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三次全大(张巴拿巴原称二次全大)之前的湖南盛况

湖南于一九二四年五月十四日(阴历四月十一日),张巴拿巴发函召开三大之前的发展概况如下:
一九二三年一月六日,长沙召开灵恩大会。  从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三日到一九二四年六月,在长沙施洗二百三十三人,其中有永州二人。
一九二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到三月一日,长沙开灵恩大会,赴会者有江西吉安、河南上蔡、武汉及本省湘潭、衡山、益阳、湘阴、衡阳各处的信徒。影响相当大。
一九二三年秋,长沙在城南门外、浏阳门外设祷告所两处,一些信徒可以就近赴会。
在这个阶段中长沙教会的教产设置发展迅速,综合各处记载有:  一九二三年六月四日、一九二四年一月三十日,“购山两座”。房屋经扩充改建,定名为真会公屋。山场广阔,定名为真会公山。燕子坡右侧之山定名为附山,专为真会信徒附葬之地。一九二四年二月五日到三月四日,购新屋一栋成立支会。这应该是湖南支会的开始。
又据一九二四年三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二期第一版的记载,长沙真会人数增加非常快,曾“四次放大”,后迁到清泰街,人数又满,以致无立足之地,于是大家捐款七千余元建堂。有的人卖物当衣、缩食,甚至有以五分息借贷数百元者。于一九二三年阴历十月行告成礼。此会堂在长沙何处不详,无记载。与前述记载之购山、设祷告所、购屋一栋在时间上无法吻合,似无关。这次建堂影响颇大,据记载:“外人见我华人有这等能力,乃用力整顿其教会而无效,并闻有两大教会转卖之,哈利路亚!”
长沙西乡桐木桥附近樟树亭子,从癸亥(一九二三)十月开始,由长沙信徒播种,多人接受真道,成立了支会。十月初五(公历十一月十二日)受洗男女四十二人;甲子(一九二四)三月初三日(公历四月六日)受洗三十八人。樟树亭信徒又播种宁乡县属道林,已有女信徒多人。
浏阳,西乡普迹街市及不远的雷公园、彭家均成立支会。癸亥夏秋(一九二三)已施水洗两次。一九二三年十月十三日(公历十一月二十日)长沙使者来,施洗十八人。甲子(一九二四)二月二十三日(公历三月二十七日),又是长沙使者至此施洗十九人。浏阳县城也已有受灵洗的信徒。
湖南发展概况,在一九二四年三大之前见于记载的还有澧县津市分会的创建。据《卅年专刊》载,在民国十年(一九二一)有人到津市创立教会,但是什么人没有记载。在五月廿八日(公历七月三日)借寓同灵刘炳南楼房,开始聚会,不满十人。之后,“感动长沙支会黄以利亚执事来此帮助,与毛(执事保罗)合作,遂引导曾圣辉夫妇、宋自得夫妇、刘迦得夫妇、彭彼得夫妇先后归主,旋互推四人为负责。”然而,这些记载的时间有疑,可能是过于简略所致。黄以利亚原患肺病,一九二二年四月十一日在长沙蒙治、彭彼得是在一九二六年七月十二日鼻臭蒙治,长沙支会首见于一九二三年阴历十月(见前述),黄以利亚返省在一九二六年秋。因疑曾圣辉等四对夫妇归入真耶稣教会应在一九二六年黄以利亚返省之前,而第四号《圣灵报》(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年十月十八日版)于第四页下果然记为于民十四年(一九二五)的五月二十八日成立教会。七月九日开灵恩大会,七月十一日有二十三人受洗。一九二四年三大之前的情况,大约只记到在刘炳南家中聚会而已。据《卅年专刊》所记,绝大部分病人都是在蒙治而后入真耶稣教会,或入会不久而蒙治,故作上述推定。
澧县(州):是在民国十三年四月十八日(公历一九二四年五月二十一日)由湘支部本籍人毛执事保罗同杨集亭、蔡亚藩三位热心老者,以及黄灵胞定得等组织,创始于南正街崔氏宗祠。毛执事首创之时艰苦万状,难阻叠生。常月余仅以杯水支豆充一日之生活。况于兵乱之际,几遇杀身之祸。
