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魏以撒《宗教真革命》和《真假一目了然》

一九二二年秋天,魏以撒在上蔡县还撰写了两份传单:《宗教真革命》和《真假一目了然》,后来在湖南和芦溪曾经重印,见第二编第五章湖南真会初兴部分。两文大意如下:
《宗教真革命》
首先说是:“唉那外洋中世纪所传的道理,和带外洋色彩办理教会的法子,并许多古人遗传的规矩,及未曾完全与罗马教断了脐带的性质(《以西结》十六章四节),道理开端(《希伯来书》六章一节),世上的小学(《加拉太书》四章三节),报信的使者,不合圣经,不知时势,就是现今这些分门别户,各会冒称的耶稣教,自传到中华来,已有一百多年了。虽皆自名在改正教之例,也不过如蚕蜕了第二层皮的现象罢了。当我们想起一切宗主的同胞们来,常常流泪难过。深愿意你们都明白了耶稣的真旨意,不致于做一个空信耶稣的虚名。各会一切真宗主的同胞们哪!扪心自问你真是以爱人、爱神的大事为念么?然而我们确实的知道,在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为主的缘故,奔忙劳碌,但不可以此自足、自是,因为你还没有得着这圣灵的衣钵真传,不过所行的,还在古世纪的遗传之内(《可》七章八节)”。然后说明全世界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不断地变迁,在“改朝换代”“去恶从善”“进步”“革新”,每朝开始多是明君贤政,年深日久,愈传愈讹,“圣经中立王、废王的来由,无不如是。且不在乎人的力量,乃是在乎神的力量(《但以理》二章二十一节)。”如果古代和现在一样,就没有什么今天的改造、革新了,“如果法利赛时的那一世代的人性皆善,耶稣为何降生而痛责之呢!(《马太》廿三章全)如果罗马教会完全无疵,如何能有马丁路德的改正教呢!如此看,众先知圣人,已作了改正教的先锋,耶稣确作了更正教的元首,众使徒也作了更正教的柱石(《腓立》比一章十六节)。”
而改革,“必有一种真特色的可能性,不然他必是无济于事的。”现在的世界“自马丁以后的教会千分万裂的名称,彼此嫉妒分争”,没有一个十分对的教会,因为没有圣经中完全的确的真证据。而现在的革命不是由于什么嫉妒,而是出于爱心。现在的各会所传“不过仍是那古世纪不知时势的遗传”,“仍未完全铲除罗马教的根性”,众首领们多好享福、专重外表的威势、名利,多属情欲、属肉体、属世界的。因而有这建于基督的磐石、注重内心、不贪时事、受苦朴实的、属乎真正灵性的、共和自由的、出于爱心、精神上自立、由西徂东而由东徂西(《启》七章二三节)的革命,而“且有言语行为、实行全部圣经、明白一切奥秘并神迹奇事及圣灵诸般的恩赐作为真宗教革命的铁证(《希伯来》二章三至四节)”。
这当然指的是真耶稣教会的出现就是这种革命。

《真假一目了然》一文大意如下:
“请看外洋传过来的各会,彼此嫉妒分争,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着撒但的样子行么(《加拉太》五章十五至二十一节)。有说我是属某礼拜日会的,有说我是属安息日会的,有说我是属某一国、某一位洋人的教会的,这岂不是和世人一样么?(《哥前》三章一至五节)这些旧教会算什么呢?也不过是第二的施洗约翰哪。如今在天下所分的教会,不下千百种,各抱私心,各持己见,按人的遗传,各自为政。中国已有外洋差来的各国营业的差会也有一百余种,各会摘着那与他们私心相合的去信、去传。有传新约的、有传旧约的、有传这一节、有传那一节的。有传基督是出于嫉妒分争的,……然而当你们的各会起会招牌时候也有主的旨意,因为各有稍长,否则不能存到如今的,但是都不完全……为安息日会,不受圣灵不完全,他并且最最信仰与宣传的目的就是安息日。如浸礼会专注重大水的洗却不奉耶稣的名,不完全(《使徒》二章三十八节)。惟一神会,虽不称三位一体却不守安息日,不完全(《路加》二十三章五十六节)。内地会,就不向外宣传么,不完全(《可》十六章十五节)。公理会,就不要恩典么,不完全。恩典会就不讲公理么?不完全。长老会注重长老不注重耶稣么?不完全。圣公会,与天主教相似而不受多水洗,不完全(《约翰》三章廿三节)。天主教废了第二条诫,改变真神的律法,由安息日改为礼拜日,更不完全。(《马太》五章十七至十九节)。信心会、神召会,虽讲受圣灵但仍非基督的灵(《罗马》八章九节),尚不如爱心会与拣选会,又不守安息日,不完全(《哥前》十三章末节、《太》二十章十六节)。信义会,不如行道会(《雅各》二章二十六节)。若没有耶稣靠什么可以行道呢?故不完全(《约翰》十五章五节)。自立会,有什么特长呢?不过还是传他会所剩下的道理,而并且大多半皆因嫉妒而自立的,并不是因道理的高深而自立的。……加上国际色彩的教会,如伦敦教啦、巴陵啦、柏林、巴色、英、美、德、法、义、比、瑞、挪、中华、印度及东南、西、北、坎拿大等等的区别,划地界传道,如同暗中瓜分了中国一样,中华大国也成了外洋附属的奴隶了。”
而真耶稣教会,与万国各会是不同的,是真的。“但如今这万国更正教真耶稣教会是包罗万象的,尽取各会之特长,改革各会的遗传,宣布末世完全的福音,行耶稣之所行,凡圣经中所有的本会应有尽有,应禁皆禁,请看这可恶的会名学,把一个耶稣的真道弄的乱七八糟,把一个相亲相爱唯一的中国同胞弄得彼此嫉妒分争,各会的会名,何时不取消,那外洋种在中国结党的毒根至终不能铲除。结党的毒妒不铲除都不能得救,不伐去教会的旧枝条,不能得真道的新汁浆……。”
值得注意的论点是,魏以撒论到其他教派为假时,并未将其他教派完全抹杀,而是承认也有“是”处、有“长”的:“然而,当你们各会起会招牌的时候,也有主的旨意。因为各有稍长,否则,不能存在到如今的。”这样的神学观,就笔者看来,是很奇怪的。从各会“能存在到如今”来判断各会“也有主的旨意”,很有点“根据事实做结论”的味道;真就是真,假就是假,也有“是”处和“长”,颇有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味道。既然各会都有“主的旨意”,这还是唯我独真吗?这个说法,在现在真会的一些长执们当中,有些人是不同意的,认为真耶稣教会既然是真,就不是采取各会之“长”,其它各会既然是假,则无“长”可言。这和“唯我独真”显然是矛盾的。不过,魏以撒并没有放弃“唯我独真”,请读者细细看来。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