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水灵二洗与进神国之重要》

《万国更正教报》第一期第五面载:“人必须受全身洗礼求受圣灵的洗方能进神的国 耶稣基督的仆人魏保罗本圣经论”一文,专论必须受全身大水洗及灵洗才能进神的国。《卅年专刊》重新刊载时改题目为“水灵二洗与进神国之重要”。
水灵二洗,是魏保罗所创真耶稣教会不同于其他教派的最为重要的教义理论。兹转述于下:
魏保罗主张全身大水洗,《圣经》的根据是《马太福音》第三章:“那时,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并约但河一带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耶稣从加利利来到约但河,见了约翰要受他的洗……于是约翰许了他。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他就看见上帝(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他身上。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魏保罗据此认为:必须在水里受全身大水洗。因为耶稣是在约但河受的全身大水洗,之后才有圣灵下降,而在受洗之前没有圣灵降下。而实际上,受全身大水洗,是魏保罗据耶稣到约但河受洗推论出来的:既然是在河里受洗,必定是全身的水洗。从《圣经·马太福音》看,没有强调“全身”两字。但不管怎样,既然要下到河里,当然绝非点水洗,必是全身。
那是否一定要到约但河呢?也不是。魏保罗据《使徒行传》第八章三十六节记腓力给埃提阿伯的太监施洗就不在约但河,而只是在“有水的地方”。二人同下水里,腓利给太监施洗。从水里上来之后,“灵把腓利提了去”。据此,魏保罗结论说:“可见只要全身下水,无论何处均可以受洗。以上所说的足可见证明众使徒都是受的全身洗礼。使徒给众门徒施洗,亦是如此。”
除水洗而外,还必须求圣灵洗生一回。魏保罗据《约翰福音》第三章,在耶稣同尼哥底母讨论重生时:“(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上帝的国。’尼哥底母说:‘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岂能再进母腹生出来么!’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上帝的国。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我说,你们必须重生,你不要以为希奇。’”魏保罗据此认为,人“不但全身下水生一回,必须求圣灵洗生一回”。又说:“当初真神耶和华团土造人,肖乎己象,因始祖犯罪改变了本性。耶稣降世留下榜样,用水和圣灵从新造人,叫人重生,还是肖乎主的本性本象。”
“重生”是什么?重生是“灭绝身体的情欲”。魏保罗据《圣经·罗马人书》六章三、四节:“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么。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象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此处为说明问题起见,比魏保罗原文所引要多几句)。魏保罗结论说:“这也是全身下水受洗,如同坟墓将罪孽埋葬,象基督从死里复活的意思”。即,藉洗礼归入埋葬罪孽,是象基督从死的复活。又引《罗马人书》八章十三节:“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结论说:“可见人必须受圣灵的洗,才有能力灭绝身体的情欲成了圣洁,作完全人,进入神国。”又引《使徒行传》一章四节:“约翰是用水施洗,但以后不多的日子,你们要受圣灵的洗。”
魏保罗的逻辑:先藉水洗,然后藉灵洗,灭绝肉体的情欲而获得重生,成了圣洁、完全的人而进入神国。
水洗,是可以看见的,那么灵洗呢?得灵洗的凭据是什么?凭据是说“方言”。
引《使徒行传》二章记“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他们的口才,说起别国的方言来。”其实,这里并不是《圣经》的原文,是魏保罗概括这一章的主要内容。再稍为详细一点地说,是五旬节时,门徒们聚在一处时,突然天上一声巨响,好象一阵大风充满了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落各个门徒的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那时住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及各个不同国家的人,如帕提亚人、玛代人、以拦人、埃及人、罗马来的客旅……等等都听见门徒在用各自的乡谈说话,都很惊讶!
