一日的《万国更正教报》上,则最晚应是在一九二四年阳历八月之间的事。从文中所记阳历八月二十三日为安息日来看,肯定是在一九二四年无疑。因为一九二四年的八月二十三日的确是安息日礼拜六。这个传道人是谁?实在是难以确考。这个传道人应该是在天津总会中颇有地位的人物。会众特地开了欢送会、又特地派出代表送到车站,并立梁殿臣等为长老。好象应该是魏以撒。但末尾传播统计表中明明说的是一九二四年春魏以撒路过锦县时更正而创立的。在时间(月份)上实在无法吻合。
  文中又称李云亭实为在奉天传更正教的第一人,是山东张灵生介绍的,但未予施洗。是这位不知名的传道人施的洗。李云亭的记载不多,在整个《卅年专刊》中一共也只有两三处。此文称其原为“安息日会”之“大传道人”,应当是个颇有影响的人物。从此文记载来看,在李云亭受洗之前,这位不知名的传道人在锦县几乎没有打开局面,而自李云亭受洗、辞去原有报酬二十八元的老会传道工作之后,才把局面打开,或许其中包含着李云亭的影响在内?但不知为什么在立梁殿臣、赵文成为长老时,没有立李云亭为长老,而且以后再也不见于记载。
  另外,从上文记载中看,这位不知名的传道人到锦县,也并非真耶稣教会在辽宁的初创,因为文中明明记载了八月二十三日是安息日,独往旷野祈祷,之后找老信徒王老吉,“会毕,到西大岭真耶稣教会,靠主浇灌毕”。即,传道人来此“西大岭”时已有真耶稣教会,而所谓“西大岭真耶稣教会”显然不是这位传道人所创。而“西大岭”地名也许有误,因为在《万报》的这同一期还有《奉天锦西县大岭真耶稣教会近况》一文,“西大岭”应为“锦西大岭”之误。
《卅年专刊》关于真会传至各地的统计表中说,锦县真会是一九二四年春由魏以撒、唐权龄路过更正的,与这篇“为主灵工作证”所记显然不符。唐权龄后又见于锦县真会,又见于沈阳真会的建立。但何时入真会不详。此文“九月一日在老会作工的唐先生受洗”的“唐先生”是否是他,无考。
这位传道人一个月的圣工建立了三处真会机构:虹螺蚬、锦县、小马家口子。
综上所述及下面的记载,对于真耶稣教会在东北的传播,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力,或许就是由“张灵生先生介绍的”、“在奉天传万国更正教的真耶稣教会‘真’道的第一位”的李云亭。因为由于他影响了梁殿臣,又由梁殿臣影响了双城邹德升,邹、梁又进一步影响了哈尔滨。然而,这个说法虽然有据可查,还是有一个疑问,即李云亭和最早的“大岭(锦西大岭)真耶稣教会”有什么关系不可考。这个最早的“大岭”真会又是由谁建立的呢?这还是个迷。

  梁殿臣曾撰《奉吉二圣徒见证》一文,对自己的“灵程”曾作详细介绍,刊载于一九二四年八月七日《万国更正教报》第四次第三版上,《卅年专刊》转载,文曰:“自古耶和华的应许分毫不差,如今圣灵降临证之更详,不尽诚呼哈利路亚!我是奉天锦县人,自四十二岁入教,在长老会三年,乃入安息日会。起初考道自觉有味,后见教规之错乱、领袖之不真、道理之不新,实为憾事。一日见圣经中有禁食之处,乃定志禁食十八天。嗣后有真爱道之李云亭先生至锦布道,将魏保罗长老之见证书报、传单介绍与余,灵感之力大开茅塞,爱慕之情寝食俱忘,读毕深信不疑,心灵已被主更正矣。安息会白会正又派我去吉林双城县传道,而被灵感废弃安息会之旧条规,专传真耶稣教会真理,多有佩服者,然最接受者即邹德升老先生是也。邹君系双城县首户,年七十岁,已信道三十多年,正直爱主人也。素抱为主牺牲之志,惜见各会不真,故阻进力。不料一闻本会真道如获珍宝,倾心接受。日日相聚,读经论道,可谓同心已极。后蒙天津真耶稣教会常寄书报帮助,我乃立志靠主,禁食三十九天。适于四月初七日起禁食六天,而主保佑我平安,至五月十六日食。然在禁食后之十八日尚能在往返一里许开之路担水二担。在禁食之前后约十余日连水亦未饮程(原文如此),哈利路亚!禁食间屡次见异梦异象,不及详载。而于开食之次日即被圣灵催迫,力辞安息会传道工作,免得雇工之称。而邹老先生定志至津受真浸、求圣灵、明真道,故于阴六月初一日二人平安至津。当日戴大同执事奉主名施面向下之真浸。邹老先生定志禁食,亦愿达到三十九日之目的,圣灵不许,乃平安禁至十天开食。受浸之次日恳切祈祷,蒙以撒长老按手受了灵洗,有方言之凭据。彼得说,与他们一样,阿们!自觉惭愧不配,只将身心灵甘献主前,任主命令而已。切盼各国各处羡慕真道之人,不可不学比里亚人日日考察圣经之榜样。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耶稣说,凡真祈求者必定得着,信不误也。哈利路亚!荣耀圣灵,阿们!”
