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神迹奇事”

  关于河南的记载,一九二二年七月,扶沟何代庄一女,何升天,三十五岁,为求医病能力,曾禁食三十九天。而魏以撒在上蔡县东北三十五里的波吴建立了区会。九月建乾河王区会。十月,吴贤真建无量寺区会。十一月魏以撒建王庄区会。
  一九二二年,真会也传到了扶沟县,但无准确时间的记载。只有一例,记在秋天。故将扶沟县之事均列在秋天一起叙述。这一年秋,有个三十一岁之王大丐,患瘫痪七年,以手及臀部代足行走。经魏以撒按手祈祷,当时就拉起来行走。其详细情况是这样的:
  魏以撒同宋国运一行,男女数人,到扶沟县以后,借安息日会信友郭起凤家聚会。每天医病赶鬼一百多人。当时不少人把这里叫做神权大医院。
  当时,扶沟一方名绅王作宾对此大为不满。王作宾乃前清举人,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对佛学大有研究,又信安息日会多年,时任扶沟县立中学校长。听说真耶稣教会来到扶沟,竟敢不先拜访他就传道立会,简直就是有意侮辱他。于是就把全城共知的王大丐找来,对他说:“你愿意好不愿意好了啊!”“我怎么不愿意行走呢!”王说:“你快往南门里郭起凤家去,那里来个神人,给你一祷告就好了。”“校长别拿我们穷人开心啦!天下还有这个事?”王作宾又正颜厉色地说:“真的!我才从那里出来,看见治好了不少人了。”
  果然,王大丐来了。臀部包了一大块皮子,双手各拿一双木鞋代脚,大声喊着说:“给我祷告祷告吧!”问他说:“你是什么病?”他说:“我已瘫痪了七年了,都是用手当脚。”看看他的腿,大腿小腿都已经很瘦了,只有两个膝关节特别大。就用试验他信心的语气问他说:“这么大的病还能好的了么?”那乞丐说:“不是神仙一把抓么?你是神的儿子,还有不能的事么?”魏以撒听了这话,“毫毛直立的被圣灵充满了说:‘伸出手来!我奉主耶稣的名吩咐你起来!’于是那乞丐就站了一个三道弯的曲线形,一边说:‘痛的很哪!站不住!’就叫两个人架住了他的胳膊。他说‘腰痛的很!’就按手在腰上,痛立即止住了。又说‘两膝酸的不得了’,又奉主名用力往后一推,就立直了。又问他还怎样,他说‘现在就是全身无力了。’于是又从头顶到脚再按下来。于是,吩咐他走吧,两个人就扶着他慢慢地走,走了两趟,就叫一个人扶着他在广场上又走了两回,叫人给他棍子助着自己走。那乞丐越走越快,看的人聚了数百人。他一面走大家就一面大声唱哈利路亚!忽然他自己把棍子远远地丢开,往来在众人面前跑开了。
  正在这个时候王作宾也出来了,(原来他早就跟在后边一起来的)那乞丐也看见了他,就给他作了一个深深的揖,说:‘多谢校长。’
  王作宾于是说:我今天求洗可以不?魏长老说:你若一心真信本会当然可以。他又约会了一位前清的皇家教授,和一位盐务厅(厅)长受了洗,天已上灯了。”
  王作宾自此以后当然是信心百倍了。第二天又到教会要求魏以撒治他的近视眼。魏以撒说:“主藉我们治病,乃为解除痛苦、可怜人类。并不是无故逞能的邪术可比呀!你这近视又有甚么苦呢?”王说:“那苦得很哪!第一就是中学算术没有人教,非我不可。我每逢 Go to board 把眼睛贴在黑板上写,粉笔面儿都跑到眼里去了,怎么不苦呢?!”说完了,就双膝跪下,在主前请求祈祷。魏以撒就给他一个无敌牌的牙粉包看,果然必须把字挨近眼边才能看的见呢!于是大家为他祈祷按手。王作宾又拿那包牙粉看,左看右看,反倒看不见了。忽然,他把手往旁边一甩,反倒看见了,竟然成了一个大远视眼。有人说再叫长老按按手看。王说:“别按啦!再按看到东京去了,还没有办法了呢!”但睡了一觉以后,到第二天,仍然还是近视眼。他就不再强求了。他当时受感写了不少诗对,其中一副说:“想当年东方博士随奇星而西行竟成谶语”,下联是:“看今日中原圣徒送灵光于世界的是真传。”于是有许多真会信徒,把这副对联写到会门圣墙上去了。
  当真会初到扶沟县时,一位六十五岁的老太太病死了,装殓衣都已经穿上了。她四个儿子都在四十左右。听说真会能起死回生,于是三步一叩头,四步一拜地来苦苦请求去祈祷。魏以撒就带了几个人去了。到了一看一摸才知道已经死了;原来四个儿子来时只说病重,没有说已经死了。又叫同行的一位女执事摸了摸胸部,说是“还温温的”。魏以撒等于是切心祈祷了两个小时,只听那位母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好象不愿意再回到人世的意思。”睁眼一看,几个儿子都在身边。于是魏以撒等把这位老太太活活的交给了他们。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