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万国更正教报》的震撼,李晓峰进京

湖南真耶稣教会的兴起,首先是因为得到北京魏保罗寄来的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时间大约在民国八年春(一九一九年;这是《卅年专刊》湘省史略中的记载。而《卅年专刊》转载一九二四年八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四期记李腓力(晓峰)长老行述中说是在民国七年,即一九一八年。《卅年专刊》之转载恐误。因为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是一九一八年冬在武清县河西务刘家屯刘旭东家写的,出版则在一九一九年的阴历二月初一,公历三月二日。一九一八年,湖南是接不到《万国更正教报》的。而且,查第四期《万报》所记李晓峰事,是报告离开北京前往元氏,又返湖南的行程,及在湖南开始传道的情况,没有提到第一次接到《万报》时的状况。)是一个安息日(星期六),长沙安息日会正在聚会的时候,邮差送来一束邮件:“长沙安息日会众信徒公启”。接邮件的是张保廷。在旁边的还有谭春林、李晓峰和周庆先。因有“公启”二字,遂在安息日会门房拆阅。打开一看是《万国更正教报》。于是四人一起走出会堂聚观。一看内容,就如受到大锤震撼一般。害怕安息日会的领袖们不能接受反而把这分宝贝抢了去,得不着了,于是同心收藏起来,到周庆先的瓦罐子铺里去学习,依道追求。
李晓峰,字德冠,《卅年专刊》记他先入内地会数年,又说他先入的是拜日会,后入安息会,充该会传道工作。谭春林,圣号配得,湘潭人。他们得到《万国更正教报》以后,真象是久旱逢甘霖一般。在给魏保罗要求再寄书刊的信中说道:“魏保罗先生道鉴:山河遥阻,徒唤无缘。欣沐救主洪恩,偶于真耶稣教会中一识先生之道范,捧读之余,不住大诵哈利路亚。兹者仆蒙主启迪,严守安息(即礼拜六)多年,担任教会布道联络,数经寒暑。全仗主力引人进入真教会。经年来卸职自备资斧,作自由布道之工。虽不克于保罗自食其力以救人,亦勉效其法。迩来得圣灵大降,感动同志之谭春林,愿以所有献给真神,补助仆等各处传道之用度。敝省各府州县有守安息即礼拜六之真信徒二百余人,如迷失之羊无圈可赴,无牧可恃。故仆等尽心联络以坚其信。日来欲阅教会报者无不赞成,均愿顺从真神更正教会。何也,均未受外教会上的玛门捆绑,不啻大旱之望云霓。兹特专函奉达,乞将斯报自出版之日起以至今掷下一套,并希以后按期付寄‘湖南长沙新坊子街永顺铜店谭君春林代收’可也。更希先生为仆等祷告,愿在天上的父常与仆等同在,阿们!”末尾署“湖南长沙自由布道基督徒李晓峰、张保廷鞠躬。”这些对真耶稣教会感兴趣的,多是些没有因接受洋人教会钱财而受捆绑的信徒,他们要中国式的、不受洋人制约的耶稣基督。
自得到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之后,张保廷、李德冠(晓峰)一起“同游外省、醴陵、浏阳各处自由传道,并宣布更正耶稣教会一切信息,各处有许多兄弟欢迎领受。”待二人回到长沙,看见魏保罗两次寄来的报纸(共三十份)、见证书(一部),格外喜悦佩服。又希望再速寄报三十份并教规和见证书各件,“以便分给各处分会大家查看”,并希望“灵胞或同灵各君早日来湘宣布更正教会,俾众得益,共达到受灵洗之目的。所以,于八月初间已派李晓峰兄由湖南起程赴上海到尊处,迎接灵胞同来湘省。大约本月中旬想可到尊处,愿救人的真神旨意早日临到湖南……。”末尾署名为“长沙安息会教友李德冠、张保廷、谭春林同上。”这封信发出的时间或许在一九一九年八月上旬,李晓峰赴京已经出发之后。