  以上原载于一九二四年八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四次第三版,则最晚,梁殿臣、邹德升到天津应当在一九二四年的阴历六月初一(公历七月二日),由戴大同施洗、魏以撒按手得圣灵。(如果前述及此处记载之时间无误,则魏以撒于当年春,四月五日,到了延吉,很快又回到了天津,否则,梁、邹二人何以得谒魏以撒?但如此则,魏以撒在吉林之神迹奇事,又何以能够实施?)梁殿臣接受真耶稣教会是从李云亭到锦县布道而来,而梁殿臣又到吉林双城影响了邹德升,乃至二人共同到天津寻求真道。

梁、邹二人到天津求道,除见于前记梁殿臣自述而外,又见《卅年专刊》为邹德升所立之小传。邹德升,为一勤劳致富、笃信基督、吝俭于己而又乐于奉献之典型人物,小传描述甚详。
邹德升,圣名雅各(一说为约翰),海城人,迁居吉林双城。由雇工而成富户,然终其一生亦不改其忠信勤俭之美德。“进卫理公会数年不会祷告,亦不识一字。进安息日会后,知识长进,道理渐明。十五年之久,圣经可以读矣。此时已成全城有数之巨富之一,乃自立安息日会,一切用款皆由渠任之,教誉日隆。
  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见在天津出版之《万国更正教报》,乃亲至津访道(前文为与梁殿臣同去,时在六月)。某晨,魏以撒长老在院中洒扫时见一白发老者,衣着褴褛,提一放在路旁无人愿拾之皮包而入。魏长老曰:‘此教会并非住家,请乞丐改门可也。’老者结巴而答曰:‘我是访道的,可是魏以撒在不。’问过姓名,方知为前者通信之邹德升也,彼此大悦,入堂感谢。
  正值津会由小院迁至大院扩展之时,设备全无,邹德升立即捐五十元,自破皮包中取出。次日乃立志禁食,返双城时已二十五日未食。
  抵家后正当深夜,将其七十口子孙一齐唤起曰:‘吾为汝等之奴隶已七十五年矣,今得道返愿为汝等言之,《经》云:‘骆驼穿过针之眼,比财主进天国尚为易也。’当年我一人来双为人雇工,冬不衣棉,年不食肉,以至家道小康,虽不为全省之首富而在双城已有富之名矣。尔等果爱我,容我作一乞丐以安我心则大孝矣。三子四媳十八位孙与孙媳及孙女大小数十口百般推辞、放声大哭,邹长老仍不允,曰:‘我就怕失败,所以二十五日尚未开食,如尔等不诺,我则永远不食矣。’众子孙乃承愿而退。
  长老有子四人,先死其一,乃为自己留出一份,以为主用。又怕将来子孙逼迫教会,乃完全变卖之,另用本会名义买地一方,长三十六丈,宽二十七丈。自东至西分排建筑房屋五十余间以为生产养会之用。中间会堂五间以为全会总会会址。在建房之时,长老自炊以小米为食,不尝肉味,其有忠心可见一斑矣。
  其信心之奇特显出非常之神迹。双城全民皆感食水恶劣,咸涩拔舌,无糖难咽,沉殿半杯,苦不可言。其子买马达、铁管若干,欲凿穿石层得甜水以谋利,易数十地而不得,费资之巨亦可知矣。一日邹长老谓其子曰:‘汝等将此奉献真耶稣教会,吾一次工之,如不得甘泉,则证吾所信者不真也。其长子允诺。雅各长老乃于其十字街住所,日夜祈祷,蒙圣灵启示之:即于汝双膝盖跪祷之处凿之必得良水也。长子遵命行之,果显出玛拉之神迹,全城皆得好水,减去疾病不少,每日进款归教会享受,信者亦日增。”
  “一日邹长老请以撒长老至家,欲将教会之约全盘交出,事为其长子闻之,乃喝令全家俱起,百般辱骂、绳棍交加。此时长老不顾一切,出箧视之,空空如也,方知是为家人盗去矣。至今(一九四七)双城本会除三间会堂外,余均为其子孙所强占也。捐资必独建于本地者可以为鉴焉。
  长老睡时约八十有二岁。生前对滨江本会之推动尤为注意。愿其忠、信、勤、俭之灵种继续在今后广播,能再加上乐于分散之知识,则美不胜言矣,阿们!”
