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吉安真耶稣教会的初创

民国十一年,公历一九二二年,当真耶稣教会在长沙方兴之时,江西吉安著名富商周丽川正在长沙。据说他经营全省的樟脑业,各大都市都设有钱庄。对于国家每次捐款数量都很大。曾加入美以美会,民国九年(公历一九二零),曾捐过价值二十万元的房屋给该会。是个非常热心的人。
  有一次,他到长沙,在北门清泰街理发的时候,听见不少人在唱歌,很奇怪,遂问理发匠这是什么会,说这是“中国人自己办的教会”。理完发就跑到真会听道。一听,很受感动,正巧在开捐,当时立即就捐了一大笔款项。但心中的不平安又增加了不少。散会之后,负责人和他谈道,就信了,并立志回江西开办真会。这是哪一年的事《卅年专刊》未作交代。推测在一九二二年,也可能在一九二三年初。因为可以确知的是,他在民国十二年(公历一九二三年)回到吉安县原籍。之后,首先脱离老会,独自捐出五万元建造了一座会堂,贡献给教会。但献堂是在一九二二年回原籍之后就立即进行的,还是在一九二二年以后,《卅年专刊》未能细说。这是真耶稣教会在江西吉安的初播。
  但《卅年专刊》又记吉安情况如下:“本会原在田公庙,每晚聚会四五十人。圣灵差遣传道,以周维之执事蒙主恩能力最大,并得有医治疾病恩赐。凡闻其声息,无论病之大小,大约来会虔心祷告,经周执事按手,主恩立刻临到病人身上,病症立见痊愈。末日恩典实与使徒时代一样,哈利路亚!周长老深知主恩,遂不惜乐捐万余金在田公庙附近地方建筑大礼堂,曾于甲子冬(公历一九二四)成功,献为圣殿。”周维之为执事,而在田公庙附近建堂献堂为“周长老”之所为,与周丽川所献之堂什么关系,《卅年专刊》未作交代。而据张巴拿巴《传道记》,周维之是周丽川的儿子,那么,记载的两处献堂应为一处。周丽川为长老,周维之为执事。
张巴拿巴再次到江西是在一九二二年,在上海参加全国基督教大会返回湖南之后。《传道记》载周丽川在长沙受洗是在当年的七月,之后回乡。张巴拿巴等“到江西萍乡、芦溪等县开办四个教会,在那里施洗百余人”是当年的十一月(公历一九二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一九二三年一月十六日)。以后又走传了许多地方。十二月十八日(公历一九二三年二月三日)到了吉安周丽川家布道。遂立周丽川为长老,其子周维之立为执事。正月初三(公历一九二三年二月十九日),在周丽川家开灵恩会三天,领洗者五十多人。张巴拿巴回湖南以后,周“维之蒙主特恩,开办教会多所,施洗多人,聚会约有八百余人,神迹和奇事见过很多”。张巴拿巴又说“但在《记略》(指《传道记》)中,不能逐条提出,只等《灵恩见证》出版,方能一一细说。现在略写一二,以告属灵的弟兄。当维之初蒙恩时代,凡吐血的、瘸腿的、驼背的,经他奉主的名按手医治的,无不立愈。甚至百余里外、数百里外的病人,无不来吉求医。”《灵恩见证》一书,据《卅年专刊》说,一九二三年九月于长沙出版。一九二六年《圣灵报》一卷一号列为“本会出版书籍”之一。从张巴拿巴的描绘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真耶稣教会当时在吉安是很热烈的。张巴拿巴又详细记载了如何将樟树镇一妇人身上的樟树精赶出的“神迹奇事”,在这里省略了。
《卅年专刊》在记述江西真耶稣教会的历史发源时,故意抹去了张巴拿巴的作用。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