实际上,据《万报》第四期第三面登载的耶以利亚耀金的信函可知,耶以利亚耀金也和李晓峰一起到了北京。 这些长沙安息会的教友们对于追求圣灵、灵洗,与神直接相通的心情相当急切。他们接到《万报》之后,就开始到各地宣传更正之道,魏保罗不能亲到湖南,就派人前往北京。
李晓峰在北京,魏保罗为之起圣名为腓力、由张灵生代为施洗、立为长老,概况已如前述。(见元氏县概况及魏保罗去世一节)
李晓峰到北京,长沙的谭春林、张复顺、张保廷、周庆先,知道魏保罗不能来湘之后,不无遗憾,但殷切希望不变,又给北京发去一函称“因主未启示先生来湘,请看使徒十章,愿监督为我们湘省仆等痛心祈祷,主的审判,时候不久,使愚等快受得真神耶稣圣灵启示,成全监督来湘,奉主名给愚等施洗!”希望李晓峰回湘作美好见证,并“请监督指教愚等日日所当祈祷之规则各法、赞美诗、灵歌、见证书报,给弟细读,请先生再付回示。现在愚等如饥如渴望之至急,芜函敬请监督长老执事、诸灵胞先生均平安。”末署仍为“长沙安息日会教友”。看来,虽然已经到处传播真耶稣教会的信条及消息,但仍在等待李晓峰回湖南之后再建真耶稣教会的湖南会所,不象山东的张灵生、张殿举(巴拿巴)先就互相施洗了。
当时长沙安息会的反响是极其热烈的,仅在《万国更正教报》上发表的求真道的信函就有六封,署名者十二人次。文静安、张复生、周庆先的信函中还指出“现在弟等出名寄信之人虽然不多,但我们教会中求真道之人实在不少。照弟等之愚见,将来收效比一切礼拜会的要更多了……现在湖南本会各支堂近皆得此报(《万报》),无不欢喜羡慕之至,均恳切盼望灵胞早来湘……。”后来真会在湖南果然蓬勃发展,教会、信徒数量之多,极大地超过了北方几个省。
长沙安息会的这些切求真道的信徒们,除了邀请魏保罗到湖南而外,还写信给山东的张灵生,也请他到湖南。张灵生当时大概不能去,在第三期《万报》上特地发表了一篇“达湖南长沙安息会书”,说“以后或能到湘面谈一切”。
此外,长沙贡院坪还出了一个十四岁热切追求真道的男孩耶保罗印生。于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二日,不顾一切,孤身一人要到北京去。终因年幼,又无盘缠,在一些好心人劝阻下,返回家乡。
湖南收到《万国更正教报》之后有所反应的,除长沙李晓峰等而外,还有益阳的陈溪廷(提门)。陈溪廷原为益阳美国循道会教徒,十余年之久,均守礼拜日。后得安息日会的《时兆月报》,才得知安息圣日应在礼拜六,“礼拜日不但有错,大有与耶稣反对”。陈提门在聚会时就发表了这种说法,遭到循道会牧师、教师们的责备,指其为搅扰、破坏教会。陈遂离开循道会到了安息日会。在一个安息日内忽然得到一分《万国更正教报》,“叠次阅读,赞美不已。有这样的大喜信,昔日之五旬节复发现于山东博昌县唐家庄,大得真神恩典,被圣灵指示圣徒至河边面向下领洗,又有魏郭二人大得圣灵能力,禁食三十九昼夜”。从记有山东博昌县唐家庄事来看,当为第二期《万国更正教报》。不过,陈溪廷等与长沙李晓峰等又有不同。长沙李晓峰等要报刊书籍、派人入京求圣灵及接受水洗,回长沙以后再立会。而陈溪廷等则直接要求“并请诸位先生教训末等自立更正教会从何入手,请赐回示训诲。”末尾署名为:“湖南益阳安息会教末黄美忠、陈溪廷、陈少山、陈碧云、刘士森同上。”于抬头则称:“监督魏保罗、劳整光,长老孙约翰、薛君保罗及诸执事先生均鉴:”孙约翰当为孙子真,而薛保罗则仅此一见,无考。