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冬,总会由北京迁天津,邹德升被按立为东北监督。《卅年专刊》于“真耶稣教会各地已睡圣徒大事统计表”中说他死于“真元忌年十五年”。从一九一七年真耶稣教会创立起计算,十五年当在一九三二年。又说邹在真会工作十一年,则邹入真会当在一九二一年,与前述得“真道”时间不合,所谓为真会“工作十一年”有误。
邹德升、梁殿臣自天津返乡,从记载看,各自返回自己的家乡。邹德升回双城而梁殿臣回到了锦县。邹德升在双城,是否单独传道,未见于记载。在其小传中笼统记为对滨江一带的推动,出力不少。梁殿臣在锦县则有所报导。在一九二四年十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五次第三版上,有梁殿臣撰稿的“奉天锦西县大岭真耶稣(教)会近况”一文,《卅年专刊》重载,报告天津,称:“自我与邹德升老先生至津询道、受洗、求灵,多蒙辅助优待,又看见神在你们中间所作的圣工过于我们所听见的。为此,我更得能力作主的转见证,哈利路亚!自我至家与他们讲论本会真道,没有不顺从的,于是有几位受洗的、九位禁食的;内子禁食五天;家兄六十一岁,禁食十四天。凡看见的人都将荣耀归主,阿们!主又大大的帮助我到四方作工,佩服者也不少,也有愿意受洗的。现在舍下设立真教会一处,教友炎热,景况颇佳,更祈代祷……。”
从文中所记显然是梁殿臣自津返家之后传道的情况报告。从标题看是锦西大岭的真会近况。由前述可知,那位不知名的传道人阳历八月到锦县一带布道,其中已经记有“(锦)西大岭真耶稣教会”,如果加上梁殿臣返家之后在“舍下”建立的真会,在锦西大岭应该已经有两处真会组织了。

之后,梁殿臣到了双城,只是不知道时间。魏以撒也很可能到了双城,具体时间也不可考。
《卅年专刊》将梁彼得(殿臣)及邹德升在一九二五年十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上发表的,给魏以撒的报告双城真会概况的信函作为“双城分会”的“创始”。其文如下:
“以撒长老平安,自第老会(?)分赐灵恩走后,教会日见发达,神迹奇事笔难尽述。最近有一位六十二岁的老者,名巩德勤,重病三年有余,又患疯病数月,在家胡言乱语,他说非我天父不可。家人不解何意,虽领至长老、安息两会,皆不敢收。来到咱会即得痊愈了。该屯无人不知。此事主恩大显,现下教友五十多名,又在屯下立一分会。城内邹长老大发热心,要另买一处教会,作永远的根基。七月初九日,邹、梁二长老到哈埠,有梁金中全家受洗,阿们!可惜长老返津,不能报送,实在抱愧。愿主耶稣的灵与我们各人同在,阿们!梁彼得、邹德升同众灵胞敬上。”
《卅年专刊》在重刊这封信函时,一开始有一个重要失误,即“自长老会(?)分赐灵恩走后”一句,句中之“会”字当为衍出之字。长老会是真会更正对象,不应说成给真会“分赐灵恩”。此处应为“自长老分赐灵恩走后”。“长老”应指魏以撒,与文末之“长老返津”相呼应,即魏以撒在一九二五年到过双城,且同梁、邹二人一同布道。此函所报应为魏以撒返回天津之后双城县的概况。
又,这封信中所记载的情况,实际上并不是双城县真会初建的情况。在这封信之前,双城已经有了“咱会”;而写这封信时,“又在屯下立一分会”。在双城县至少应该已有两处真会组织了。
再,七月九日,邹、梁二人又到了哈尔滨,在哈尔滨如何布道,又如何建立真会,未见记载。梁金中、李凤池、裴玉中三人如何接受“真道”,不详。在一九二五年十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十次四版上有梁、李、裴三人给邹、梁二人的信函,说“仆等自受洗后,到处宣传,颇受各界欢迎”。但“力量太弱”,希望梁、邹二人“转达”魏以撒,“速来帮助是荷”!
