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在《万国更正教报》及三人布道团推动下,江苏省成立的最早的真耶稣教会

《卅年专刊》说,江苏受到真耶稣教会的影响,首先是民国八年(一九一九)在天津印寄的《万国更正教报》。反响是相当热烈的,各地纷纷来函问道、辩道,请传道人前去传道。首先是南京,其次是宿迁、高邮、邵伯、上海。这些信件,现在能找到的有曹光洁、时仁航等人的信札。先看看《万国更正教报》第三期第三、四面登载的曹、时二人的信札如下:

时仁航函:
“启者,万国更正教报一书,如皎日当空,一切贪名好利之徒皆已现形,无所逃避。幸有第二路得马丁等出也,改革一切不良之教规,亦如当日宣布罗马教皇九十五条之檄文无异。又能禁食三十九昼夜,与主耶稣禁食四十昼夜、摩西在西奈山、以利亚在旷野均四十昼夜不饮食,只逊一日耳,真令人称羡。祈将贵报自一号起以至现新出之报纸、传单等件、并有先生所出之圣灵见证书速速寄来,以备查考更正。仆本长老会,加入安息会已至三年。未受面向下大洗礼,所受面向上之大洗礼,自觅未受灵洗。刻下争争要求灵洗,祈先生明以教我,特此专函。敬请道安。
南京南门大街安息会教末时仁航上。”
从内容语气分析,时仁航此函是直接写给魏保罗的。

曹光洁函:
“真耶稣教会灵胞均鉴:启者,昨从友人处借得万国更正教报。捧阅之余,甚为景仰。知贵报所载,如魏保罗、郭司提反禁食三十九天,得真神所赐种种鸿恩、权能。只是第一次报并传单未得捧读,不无缺然。又报载函索即寄,故此斗胆奉函,请将初次贵报及传单递至于今,共报几张,并关于更正教之实事传单若干,乞一次束卷掷下,不胜感激。寄至南京唱经楼东首卫巷五号。恭候道安。
南京长老会长老教末弟曹光洁免冠。”

