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张巴拿巴离榕之后的迅速发展

张巴拿巴关于“福州真耶稣教会成立之感言”实际上写了两篇,《卅年专刊》均全文刊载,题目也完全相同。而从其内容看,时间及事工则不相同。上一篇专记一九二三年十月到福州之后的初创阶段的传播情况。第二篇感言原刊一九二七年四月一日的《万国更正教报》的第二次三版上,何时撰文不详。而从其内容看,涉及一九二四年春张巴拿巴返回湖南时福建的情况,以及在福建起过相当重要作用的一些人物,其内容如下:
  “甲子(一九二四年)正月,予(应为张巴拿巴)同一位长老、一位执事到建瓯。主选美以美会牧师张约翰、蔡彼得(国旺)归入真教。时闽中只有五处本会(五处,见前一篇感言)。”正月间事,张巴拿巴《传道记》也有记述,更为详细一些。记张巴拿巴又受建瓯汪以挪之邀赴建瓯布道。陈道生执事也一同前去,路过延平证道,步行到建瓯,开会三天。而樟湖板美以美会的张、蔡二位教师,与张巴拿巴辩道良久,之后,也在建瓯受洗,且立为长老。又受邀到了樟湖板,受到威胁,第三天就返回了福州。
张巴拿巴这一次到福建,前后历时六个月,因要预备“二次全大”(即后来又称之为“三”大者),于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三月间同张约翰、周提摩太回到长沙。
第二篇“感言”又记“三月,予(张巴拿巴)与张约翰等同驾一叶之扁舟,渡沪松,过金陵(南京),经武汉而抵长涉(沙)。后主的圣灵亲自作工,藉蔡彼得长老、郑永生(拿但业)执事手医治数百人,施洗灵胞,成立本会,约有三十多处。每处灵胞多者二百人,少者一百多人。至是,林西拉长老、陈群羊执事皆是主的勇敢精兵,熟练圣经,长于辩论。陈马利亚执事、詹贞(桢)执事,就学识论,精通英汉医学,已为女界中之铮铮者。迨蒙恩后更加谦卑刻苦,传道多有口才,接待圣徒,充满爱心。主藉这四位开办了多处教会。未几,主又拣选圣公会郑拿但业、陈见信、胡腓力各长老改正传扬真道。在闽北一带更正多处教会,成立本会。神迹奇事层见叠出,难以详述。高路加执事为一年轻精通于英汉两文,人极聪明,与钱亚伯执事相埒。高因肺痨症危向主恳切祷愈,如今立志为主作证,曾在桐口设立教会(他的本乡)。多人因他的好行为受感加入本会。他并到了厦门各地救了多人。余路加执事本系南洋群岛著名之医士,因得肺病,病入膏肓,大夫束手,药石失效,希望苟延残喘,似乎势所难能。受洗后立愈。主藉他在樟湖板办理教会。灵巧聪明,谈吐灵利。予与见面,叹为奇才,至今羡慕不置(?止)。熊大辟执事本圣公会柱石,与杜亚波罗长老友善。萧、杜善传道。熊家富裕,自归真道二人相依为命,在黄(?莆)田各处设立办理许多教会。更喜接待圣徒,供给传道,捐助圣工。厦门黄腓力长老心灵志高,遇事果决,善别是非。前在老会烟瘾难除。以手创家产颇丰,虽乖僻骄傲,而趋炎附势奔走其门者仍多有人。自领洗受圣灵后,烟瘾既除,心性更新,温和谦卑。自己朴衣节食,而对于传道士无不格外尊重。供养开办石码、樟州一带教会,荣归主名。如今计算,闽本会共有六十多处,灵胞几千人,每晚聚会,哈利路亚!”