另外,《卅年专刊》还登载了一封哈尔滨真会立会挂匾的报告信函,也是报告给魏以撒的。亦不知道作者为谁,亦无信函最早刊登在何处的记载。其文如下:“魏以撒长老道鉴,弟对于各教会见其法利赛的行为实属痛心。于数年前,于有心改革,苦无同志,办无良法。于七月间具有更正教纲目,披阅一过,因受圣灵感动于八月初四日经真教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后,因与各假教会牧师们宣了大战,逐日辩论真道,靠主圣灵幸获大胜。于八月二十日,梁彼得、邹德升二位长老由双城来哈,寓在弟处。在弟处设真耶稣教会,于八月二十二日暂在弟之门首挂上了真耶稣教会牌子。至笔下受洗的灵胞共有十三名之多。求长老及各灵胞为弟及哈埠众灵胞们祷告,求真神多多加给我们能力,兴旺主的教会,哈利路亚,阿们!”
这封信函所记日期与前述不相吻合。或者,邹、梁二人于七月初九、八月二十日两度莅哈?这个“弟”又是谁呢?无考。
裴玉(毓)中等接受“真道”,又传福音给了裴相臣。《卅年专刊》有这样一封信函,作者为谁,不详,发表在哪一期《万报》上也不详。写给魏以撒的。称:“邹雅各(德升)于八月二十四日回双城,哈尔滨教会,靠主的能力,业已成立。刻下受灵洗者共有十三名之多,景况甚是兴旺。”即,在裴相臣受洗入会之前,哈尔滨真会业已建立。这个消息,“吉林滨江真耶稣教会”也曾向天津真耶稣教会报告,信函刊登在民十五年(一九二六)四月二十九日第十一次《万国更正教报》第一版上。称“哈尔滨本会笔下灵工大开,于本月二十二日一天受洗者男女计十七名,前后领洗者总计三十二位,禁食者有八位,……现在哈尔滨本会业已成立,地点在本埠道外北八道街,女学校北院,三二日就挂真耶稣教会会匾……。近有裴相臣先生,昨日全家七口领洗。裴相臣先生原是信义会的教友,又是青年会的董事。他原自己上双城参观一回,一看双城本会共计教友六十名,灵工大开,教友非常热心……。”
此处所挂之真会版匾与前述八月二十二日“暂在弟之门首挂上真耶稣教会牌子”是否就是一处,或者是两处,无考。但月、日时间似乎差不多。
而裴相臣之所以能接受真道是经过一场大辩论的。前述那封不知作者、不知年份的给魏以撒的报告信函中又说:“于(八月)二十四日弟同梁长老、裴毓中(由此推断,此文作者或为李凤池?)至裴相臣家宣传真道,该家很接受。约定二十五日再行弟等到他家讲道。裴相臣就请了国内布道会的假尚牧师和青年会、信义会一般首领,与弟等辩论。靠主耶稣的灵力,未曾失败。与他辩论的题目,就是他们各会的点水洗和礼拜日这两条,靠圣灵均获大胜……。”
八月二十五日的这场大辩论,《卅年专刊》全文刊载了李凤池等的报道,标题为:“见证辩道得胜”,内容所反映的情况相当精彩:“(衔略)今天(八月二十六日)尚假牧师请弟等到青年会,该会因怕弟等更正他们,因而又转请弟等到信义会的福音堂。在那里,他们请了各会的许多道领,其中有卫斯理堂的竺假牧师、青年会的童假干事、任假干事、浸信会的范假传道士、信义会的众董事,共有一百余人,开了大辩论。首由尚假牧师发言,说弟等错引领了人,意在把这瞎子领瞎子的罪归到弟等身上。后经武百祥起来说今天在福音堂开会是谁请的?你们不晓得这福音堂是外国人化钱租的么?