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南京真耶稣教会的建立

三人布道团在南京结出了硕果。
民国八年八月初四日(公历一九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张、郭、梁三人布道团到了南京。《卅年专刊》说,首先接待他们的,就是首先邀请传道人的曹光洁、郭文俊、时仁航三人。他们受了水洗、灵洗,又被郭、梁、张三人立为长老,于是这三位就在南京及其他地方开始播种,以致开花结果。
在南京接受真耶稣教会最早的实为曹光洁长老。先是通信,后则三人布道团到南京以后就住在他家,受洗立会。直到一九四七年,南京总会所在地的房产,都是他捐助的。《传道记》说:“一到南京,先进信心会,证道三天;当时有长老会的长老曹光洁君也来听道,他蒙真神选召。领大水洗以后,即时印刷广告,并通知各教会,请他们来听道。在长老会开会一天,听道的人都受感动。施洗四次,共几十人。凡有患病的,一经受洗,无不立愈。”而张郭梁三人在南京的活动,详情可参见前述第二编第一章第二节,关于“三人布道团”的记载。
据第三期《万国更正教报》刊载之《报告要函》,三人布道团在八月初四(公历一九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到的南京。据第五期《万国更正教报》“山东三长老出外布道得胜要函照登”,离开南京在阴历九月十七日(当公历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九日)离开。共计至少是四十三天。而《传道记》说,离开南京在阴历九月十一日,少了六天,只三十七天。并不象《传道记》所载曹三师母预言说的那样,恰好四十天。
曹光洁,《卅年专刊》说他“幼而聪敏,长志于学,卒业于文会馆,得大学士位。在上海任大中学教授有年,若颜惠庆博士等出于其门墙之下者不知凡几。”入长老会多年,继入安息日会,后终入于真耶稣教会。“性情温良,待人平和。灵胞有求助者皆不欲其空返。殷勤看顾会众,维持教会二十余年之久。”一九二二年,曾代表江苏参加武昌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郭文俊,据《卅年专刊》,圣号哥尼流,南京人。前清武举,曾任营官统带等职。与曹光洁、孙庆之老先生甚友善。同入长老会,又同进安息日会,复与曹长老同进真耶稣教会。曹光洁在北门成立真会时,郭长老已在南门外香火桥献房成立真会。曹长老温文典雅,郭文俊秉性率直,嫉恶如仇,一文一武,一时成为嘉话。
民国十四年(公历一九二五年)八月份《万国更正教报》第九次第四版,曾载时仁航在追求基督真理过程中的思想演变的过程。《卅年专刊》选入此文,题为《性海时仁航证道谭》,现照录于下,可管窥当时人在宗教世界观中的追求。
“时仁航,圣名雅各,年五十二岁,古彭城(江苏铜山县治)钟吾人氏(今宿迁县北)也。幼读诗书,粗知大义。于前光绪二十七年(公历一九零一年)秋加入本邑长老会。由西牧卜德生君行洒水礼。自入教之后,不甚喜读《圣经》,不常祈祷。虽名为基督徒,与世人无异。但每逢与神的意旨不合之事则心中怦然动,昏蹙不能自安,此亦造物主赋人以秉彝之良。孟子所谓是非之心人皆有之。圣经中有云,耶稣为真神之子,颇不为然。论上帝为我国圣君贤相。所承认为造物之主宰耶稣,不过如我国之孔子,先知先觉而已。此以前信道之大略也。
迨至民国四年(一九一五),负笈南游金陵,路过大仓园,见有铜牌一方,上书华东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莫明其故,不知基督复临四字何解、安息日何解,因以前从未见过此等会名。一日,路过吉祥街,见一座福音堂,门前悬小黑牌,粉书今日安息四。见而怪之,今日明明礼拜三,何以云安息四,令人莫解。于是进内同管书报房焦文明先生讨论安息日之原因,半信半疑而返。又越数日,心中不能自安,又到吉祥街福音堂,遇韩教士从真自颖上回。与之查考圣经始知礼拜之错误,安息日之当守,洒水礼之不对。后蒙周君芝藩、蒋君世孝、西牧施君列民帮助查经两个月之久。后蒙施牧荐充本会官话教员。至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公历八月二十二日,在杭州莫干山,蒙西牧夏君恩乐施浸于飞泉瀑布之中。同时受浸者有胡君耀庭,及胡君夫人,并有马君忠芳。当日与此胜举者西牧和君录门、杜君约翰,并有中西诸位先生、诸位师母。唱诗祈祷,快乐异常,较之洒水礼大有天壤之别矣。自加入安息日会之后,每日三次祈祷,为国、为家、为己,感恩求赦,习以为常,不敢间断。每逢安息日,觉得愉快异常,与守拜日迥不相同。今加入更正教真耶稣教会,日日查考圣经,于二千三百日之道、三天使之警告皆了然于胸中。而于《但以理》《启示录》之言,尤致意焉。