这篇“感言”所记录的情况,应当是一九二四年正月张巴拿巴离开福建之后福建初创阶段的情况。应该是张巴拿巴掷下一束火把之后,大火熊熊燃烧的情况。其中提到了蔡彼得(国旺)、郑拿但业(永生)建立真会三十多处;各处多者二百人,少者一百人。林西拉、陈群羊、陈马利亚、詹桢也开办了多处教会;郑拿但业、陈见信、胡腓力在闽北一带更正多处建立真会;高路加在桐口设立教会;余路加在樟湖板建立教会;杜亚彼罗、萧杜善二人在莆田各处设立办理许多教会;厦门黄腓力供养开办石码、漳州一带教会。到张巴拿巴撰写这篇感言时,福建真会已有“六十多处,灵胞几千人”。这个状况,应当是截止至一九二七年四月以前的状况。叙述与本稿总体历史阶段的划分不符。为何要如此?这是因为福建真会的初创与发展,是张巴拿巴点燃的大火,是他影响的势力范围。所以,张巴拿巴在长沙擅自召开三大,分裂真会,继而冒充真会发起人,对于福建真会不会也没有产生什么太大的影响。
《卅年专刊》统计真会出版书刊中说,张巴拿巴曾于一九二四年著《福州本会成立感言》一书,三十二开,九页。不知道这本书中所包含的“感言”是一篇还是两篇。如果也包含后面的一篇,则两篇“感言”所述之内容应该只限定在一九二三年十月以后,及一九二四年的情况。惜乎笔者手中没有这本书,无法确考。
关于真会在福建初创阶段中起过相当作用的一些重要人物,在詹桢后来撰写的“真耶稣教会福州本会之缘起及其发展”一文中,也曾经有所论述,与张巴拿巴记载相比似乎更为简练但却更全面一些。其文曰:“真道传入福州,由胚胎而发芽而滋长,传到闽北、闽南各地,以至南洋台湾,亦由本省媒介。张约翰、钱亚伯、高路加、蔡彼得、郑永生、陈见信、张提门、萧仕提反等,先后加入本会,作主圣工。张、钱、高等氏多在总部赞襄会务;蔡、郑、张、萧等氏分往闽北、闽南等地开办教会;郭多马、黄提多、詹桢、陈马利亚、郭美徒等前往厦门、鼓浪屿等地开办教会;黄提多、陈见信前往南洋群岛会同黄资旦开办及培植该处教会。台湾方面复有郭多马及高路加会同黄呈聪等先后前往传布真道,成立教会多所。郭长老、黄长老具有先知传道及医病赶鬼大能;郭长老并兼为总部策划一切。当时真有稼多工少,应接不暇之势,亦所以应验圣经真道之由东方闪电及于西方也。福州本会于会史上推广真道方面,实占有重要之一页也,荣归主名。”
詹桢的论述,是对福建,特别是福州真耶稣教会的初创、发展及对周边影响的总体概括,其脉络极其清晰。置于此处叙述,不但可以了解福建真会本身,更可以了解福建真会在向南洋、台湾方向发展时的重要地位及作用。
  张巴拿巴在第二篇“感言”中提到的诸人中,没有郭多马,只是第一篇“感言”中提到过科贡村的“多马”,而且是当作对圣灵久久不降而“疑惑更甚”的典型来提的。实际上,从真耶稣教会在福州传播的起始,直到一九四七年为止,郭多马都是一位重要人物。张巴拿巴在福州与十人开始查经就是在郭多马科贡村的家开始的。其后同张巴拿巴一同举办总会第一次神学训练班、襄赞总会、往台湾传道都起过相当重要的作用的。他在信神道路上的历程也是很值得注意的。现将其“自历”介绍于下。其文载于《卅年专刊》,题为“郭多马原名家雍自历明证”:
  “余改名多马,始有深意焉。前二十有七年,受点水之洗于安立间会,以为礼已领矣,罪已赦矣,殊不知所守者尽属遗传,未免趋入有名无实之黑幕中,岂不自为一叹耶!待至启明星发现,一线之光射入心坎,遂恍然曰天亮矣。于是又进步入所反对之安息日教会,究竟误当太阳,亦瞎马盲骑耳。癸亥冬,张巴拿巴来闽,与余不相识。蒙友人订在科贡研究圣经。一见之,百端疑惑,唯不破坏别人。此所以得蒙圣灵启迪而有今日改名多马之明证者也。夫本会最碍眼处一真字而已。昔年耶稣以真字阐明道义,犹太之伪善者群起而排斥之,其伪善亦有不自知也。足见反对者多而更证其道之真。现圣灵称为真理之保惠师,独真属耶稣者方有之。唯本会敢以真字命名,不特归真于耶稣抑亦攻乎异端,应验吾民当出巴比伦之招呼欤!默示录(启示录)十八章四节,余以自己信靠征之,而荣归真神。余全家领洗后未有间断,早晚会集之祷告,且受圣灵感动而唱灵歌者不少。其于美徒之恩典尤有特别在焉。亲友间有说患脑病者、有说附着鬼者,唯余一家如在乐园中耳。试问病能调畅若是乎,鬼能造福若是乎。故曰在我有耶稣,可独以为真,那管鱼目混珠,法利赛之老练,不如生而瞽者之认真,于余亦犹是也。或谓老底嘉教会有真理,居于最末时代,而不知危险更甚。其故在于自为富足且不肯让步而效约翰之衰微,故余离之而好合耶稣,成为属灵一体之教会,岂不奥妙哉!哈利路亚!赞美耶稣!阿们!”