真耶稣教来到那里,那里就要纷争,因为有真的必有假的,真耶稣教的书报我是看过的,所以今天在这开会我是根本反对的。尚假牧师与一个胖子起来说,若如此是我们错了,就请散会。大众一齐起来,你一言我一语,也有愿意开会的,也有不愿意开会的,乱闹了气。后经弟等站起来说,尚牧师说弟等引领人引领错了,请把错处指出来我们听听。该假牧师闭口无言。弟等又说今天若开不成会明天可指出个地方,非与尚牧师大大辩论一场不可。这句话激的尚假牧师说,也不用明天,咱今天就辩论吧!以后又有众人乱嚷的,又有起来讲说的。座间裴相臣说这成演说会了,这不是考察圣经,于是弟等就站起来要走。正要走的时候,有他们起来拦阻不让走,让只说半点钟的话。他们举的竺牧师主席就请弟等说话。弟等说了两个题目:一个是大水洗对啊是点水洗对啊,我明白大水洗不明白点水洗;一个我明白安息日不明白星期日,请尚牧师给我解释,说的他无言可答,只是乱耍一气罢了。又质问他们说,只许一人施洗作何解释,领洗必得等候作何解释,各首领无言可答。众人只是乱嚷。靠神的大能大获全胜。弟等禁食一天,高唱哈利路亚,感谢真神。回来又在教会祷告,高唱哈利路亚,并请众灵胞们平安。即请登诸报端,并望各处本会为弟祷告,阿们!”
以上,真耶稣教会传到哈尔滨的线索是清楚的。由某一位传道人及李云亭在锦县传给了梁殿臣,梁到双城传给了邹德升。邹、梁二人到天津求道。然后又传锦县、双城。又由双城传到哈尔滨。
但是,传播时间难以准确考定。前述应该发表在第五期《万国更正教报》上的、耶可心亚门和耶以撒文祥同署的《达各省将要联合的真耶稣众圣徒书》中,所列举的东北地区教会中就有:黑龙江省:△哈尔滨。圣徒有黑龙江刘文卿等。第五期《万国更正教报》发行于一九二零年四月十九日。那么,哈尔滨真耶稣教会应该是在此之前,就应该已经建立。
真会传到哈尔滨,还有另一条线索,是邓洁民更正自立会为真耶稣教会。
  邓洁民的资料于《卅年专刊》不多,只有给魏以撒的一封报导及要求派人久住哈尔滨的信函,关于邓洁民的传记,以及其女邓育英记载的一些情况。
  信函内容如下:“以撒长老赐鉴:弟信十四年渴望必有完全教会实现,多年寻求,未得如愿。今幸于天津认识真耶稣教会,在二十日受洗。弟在哈建设一处教会,所用的款五分之四系弟担负,现在甘愿改为真耶稣教会,交于足下直接或派人前往接收,宣布真道。另备信二封,一系宫镇东,此人系一信徒,最可靠;一系吴子青先生,此人不信耶稣,向有慈善心,此教会地基系其所捐助。在捐入时地价可值五千余元。最好派人久住哈埠,缘哈埠实为东亚重镇也,更可在东部宣扬本会之中枢呢,阿们!即问平安。
     北平国际大学校校长学弟邓洁民拜启二十六日”
《卅年专刊》中关于邓洁民,有其女邓育英曾撰一文,题为“先严邓校长洁民事略”,谓:“先严邓府君讳洁民,吉林密县人。幼失怙,聪颖好学,事母至孝。为人慷慨,好施与。初受学于家,通诸经。继从乡先辈修先生受俄文,学冠侪辈,为修先生器重。诸生疑有所偏,嫉之,且欲伺隙殴辱。修先生闻之,乃摒绝诸生独授公,学以日进。十七岁入统领衙门为通译,赐五品顶戴,人皆荣之。而公之志初不在此也。鼎革后,入南开大学卒业,以优等生考取公费留美。时以省方官费不给,乃转赴日本入早稻田大学。时帝制之议方兴,孙中山先生复潜至日本,图谋反满,与公过从甚密。