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真耶稣教会在河北元氏县一带的发展

真耶稣教会在河北元氏县一带的发展,同张之瑞的努力工作有密切关系。
前面已经提到,据《卅年专刊》的记载,张之瑞同魏保罗早在魏氏创教之前,在一九一六年就已经有了接触,并在贲德新所设之耶稣会堂,为魏按手治病,魏还曾将其接到家中同住。此时,已经脱离西人之津贴,完全靠信心生活;其夫人信心亦能陪伴之。公历一九一七年年底,张之瑞与魏保罗第二次在北京真耶稣教会见面。
一九一八年二月,在北京成立总会,张之瑞以长老身份掌管教务事项。
在北京受洗任职以后,带着夫人、小孩恩惠,一家三口就到元氏、高邑、临城、赞皇各县境内传道,介绍梁钦明、萧善文、张治中等加入真会。
一九一九年,魏保罗在山东传道之后,就回到了北京。由于劳累过度,一病不起。大约在八月中旬,慕道已久的湖南李晓峰除得到谭配得资助外,自己又卖衣服作盘缠,辗转经上海、天津到了北京。不数日,山东张灵生为述职也到了北京。元氏县的梁钦明也于阴历八月二十日(公历一九一九年十月十三日)到达北京。三人不期而遇。
梁钦明,《卅年专刊》说他提倡姓耶,改名可心,河北临城县平旺村人。曾读儒家经典,略明中医,好奇而无定见。“光绪年间,他自称中华民国大主人翁”,刻一大印,把当时的名人如袁世凯、李鸿章等均封为大官,穿黄袍马褂,招东宫西宫,受皇帝之尊。事泄下狱,判刑十年。三年后,辛亥革命爆发,民国建立,遂出狱。在狱中接受福音书,出狱后入了内地会,又入贲德新的信心会。但又自起年号,立“天父耶和华圣子耶稣基督圣灵保惠师平安会”。会名太长,十九个字,都简称为平安会。立了二十多处。当张之瑞在北京受了合法水洗任职之后,在元氏一带传道时,梁钦明就欢喜加入真会。当时的中心会所在元氏县北褚村,已经有不大十全的会所四十多处了。(《卅年专刊》又一说是在梁钦明到北京,魏保罗更派山东的张灵生和湖南的李晓峰前往施洗之后,不数月成立本会四十余处,当在一九一九年魏保罗去世以后了。此说恐误。)
梁钦明于一九一九年十月十三日到达北京,在此之前,张之瑞曾专门致函魏保罗的夫人刘马利亚魏太太介绍梁钦明,并介绍了元氏县一带真耶稣教会的发展情况。说是前年(当在一九一七年)十一月面别之后,一直未能再见面,现在又接到魏保罗大哥的更正教报,此处的弟兄姐妹都佩服更正教的条例。“元氏、赞皇、高邑、临城、柏乡、赵县等处有教会四十余处,都同心改为真耶稣教会。”“耶可心亚门是我的最同心、最亲爱在主里的哥哥,快上北京与更正教的众兄弟、众姊妹见面联合……望请总监督耶保罗恩波并耶马利亚太太等,你们见了他的面就如见了我的面一样……他牧养高、临、赞、元、赵、正、宁七县等真耶稣教会……现在元氏等五县四十余处真耶稣教会先联合了一家,男女将近千人,通同都把一切所有交给主了……。”并说梁钦明当时已经禁食十八天,去北京就是“专为与真耶稣教会的诸位灵兄、并诸灵界姊妹联络一家,办理更正,以救万国”。
九月初二(公历十月二十五日),魏保罗为张灵生按手之后,张灵生代替魏保罗为李晓峰、梁钦明在城南清水河按手施面向下全身的大洗,并给他们洗脚。
梁钦明提倡凡真耶稣教会信徒都改姓为耶,《卅年专刊》说他曾作过一本《真耶稣见证书》,把圣徒上所有姓耶字的人名都提出来了。在他加入真耶稣教会之前就在元氏县一带提倡了的。到北京以后,就向魏保罗提倡姓耶的事,同张灵生、李晓峰等商议,大家也都同意了。于是在第三次《万国更正教报》上才有了姓耶的痕迹。当时梁钦明的条件是能接受他姓耶的道理他就合作,不然,他就独立。当时,魏保罗等为得人心也就容忍了。于是就宣布整个真耶稣教会都改为姓耶。
梁钦明与魏保罗的实现了联合,通同改姓为耶,为此,在《万国更正教报》第三期(一九一九年阴历十月初一,公历十一月二十二日出版)上一共登载了五篇文章:
①“直隶元氏县等四十余处真耶稣教会已成立的确证”;
②“现在中华国六十余处真耶稣教会联合一家同姓耶”;
③“中华真耶稣教会六十余处地名如左”;
④“中华真耶稣教会六十余处联合一家,共约千余人都姓耶,现在神派更正万国教会各监督长老执事略表几位如左”;