除益阳而外,第三期《万报》还登载了岳州安息会张福宣、南县东堤安息会普罗主民、南县老街新民医院郭鹍、浏阳张荣光等给北京总会、或魏保罗写的切求真道的信函!从这些信函的内容来看,这些安息会的教友们热切追求真耶稣教会的原因,是这些信徒因“信耶稣快来,与守真神诫命之安息而来”才加入安息会的。但在安息会却又“万不能接受真神救主圣灵”、不能“离开罪恶”,“总不知如何能得真神”、“羡慕灵恩,如饥如渴”。即,相信耶稣快来及要求与神直接交通、要得圣灵的愿望,是这些安息日会信徒们接受真耶稣教会的根本动力。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的信函中就要魏保罗亲自到湖南,如果不能来,就派一个“圣灵充满的仆人”来;要报纸,要赞美诗、灵歌、见证书报,要祈祷法则、大洗法则,等等,等等。
还有一点要特别指出的是,在长沙安息会教友文静安、张复生、周庆先的信函中说:“总而言之,惟愿灵胞(指魏保罗)驾临敝省。弟等早将圣灵之恩赐献身与主,在此两年内,将真神救人的警告传给各人”。即,魏保罗在一九一七年发出的五年以内,四年以外,主耶稣降临审判世界,拯救选民的警告,在湖南的这些信徒之中是深入人心的;此时,已到一九二零年初,当然只剩两年了。之所以如此,就是这些信徒们原来就相信在自己活着的时候,主耶稣肯定会来。文静安等的这封信中就说“因进入敝会(安息会)之人大半系因信耶稣快来”的。魏保罗的警告,当然就非常容易地被他们所接受了!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南县东堤安息教会普罗主民的信函,载《万报》第三期第四面。普罗主民在信函中将安息日会与真耶稣教会的教义作了极其明确的对比: “敝会和贵会教规十□□(复印件不清楚)九,因敝会是守安息日;受全身面向上的大洗礼;行洗脚礼;又行圣餐礼,也不用刀劈饼;讲基督复临,只不知时候。但是无女子蒙头祷告;无有无相通;无医病赶鬼之能力;无说新方言之能力。以传三位天使警告为基础,并讲究卫生。有许多符合圣经之教训,捐十一捐。”值得注意的是,普罗主民对真耶稣教会教义的理解,应当说,是魏保罗所传教义的精要。这一点,可再对比本稿第一编所述魏保罗的教义。
就在李晓峰于北京跟随魏保罗的时候。湖南的周庆先,首先得了圣灵。此事见于《万报》第三期第四面,长沙安息会教友张保廷、谭春林、周庆先、张福顺给魏保罗的信函中。在民国八年“八月初七(公历一九一九年九月三十日)下午四时起,有周庆先被圣灵感动说圣灵来了,我们痛哭认罪。周倒地有四十分钟之久,后起来又跳又叫,打魔鬼,并痛哭祈祷。到初八(公历十月一日)上午二时,此时精神胜过平常,说因我们的罪与圣灵隔绝。彼时有周庆先、谭春林同心禁食、祈祷四天。因四天之内祈祷,周时又被圣灵感动,片(遍)身震动数次。至十一(日)是安息(日,礼拜六),人怕扰乱会序,将周拉出会堂。我们又至野地祈祷。时周又片(遍)身震动,说我们即请魏保罗来帮助我们”。于是,更加急切地要求魏保罗到湖南来。
周庆先得圣灵,在湖南长沙安息会的影响想必不小,因为这是在那些急切祈求圣灵的信徒中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周庆先先得,必然招致惊讶、羡慕。当时不在场的朱世醒也给北京发去信函,报告这“第一次的奇事”。
李晓峰于一九一九年阴历九月初二(公历十月二十五日)于北京受洗,更名腓力。九月初六(公历十月二十九日)离开北京赴元氏县,六天以后,九月十二日(公历十一月四日)起程返回湖南。回湖南以后,李晓峰等传道、建立真耶稣教会的情况可知可考者如下: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