与于此提倡革命,奔走呼号,亦最力者也。民国六年返国,睹教育不振,民智愚蒙,乃慨然以兴学自任,创东华中学于哈尔滨市。其间经营擘划,出财出力,莫不一身兼之。尤以奖拔清苦学生不遗余力。一时声誉鹊起,人才辈出,深入各界,遗风教泽至今不衰焉。公笃信基督十五年如一日。常见西人教牧多欺蔑信徒,而一二莠民亦假以自重。公愤激之余乃于民九春季创中华基督教自立会于哈埠,自请传道士主持会务。且劝募地基建教堂于哈埠道外廿道街。其间虽困难百端,然信心不退,卒成此艰巨焉。民十(?,笔者手中复印件不清)年,经友好敦请至北京,长内务部主办之警官高等学校。次年秋,因政局改变乃离职。民十二年冬,任国民军秘书,兼任外交部参事上行走。为冯玉祥将军所重,聘为私人教授,以师礼事之。公虽登仕版,然兴学之志不稍懈。民十三春,复创私立国际大学于北平交道口前园恩寺,冬季复迁至西郊万寿寺。民十四年夏,因病就医,遇真耶稣教会魏长老于天津,相谈甚洽。对真教会为国人自立自养一端尤惬夙愿。复论究教谛,蒙圣灵启示乃领全家正式加入真教会。即将哈埠之自立会奉献于真教会。被任为总会秘书。是年冬,病转剧,赴医院诊视,据云为恶性癌肿。时医院设备简陋,虽尽力诊治而病不减。为时既久,家产荡然,群医束手。时举家皆已入会,传道人告之以真教会有医病神权,乃决心摒绝医药,日事祈祷,一任神庥;且由津会全体会友禁食代祷。果蒙真神恩佑,三日内头大之癌肿立消如卵,病状顿减,饮食大进,哈利路亚,荣归主名。后以信心不纯,期早日消除卵核,复听有假经验医生之言,癌肿再发,卒至不起,于民国十五年春捐馆。临终犹谆嘱育英等侍奉真神,信心勿替焉。遗祖母、生母及弟妹六人。幸有魏长老发动抬埋救助返里,至有今日,全家深为感动。由此得知真教会之爱力充沛,尤显明,先严具有卓知远见,以一代学者为未来之学者开一新活信仰之路,基督门徒曷兴乎速来!特为荣神继志以述之,非敢专为荣人之意也,阿门!”
从邓洁民的事迹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些笃信基督的学人,虽然接受了“洋教”的神学观念,但却不愿接受洋人在华的“势力”,即在宗教文化上仅可接收舶来品,但却不愿丢失中华民族的尊严。佟雅各记后来甘肃真会发展史时曾提到邓洁民,多有赞美之词,曰:“其(邓育英)父邓洁民乃豪杰之士也。留学日本,创办国际大学。头脑新颖,向不肯作外人之奴隶者,故敢在哈尔滨独办自立会。是以与余心投意合,若约拿单之与大卫然也。当民十四年(一九二五)抱病津门之时,率全家更正归真。惜一病不起,竟回天乡矣!”这个记载,又说明邓洁民的思想感情在知识分子中并非仅有,应当说有不少人都是这样的,可以接受西方的宗教信仰,但却不接受洋人的“势力”!当然,邓洁民的影响远不如诚静怡、赵紫宸那么大。
  邓洁民因其才干卓著,入真会以后,即任天津总会之秘书。只是时间不长就去世了。
以上关于真耶稣教会传播至东北,阶段划分没有严格遵守本书总体历史阶段的划分。即,没有结束在一九二四年长沙三大召开之前,而是记到了一九二五年。这是由有关时间记载的混乱所使然,不如此,则东北真会发展史脉络更难描述清楚。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