再为湘潭。一九二二年,长沙吴道全领导长沙布道队到了湘潭。《卅年专刊》说湘潭是个“佛教、儒教、各基督教林立的区域,复杂宗教的区域,迷信整个的笼罩着它,封建的余威压住了文化落后的县份”。吴道全长沙布道队在湘潭轰动了全县。第一个坚信者乃遵道会的老信徒孙万盛。请魏以撒到湘潭在自己家里开第一次灵恩大会,有数十人入会。大家捐献,筹备了一笔建筑费,准备购置教产。先临时在十二总租了一所房屋。信徒增加到了好几百。一九二三年春,三个月的时间,在湘潭四十五公里之外的古塘桥又有数十位信徒加入。一九二四年,胡重生、周新民、贺恩权立为湘潭真会执事,而孙万盛却去世了。在十四总建宁一带买了二栋房屋,修理一新,竖起了《真耶稣教会》大牌。春季灵恩大会,总会的魏长老、支会的盛执事到此指导教务,帮助求得灵洗,此次大会有五十六位受洗。关于在十四总设堂及春季灵恩大会,没有记载具体年月,按上文顺理而下,当在一九二四年。
又,一九二二年,高大龄、李晓峰、郭文俊三人于上海中国基督教代表大会之后,曾到湘潭聚会三天,受洗者有六十四人。与上述湘潭真会的建立有什么关系,不详。
《卅年专刊》说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六月,在三大召开之前,在长沙出版了名为《圣灵警告史略》的报刊,四开纸一张,用四号字印的。
内容有:特别启示、湖南长沙真耶稣教会宣言、弃假归真、出死入生、秋雨圣灵已降应验圣经所载预兆世末、圣经必须圣灵启示之重要、真信徒听主的声音必合为一群、脱离亡城之宜速这八个大题目。《卅年专刊》认为这个刊物“言论纯正,以警告各公会信者为对象,有‘在各公会道领,必宜求得更正灵力’之语,足以说明其内容了。”
这个刊物完全是由长沙的信徒们捐助印送的。函索即寄,不分会别。共印七千份,先是直接寄给各个公会的。这份刊物笔者未能找到,据说:“收效宏伟”。
张巴拿巴《传道记》记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五月间,又在长沙出了《圣灵警告》七千份,邮寄各省州县教会。一月之后,各处来函不计其数。大都是问道和购书的,或者汇款捐助的,或者欢迎本会派人到那里开办教会的。”当即派人往湖北、湖南等地而去。

在一九二四年五月张巴拿巴分裂之前湖南建立的区、分会、祈祷所,魏以撒在一九三三年的回忆中说民国十一年(公元一九二二年)时,湖南只有长沙、益阳、衡山、湘潭四处教会。见《圣灵报》第八卷第六期。
《卅年专刊》与《十周年纪念专刊》都有统计,两相参照,其概如下。若有必要,再加说明。为方便起见,《卅》表示《卅年专刊》;《十》表示《十周年专刊》。
长沙潮宗街分会,《卅》作李晓峰等于一九一九年创建,设在长沙潮宗街耶稣巷。《十》同,但无创始人,一九三七年负责人为罗群羊。
长沙东门区会,《卅》作一九二三年张约全创建,设在长沙浏阳门天心路二一四号。《十》则记一九二三年建于东门浏城桥,一九三七年负责人为韦雅各。
长沙南门,《十》记一九二三年建,在南门何家巷。负责人为李重生。《卅》记作一九三一年创建。
樟树亭,《卅》记一九二四年四月,由唐灵光等在长沙县西乡桐木桥樟树亭创建河西区会。《十》则记建会在一九二五年。一九三七年负责人为唐少全。而前面正文已述,樟树亭教会创建于一九二三年十月,《卅》与《十》均误。
衡山,《卅》记一九一九年,曹日新创衡山分会,在西外街。《十》则作一九二一年在西外正街建会,负责人为曹日新。
雷市,《十》记一九二三年建会,在衡山雷市。负责人为刘罗得。
益阳 ,《卅》记一九二零年,陈提门创建分会,设在益阳县汽车码头下首。《十》则记益阳于一九二一年于汽车码头下首建会。负责人为邹明山。
湘潭,《十》记一九二二年于建宁街建会。
南县:《十》记一九二四年在西堤街建会。《卅》无。而据前述《万国更正教报》的记载,一九二零年南县就已经建立了教会。
祈祷所建立概况
益阳,《十》记一九二一年,在西流湾建一祈祷所。负责人为向合明。
浏阳,《十》记一九二三年在雷公园建祈祷所。负责人为彭巴米拿。而在正文中所述,据《卅》,所建为支会。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