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牛子音建立吉林延吉真耶稣教会

魏保罗印行的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发出之后,在东北,第一位回信赞成,并邀请魏保罗前去传道的是吉林延吉的牛子音;后为魏以撒的岳父。
  牛子音,《卅年专刊》说,号惠荣,河南汜水虎牢关人,状元打锅牛家,乃将门之子。自幼习武,随军至东北,任吴禄贞军中要职。后受《圣经》感化,见军中黑暗,遂退居林下,择家延吉县,名其村为平安村。
  年四十方娶于姜氏。妻名绪真,佛门修士,自建一寺,领众数十人。三十四岁之处女,因慕牛子音之名而嫁。生长女美龄、子广洋(即牛西拉长老)。
  退伍以后,经商务农,财富日增。无论官民均愿与之为友,公平慈惠。贫困者尊其为良绅,受其恩惠者赠以惠荣之号,说他以施惠为荣也。
  牛子音于光绪二十三年(一八九七),在吉林敦化县信教,入长老会。学道于西人高牧师。倾慕真理,日月查考。每逢圣经班考试,放榜时都是第一名。鉴于吉林东八县都没有福音堂,遂出巨资买地立堂,以重金聘请牧师住守布道。无论大城小镇都有。于是在长老会中之名望日加隆重。后因年迈退养,会务悉由他人主持。自己则出外布道。民国三年(一九一四),由延吉至吉林省城、至奉天、至天津、北京,与各处中西名牧接洽,又在各处教会主领聚会。在北京居住八十余日,同自立会孟省吾牧士、美以美会陈再新博士、伦敦会诚敬一博士、上帝会韩牧师、长老会李育三牧士、谷子容牧士、公理会李引之牧士、商诚高牧士、美会曾国治牧士、郭景元长老、西人赖逮亭、欧喀非、丁义华、丁韦良、惠牧士等朝夕共聚,谈经论道,觉得各会都有缺欠,“于道心不能满意”,乃返延吉。
  再看本地各处教会,均已面目全非。原来那些领袖人物不尽本分,“只知牧养自己,会堂已成学校,圣殿已作贼窝,守太阳日,且无教友聚会。而教友以扎吗啡、吸鸦片、赌博、欺人为本能,少有爱道者。当时百人者,聚会则只有二三人矣。心中忧伤,难以尽述。”民国六年(一九一七)腊月,到上海讨论教会应当改革的弊端。召集了二十余会的人物参加,上海中西各牧罕有不加入者。可惜走遍各会,都不能实行。在安息会居住两个多月,查考各种道,仍然觉得不十分圆满;安息日会请他到京津设会,没有认可。旋由上海到广州。孙中山在广州就任大元帅,牛子音为吉林代表,前往晋贺。在帅府与孙中山、伍庭芳等共住多日,但孙、伍对于教改事业不能帮忙。牛子音又到香港查考各会,也很腐败。于是又从上海返回延吉。
  返回延吉以后,深切研究圣经,认为今日之基督教道已经失去本真,但却又找不到本真。
  有一天,有理永真者,也是长老会会友,得《万国更正教报》,乃特地由吉林行路八百里送给牛子音;因为牛子音盼真传之名已经布及四方。牛子音一得此报即视若奇珍。一面寄信给北平魏保罗,敦请来延吉;一面高张席棚以示隆重敬候之忱。并按报上所说同大家齐声祈祷,恳求圣灵。日夜查经聚会。当然,一些人以为这是愚迷,也有一些人以为是真诚。
  现在能找到的牛子音等邀请魏保罗的信函如下,见第二期《万国更正教报》第一面:
  “魏保罗先生阁下钧鉴:敬启者,因得读贵会《万国更正教报》后,敝会兄弟姊妹甚加佩服。先生有如此之大德能,感谢救主赐下鸿恩充足。先生按手能说方言、医病逐鬼等等的奇事,敝会弟兄姊妹多有愿在先生膝下领受教训者。因路途遥远,彼此一方,是以难得当面领受训诲。敝会今愿邀请先生与诸位灵界先生不弃我延吉灵魂,不辞跋涉之艰难,请几位游历延吉一回,必得无数之效果,如昔马其顿求保罗帮助相似。若先生欲劳大驾来敝会时,来往的川资等等花费,敝会一概担负,决无食言。倘蒙见悦,祈赐回音。