⑤“现在中华六十余处真耶稣教会联合为一的确证”。
现分别介绍如下;
第①篇,在第一面:“直隶元县等四十余处真耶稣教会已成立的确证”一文,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时期元氏一带的情况。文中列举了四十余处的地名:“直隶高邑、临城、赞皇、元氏、赵县等各村庄:北渎、张村、辛庄、平旺、赵峪、赵家庄、河庄、河东、上麻、口头、任家洞、刘家洞、东渎、南渎、杨家庄、固寺、庄窝里、小孔、河庄、沟岸、北城、元氏城里、矿里、杨家寨、北褚、西褚、南褚、胡泉、小留、褚庄、西豪、南因、王宋、宋曹、齐范、马岭、沙滩、段村、苏村、梅村、会补沟、北富村等”。
此外,值得注意的内容有:a、“主所亲设立真耶稣教会的男女老少们都遵主真神天父耶和华的命令姓耶,更使大家全体联合共一家,认为自己就如同一身、一心、一意、一灵、一主、一信、一洗,都证明与耶稣同在成一了”;b、有无相通:“现在高、临、赞、元、赵等县四十余处教会,大约许有数百人家姓耶,将有千人都联合,有无相通。凡物公用,实在共和,就成一大家了,故称名天家,如同天国,又称为耶稣基督家庭。当时这共和全家男女老少们大约将近千人。”管理人员有男五十人、女五十人。也表明了教义教规上与魏保罗相同:水和圣灵的大洗、新方言、得了出奇的信德、医病赶鬼的能力、都能作先知讲道、辨别诸灵,通同都说预言并能翻方言。及一些神迹奇事。但没有提到女人必须“蒙头”之说。这个“确证”是“真耶稣教会总会神派更正万国教总监督耶保罗恩波、监督耶彼得灵生、主派耶可心亚门同证”的。
第②③④篇,都在第二面的上半。
先说②,“现在中华国六十余处真耶稣教会联合一家同姓耶”。宣布“不但中华各处的真耶稣教会联合一家,将来更正万国的教会也都来归一家……将来神能使人更正万国各方、各国、各省、各县、各镇、各乡,凡受了真耶稣教会教会的更正,必蒙真神耶和华的感恩,都必改姓为耶,成就天国的人同能得救……。”
③,“中华真耶稣教会六十余处地名如左”,列举的地名为:
高邑县 北渎村 东张村 固寺村 韩 庄
临城县 辛 庄 杨家庄 南渎村 东渎村 会补村 刘家洞
赞皇县 南平旺 赵峪村 河庄村 赵家庄 河东村 上麻村
口 头 任家洞
元氏县 城 里 北褚村 西褚村 南褚村 褚 庄 富 村
小 留 西 豪 胡 泉 北 城 梅 村 南因镇
宋曹镇 王 宋 庄窝里 小 孔 齐 范 马 岭
沙 滩 矿 里 杨家寨
赵 县 白沟驿 河 庄 沟 岸 段 村 苏 村
这个地名,和前面的地名基本上是一样的,但也有一些不同,读者可以自查。此外,还记载了其他省市教会所在地的地名,有:
直隶北京崇文门东茶食胡同总会 京南黄村镇 礼贤镇 南苑
安次县马头镇 霸县南孟镇
天津范家胡同 津西杨柳青镇 北宜兴埠 西沽
山西太原城里
山东潍县城里 南关 西庄头村 尹家庄子 安邱张家庄子 博昌县唐家庄 广饶县贾庄
江苏扬州邵伯镇 清江桂家塘
吉林延吉县帽山前平安村
山东此时尚只有七处。
④,“中华真耶稣教会六十余处联合一家,共约千余人都姓耶,现在神派更正万国教会各监督长老执事略表几位如左”。总计列举了一百三十六人。其概如下:
“真耶稣教会总会,神派监督耶保罗恩波、监督劳整光、耶彼得灵生,王派耶可心亚门众长老:耶彼得耀三、耶约翰子真、耶以撒文祥、耶雅各永庆。其余长老称雅各姓耶的二十五名……称长老耶彼得的三名……长老耶约翰之瑞。称执事耶约翰的八名……称执事耶雅各的十八名……称执事耶彼得的十二名……称执事耶安得烈的八名……称执事耶腓力的八名……称执事耶西门锐四名……称执事耶马提亚的二名……称执事耶巴多罗买的三名……称执事耶马太的五名……执事耶达太二名……称长老的十四名,韩保罗、曲提摩太……称执事的二十六名……中华各处真耶稣教会神派更正万国教会女圣徒耶马利亚并童女耶马利亚,及女执事耶马利亚等记在下面……(以下为北京、元氏称马利亚的女圣徒共有数百名,但只不过‘略表几位,记在下面’)。”