  郭多马,原名家雍,为什么改名为多马,耶稣十二门徒,为什么特地挑选其中的“多马”为自己的圣名,这与郭多马在“灵程道路”上的经历有关。他最初相信了基督、相信了神的存在。但他没有真耶稣教会信徒那种“圣灵降在自身”的感受,即很久得不到“灵洗”,因而产生了如张巴拿巴所说的那种“疑惑”。而当时,又怕破坏别的人,而恰恰因此却又相信了圣灵。如同多马对耶稣由不信而信的转变,故而起圣名为多马。不过,从郭多马的自历明证来看,郭多马究竟是如何从不信到信的转变,还是不清楚的。但郭多马又有一篇“敬录圣灵感着美徒说的见证书”一文,由福州真耶稣教会于“主降生一千九百二十四年”印行。《卅年专刊》全文录用了这篇文章。从其中也许可以找到郭多马之所以由不信而信的根源,其文如下:
  “美徒是齐崐的圣名,今年十五岁。(前文及本文都没有说明郭美徒与郭多马的关系,推测是郭多马的儿子。)自我悔改把医院歇闭后,他就不愿意读书学做官了。因我看透名利二字最容易误人至不得救地步,故同在家里读些医书,学些圣经,预为日后传道的帮助。虽然有这样行为,尚未乾净了心。待至真传道来福州,我全家的人都回科贡去祈求圣灵。蒙主耶稣祝福美徒,他一得圣灵充满就引到三层天,见了很多异象,说了很多预言,无不与圣经符合的。且选召我们,极力传开真道,切望读这圣灵感着美徒的见证,当虚心接纳。因用方言译说的,证明是圣灵的话,亦是作真实的有先知传道才能,哈利路亚,赞美耶稣,阿们!
  十一月初九(公历一九二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晚约七时,家庭聚集祷告,圣灵感着美徒说,真耶稣教会的圣徒应当于早晚集会祷告,证明没有圣灵的教会不是真的,我降临时必定罚他。你们当知末日最近,耶稣降临如挪亚时候一样,世人正当安乐,灾祸即至。圣灵未降,你们无罪,现在圣灵已降,不肯接受,罪就不能辞了。如我当年未降世诲人,就他们亦无罪。惟独见了不信,就不是这样,要紧呀,大家必当接受圣灵。
  初十(公历十二月十七日)晚七时,有未信道的人同集祷告。圣灵说,尔们当知自古来有真的有假的,如金亦有真假的。真金就是我,假金就是撒但。尔们是我创造的,如何崇拜撒但呢。撒但亦是我创造的,我要他这样就这样了,尔们不要畏惧,因他是在我手下。现在是末日时代,圣恩大降临,尔们信靠我,我就必定遣天使保护,以致撒但不能伤害。当知我必用烈火焚烧撒但,而况崇拜他的,尔们中间不认识我反去崇拜偶象,有灾祸呀!呀!