昔日视《圣经》为平谈无奇之书,今则视圣经为包罗万象之书。上下数千年,纵横数万里,林林总总,无不寓于圣经玄妙之中。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此乃救世之大道,天国之福音。以功用言之,虽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自其神化,莫测言之。如偕赴仙山,层峦耸立,望之目眩。一入其境,则见琪花瑶草,玉树琼浆,取之无尽,用之不竭,令人有应接不暇之势。予自加入真耶稣教会以来,所受之困苦为从来所未有,然心中所得之愉快亦为平生之所无。安贫乐道,虽外会加以诱惑而心如铁石,不为之稍动,以乐天知命为依归。此本人信道之大略也。”
时仁航之追求,介绍特别详细的是加入安息日会的历程,而如何归入真耶稣教会,却没有强调,几乎完全没有谈到更正之处。而就圣经而言,强调的是《但以理书》《启示录》,不象魏保罗多强调《使徒行传》;神的意志也仅只强调了二千三百日之异象,二千三百日之后,圣所必定清洁了;七天使之中也仅只特别强调了第三位天使的警告,其基本含意仍然只是要敬畏上帝,不要拜龙(撒但)支持的兽,否则要喝盛满上帝怒火的酒,受火与硫磺之苦。而这,并非魏保罗万国更正教真耶稣教会与其他教会的根本区别。是凡信奉《圣经》的各派基督教徒都应该信奉的。加入真耶稣教会以后,对于《圣经》领会的描绘则看似详细实不具体。没有谈到加入真耶稣教会之后对于《圣经》的理解与从前有何不同。出于什么样的思考而加入真耶稣教会的呢?不详。
《万国更正教报》第四期第四面,还刊登了一封南京南门外真会信徒们响应改为姓耶的信函。这封信函是写给“监督耶保罗恩波”的。函称“教末自幼在教会学堂读书,蒙主大恩栽培,去年由美国坎拿大回国加入安息日会。考查圣经,只知耶稣舍身救世。每日祈祷,并未得主恩赐,不明真道何在。今年八月间,由时仁航先生传知山东耶巴拿巴张、耶司提反郭、耶巴比伦梁三位长老来宁,倡真耶稣教会万国更正教,令人认罪,受面向下洗礼,后蒙主恩赐又得灵洗。现在南京已成立教会,复被神选为执事。今此处《圣灵见证书》一俟出版,即行寄上……多有牺牲一切为主工作,每日至本城各假教会辩论,皆蒙主恩得胜。并分人四乡传道。长老五位,男执事五人,女执事四人……现奉到万国更正教会报内有真耶稣教会联合一家同姓耶,阿利路亚,赞美真神,亚们!现在此处教友七十九人,受圣灵洗、说方言四十五位、震动者二十五人……。”函末署名为:“南京真耶稣教会长老耶挪亚俊臣、耶挈(?拿)但业复泉、耶约翰光洁;执事耶圣明道茂、耶重生维宽、耶路加筱卿、耶希圣;女执事耶马利亚、耶米利暗同证。”其中“今此处圣灵见证书一俟出版即行寄上”一语,说明在南京曾经印刷过魏保罗的《圣灵真见证书》「9」。又希望“再将更正教会报多寄几分并赞美诗寄来几本”,要求更多的《万报》及赞美诗。可惜,不知道此函撰稿人为谁。
到九月初六(公历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魏保罗于北京病逝时,张、郭、梁三人正在南京曹光洁的家中,张巴拿巴又致函北京作见证说,“八月间我见异象,看见魏保罗监督被天使接上天堂,已经应验了”云云。
这一年的八月,建立了南京分会。
一九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出版的《万国更正教报》第四期第一面刊登的真耶稣教会“报告中外全球地极万国万万人民”的《现在中华各省确有一百五十余处真耶稣教会联合为一通同姓耶通告众知》书中记载的江苏省各处真耶稣教会的地址有:南京南门外 南京西门内 南京卫巷五号 江浦县 清江浦桂家塘 扬州邵伯镇 泗阳县内 苏州内 苏州甫桥西 上海北京路八号 上海爱多里 上海宝兴路 上海宝山路 上海宝(原文如此,不详何处) 泰兴县蒋华桥。共计十五处。
从第四期《万报》出版日期推断,这个统计数字应该是在一九一九年的统计结果,那么,真耶稣教会在江苏的创建与发展是相当迅速的。然而,从现有资料来看,很多地方真会的初创脉络都很难清晰描绘,是断断续续的。我们只能从现有资料进行研究。
应该发表在第五期《万国更正教报》上、耶可心亚门和耶以撒文祥《达各省将要联合的真耶稣教会众圣徒书》中列江苏省众圣徒为:“杨启宇、陈道南、于刚甫、胡飞鹏、李少甫、陈道全、孙庆冠、时仁航、曹光洁、杨复泉、蒲载藩、陈伯高、孙汉文等”十三人。没有郭文俊,或为遗漏?其中只曹光洁、时仁航又重新见于记载,其他十一人则未。除曹、时二人外,可知者:杨复泉,原为金陵南城外基督复临安息会信徒;蒲载藩、陈伯高、孙汉文等是扬州邵伯真会的;杨启宇、陈道南、于刚甫、胡飞鹏(原作胡鹏飞)等是桂家塘真会的;李少甫、陈道全、孙庆冠等是泗阳的。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