⑤,在第二面的下半,为“现在中华六十余处真耶稣教会联合为一的确证”。由“北京崇外东茶食胡同真耶稣教会总会监督耶彼得灵生、监督耶保罗恩波、长老耶可心亚门同证”。这篇《确证》也见于《卅年专刊·河北省真会史略》,作过修饰,如将文中时间“阴八月”改作“八月”,同证三人的顺序也作了改动,把魏保罗提到前面去了。当然,原来的顺序并不能说明张灵生就是总监督了。下面据《万国更正教报》叙述。
这篇“确证”概略如下:“因永生活人的救主,耶稣,一千九百十九年,即民国八年阴八月间,这中华六十余处真耶稣教会联合为一家都姓耶。就是直隶、山东、山西、江苏、吉林等省一带的地方,共有六十余处真耶稣教会,联合一家。也是惟这些真耶稣教会联合一家。其中的男女老少,约有千余人,同蒙独一无二的真神、天父耶和华至大的恩爱所赐的圣灵引领,叫这些男女们都因主耶稣的功劳与父耶和华联合了,所以大家都改为姓耶……现在我们的真神耶和华,特派一位监督耶保罗恩波更正万国教会,为开路之始。作圣灵真见证纪略书、创办真耶稣教会、出更正万国教会报告,将来感动天下万国,都当认罪归真……主的神恩所赐圣灵,引我到了北京真耶稣教会里,见了这位监督耶保罗恩波并女圣徒耶马利亚爱女耶马利亚官俊和一位童女耶马利亚惠英。又有众长老:耶西拉耀三、耶约翰子真、耶雅各永庆、耶以撒文祥。其余还有山东七处真耶稣教会的代表监督耶彼得灵生。后又来湖南代表耶腓力晓峰等,同在北京这真耶稣教会的聚会祈祷……敝人耶可心亚门和灵胞大哥监督耶彼得灵生,同在北京蒙受真神所派,叫我们帮办北京监督耶保罗恩波作更正万国教会第三次报稿。…… ”文中反复强调了“六十余处”“一千余人”,说明了当时真耶稣教会在全国的规模。
在《确证》书中,又再一次简略强调了真耶稣教会的教义:“更当自己遵守规矩,要面向下受全身大洗,并受圣灵的洗,说出新方言来为凭据;守礼拜六的安息日;能同求圣灵得医病赶鬼的大权能,并大家吃圣餐,必须掰饼;应当实行洗脚礼并按手礼;立监督、长老、执事;更应当自己身心意念灵性,并一切所有的,全然都献给主。把这略略的规矩要实行了,方为真耶稣教会的人。”但没有女人“蒙头”之说。
这篇由“北京崇外东茶食胡同真耶稣教会总会监督耶彼得灵生、耶保罗恩波、长老耶可心亚门同证”的“确证”,在教义方面又没有提到女人“蒙头”,是因为其他主要人物反对而使魏保罗放弃了?前面已经提到,梁钦明等在河北元氏县,以及于一大之后到山东时,也不提女人“蒙头”的教义。从时间上看,都应该是在此之后了。六期《万国更正教报》的开头,每期都有真会的教规、教义,或注意要件,《卅年专刊》说是每期都是一样的,其实不然。关于女人“蒙头”,第一期就没有,最早出现在第二期。又出现于第三、第四、第五期。而在第六期,前面的“要道”则完全都取消了。这篇“确证”出现在第三期《万报》(公历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出版)上,没有女人“蒙头”之说,显然与开头的“教规要件”不符。这是为什么?原因,不可猜详,无载。然而,至少可以得出结论说,魏保罗没有将其作为“得救”的必要条件。如果关乎“得救”,魏保罗是肯定要坚持的。
这篇“确证”还记载了“在这安息圣日,我与湖南代表耶腓力晓峰同蒙神恩所派总监督耶保罗恩波给我们祝福,蒙圣灵领我们到了京南清水河,所有神派监督耶彼得灵生给我们按手,施面向下全身的大洗,并实行给我们洗脚”。

这个梁钦明倡导的都改为姓耶的风气坚持时间不长,大约也就只有壹两年的时间,以后则不见了。梁钦明后来还是又重新分裂出去了。魏保罗的容忍看来不太合适。此事,后来有一些信徒认为是魔鬼大做工。
张灵生、梁钦明、李晓峰三人在北京与魏保罗共住了大约二十余天(梁钦明大约只有十五六天。),共同讲论,听魏保罗的训教。
张灵生、梁钦明、李晓峰等在北京又帮助魏保罗编《万国更正教报》第三期的第一张。
到阴历九月初六(公历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在一九四四年总会内迁重庆,向政府办理立案文件中介绍真耶稣教会简史与信念目的一目中说是十月十日,误)这一天,魏保罗积劳成疾,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