  初十(公历十二月十七日)晚十时圣灵说,现在是神人工作时候,尔们大有福了。我的灵与尔同作工夫,是收庄稼的。第一要紧,劝人接受圣灵,其次言明末日的火何等利害;现在灾祸近的很。不对人说道,罪就归在尔们。已对(他们)说过了,再不信,罪就归在他们。我为尔们预备有极乐的地方,且有大冠冕赏给尔们。我帮助尔传道能力,对多人作过见证后,我就降临。尔对异邦人见证时候,我临时指示尔等能行神迹,以致叫人容易信服。不要虑无口才的、无智慧的,因我能使明白圣经,就是所罗门智慧,我亦将赐给你们。当知这是特别的恩典,不是常有的。故此凡事当以荣耀归主耶稣呀!
  十一日(公历十二月十八日)早十时,我们因听见一人不信真道,反说许多话,故此内心渐觉苦恼。美徒在回廊就感着圣灵说,你们不要疑惑,为混乱的教会引诱。现在是恩典时代,我用自己的灵感动作工。惟独世人的罪甚重,反说是魔鬼所附,证明大亵渎圣灵。当我掌大权降临时候,必火上加火责罚此等。《启示录》二十二章所说,义者仍义,恶者仍恶。虽然都是预定的,唯独你们当极力传开真道,多救一人亦是好的。从前我降临西乃山晓谕十诫,有何等隆重威严。现在我降临半天(此时美徒见主显现半天,有千万天使同在)不是容易的。因为你们信心太小,要坚固你们,爱惜你们。在此的人耳朵有福呢,眼睛有福呀,能听我的说话,能见神的功能。若再违背真道,信从异端,罪就更大了。十四万四千人数很少,你们或且在内,这是特别拣选的。
  十一日下午约二时,洪山桥来的陈永端等在座,圣灵向他说,你们两个实在有福了,因能听神的话,你可在这个地方祈求圣灵,亦好预备了心接纳圣灵。凡热闹罪恶的场中都是我不喜欢的。末日最近,没有圣灵的人不能进入天国,末日的火实在利害呀,并且火上加风,谁人能当的住呢?
  十一晚约七时,会集祷告,圣灵引《哥林多上书》六章九节十节,又加《马太》五章十九节,说明从私欲行为的都不能进入神国。很多禁戒劝勉的话,兹不详述。
  十二日(公历十二月十九日)下午约二时,家庭祷告未完,美徒感着圣灵说,你们祷告已听见了,切要信心坚固,勿为异端邪说引诱。我必定帮助你们,且赐给大能力传开真道。我是创造天地万物的,野草尚肯养活他,况不照顾你小信的人呢!你们总不至饥饿,因我是极慈悲的。以后应做的事我随时指示你们。赞美耶稣,阿们!
  十二日晚,约七时,学生等同在外埕。圣灵说,你们不要使圣灵受苦。凡已受圣灵的不可顺从自己的私意,所说所行当按着真道。果是这样,不论老幼我都赐给大才能。你们当求圣灵充满,方能见接。凡人不谨慎行为,圣灵就慢慢离开了。以后撒但住在里面,这等人后患比较从前更利害呀!
  十三日(公历十二月二十日)下午二时,圣灵指示一人说,你的祷告已知道了,竟然从你的心反说我圣灵是假的,故此罪更重了。我差遣奴仆到福州传开真道,你如何不信呢?从前我降生的时候,伪善法利赛人不认识我,你以为法利赛是愚蠢的。现在圣灵降世,你不认识是同一样的。蜢子提出来,骆驼吞进去。见我兄弟们有小错就宣布出来,唯独自己有大罪反不知道。你求我指示,我现在指示你,这教会是真的。你要用谦虚的心接受圣灵,以后可以明白圣经了。若不特用末日的火降罚你身,就在世上亦将再不信,有灾难。这是圣灵的话,不是人的话,你应当趁这恩期勉励悔改。
  十四日(公历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约五时,圣灵默示美徒说:我的奴仆呀,你应当日日谨守真道不可懈怠,末世的真教会都是早晚殷勤祷告的。没有圣灵的教会废我的十诫,守天主教遗传,不按着圣经上行为。且不认识我所差遣的奴仆,又不肯接受圣灵,专为反对一切。不认识我的奴仆犹属可以,惟不肯接受圣灵罪就更大了。你应当建立教会,可准你所打算的。
  十五日(公历十二月二十二日)安息下午,圣灵说奉主耶稣的名聚会,并遵神的诫命守这安息日。现在是万物结局最近的时代,读彼得前书四章七节,你们当谨慎儆醒祷告。谨守就是守我的真道。别教会废我的十诫,不按着真道行为,就是他们的祈祷我亦不收纳。唯独真耶稣教会的人能用新方法祷告,我都肯允准。因为方言是神的话语,故能知道神的心呀!并且别教会都是睡着了。当知真的基督徒如官兵一样,魔鬼的子类好似土匪,明知自己总到死的地步还是拼死的力量来抵敌你们,所以应当同一样的心意。若不肯这样,难保不为魔鬼所败呀!
