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时仁航在苏北传道

真耶稣教会在苏北的发展,与时仁航有关。时仁航在南京接受更正教以后就到宿迁活动。一九二二年在武昌召开二次全大时,宿迁的代表就是时仁航和时克强两人。在武昌,由于环境恶劣,教会受到逼迫,高大龄、魏以撒、张巴拿巴又要赶赴上海参加全国基督教大会,留时仁航暗中牧养,已见前述。据此,宿迁一带至迟应在一九二二年、在武昌二大之前已经有所发展。但《卅年专刊》以“江苏省宿迁灵恩的运行”为题撰文专记宿迁真会发展时,开始却在民国十三年,公历一九二四年了。其中各种神迹不少,刊登在一九二五年五月一日出版的《万国更正教报》第七次三版。但其中所记内容,并非仅仅限于宿迁,而是时仁航在苏北的传道记录。兹照录于下:
“哈利路亚,长老时仁航,圣名以利亚。 于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旧历元月,在宿迁县窑湾镇孤寒教养院内附设省立贫民工场为主任。组织查经班、唱诗班、音乐队将近三个月。其中青年受灵洗者十余人。奈环境恶劣,魔鬼掌权,遂辞职。幼稚灵胞如失牧之羊,送至河干泣别。到县城内游览公园,布道一安息。受灵洗者六人、受浸者三人。一县农会长苏沐灵、一洋河市区董事邵化纯、一蔡家集董事蔡崇智、一睢县医生郭崇山,及其子幼贤,又有本城区立小学教员苏欣然,圣名保罗。以上六人皆素未听真道,一认罪祈祷即受圣灵,恩雨大降,可见一斑。尤奇者,苏君欣然系无神派,一日听仁航讲道受感,认罪祈祷,就说出新方言来,唱灵歌、唱诗歌,声震瓦屋,远闻数里。能用希伯来文、拉丁文读圣经。主赐他的灵眼能看魔鬼,又赐他救恩头盔、圣灵的宝剑,能杀灭恶魔,哈利路亚,荣归主名。信主八天,禁食三天,即到本城长老会更正,中西教士皆无言可答。此日是假教会礼拜日,他问礼拜日出于何经典,他们语塞。仁航偕他们到高邮作工,又禁食八日,灵工大作,能翻方言。唱灵歌灵戏,灵力较小之人不敢与之靠近同祷。祈祷之声如千军万马之状,令人不寒而栗。其灵力之充足不可限量。尤所奇者,丁君乐山乃本会教友,以照相为业。一日,有人持信一封求照,因诉讼之故以这封信为定谳。相也照过了,把信失掉,各处检查,寻找不着。照信的人说他卖给对方,纠缠不已。苏保罗祈祷求主启示,信封并无夫落,查出取去。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圣灵参透万事,于斯益信。况苏君到丁君之家各处并不熟悉。有个少年在镇江犯罪,托词说杨州星生病。苏君得主一默示说某人犯何罪,询之果如其言,不敢隐瞒。暗室亏心,神目如电,良不诬矣。此皆去岁三月间在高邮作工之事实也。该处灵工甚多,启示许多,宝贝圣经,不暇具述。新加入教会者,男子钟子祯,女子陈路得,均受水洗灵洗。其余查经布道,坚固男女教友信心。暑期,仁航到南京,在那瑞卿处查经讲道。先是那夫人由仁航介绍入本会,受灵洗水洗唱灵歌等恩赐。刻下那副官之老母及其妹瑞霞,由北京来宁,均羡慕灵洗,终日祈祷查经。那老太太已受过水洗,浑身振动。仁航于七月初旬到淮安,有徐马利亚捐草房三间作圣所,又厨房两间。徐马利亚负债累累,尚肯捐草房五间以给主用。信心具备,说方言唱灵歌灵戏,种种恩赐甚大。最可注意的有个女子朱氏,嫁与夏姓为妻,年二十五岁,贫家女也。神更其名为更生。一日认罪祈祷,恶魔缠绕,仁航奉主逐退。该女士灵力日加,被圣灵充满,就说方言、说预言,唱灵歌灵戏,声音宏亮,响彻云衢,令人俗虑顿忘,精神为之一爽。其唱哀歌也悲悲惨惨,沁入骨髓,令人泣下。当苏浙之战也,更生说预言,说还有战事,余言苏浙已战争。这话在北方未交绥以前两安息并未见报,彼时已无此论调(《彼》下一章十九至末节)。预言如同照在暗处里的灯,我们要在预言上留意,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的时候,才是好的。他说的预言,某安息有人受圣灵,时果为其言,丝毫不爽。其余不暇细述。但他的方言能说出四五种来,又能用希伯来文、拉丁文背诵《圣经》。常常看见天使在他前后左右。圣灵真是奇妙,春雨大于秋雨(《珥》二章二十三节)。 又有淮阴县刘玉岭者,十三岁,说方言、预言、唱灵歌,看见白衣天使有翅膀在背后,手里拿着两约圣经,金字闪烁。展开说,你要读,你要读。第二次看见天城。其城甚高,全是金砖砌的,光华夺目。城门上有三个大金字,是悔改门;其旁有一小门,上有恩门二字。其路甚窄。两边有水,深不见底。城墙上有无数的白衣天使,手拿号筒,预备要吹响(《太》二十四章三十一节)。他要差遣他的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都招聚起来。以上所说之异象与所说的预言乃应验(《徒》二章十七至二十一节)之预言。航在淮安,受灵洗水洗共二十余人。其中素来并未听见福音者,一经祈祷就受灵洗、说方言,如《徒》十四章四十四节(误,应在第二章一至十三节)。可见恩雨之大降,主正在门口,此乃收割之时,拯救之时,儆醒之时也。哈利路亚,荣耀归主名。”
《卅年专刊》标题为“江苏省宿迁灵恩的运行”一文,所记内容为民国十三年元月至七月之事,时仁航由宿迁窑湾镇,到宿迁县城、高邮、南京、淮安一路布道的作为。实际上并不仅限于宿迁,而宿迁、高邮是否建立了教会却未记载,淮安则建立了聚会所,受灵洗、水洗者共二十余人。文中称“去岁”三月间在高邮云云,文章伊始又称民国十三年(公历一九二四)元月“始”如何如何,则时仁航传道当为民国十三年(公历一九二四)事,文章发表在一九二五年五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七期三版上,则撰文当在一九二五年五月之前。
《卅年专刊》又记,一九二四年三月一日版《万报》第二期第二版还刊登了高邮信徒丁乐山的信函。他最早是在民国八年(一九一九)见过《万报》,后到南京受郭文俊施洗。在高邮开设镶牙照相馆。因在邵伯看见《万报》,遂发函订阅。可惜没有记载高邮真会的整体概况。
何时发的信函,未署年月日。刊登在民国十三年三月一日《万国更正教报》第二期二版上。一九二四年三月,据前《江苏省宿迁灵恩的运行》一文,当月时仁航已到了高邮,并署明丁乐山“乃本会教友”,苏欣然保罗还为其解难。丁乐山之信函虽发表在一九二四年三月的《万国更正教报》之上,但其撰写必不在三月,当在此之前。而《卅年专刊》第十五集一九四七年《各地本会概况统计表》中,除说明南京分会设在鸡鹅巷一一八号,创设于一九一九年八月,负责人为李殿英,创建人为曹光洁之外,高邮与邵伯真会则完全没有提到。淮安分会则设在淮安傅家庄,负责人为王如寿,无创建年月,亦无创建人。但一九二四年在长沙召开三次全大时,有“江苏高邮本会”代表为“丁乐山”。四次全大有高邮本会代表陈文国。这期间高邮本会前后变化,没有资料可以据以详述。