三期《万报》上的这两封信札,均无年月日。从内容判断,当在一九一九年张巴拿巴、梁巴比伦、郭司提反三人布道团尚未到达南京之前、魏保罗仍然在世之时。
此外,还有金陵南城外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杨复泉给“基督圣徒魏保罗”的信函,表述了对更正教的赞佩,要亲见魏氏以“领训”的急切而又办不到的遗憾心情,并要求进一步得到《万国更正教报》的愿望。这封信的时间,也应在三人布道团到达南京之前。
而真耶稣教会在江苏真正的结出果子来,还是张巴拿巴、梁比伦、郭司提反三人布道团具体工作的结果。《卅年专刊》记真会在江苏的发展史略时说:“使徒魏保罗要离开山东的时候,就奉主耶稣的名,差郭司提反、梁巴比伦、张巴拿巴三人往南方传道,叫他们循着函请问道的路子从山东起身。
三个人既然奉了差遣,从山东到江苏省是很快的路子。就在沿途传道,施面向下合法的洗礼,并施灵洗。在高邮、邵伯、南京建立了本会。从那时立好了稳妥根基。直到今日(一九四七年)仍存在不废的,只有总会今日占用的这一个圣所了。”
后来,张巴拿巴《传道记》说是“神”要他去的,张石头《真耶稣教会历史》也否认是魏保罗委派的,也说是“神”派去的。
由三人布道团的影响而建立了真会会所的,据《万国更正教报》第三期(公历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出版),参以张巴拿巴《传道记》,可考者如下:
泗阳县。在这一期《万报》的第四面刊登了李少甫等致魏保罗的信函:
“总监督保罗电鉴 启者,贵会中来的三位长老经过泗邑教会,宣讲更正教的奥秘真道。我们知道富有许多教友,大受神的感动,以(?已)蒙大水洗,一切照耶稣当年对门徒洗脚、开晚餐一样的办法。我等皆立定志向愿做更正教的精兵……望赐第二次报章与圣灵真见证上下册、诗歌等等……。”末署“江苏省泗阳末学李少甫、陈道全、孙庆冠同上”。张巴拿巴《传道记》说是“到泗阳进自立会,当安息日。在他会堂里开会,受感的人很多,那天就在黄河施洗三十四人。”但受到各公会的攻击,遂离开泗阳。但前述第三期《万国更正教报》第三面上半页载,张郭梁三人给魏监督的《出外传道得胜要函》说是:“至泗阳县,三位就进长老会堂讲道。他们接待我们五天。有六位受了大洗,认了罪。”将同为张巴拿巴所记,两相对照可知,《传道记》有很大错误及夸张:进的会堂应该是长老会而不是内地会;受洗只有六人,而不是三十四人。之所以如此,应该有两个原因:①《传道记》撰写于一九二九年,时间相隔十年,记忆有误;②一九二九年,张巴拿巴要面临真耶稣教会历史发源的审查,有夸大自己历史功绩之嫌。
清江浦与桂家塘。《传道记》载:“到清江浦,进了长老会,预算在那里作工,证明晚雨的圣灵降临。但他们不能接受。并且群起逼逐。那时却遇着一位信者,杨启宇君,乃桂家塘的人。蒙主开他的心,便向我们说:‘三位苟以我为真求道的,请到我家歇息罢!’于是领我们先到他岳父医院里歇息。第二天早上,方才带我们同到他家,并在那里开会十天。有一天……当时受洗的约有八十多人。又在那里设立教会。第二天,骤发风雨……当时有清江内地会的弟兄,因前日听道受感,他们泛船来迎……上船来到清江浦……开会两天,就有五人领洗……后因西人极力抵抗,强迫我们出境。我们无法,只得离开那地……。”而第三期《万国更正教报》第三面下半页载桂家塘的报告说:“魏监督电鉴 敬启者,敝处接着山东三位长老,张巴拿巴、郭司提反、梁巴比伦在敝处聚集数天,宣讲福音。教友以及慕道各人大受感动,陆续认罪悔改,面向下受大水洗者,男女老幼共计三十五名。内有受灵洗说方言见异象的八名,振动者九名,一概遵守更正教会规则,哈利路亚,赞美耶稣。由守安息日已(以)后,内地会传道人员群起反对,当即与该会隔断。敝处立了四位执事、一位长老”。并要求寄报纸、书籍。末署 “江苏桂家塘真耶稣教会长老杨启宇,执事陈道南、于刚甫、胡鹏飞,女执事马利亚同上”。而前述第三期《万国更正教报》第三面上半页《出外传道得胜要函》所载为:“我们到了清江,进了长老会传道。本会长老拿我们当假的,我们善说,就留下。我们讲了四天道……六天功夫,认罪悔改下大河受洗的共三十六位,说出方言的十二位。庄名叫桂家塘,离清江二十里。又住了四天,共十天。又被清江内地会请去赶鬼,又住了五天。有三位下河受大洗……因此长老会、内地会、安息会、美以美会四会上的人,共合一处听道,传道先生同外国人一同听。”三处记载对照可知:①张巴拿巴三人的行踪是,先到清江,然后桂家塘,然后又回到清江的;而《要函》记由清江到桂家塘的时间不清。②在桂家塘施洗人数不同:《传道记》过于夸张,三十五、六人变成了八十人。③桂家塘教会,从杨启宇等人的报告看,应该是张巴拿巴等三人离开以后建立的。因为《传道记》以及《要函》均无立长老、执事的记载。④《传道记》关于在清江的盛况完全遗忘了。
扬州邵伯,《卅年专刊》中关于邵伯的记载是混乱的,在《江苏省本会史略》一文中说是三人布道团建会,而在《张巴拿巴与中华真耶稣教会》一文只是说曾经施洗,而在第三期《万国更正教报》上,张巴拿巴等三人给魏保罗的《要函》信中说在邵伯内地会,一“外国女鬼子”说他们是假先知,就离开了会堂;只是在教友家中进行了聚会。“有五位论罪,一位振动的,待了五天。”没有建会。第三期《万国更正教报》则又刊载了扬州邵伯真耶稣教会浦载燔、陈伯高、孙汉文等特函山东监督张灵生报告建会消息。说是张、郭、梁三位“驾临敝处内地会堂内宣讲真耶稣教原理。鄙人等听道受感,择善而从。今有同志弟兄从旧教会出来,以(?已)将真耶稣教会成立,今特奉草函呈告。”《传道记》载“到邵伯镇的内地会,便在那里宣传警告。那时有陈伯皋听道受感。后因西人拦阻,即不敢留我们开会。……孙汉文却留我们开会三日,受大水洗的多人”。邵伯真耶稣教会应该是在张巴拿巴等人离开以后,陈伯高(皋)等人努力的结果。
而第三期《万国更正教报》中“现在中华国六十余处真耶稣教会联合一家同姓耶》报告书中就记载了扬州邵伯镇和清江桂家塘两处真会。“中华真耶稣教会六十余处地名如左”,列举的地名也是江苏扬州邵伯镇和清江桂家塘。

《传道记》又记三人离开邵伯以后,“往扬州一带,但老会严重拒绝”,于是往镇江。在镇江“传道三天,各教会多有接纳的,唯有西人强词辩驳”。于是往南京而去。南京真耶稣教会的建立,是三人布道团最重要的成果,单列一节叙述。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