  十七日(公历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在黄提多长老家里聚会,美徒感着圣灵说:奉耶稣的名开会,你们都是由老会出来的,切切要得着圣灵才能够进入天国,凡没有圣灵必定到沉沦地步。现在是圣灵降临时候,你们中间未得着,就应该逼切祈求;已得着了,就应该努力向前跑去。这向前跑去,就是比行为端正的,因撒但一见有圣灵的人必跟他背后。凡不努力向前,就是有疑惑的心,有疑惑就退步了,难保撒但不伤害呀!
  二十(公历十二月二十七日)晚,约七时,在科贡开会,圣灵说:我差遣奴仆到此,是为爱惜你们的,亦是由圣灵召你们到此,不是由人力召集的。现在圣灵降临时代,你们当接受圣灵,因没有圣灵不能进入神国。我曾引奴仆到三层天,见过我所预备的福气。你们中间有信,亦可以这样,若再厌弃,必受末日的火呀!
  二十二日(公历十二月二十九日)安息(日)上午十时,圣灵说我的男女呀,你有蒙我保护,过了一安息都有平安。今天又守安息,读约翰二十章二十七节下半起至二十九节,就是说信不要疑惑。异邦人有疑惑的心、崇拜偶象,以为很智慧的。别教会有疑惑的心,不信我圣灵降临,当我掌大权的时候必定罚他。惟独汝们中间还有疑惑的,当知由这疑惑就堕落魔鬼圈套里去。从前我拣选多马为门徒,不信由死复活,后见我才有信了。汝们亦是拣选的,惟独尚未见我的真象亦能信我,故福气比多马更大呀!
  二十二晚七时祷告,圣灵引以弗所二章三节至十节说,汝们素陷着罪恶如死的一样。因为我复活汝们亦有复活了。以前在别的教会陷着罪恶亦难免的。因为不知甚么是真的,得救的人狠少呀!故当末世时代赐给圣灵,汝们不该想是应当的,都是由着恩呀!
     福州真耶稣教会印行
     主降生一千九百二十四年”
  从内容看,其中提到两个安息日,一在十一月十五日,一在十一月二十二日。查历书,恰为一九二三年的公历十二月二十二日、二十九日,确为星期六,是真耶稣教会的安息日。撰文当然就在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了。文章从头至尾,贯穿的内容是强调要得着圣灵,强调要谨守真道,一种刚刚接受真教会时的心态是极其明确的,但却是“圣灵”从郭美徒的口中说出来的。而郭多马是否是也受了圣灵,却毫无记载,但他由不信而信,却是因为其子郭美徒接连不断地受着了“圣灵”。
  一九二四年五月之前,据《卅年专刊》统计表,只有:一九二三年九月,张巴拿巴创建福州分会,设在福州大(墙)根路十五号。一九二四年,萧仕提反创建莆田分会,设在莆田城内由义巷六号。
《真耶稣教会总部十周年纪念专刊》记:一九二三年福州支部有大墙根教会。闽南支部则在一九二四年有莆城(在莆田城内仓边巷)和涵江(在莆田涵江顶铺)教会。没有月份记载,是属于这一阶段还是下一阶段,不好判断。《卅年专刊》乃一九四七年的统计,《十周年纪念刊》则为一九三七年的统计。
据《十周年纪念专刊》于一九三七年的统计,在一九二零年,在福清江阴后陈村创建了祈祷所。负责人为陈文乐。同年,在福清高山市还创建了南胡祈祷所。一九三七年的负责人为陈奕福。这说明在张巴拿巴到福建之前,真耶稣教会就已经传入了福建,并,至少坚持到了一九三七年。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