高邮:《卅年专刊》江苏省真会史略记,民国八年(一九一九)高邮就有人寄信天津要求得到《万报》,是谁不详;丁乐山于当年曾见过《万报》。丁乐山于一九二四年初(丁乐山信函发表在一九二四年三月刊行的《万报》上,则其信函约在一九二四年初)在邵伯真会见到《万报》,则当时高邮当尚未立会。张、郭、梁三人布道团在高邮的作为记载也不一致。《卅年专刊》江苏省真会史略中说是建立了真会组织的,《张巴拿巴与中华真耶稣教会》一文中则只提到了施洗,而张、郭、梁三人从南京发给魏保罗的信函中则说在高邮县内地会,因不接待就到了(杨州)仙女庙。《传道记》记在宝应县受到圣公会的款待,却“不接受真道”。又往高邮、淮安等地,“进内地会作证,他虽款留一日,机会却不甚好”,于是又离开了。但三期《万报》“传道得胜要函”记的是,在宝应县先进了长老会,然后进的圣公会。而真正在高邮做工的是时仁航,在此“禁食八日,灵工大作”,还特别提到了苏保罗在高邮的神迹奇事,提到了钟子祯、陈路得等。在三大代表中有丁乐山,四大代表中有陈文国。则高邮已经立会。但《卅年专刊》一九四七年的统计却又没有高邮真会。
宿迁:由前述时仁航在苏北的传道活动看,时仁航在宿迁做了不少工作,颇有收获。一九二二年武昌二大,时仁航、时克强为宿迁代表。《卅年专刊》一九四七年的统计中,记宿迁县北有晓店集西三张庄区会,但建于一九四零年,并非时仁航所初建者。

淮安:一九一九年,也有人发函要求得到《万国更正教报》,何人不详。第三期《万国更正教报》第三面第三页上半,《出外传道得胜要函》记张、郭、梁三人到“淮安府进了长老会作见证,他们不听”,就离开淮安到了宝应县。时仁航于一九二四年七月初旬到的淮安,徐马利亚捐草房三间作圣所,厨房两间,应当是立会了的。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