         
牛惠荣 理永真
吉林省延吉县平安村教会 同鞠躬上 ”
卫恒谦 刘云鹏

  从内容看,这显然是牛子音发出的第一封信函。而时间,只能是在一九一九年,惜无月份可考。之后,魏保罗给他们寄去材料,牛子音又发函邀请;这封信又刊登在第三期《万报》第三面:
  “总监督保罗恩波等均鉴:于旧历五月十八日,接得更正报并《圣灵真见证书》、名信片和一切传单。捧读之下无不欢欣喜悦。二十四日复请书一封,请监督驾,等候多日,无有信音,信友弟兄盼望眼乾。七月初四日又奉请信双挂号至索镇唐家庄,至今并无回音。毁谤四起,因为各教会现在观看真耶稣教会报单证书,大生分裂。有说长说短,大起分争。因为尊圣经之命彼此领洗圣餐洗脚,教会纷纷议论,多生无数的谤言,又生嫉妒,假弟兄趋(趁?)机生变,因为监督不到之故。现在二位监督接请书,商议教会诸位监督长老执事,倘若监督事繁不能亲临,或请会中另位传道人均可。因为救主真神圣灵将大恩赐给总监督,我们专候监督驾临分赐神恩,这是我们天国真理,不能更改的。监督一日不临敝处,教会不但不得神恩,魔鬼大有扰乱搅闹之势,焉能平安。再者无有圣神分派焉能传道呢?先前去信请教,有多少不恭敬之处,望求监督恕我不恭心鲁。只要贵会准请有日,面睹谢过。因末等年齿过度,在人前好似有谎,至今未见实行。若愿驾临,另报路程单一纸,并问亲爱的灵胞弟兄姊妹们平安,哈利路亚,赞美耶稣,阿们!
     (民八年)吉林延吉县帽山前平安村教末牛惠荣于化生等缄。”

五月十八日(公历一九一九年六月十五日)接到报纸、见证书。二十四日(公历六月二十一日)、七月初四(公历七月三十日)连发两封邀请函;公历七月三十日函还用双挂号寄到了唐家庄,请魏保罗到吉林传道,急切之情跃然纸上。牛子音将真耶稣教会广为宣传,且“彼此领洗圣餐洗脚”,在他办理的长老会中已经掀起轩然大波。由于魏保罗几请不到,会中一些反对派已经在“扰乱搅闹”,弄得牛子音烦燥不安,且以“年齿过度”在众人面见不能以信取人而没有了颜面。魏保罗是否回过信,不详。但牛子音又何以得知魏保罗在山东索镇(今桓台)唐家庄呢?已不可考。
在牛子音一再要求,魏保罗又无法分身的情况下,魏保罗只得要牛子音先成立支会把真耶稣教会的牌子挂起来再说。于是,真耶稣教会终于在吉林延吉县平安村建立了第一个会所。
前面提到过的第三期《万国更正教报》上,载“中华真耶稣教会六十余处地名如左”一文中,列举的吉林真耶稣教会就是延吉县帽山前平安村。
虽然如此,牛子音仍然要求魏保罗前去,因为未得真传,唯恐不合,于是再次发函:
  “北京万国更正真耶稣教会耶保罗恩波、耶整光贵远监督并众位监督长老执事等案前恩鉴:末等接得总会之命,细查奉读之下欢欣喜乐,因真神派人偏处传道救人,阿利路亚!赞美耶稣!荣归真神!阿们!末等盼望真神速派传道人驾临,有相商传道事宜,必须行到完全地步;二因教会初创,唯恐不合总会规章;三因圣灵的洗没有得着,更是要紧的;四因为信友胡信胡疑谤言丛生;也因为真神没有分派,不能传道。但是,延吉华韩两国教会杂居并立,亦有日人在内居住,不能说方言焉能传道呢。总监督吩咐的传单已经传到韩国教会。专等总监督驾临,末等愿求总会诸位监督长老执事先生灵胞弟兄姊妹祈祷真神,速派传道人不辞劳碌辛苦,拔(跋)涉远途,到我延吉,均沾鸿恩,阿利路亚!赞美耶稣!荣归真神!阿们!总会为支会请传道人员几位,来往川资花费使用,全是支会担任,不与总会相关,只求先行垫办,亚门!东行路单,由天津至奉天,自奉至安东,由安东通车至元山,由元山轮船至清津,上火车至会宁,自此有行车一百余里至帽山前同升源烧锅平安村西头牛宅真耶稣教会。”
这封信刊登在《万报》第四期第二面。教会虽然立了起来,牌子也挂上了,但牛子音仍然心中没有数、没有底。因为未得“真传”。立会之后,继续发函邀请魏保罗,或派传道人前来。然而,魏保罗终于未能来到延吉,积劳成疾,于是年秋去世了。不久,已经改姓为耶的“惠荣子音”,从总会报章上知道了噩耗,“警心失色”,只能“但求天父格外赐恩安慰他家的人”。而平安村“分会人数稀少,因为未得圣灵的大恩,望求诸位灵胞代分会求圣神差派人到分会来分赐神恩”。(见《万报》四期第二面另一信函)
牛子音在吉林延吉帽山前平安村建立真会支会,在魏保罗去世之前,当“中华民国六十余处真耶稣教会联合一家同姓耶”的时候,已是六十余处之一了,这在《万报》第三期刊登这个声明的时候,明白无误地记载了的。在第四期《万报》向“全球地极”报告一百五十余处真会联合为一通同姓耶的“通告众知”中,吉林真会有两处:一为延吉县平安村;二为宾县城内。不过,宾县真会是如何建立的,在前六期《万报》中找不到记载。在以后的记载中也找不到相关线索。
耶可心亚门和耶以撒文祥同署的《达各省将要联合的真耶稣众圣徒书》中列举的东北地区教会,有:奉天省:△山海关△长春;黑龙江省:△哈尔滨。列举的圣徒有:奉天谌厚慈等;吉林圣徒有:牛惠荣、董俊阁、于化生;长春有曹慕真等;黑龙江有刘文卿等。这些人物除牛惠荣(子音)及于化生而外,在真耶稣教会中的作用多不可考。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