门徒们之所以能说不管什么地方的人都能听懂的“方言”,是因为他们受了“圣灵”。因而说方言也就成了受灵洗的凭据。
当时,魏保罗传道过程中,魏保罗及一些接受真耶稣教会的人当然也会有“说方言”的。但他们说的方言,显然不会有什么人能听得懂,于是有人问:“使徒等说方言,别国人均听得明白,现在有许多人说方言,我等为何不懂呢?”对于这个问题,魏保罗是这样回答的(下面将魏保罗的原话照录):“答曰:‘真神意思是叫彼时的人惊讶希奇,为要应验先知约珥所说的。’真神说:‘在末后日子,我要将我的圣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作异梦。主说我显出奇事神迹等事,这都在主的日子未到以前,就是那大而明显的日子,到那时候,凡求告主名的人,必要得救。’彼时也是要得那三千受洗的人作教会起头。现在赐圣灵给我们,象给圣使徒等一样了。不但能说方言,更能作真先知讲道。不但能医病赶鬼,实行神迹奇事,叫瞎子看见、哑吧说话,而且实行真道,效法救主和使徒的榜样。这就是主大而显明的日子来到,凡顺从更正教真道的人必然得救。‘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的,乃是对神说的,因为没有人懂得,然而他在心灵里却说是各样的奥秘。’可见按使徒保罗而论,说方言的见证,请看《哥林多书》十四章二节,不都是象五旬节之方言。保罗说:‘我比你们说方言更多,我愿你们都说方言。’‘说方言是造就自己的德行’。若说方言至多三个人轮流着说。这样看来,古年信徒能说方言的极多,作先知讲道虽然至要紧,然而说方言的也是更不可少的。怎么现在北京天津五大公会繁多的教中人都不能说方言呢?就是失了真传之故也。请看现在的教规,那一条不是人定的。本来都入错了教,并未得着真道的能力。诸位请想入教是为吃饼得饱吗?是为求道得救呢?既为得救何不求真道,按圣经而行呢?哎!我替你们哭哇!都与世俗人无异,仍在罪中,何能得救?再请看《使徒行传》十九章:‘保罗给以弗所十二个人奉耶稣的名施了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就都说方言,又说预言。这就证明受圣灵洗都能说出方言来。主是昔日今日不改变的神,也是不偏待人的主,也可证明古圣徒都是说奉耶稣名给人施洗,不象假牧师们施洗遗传说三个名称,大错了。他们将耶稣的吩咐错会了意。劳整光监督有云:不能奉神的头施洗,亦不能奉神的身施洗,更不能奉神的脚施洗,必须奉神的名施洗,就是耶稣。这是圣灵指示的话。故此劳整光监督又请我在十一月间,刮北风极冷的天气,在大河里奉耶稣神的名面向下又施了一回洗。他就得着大能力说出方言来,禁食十天。王彼得奉耶稣的名面向下受了洗,失目得明,说方言甚多,能用方言祈祷、灵歌、赞美主名,禁食三十九昼夜,大得权柄、能力。手按谁就可受圣灵,医病赶鬼,广传福音,不顾性命,爱主爱人,实行真道。约翰长老名子真,先是哑吧,由面向下受全身洗,就说出话来。天津西于庄老妇人,被大魔鬼所附三十八年,奉耶稣的名给他面向下施了洗,从此大魔鬼就离开他了。由去年起,面向下受全身洗约一百六七十位人啦,受圣灵洗说出方言来的就多多了。凡奉耶稣的名面向下受洗的都得了非常的鸿恩、能力、权柄。有能常说方言的很多,有能翻说方言的,医病赶鬼的,说预言的,看见救主异象的,得梦兆的,得圣灵启示的,各样重病得了痊愈的,得着能力的,用自己的钱到各城各乡广传福音搭救万民的,实行有无相通的,甘心受苦受难效法耶稣和使徒的就多多了。因为是受洗受对了,才离开罪,成了圣洁,得了重生圣灵的印记,有了进神国的凭据,阿们!”
其他,则又提出了施洗时要奉耶稣之名,不能奉圣父、圣子、圣灵三者之名。以及,要面向下受洗。
这个根据是魏保罗听到的“天上的声音”“真神的声音”告诉他的:“你要受耶稣的洗”“你要面向下受洗”。他在北京永定门外大红河向水里一扎,抬起头来就看见了耶稣,就成了圣洁,被圣灵充满,说了很多方言,又能翻说方言。禁食三十九昼夜。又看见救主数十次,看见了神国大聚会及各种异象数十次。在京南潘家庙又看见耶稣,并告诫他“你要更正教”,第一要紧的就是“奉耶稣的名面向下受全身的洗礼,求受圣灵的洗,说出方言来,为一定得救的凭据。”另外还有守真安息圣日、得病不可用药等等数十条教规,“都是主明明指示我的,已经著作载在《圣灵真见证书》上。”
从记载看,不少人实实在在地相信他确实见到了耶稣,并和耶稣有所沟通,并确信不疑地追随了魏保罗。魏保罗列举了不少追随他的人出现的神迹奇事,如聋子听见、瞎子看见、哑吧说话之类,还列举了一些原来较为著名的神学界的人物,如许静斋、李福生、方卓忱、窦英棠等等京、津一带的较为有影响的人物,都接受了魏的影响或观点。
关于必须面向下受洗,山西的张天俊又根据自己的理解做了进一步的发展,他说:“人犯罪都是由前面而犯,必须面向下受洗才对,如耳目口鼻手脚心都向前面,均是这几样犯罪,必须先洗前面为要。”魏保罗对此当然同意,并说张天俊是“受圣灵启示”才这样说的。
总之,人必须奉耶稣的名受洗、受圣灵的洗,以说出方言为受圣灵洗的凭据,如此,才能离开罪,才能重生,才能进神国。魏保罗找了不少《圣经》上的记载为根据。如:《以弗所书》一章十三、四节:“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魏保罗认为“可见圣灵洗是进神国的凭据。请看天路历程的基督徒,将执照凭据交给主的使者,就吹打欢迎进神国。无知未有执照凭据就被主的使者抛到地狱去了”。又说,再看《使徒行传》的二十八章三十八节、十章四十四节等等。不过,《使徒行传》二十八章没有三十八节,可能有误。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